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斩杀血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6本章字数:2917字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因为,在他们目光的注视下,没有任何举动的叶凌骁,仍旧是站在原地,面庞之上噙着一抹笑容,眼瞳深邃,看着血华。

    而血华透支潜力,不惜损耗自身大量血液来施展的最强一击,击中叶凌骁的面门,竟然连一丝波动也没有泛起,就直接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在太上神尊鼎之内,黑暗之中,一团虚无的金光之内,一道虚幻的身影若隐若现,看的不真切,一道金光裹挟着血芒飞来,似乎是一张嘴巴张开,直接将这血芒吞下。

    咕咚。

    这明显就是先前血华近乎透支了全身大部分血液来施展的一招,却直接被鲲哥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挪移到了太上神尊鼎内,吞入腹中!

    而随着吞下这道攻击,金光雾气之内的鲲哥,妖魄身影,也仿佛凝实了不少,气势更加深沉,但依旧是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隐约间,有着一道道金色的鳞片状物体,闪烁着光芒。

    叶凌骁也一愣,没想到鲲哥并非出手将血芒击退,而是将血芒挪移到了太上神尊鼎内。

    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道攻击是由血液凝成,有着庞大的血气,对于虚弱的妖魄,鲲哥来说,正是大补之物!

    所以,鲲哥才会主动要求出手,吞下这道攻击,壮大己身。

    他曾经实力通天,眼下这般状态,想要恢复并且再度凝聚出躯体,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他需要吸收大量的能量,但一般的能量,比如蕴灵石之内蕴含的精纯灵力,还有灵果之类的,他都无法吸收。

    还有当初草原之上,黑心老魔的三弟子,被叶凌骁一拳轰杀之后,小鼎放出的金色细丝吸收了他丹田内剩余的灵气,也是鲲哥所为。

    外面,血华感觉到自己的攻击突然消失,随后与自己彻底断了联系,面色瞬间惨白,看着叶凌骁毫发无伤站在面前,他终于是崩溃了。

    “不,这不可能!”竭力嘶吼着,血华体内虚弱之感有如潮水一般涌来,双腿颤抖,想要迈步而出,却一下跌倒在地上。

    心理上的打击,远比身体内的虚弱感来得更真实。

    血华自幼在血云宗内,便是少年天才,妖孽一般的人物,长老向着他,同辈之人惧他,怕他,平步青云,没有人敢和他作对,哪里吃过这样的亏!

    实力虽然不低,但心性,比起以往的叶凌骁,也好不到哪里去。

    温室之中的花朵,一旦经历风雨,就是折断的下场。

    更何况,他遇到了鲲哥和叶凌骁。

    王钰心头巨震,在他看来,分明是那血芒击打在了叶凌骁的脸上,而后一道金光闪过,这血芒就没了踪影!

    这个看似只有炼体七重天的少年,究竟有着多少手段?!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叶凌骁感应到小鼎内鲲哥的变化,心中明了,看来这攻击,对鲲哥有着不小的作用,随后,他冷哼一声,向着倒在地上的血华走去。

    他对于这个家伙,已经起了杀心,经历八十八世轮回,叶凌骁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草原少年了,眼下,如果不杀血华,他离开了界门,背后的势力恐怕不会罢休,给自己带来麻烦,更何况,这个家伙为了飞行秘法对自己下杀手,叶凌骁自然不会轻饶了他。

    想要杀我,就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眼瞳有着森然的杀意,叶凌骁走向血华,每一步踏出,体内的龙象之形都会爆发出一分威压,还有那玄武神象,有如山峰一般的压力镇压向血华,令得他近乎喘不过气。

    王钰等人纷纷色变,他们已经是感觉到了,这个少年,想要杀了血华!

    血华是谁?血云宗年轻一辈翘楚,小小年纪达到地灵境巅峰,将血冥寒劲修炼到了第二步,激发自身血液之力,瞬间可以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也是下一任宗主的强有力竞争者,眼下,却要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

    眼瞳瞪大,血华终于认清了形势,自己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还被叶凌骁死死压制住,这般下去,难逃一死!

    不,我不能死!

