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4本章字数:2612字

    帐篷?

    没错,叶凌骁太熟悉了!

    似乎是可以嗅到熟悉的羊皮气味,感受着身边柔软的羊皮带来的触感,叶凌骁深吸一口气,陡然坐起身来。

    揉了揉凌乱的头发,看向四周,熟悉的场景,几个水壶随意扔在羊皮地毯上,一旁还有着张筱菀缝制的羊皮袍子,这竟然是自己的帐篷!

    自己怎么会在帐篷内?

    难道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可是,那梦也太真实了吧!

    感应了一下体内,丹田之中,太上神尊鼎静静悬浮着,在下方,几道金色的灵力流淌,隐约有着强大的波动。

    挣扎着爬起,穿上了羊皮袍子,享受着久违的触感,叶凌骁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想到这里,他快速走出帐篷,掀开帘布,只感觉一阵耀眼的光芒射来,令得他眯起了眼睛,那是九尊至尊神鼎的光芒。

    现在,已然是正午。

    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自己不还是站在白色祭台顶端吗?为什么现在却回到了叶氏部落?

    看向四周,想象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记忆中遍地死尸,鲜血内脏都消失无踪,依旧是一派祥和的景象。

    “凌骁,你终于醒了,怎么样,醒酒了吗?”一声浑厚的呐喊传来,带着一股熟悉到骨子里的感觉。

    叶大彪!

    叶凌骁只觉心脏似乎都是被一只大手攥住了一般,大彪哥,不是已经死了吗?!

    自己还抱着他的尸体痛哭流涕,那般场景似乎还在眼前,叶凌骁瞳孔骤缩,只见远处,叶大彪光着上身,强健的肌肉鼓鼓的,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一只手还在抹着脸上的汗水。

    这般场景,太熟悉了!

    顿时感到鼻子一酸,叶凌骁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叶大彪,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袭来,令得他有些无所适从。

    这短短的几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东门城,得知忆儿所剩时间不多,遭受巨大打击,与古阳冲突,惹上大祸,被余盛算计,害了晋哥,而后,八大住胎境倾巢而出,带着他回到草原,看到叶氏惨状,随后自己便是晕倒,现身在神秘虚无空间之内,登祭台,一直到现在,不知为何出现在了叶氏部落之中。

    摇晃了一下脑袋,叶凌骁极力回想,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嘿嘿,你小子,让你喝那么多酒,晕了吧,对了,你藏的可够深啊,族比时候还是炼体五重天,没想到昨天成人礼,竟然就达到了地灵境,哈哈,那黄陆元的脸色,难看的就像牛粪一样!”叶大彪激动的拍着叶凌骁的肩膀,笑道。

    可叶凌骁却是听的一愣一愣的,族比,成人礼?

    地灵境?

    这些事情,自己都是没有经历过的呀!

    成人礼,一般是周边部落凑到一起,让即将成年的少年们进行比斗,说白了,也就是一场交流赛,大型的族比,只不过,范围扩大了而已。

    而经历了战斗,才可以算是真正成年,随后,便是要独自斩杀猛兽,进行血的洗礼,才可以称得上草原上的汉子。

    自己经历了族比和成人礼?

    这不可能!

    叶凌骁只觉一阵头晕,看着面前的叶大彪,有一种诡异的感觉,随即,他眼瞳骤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极速开口。

    “大彪哥,我爹娘呢?”本来已经死亡的叶大彪活的好好的,那么失踪的爹娘呢?!

    眼神急切,灼热的看着叶大彪,直盯得他全身不自在,叶大彪疑惑开口:“你娘在缝制衣服,壕叔在修炼啊,怎么了?”

    叶凌骁闻言根本来不及回答叶大彪,便是极速狂奔,向着张筱菀的帐篷跑去,只留下叶大彪站在原地发呆。。。

    气喘吁吁,一路奔跑,叶凌骁也是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有着远远超过炼体层次的力量,这是地灵境!

    自己竟然真的达到了地灵境!

