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入塔!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6本章字数:3030字

    此时的叶凌骁,衣衫破碎,衣不蔽体,但眼瞳却闪亮有如星辰大海般深邃,令人不住沉入其中。

    王钰看着叶凌骁,身子微微躬起,双手抱拳,他深知叶凌骁深不可测,毕竟,那血华的倾力一击,已经达到了天灵境的门槛,在叶凌骁这里,竟然直接消失了。

    他自认是难以接下血华那一招的,除非同样自损身体,但那样,也是会让他基本丧失战斗能力。

    而叶凌骁轻描淡写接下,毫发无伤,而且杀伐果断,直接将血华杀掉,还夺了他身上的丹药,和一枚碧血令,面不改色心不跳,着实令人心悸。

    这个少年,绝不简单!

    至于那血色的令牌,叫做碧血令,在血云宗内,也是极有权势的人,才可以拥有,像那血云道人,便是有着一枚,拥有令牌,才能够在血云宗一些禁地通行,甚至拥有强大的特权。

    这也可以看出宗门内的长辈对血华的喜爱,在他区区地灵境的时候,便是给了他一枚碧血令,外人不知道的是,在碧血令内,还隐藏着血云宗的一大秘术,但很难修炼罢了。

    只有有缘者才可以窥探到,进而通过碧血令得到这门秘法。

    每一枚碧血令,都带有持有者的气息,并且与宗门之内有着联系,所以,一旦碧血令持有者死亡,宗门会第一时间知道。

    此时,在那东荒的深处,血色宫殿内,一声咔嚓之响,令得所有人一惊,寂静的宫殿被这一声响声打破,随即,所有人都是目光惊诧,向着那王座之后,一堵墙壁之上看去,那里,有着密密麻麻的牌位,每个牌位之上,都用鲜血写着一个名字。

    循着声音,所有人都是目光闪动,最终看到了,那墙壁中央一个凹槽内,一块血色牌位裂开一道缝隙,仔细看去,那上面写着一个名字,赫然便是血华!

    啪!

    血色王座之上,血云宗宗主,血誓天,手中的茶杯陡然捏碎,爆成粉末,那其中的茶水,也升腾为雾气消散而去。

    血华是年轻一辈中他最为喜爱的一人,甚至有心将宗主之位传给他,而眼下,刚刚出去界门内闯荡,竟然就陨落了!

    面庞阴沉,目光闪过血色,这血誓天声音低沉,显然是怒火中烧。

    “血风,你去那界门看看!到底是谁,杀了血华!”自己最为喜爱的晚辈,就这么死了!

    血誓天暗暗后悔,此番本以为无人能够对付得了血华,另外也是想历练一下他,就没有给他强大的保命手段,没想到,却出了这般变故。

    内心杀意暴涌,他下定决心,无论是谁,若是查到,定要将这凶手抽筋剥皮,碎尸万段!

    下方一名血袍男子低头弯腰,对着血誓天恭敬应声:“是,宗主!”随后转身离去,化作一道红芒,射向远方。

    血风,灵胎境强者,在血云宗内算是中等偏下的实力,即便是到了现在,血誓天仍旧是没有意识到,这界门的可怕,即便是他本尊前往,也会有着危险,此刻,他派出这灵胎境的血风,恐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当然,此时他以为,血风前往,已经足以了。

    手指敲打着血色王座,感受着冰冷的金属触感,深深吸气,却无法平复心情,脑海中浮现出血华的容貌,血誓天十分心痛。

    随后,他又想到了血云道人,要说这血云道人,本非血云宗之人,只因一次逃难逃到了这里,被他收留,最终成为了宗门长老,一部血云诀,比起他血云宗绝学还要玄奥。

    此番是派遣血云道人去查探界门,却意外发现了矿脉,还没来得及喜悦,又痛失爱徒,心情大起大落,血誓天十分烦躁。

    而他先前派出去接应血云道人的宗门众人,也是即将抵达叶氏部落矿脉所在,进行开采了。

    界门之内,则是另一番景象。

    叶凌骁与王钰对视,随后,叶凌骁率先开口:“王钰兄,此番杀了这血华,还望能替我保密,我孤身一人,恐怕难以承受他宗门的怒火啊。”

    王钰眼珠一转,笑道:“好说,我也是早就想杀了这血华,此番兄台杀了他,也是一大快事啊,当真大快人心,不知兄台高姓大名,是哪里人氏?”

    这个王钰倒是摆出一副笑面虎的姿态,叶凌骁心中冷哼,恐怕王钰一旦出了界门,就会将消息告知血云宗吧!