    内心疯狂嘶吼着,全身剧烈颤抖,想要挣脱这可怕的压力,但身体却难以移动分毫,终于,他将目光投向王钰。

    “王钰,救我!帮我杀了这个小子,我退出传承的争夺,回到宗门,必有重谢!”他凄厉喊叫着,将王钰当作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叶凌骁闻言脚步顿了一下,也看向了手持松纹古剑的王钰。

    眼神与叶凌骁对视,王钰只觉仿佛是深不可测,这少年的眼神竟然如大海一般深邃,没有少年人的桀骜轻浮,却有着洗尽铅华之后的沉稳,睿智。

    心中一动,王钰已经做出了决定。

    此人不可招惹。

    当下他对着叶凌骁点头一笑,随后低头不语,脚步没有移动分毫。

    显然,他并不打算为了救血华而去对付叶凌骁,先不说叶凌骁的神秘强横令得他有些畏惧,单是血华,他本来就不喜,这么多年来一直压着自己一头,虽然二人不是一个宗门,但血华的名声比他要响亮许多,此刻血华口口声声说退出争夺,就算他活下来,也无力争夺了,而那回到宗门之后的重谢,王钰更是当作了一个笑话。

    同为天才,王钰的心机,比起血华,要深了不止一星半点。

    看到王钰这般举动,其他的天才纷纷做出了选择,也是略带怜悯看向了血华,表示无能为力。

    要怪,就怪你招惹了不该惹的人吧。

    叶凌骁心一沉,这个王钰,是个人物,这般心智,着实不低,有时候,比张牙舞爪的狮子更可怕的,反倒是潜伏在暗处的毒蛇,而王钰,就像一条毒蛇。

    血华眼中有着绝望,看着缓步走来的叶凌骁,感受着越来越强大的压力,他十分恐惧,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叶凌骁则是心中果决,这血华,绝不能留,他背后的势力若是得知是自己杀了血华,恐怕会是个大麻烦。

    蹲下身,叶凌骁探出手掌,按在了血华颤抖的头颅之上。

    一股劲气运起,灵力涌动,他五指用力,就欲将这颗头颅击碎。

    “不,不要啊,饶命!我把武技功法宝贝都交给你!不要杀我,你杀了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我血云宗也不会善罢甘休!我。。”血华疯狂叫喊着,近乎语无伦次。

    然而,叶凌骁并没有打算听他说下去,手掌发力,只听咔嚓一声,血华的嘶吼戛然而止,面门破裂,眼瞳有着强烈的不甘和惊恐,有着红白之物顺着一道裂缝流出,布满了他的脸颊。

    一名天才,就此殒落!

    看着脚下的尸体,叶凌骁并没有感到丝毫不适,也没有像第一次击杀那神秘刺客之时感到恶心,经历了八十八世的轮回历练,这样的场面,已经不足以令他的心情泛起波澜了。

    杀了便是杀了,没什么。若是放了他,恐怕他背后的宗门,一样不会放过自己,甚至会为了飞行秘法对自己展开追杀。

    而太上神尊鼎之内,鲲哥心意一动,又是一道金色光线顺着叶凌骁的手臂,进入到血华的尸体内,流动到丹田,将那剩余的血色灵气吸收殆尽。

    眼瞳闪过异色,叶凌骁心中问道:“鲲哥,这也是吞噬之力吗?”

    鲲哥将金色光线收回,十分满意,回答道:“呵呵,这算哪门子吞噬之力,一些小手段罢了,真正的吞噬之力,一旦施展,这血华,恐怕会被吞噬的不剩一丝一毫,筋骨血肉,尽皆化为能量,被吞噬掉。”

    叶凌骁闻言略有所思,看了看身后的小石头,这个家伙,难道真的会吞噬吗?出生时候的强大气势再也没有出现过,一直表现得像一只猫,哪里看都不像是拥有吞噬之力的异兽。

    感觉到了叶凌骁的心思,鲲哥也声音低沉:“这石头,与传说中的饕餮极为不同,能否吞噬,恐怕还是两说啊!”

    叶凌骁也暗叹,这小家伙与自己误打误撞还建立了血契的关系,对自己极为信任依赖,不管能否吞噬,自己都不会将它抛弃,大不了,当个小宠物养着。

    感应着血华彻底死透,再无半点气息,叶凌骁在他的身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随后翻了起来,最终从他身上翻出了几瓶药丸,一枚令牌,便再无其他。

    本想得到血华的秘法,可他果然没有随身携带,叶凌骁也没有太过失望,收起药丸和血色令牌,留着以后再仔细查看,他站起身来,将目光投向了王钰等人。

    感受到叶凌骁的注视,王钰抬起头来,面庞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向叶凌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