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4本章字数:2608字

    呼!

    黑骨丹田内灵力暴涌!

    一波又一波强大精纯的能量顺着他的经脉游走,所过之处,一些伤势尽皆恢复如初,甚至比原来更强。

    感应着体内的状况,黑骨心中大喜,只见原本碎裂的内脏,在精纯灵力的滋养下,迅速生长,完整,碎裂的骨骼也是续接而上,比原来更加坚硬,隐约闪烁着精芒。

    丹田之内,那被他炼化为黑骨影的灵胎,受到灵力的滋润,也是黑芒闪动,气息逐渐变得浑厚起来,全然没了先前的虚弱之感。

    最为重要的是,那一丝丝碧灵赤火!

    碧灵赤果融化之际,黑骨便是感觉到,那碧灵赤果表面的灵纹闪烁,似乎是隐约在凝聚着什么,果然,正是碧灵赤火!

    此刻,细小的火苗凝聚,在那黑骨影手中缓缓成型,逐渐化作一道闪烁的火舌,散发炽热波动。

    呼呼。。

    火舌跳动,似要焚灼万物。

    黑骨感应着这碧灵赤火的气息,眼瞳闪过狂喜之色,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直接得到了碧灵赤火!

    要知道,服用碧灵赤果诞生碧灵赤火的几率是很小的,那碧灵赤果表面的灵纹,也是有着区别的,只有极少数的灵纹,才能够催化灵力,诞生碧灵赤火。

    不得不说,黑骨的确是十分幸运。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好应在了他的身上。

    几乎要抑制不住狂笑了,黑骨感受着体内滚滚的力量,手掌握拳,手臂青筋暴起,面色狰狞,看向远处。

    “赵雷,余城,古峰,你们不肯救我,没想到吧,我黑骨命大!你们等着,一旦出了界门,我必定要屠灭你们的残存势力!”眼瞳泛着阴冷杀意,黑骨咬牙切齿。

    随后,他挥手一招,便是将远处的暗影罗盘招来,踩在脚下,悬在半空,看着眼前的池水,以及剩下的四枚碧灵赤果。

    蟒蛇并没有出现,这也令的黑骨疑惑,凭借先前的水柱攻击,倒也可以粗略判断出蟒蛇的实力,自己虽然不敌,但是逃跑还是没问题的,所以黑骨并没有急着离开,反而是自己观察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这池水,定然有着古怪,而且,剩下的四枚碧灵赤果,虽然他想要再服用,已经是没了效果,但留在这里,他又不放心。

    一时间,望着池水,他陷入了迟疑。

    池水下方,碧灵赤蟒盘成一堆,卧在神秘阵法中心,一股股奇异的波动传开,只见,它身躯之上,灰色蔓延,将近小半截身躯,都是化为了灰色,看起来僵硬可怕。

    似乎是察觉到了上方的波动,它也是明白,自己辛苦守护很久的碧灵赤果,被别人吃了,睁开蛇瞳,它感到愤怒,想要离开池水,去击杀黑骨,奋力挣扎,但那神秘的阵法光芒闪烁之间,却是有着一道光罩凭空出现,将碧灵赤蟒牢牢禁锢,丝毫动弹不得。

    感应着体内的力量被阵法迅速吸走,眼中闪过不甘,又丝毫没有办法,碧灵赤蟒眼瞳之中的愤怒化为悲伤,它早已明白,自己在这池水之中,与阵法连接为一体,要的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来滋养这道阵法,或者是阵法之内的其他东西,这就是它的宿命。

    碧灵赤蟒,碧灵赤果,伴随而生,但天生属水的碧灵赤蟒,却永远无法食用火属性的碧灵赤果,这也是一种悲哀。

    透过光罩,池水,看向上方的黑骨,碧灵赤蟒小小的蛇瞳之中满是不甘,恨意。

    但它没有办法,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最近,这阵法的吸收越来越猛烈了,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的力量就会被吸干,全身都是会变作灰色,化作石头。

    如果此刻有人能够进入池底,触摸一下碧灵赤蟒的身躯,就会惊讶的发现,那般手感,与石头一般无二,简直可以说就是被石化了!