    “看,是叶凌骁!”一声惊呼,只见部落中两名少年正盯着自己,眼神之中,满是崇拜。

    哗。

    一间帐篷被一只胖手掀开,一个圆滚滚的身体走了出来,正好与迎面跑来的叶凌骁碰面。

    叶东!

    叶东也没死!

    可是叶凌骁明明亲眼见到了他的尸体,脖颈处被恶狼撕咬,已经不忍直视!

    “骁哥,我来找菀姨缝缝衣服。”叶东看着叶凌骁,眼中有着敬意,小心说道。

    来不及多想,看了看叶东,点了点头,叶凌骁直接冲进了帐篷。

    “娘!”看到张筱菀依旧是那般模样,坐在羊皮地毯上,安静的缝制着衣服,叶凌骁长出了一口气。

    “凌骁,你怎么来啦!”张筱菀有些意外,而且儿子着急的模样,恐怕是有着什么事情。

    要知道,平时叶凌骁怕她啰嗦,可是很少来的,而且,张筱菀只是缝制衣服,再就是唠叨唠叨,所以,叶凌骁不太愿意来的。

    叶凌骁看到母亲的样子,只觉似乎是经历了漫长时间,直接上前,抱住张筱菀,十分依恋。

    这般举动,却是令得张筱菀十分惊讶,不知儿子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不过她也是十分欣喜,仔细一想,也是好久没有抱抱儿子了,放下手中的针线,轻轻拍着叶凌骁的后背,她柔声道:“凌骁,怎么啦?”

    叶凌骁没有说话,只是竭力忍住泪水,平日里桀骜,懒惰,倔强,只有在母亲面前,才能完全释放自己的感情,先前,叶氏遍地尸体中,并没有张筱菀,叶凌骁虽然心存侥幸,但也是可以预料,母亲的处境显然好不到哪去!

    此刻,再度看到母亲,拥抱住母亲,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气味,叶凌骁十分享受。

    而这一切,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遍地尸体的惨案,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

    松开张筱菀,叶凌骁看了看母亲的脸庞,是那么熟悉,他用力凝视着,生怕这一切都是假的,随时会消散而去。

    “我去看看爹!”抛下这句话,叶凌骁又是转身,跑出了帐篷,留下张筱菀无奈摇头,真不知道,这孩子又怎么了,不过,旋即,她又是露出笑容,想着昨天几大部落凑到一起,叶凌骁大出风头的样子,她就自豪。。。

    呼呼。。

    一口气跑到了叶天壕的帐篷,叶凌骁平复着呼吸,将帘布掀开一角,向里面看去。

    只见叶天壕穿着一袭黑袍,盘坐在帐篷正中,手捏印诀,正在吐纳着灵气。

    眉头一皱,察觉到了叶凌骁的到来,叶天壕也是威严喝道:“干什么?”

    叶凌骁一惊,无论何时,父亲总是这么一副威严的模样,但想起壕沟之中,他的那般神态,叶凌骁便又是心中一暖,父亲对自己的爱,不比母亲少。

    不待叶凌骁回答,叶天壕便是再度开口:“不用急,啸叔已经是同意了,将忆儿许配给你,还不赶紧去修炼!”

    什么?!

    叶凌骁整个人一震,忆儿许配给自己!

    这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吗!

    正在惊讶之际,却是一声娇羞的呼喊脆生生传来,令得叶凌骁心脏突突直跳。

    “凌骁!”

    这声音太熟悉了,甜美柔和,有如一道清泉流淌在他的心间,除了忆儿,还能有谁?

    猛然转过身来,正看到忆儿亭亭玉立站在面前,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飘来的阵阵体香,看着少女微微泛红的脸庞,叶凌骁一时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忆,忆儿。。”开口不知说些什么,叶凌骁结结巴巴。

    看着面前的少女,哪里还有半分病重模样,那些可怕的无心草毒斑也是消失不见,白净的面庞微微泛红,没有丝毫病态,这才是忆儿!

    叶凌骁心中千百个念头升起,这一切,是真是假?

    先前所经历的,如此真实,难道说真的只是一场梦?

    真真假假,叶凌骁只觉自己已是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沉浮其中,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