    此人倒是心机不浅,只可惜,在叶凌骁面前,他的惺惺作态都原形毕露,本来就没有打算这些人能够保密,叶凌骁如此一说,也不过是试探一下罢了。

    表面上不动声色,叶凌骁抱拳回答:“齐盘,无名小卒罢了,山野村夫不值一提。”

    “齐盘兄谦虚了,能够以绝对性的压制斩杀血华,在场恐怕无人可以做到啊,而且身怀飞行秘法,将一套一品武技施展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令得小弟十分敬仰啊!”王钰看着叶凌骁,一番天花乱坠。

    叶凌骁摇了摇头:“王钰兄谬赞了,既然王钰兄能够保密,自然最好,接下来,不知王钰兄对这白塔,有何见解?”

    叶凌骁话锋一转,他对于这神秘的白塔,也是极为好奇,便是开口问道。

    “以在下愚见,这白塔分九层,恐怕每一层,都有着一些关卡,而在这界门之内,当初留下界门的强者,本意一定是留下传承,所以,这之中,应该会有着好东西。”王钰说道。

    叶凌骁暗叹,这见解,倒是和鲲哥所说差不多,看来,这白塔,倒是值得一闯,只不过,他此刻关心着忆儿,无心他顾,毕竟,忆儿只剩下不足一月的时间,被那六名住胎境带走,现在还不知身在何方。

    如果一个月之内没有找到忆儿,恐怕。。。

    叶凌骁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只是期盼六名住胎境会向着界门中央走去,这样还有机会遇到,到时候救回忆儿,再求鲲哥出手,或者找到鲲哥所说的那宝物,或许还有着一线希望。

    这是最好的情况了,万一六名住胎境再遇到什么状况,死在了哪里,连带着忆儿,也会陷入危险,偌大的界门内,自己想要找到她,难上加难。

    他却不知,不久前,他与忆儿之间,也就只有着一道山壁的阻隔而已,他却丝毫不知,而眼下,忆儿被那神秘的怪人掳走,虽然那怪人正在祛除忆儿体内的无心草之毒,可绝天症,还是无法医治的。

    看到叶凌骁沉思,王钰心念电转,这个神秘的齐盘,绝对不能成为自己的敌人,每当想起他的眼神,王钰都是忍不住想打冷战,那眼神的深邃神秘,至今为止,他也只有在宗门的老怪身上才见过,那可是活了将近两百年的老怪啊,而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

    “不知齐盘兄,可否有着兴趣闯一闯这白塔,你我一同,应该可以得到些什么。”对于这白塔,他极为眼馋,另外,他也是有着别的心思,万一叶凌骁在白塔内死了,他就可以趁机得到叶凌骁的宝贝,别的不说,那飞行秘法,就已经令得他极为垂涎了。

    在住胎境之前,灵胎四境之内的强者,都是无法飞行的,他王钰,也只能短暂的御剑飞行,这也要消耗不少的灵力,而一旦有了飞行秘法,就不必顾忌了,到时候如虎添翼,实力便会更加强大。

    叶凌骁沉吟,一番考虑,刚欲拒绝,鲲哥却是出言,阻止了他。

    “呃,小子,还是进去白塔看看吧,我有着感觉,这白塔内,对于我的实力恢复,或许有着不小的帮助。。”鲲哥说的很委婉 ,但叶凌骁还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渴望。

    鲲哥目前只是妖魄状态,难以恢复实力,更别说凝聚躯体了,寻常的能量,他都无法吸收,眼下,这白塔内,竟然是有东西可以帮助到他。。

    叶凌骁虽然心系忆儿,但鲲哥对他的帮助,也不止一星半点,在他心中,早已将鲲哥当作了患难兄弟,兄弟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

    叶凌骁说服自己,进入白塔,得到武技法宝之类,实力强大了,遇到六名住胎境,才有可能夺回忆儿啊,这白塔,值得一闯。

    于是,他狠狠点头,将视线转移向白塔:“好,那就闯一闯,这九层白塔吧!”

    随后,脚底一蹬地面,背后绿色的双翼施展,将后方的小石头抱入怀中,叶凌骁向着白塔飞去。

    身后,王钰,还有其他的天才,也是跟了上去,还有着几人,并没有选择入塔,而是转身离去,想要探寻别的机缘,加上叶凌骁和王钰,一共是七人,想要进入白塔,还有着三人,选择离去,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开了。

    嗖!

    率先进入,叶凌骁向着塔最底部一层的一道拱形门洞飞去,眼前一黑,便是感到似乎是穿透了一层看不见的薄膜,唰的一声,进入到了白塔之内。

    唰唰唰!

    王钰,其他的五人也接二连三进入了门洞,消失在了白塔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