    这阵法,不但可以吸收碧灵赤蟒的能量,还可以将它石化!

    这简直就是逆天!

    嘶吼了几声,尝试着想要撞击这光罩,最终依旧是无力,碧灵赤蟒眼中闪过绝望,自己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被安排好了。

    上方,黑骨眼中的异色更浓,他透过池水,已经是看到了碧灵赤蟒,但是后者却奋力挣扎,好似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般,看到这一幕,黑骨也是动了心思,既然这样,何不下去一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黑骨当下便是一咬牙,黑色灵力涌动,身体表面都是形成了一层黑色的铠甲,隐约还有着赤红的火苗闪动,脚下暗影罗盘旋转,带着他化作一道黑芒,便是直接射入池中!

    轰!

    随着他这般举动,水池激起巨大的浪花,凡是触碰到他身体的水,都是被碧灵赤火烧灼,化作水蒸气,随着他的沉底,整座水池都是充满了气泡。

    咕嘟。。。

    气泡漂浮,光罩之内,碧灵赤蟒正对着他怒目而视,然而,黑骨的目光却是直接被碧灵赤蟒身下的光阵,以及那半截石化的身躯给吸引住了。

    怪不得先前这家伙没有离开池水,只是露出一半身躯,原来是另一半被石化了!

    难道是因为这光阵的缘故吗?

    黑骨眉头紧皱,隐隐间,觉得自己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极为隐秘的东西。。。

    呼。

    与此同时,忆儿面色通红,挣扎着,松开了叶凌骁,大口喘着粗气,放眼看去,只见她的小嘴,都是被叶凌骁吻得泛红。

    娇羞的看了叶凌骁一眼,她埋着头,双手抓着衣角,便是羞涩的转身跑开了,只留下叶凌骁还在回味着。

    眼神迷离,此刻的叶凌骁,仿佛还沉浸在那般美好中,不愿醒来。

    附近的偷窥者皆是偷笑,叶凌骁目光定格,身形一动不动,有如一个木头人一般,矗立在原地。

    显然,这小子是有些痴了。

    帐篷内,盘坐的叶天壕摇了摇头,随即继续修炼了起来。

    远处,张筱菀见状也是捂住嘴不住的笑着,她也是头一次见到儿子这般模样呢。

    然而,在那虚无空间,白色祭台之上金色小鼎内,那声音却是再度响起,夹杂着怒意和无奈。

    “完了,这只是最初的考验,都过不去吗?这小子的心性,竟然这么差!”

    此时,在金色小鼎之内,一道虚幻的影子,看不清形状,在他的前方,却是有着一道金色的光膜,在光膜之上,赫然便是叶凌骁,正傻傻的站着。

    看着叶凌骁,身影满是无奈。

    “这小子,这样下去,定然会魂飞魄散的,我在这蛇腹之中,恐怕不知道要呆到什么。。。”

    话还没说完,他却陡然止住了,他惊愕的望着前方的光膜,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显然是震惊到了极点,只见那光膜之中,叶凌骁眼角,流下两行热泪!

    “这,这。。”他顿时疑惑了,这小子,难道是喜极而泣,可这表情倒也不像啊!

    此时,叶凌骁感受着嘴角,还有着忆儿的余温,以及那少女的芬芳气息,任由两行热泪流下,他摇了摇头。

    男人两行泪,一行为苍生,一行为美人,他叶凌骁,两行,都为美人。

    忆儿。。

    口中呢喃着,他伸手向前方抓去,却是徒劳。

    “散了吧。”最后看了一眼这熟悉的草原,帐篷,牛羊,大彪哥,父母亲人们,叶凌骁眼中满是不舍。

    但是他已经是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幻境,自己若是沉迷其中,下场唯有死路一条。

    但是他多么想永远沉溺在这个幻境之中啊!

    两只手臂挥舞,周围的一切,顿时有如泡沫一般,破裂,消散,一道金色的漩涡凭空出现,将他吸入其中,最后看了一眼这草原之景,叶凌骁明白,这将是自己心中,永远的一道疤痕。

    一旦揭开,鲜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