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施展!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6本章字数:2715字

    既然得到了脱胎武技,就让我先来试验一下它的威力吧!

    叶凌骁快步走向先前无论如何也无法破开的光团,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脑中飞快闪动着有关黑焱天罗印符文的凝聚方法,体内灵力涌动,黑焱升腾,顺着经脉流转,最终汇聚到了双掌之上。

    一只手掌泛着黑色,隐约有黑色的火苗摇摆,另一只手掌则是金光涌动,散发灵力的气息,叶凌骁的两只眸子,在此刻也是一只黑色,一只金色,整个人都充满着一股难言的强大之感。

    那两名天才也是目露惊恐之色,因为,此时,叶凌骁的气势,已经超出了地灵境的巅峰,达到了天灵境的门槛,而且,看着架势,叶凌骁好像要施展强大的武技,尤其是那黑漆漆的左手传来的灼热波动,令得二人胆寒。

    难道这个齐盘,他在武技传承柱内获得了不小的际遇?

    叶凌骁自然不会去管这二人的想法,此时的他,心神内敛,全神贯注于黑焱天罗印的施展,已经达到了忘我的地步。

    感受着灼热的黑焱流淌过经脉,即便只是一丝,也令得经脉感到灼烫难忍,心中暗暗感叹这黑焱的强横,叶凌骁不敢放怠,手印翻飞之间,闪现道道黑金残影,隐隐间有着一股气势蔓延开来。

    牙关紧咬,额头滴落汗水,眼神凝重,以叶凌骁如今炼体七重天的境界来强行施展这门脱胎武学,显然是有些吃力,但所幸叶凌骁的躯体有鲲哥的神力筑基,并且修炼了九转神尊诀,远非寻常人所能比,这才扛住了反噬。

    此时在叶凌骁的丹田之内,一团黑色的火炎升腾,内敛沉静,但却不容小觑,而火焰的旁边,一尊金色的小鼎沉浮,其内,鲲哥感应着叶凌骁的状况,就连鲲哥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刚刚学到了这门武技,就想要施展出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炼体七重天的实力强行施展脱胎武学,这个小子,还真是不要命了!”鲲哥嘴上这么说着,但并没有阻止叶凌骁,而是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一旦情况不对,鲲哥便会出手帮助。

    此外,除了一些惊讶和气氛,更多的,在鲲哥心中,反而是有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期待与激动。

    显然,在鲲哥的心中,也是希望叶凌骁能够成功施展的,这也证明了叶凌骁的巨大潜力,能够在炼体七重天拥有强大的灵力,并且能够施展脱胎武学,这般作为,堪称疯狂。

    恐怕唯有妖孽二字,方能形容。

    此时的叶凌骁,正在试图创造奇迹。

    手掌仿佛要被这黑焱灼烧而去,但他丝毫不顾,手印翻飞,舞出道道残影,终于,金光黑焱缓慢的在他的掌心融合了起来,一股股毁灭般的波动,也是悄然散开。

    看着掌心之中,即将成型的一道微型光印,黑色与金色相接,不断融合着,散发越来越强大的气息,叶凌骁眼瞳中有着喜悦。

    马上,马上就要成功了!

    嘭!

    然而,就在这时,这光印即将成型的时候,却是陡然一声爆响,原本叶凌骁小心翼翼维持的平衡被瞬间打破,黑焱暴.动,与灵力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这即将成型的光印,也是在叶凌骁的掌心,轰然爆开!

    只觉一股强横的灵力风暴夹杂着黑焱,在自己的掌心爆炸开来,一瞬间,叶凌骁的双掌便是血肉模糊,一股糊焦的气味弥漫,钻心的疼痛传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已经炸的不成样子了。

    “小子!”鲲哥一声惊呼,慌忙查探了起来,这般强大的武技施展起来,一旦失败,那可是要命的,鲲哥急急查探了一下,随即,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幸好叶凌骁及时切断了灵力与黑焱的流动,否则,这毁灭顺着手掌传入到体内,将会影响到那团看似平淡无奇的黑焱与叶凌骁的灵力,导致无法想像的后果。

