• 第二十七章 余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3本章字数:3296字

    哗!

    随着叶凌骁这般出手,那少年也是面色陡然大变,感应着凌厉的掌风,他心中惊慌。

    这俊逸少年根本就没有料到叶凌骁竟然敢对他出手!要知道,他古阳可是这东门城一大势力古家的少主,自身的实力便是有着炼体九重天,随身更是有着两名天灵境的随从保护,在这东门城,还很少有人敢招惹他。

    因为,这古家,在东门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一大势力,家主古峰,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住胎境强者!

    能够突破灵丹的桎梏,达到脱胎三境中的住胎境,显然也是绝非凡俗,这古峰的手段,在这东门城可谓人尽皆知,凡是得罪了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而且他为人也是极为护短,对于唯一的儿子古阳,更是极为宠溺,凡是招惹了古阳的人,很少有能够活到第二天的!

    轰!

    一瞬间,在那古阳后方的两名天灵境强者已是闪电出手,凌厉的气势散发而出,向着叶凌骁镇压而去。

    然而,叶凌骁体内小鼎一震,一道金光射出,随后竟然是在身体表面形成了一道金色防护层,只觉眼前金光一闪,那两道天灵境的强大气势顿时被反弹而回!

    蹬蹬蹬!

    被这股反弹回来的气势冲击,二人接连倒退,面色惊骇欲绝,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有着这般手段!

    此时的古阳,看到这一幕,终于变色,自己的两名护卫在这个少年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而迎面而来的掌风拂过脸庞,一种危险的感觉从心头涌起,只觉全身汗毛立起,这古阳眼瞳骤缩。

    叶凌骁的八极掌太快了!

    快,狠,准!

    刚猛之中夹杂着些许柔和之意,威力倍增,可以说,这套一品武技,在叶凌骁手上,已经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掌风呼啸,掌印翻飞,古阳只觉眼前密密麻麻全是叶凌骁的手掌,而且那般力度,远远超过他这个炼体九重天,根本无法抵挡!

    一旁的叶晋更是惊呆了,根本来不及阻止叶凌骁,他的心缓缓下沉,虽然不认得这个古阳,但不难看出,这一定是个豪门子弟,眼下叶凌骁年少轻狂,招惹了他,恐怕很难有好果子吃,甚至会牵连整个叶氏部落。

    这也是叶天壕坚决不许叶凌骁来东门城的原因,知子莫若父,他甚至叶凌骁的脾性,顽固,懒惰,自大,又受不得半分委屈。

    但另一方面,也是这个古阳咎由自取,他口无遮拦,说忆儿是个恶心的死人,又讽刺张筱菀做的衣服,彻底激发了叶凌骁的怒火,又正在他极度烦躁的时候,所以,叶凌骁二话没说,直接就是一套八极掌击出。

    呼!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叶凌骁全身金芒迷蒙,震退两名天灵境强者之后,八极掌呼啸,双掌平伸向前,携带熊熊怒意和强横的神秘力量,直接是当胸击中惊乱的古阳!

    噗!

    强横的力道毫无保留顺着叶凌骁的手臂尽数倾泻到古阳的胸前,令他直接被震飞出去。

    一口鲜血喷出,古阳脑后束起的头发也是被震散,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他俊逸的脸庞,感受着体内传来的巨痛,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移位,碎裂了,再度吐出一口鲜血,眼中有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不过炼体四重天的小子竟然有着这般力道!若不是自己有着一件护甲法宝贴身保护,这一次,恐怕必死无疑!

    感受到一阵寒意,古阳遍体生寒,再也提不起半分的狂傲之情,眼前的这个少年,绝对拥有着斩杀自己的实力!

    捂住胸口,强忍巨痛,他已经是悄然捏碎自己袖袍中的一块玉牌,随即面色惨白,眼中满是惊恐,对着叶凌骁求饶道:“少侠息怒,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口出狂言,冒犯了您!”

    叶凌骁怒火中烧,此时一掌击飞这个家伙,火气也是消了大半,但依旧是是十分不爽。此外还有着好奇,这一掌就算是融灵境也是必死无疑,这个少年竟然只是吐血?

    “赶紧给我滚!”他没有多想,一声怒喝,盯着古阳道。

    古阳急忙应道:“是,是,我这就滚!”随即,他低垂下脑袋,向后方退去,叶凌骁没有看到的是,他眼中已是布满怨毒狠厉之色,藏在袖袍中的手掌也是紧握成拳,心中更是充满暴虐的杀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是古阳的父亲古峰从小就训诫的,面对强者之时,卑躬屈膝并不可笑,强撑脸面,才是自寻死路,他古峰,从一个小混混摸爬滚打到今天,不知受了多少胯下之辱。

    古阳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将与这个少年有关的所有人,都彻底赶尽杀绝,还有这些围观的家伙,也都要抹除!