    但即便是这样,叶凌骁依旧是感到疼痛几乎晕厥,毕竟,那黑焱天罗印已经差一步就要成型,一旦成功,虽说第一道印法威力不强,但也绝非寻常武技能够媲美的,光是那黑焱的力量,就足以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而最后功亏一篑,狂猛的能量波动全部作用于叶凌骁的手掌之上,没有将手掌炸掉,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了。

    咬着牙,叶凌骁身躯微微颤抖着,这般疼痛,实在是难以忍受。

    “鲲哥,我,我没事。。”叶凌骁强忍疼痛,咬牙说道。

    在他背后,石头与他心意相连,感受到了他的痛苦,灰色的眼眸中流露出焦急之色,喵呜叫个不停。

    “傻小子,先前从血华那里得来的丹药找出来,这里面肯定有着疗伤止血的,先服用几颗,你真是不要命了,刚刚得到这门武技,就想要妄图施展,万一遭到反噬,你现在已经死了!”鲲哥严厉道。

    叶凌骁闻言点头,随即,在太上神尊鼎内,飞出瓶瓶罐罐,出现在了叶凌骁的面前,由于叶凌骁衣衫破碎,根本无法再储存东西了,所以,从血华那里得来的丹药和碧血令,包括先前那干瘪的蛇胆皮,也都是被鲲哥收入了太上神尊鼎内。

    看着面前悬浮的丹药,叶凌骁一时间头大,他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多丹药,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疗伤止血的。

    “左边数第三瓶,先吃两粒,右边第三瓶,洒在手掌上,我倒是忘了,你对于丹药一窍不通,而且,你的身体虽然经过我的神力筑基,可强度还是太弱了,以后你若是施展这印法,恐怕还没击杀敌人,自己反倒先被印法给震伤了。”鲲哥叹道。

    叶凌骁眼睛黯淡,自己的确还差了不止一星半点,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在草原长大,本身见识就少,但他相信,慢慢弥补,总可以赶上来的。

    有鲲哥这个万事通在,叶凌骁怕什么,有什么不懂得,都可以问他!

    “不过也别气馁,第一次施展竟然就差一点就能成功,你倒也可以,回头我给你一门炼体秘法,淬炼身体强度,虽然苦了点,但帮助却是十分之大的。”鲲哥又安慰叶凌骁道。

    “对,就差一点,我再试一次,一定能够成功!”叶凌骁吞下丹药,又龇着牙拧开一个瓶子,将里面的一些白色粉末洒在了血肉模糊的手掌之上,一股灼辣的痛感传来,令得他面色都有些狰狞。

    鲲哥闻言一滞,随即怒道:“你还要施展!上一次好运没有遭到反噬,这一次,一旦失败,你就有可能被那黑焱活活烧死!”

    “鲲哥,我能行,相信我!”叶凌骁沉默片刻,看着双掌之上白色的粉末消融,一股冰凉的感觉浸透,疼痛都是减少了不少,面色平静,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随即,他便是不顾鲲哥的阻拦,心念一动,丹田之内的一团黑焱之中,有着一丝发丝粗细的黑色火焰顺着经脉流转,到了手掌。还有着一丝金色的灵力同时运转,到了另一只手掌。

    本来由于药物作用略有缓和的伤势再度严重了起来,被灵力和黑焱冲击,一道道血口爆开,甚至露出了白色的筋骨,血液流下,滴落到地上,叶凌骁平静的面色也是抽搐了一下,但旋即,便是被他压了下去。

    心境空灵,忘记了疼痛,脑海中一段段玄奥晦涩的口诀默念,黑色的光纹涌动,汇聚为一方黑焱之印,散发强烈的威压,与此同时,伴随着脑海中的画面,叶凌骁双掌再度捏起印诀,手掌翻飞之间,波动涌现。

    那二人看到叶凌骁竟然是打算再度施展先前那强大的武技,也纷纷面色剧变,不由脚步后退,远远观望。

    哗哗哗。

    衣衫破碎的少年面色平静,双眸闭合,掌印翻飞的场面在这白塔的第一层之内定格,武技传承柱中心,顺着柱体,直抵白塔的第九层,一道虚幻的老者身影低头向着下方观望,注视着叶凌骁。

    “好久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子了。”他喃喃道,眉宇之间却闪过愁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