    心中这般想着,察觉到叶凌骁并没有继续出手,他松了一口气,现在,只要等着父亲赶来,击杀这个家伙,就可以了。

    然而,事与愿违,正当他心中还想着如何杀死这个家伙以泄心头之恨之时,一个他此时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响起。

    “哟,古阳少爷!还真是巧啊,难得这么精彩的事情,怎么不叫上小弟?!”一个夹带着毫不掩饰嘲讽的声音响起,令得即将退出叶凌骁视野的古阳身形一震,停止了动作。

    低垂的头缓缓抬起,极力隐藏着目光深处的恶毒,古阳深吸一口气,看向前方。

    只见叶凌骁身旁,已经是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名少年,他一头短发干净利落,脸上还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面容虽然不及古阳俊逸,但一双小眼睛格外有神,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有味道。

    “是余盛!余家的余盛少爷!”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惊呼道。

    “这余盛少爷当真了得,东门城三大公子中,唯他不是纨绔,年纪轻轻,已经是达到了地灵境巅峰!为人不好女色,只是专心武道,实在难得!”旁人附和说道,眼中充满崇敬。

    古阳看向余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心中明白,这件事情,余盛是想要插手,再想杀这个小子,或许就不那么容易了。

    平日里,古阳就极为不喜余盛,暗地里,也是互相比斗,此时,古阳心中大骂余盛,但表面上又不好发作。

    “原来是余兄,呵呵。”古阳心中郁闷万分,差点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干笑道。

    这余盛,也是东门城中不可招惹的几人之一,想起他的手段,即便是古阳,也感到一阵胆寒。

    得罪了余盛的人,根本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甚至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能心中还想着余盛的好,就已经被他吞了,这余盛,可谓吃人不吐骨头,是一头人形的洪荒猛兽!

    余盛也是心中惊奇,本来只是偶然路过,没想到发现了叶凌骁这般奇才,表面只有炼体四重天,可施展掌法,竟然可以达到融灵境的威力!

    对于扮猪吃虎的叶凌骁,他也是十分好奇,断定他必然有着奇遇,现在出面,既能让这古阳吃个哑巴亏,说不定还能从叶凌骁身上获得大机缘,何乐而不为?

    看了看叶凌骁,余盛面带笑容,出手极为亲热拍了拍叶凌骁的肩膀:“这位兄弟,我叫余盛!今日一见,甚是投缘,不知能否赏脸,一同去那醉仙楼喝几杯?”

    醉仙楼!

    叶凌骁不知,可是叶晋却明白,这醉仙楼,在东门城,可不是光有钱就可以去的,能在那里喝酒的人,都有着大势力,大背景!

    “这位小哥,我们是草原上来的粗人,不懂礼节,就不打扰了,,,”叶晋上前,拉住叶凌骁,对着余盛说道。

    话说到一半,便是被余盛直接出言打断:“兄弟此言差矣,俗话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有朋自远方来嘛,我和这小兄弟一见如故,今天一定要好好喝个痛快,还有,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叶凌骁面色并不好看,对于这突然出现的余盛,他心中有着戒备,再看到叶晋的神色,他也是出言拒绝道:“叶凌骁承蒙厚爱,不过,我此次前来,是为了看病,现在事情结束,我也该走了。”

    听到此言,余盛心中冷哼一声,拒绝?

    但随即他又是露出笑容:“看病?不知凌骁小兄弟患了什么病?或许我能帮的上忙。”

    此言一出,叶凌骁心中立刻活络了起来,对啊,这个家伙一看就是大世家的人,说不定,还真有办法医治忆儿!

    “患病的不是我,是她。”指了指叶晋背后昏迷的叶忆儿,叶凌骁开口,“绝天症,你可有办法医治?”

    绝天症!

    听到此言,余盛也是心中陡然一震,他与其他类似古阳只知花天酒地的纨绔不同,见多识广,更是饱读各种书籍,对于绝天症,也是在一些古籍上看过。

    简单的说,这绝天症,是根本没有办法医治的!

    而这种病人,几乎是千百年也不会出现一个,一旦出现,也是活不了多久,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

    绝天症的病因,按照书籍上的记载,说的也是极为玄妙,人有三魂七魄,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而绝天症,就是少了这三魂七魄中的天魂!

    按理说,天魂残缺,是断然没有活路的,然而,绝天症的患者,却只是会间隔昏迷,能存活很久,这一点,古籍中也是闪烁其词,不过,这其中,应该还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余盛眼中光芒闪烁,旋即便是点头:“我家里也是有着大夫,比起外面的这些游医可专业许多,不如稍后我带凌骁兄弟去我家里,让家里的大夫帮忙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