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斗王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56本章字数:2429字

    “齐盘,受死!”

    王钰声音冰冷,透着杀意,响彻在这片空间之内。

    他手持松纹剑,身体之内灵力涌动,散发强大的气息,眼瞳深处有着神秘的光纹闪动,似乎,他也得到了强大的武技传承。

    而那剑芒,划破空气,对着叶凌骁的后心之处极速飞去,声势惊人,若是这般被击中,恐怕叶凌骁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王钰看着叶凌骁的身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原本颇为俊秀的面庞也显得有些狰狞,此番接受传承,虽然有些波折,但最终,还是让他得到了一门脱胎武技!

    就在叶凌骁全神贯注施展黑焱天罗印的时候,王钰已经完成了传承,当黑色气泡消散之后,王钰回过神来,正好看到叶凌骁的狼狈模样,向着大印灵宝走去,却根本不知道叶凌骁已经服用了鲲哥的丹药,恢复了灵力。

    当下他心念电转,果断出手!

    这是一个好机会,齐盘施展脱胎武技,虽说成功了,但也元气大伤,灵力消耗巨大,加上之前所受的伤势,恐怕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他当机立断,施展攻击欲要击杀叶凌骁。

    先前,他对这个神秘的家伙充满了忌惮,击杀血华的那一幕还在眼前回放,这令得他一直隐忍着,不敢对叶凌骁出手。

    此刻,叶凌骁这般模样,看在他的眼里,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时候不下手,一旦他取得了宝印,恐怕就更难了,趁现在,他处于虚弱之际,趁他病要他命!

    感觉到后方传来的劲风,以及王钰阴冷的声音,叶凌骁心中一动,果然,这个王钰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哼。

    冷哼一声,脚步一顿,身形向后转动,一个侧身,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道剑芒,叶凌骁眼神如电,看向王钰。

    而那剑芒继续飞行,撞击到了前方的宝印之上,一阵金铁之声传来,随后,宝印琉璃光芒闪耀,岿然不动,剑芒却直接消散而去,再无一丝痕迹。

    再看那宝印,符文流动,甚至连一道白印都没有出现。

    见到这般景象,王钰对这方宝印更加渴望了,这比起自己先前所得的那枚水蓝色宝珠,可高档了不止一个档次啊。

    看到叶凌骁竟然躲过了这一剑,王钰牙关紧咬,眼中厉芒闪烁,有如一头恶狼,凶相毕露。

    “齐盘,交出飞行秘法,还有那脱胎武技,宝印,我饶你不死!”他充满着贪婪说道。

    叶凌骁闻言摇头,看向王钰,有如看向一只可怜的畜生,随即,他开口,话语之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鄙视,淡淡说道。

    “把你的宝珠,这把剑,以及刚才所得的脱胎武技交出来,我就放你一马,刚才的话,就当你没说。”

    此言一出,王钰面色瞬间难看起来,眉头紧皱,体内灵力汹涌而出,涌入松纹剑中,其上松纹流转,散发威压,直指叶凌骁。

    “死到临头还嘴硬!别以为你杀了血华那个废物,就能与我为敌!”话音未落,他已是脚掌一踏地面,身形闪动,宝剑直指叶凌骁面门。

    叶凌骁同样是心中杀意升腾,此刻彻底撕破脸皮,他也是不用再顾忌什么了,对于这毒蛇一般的家伙,他一直防备也不是办法,最好将他击杀在此,以绝后患!

    唰!

    宝剑灵力,光纹闪动,充满杀气直指叶凌骁,而叶凌骁丝毫没有停顿,身后双翼扇动之间,脚步挪移,灵力涌动,金光闪动,八极掌施展而出,掌印翻飞,拍击向王钰。

    砰砰砰。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二人已是交手数次,强大的波动席卷,看的其他二人眼花缭乱。

    啪!

    叶凌骁一掌泛着金芒,与那松纹剑芒对碰,一声脆响,二人纷纷后退。

    手掌传来巨痛,叶凌骁察觉到伤口再度裂开,鲜血流下,王钰见状冷笑,方才还在惊讶这个齐盘竟然还有余力,现在看到叶凌骁气喘吁吁,面色苍白,不由心中大定。

    看来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勉强接了自己几招,已经不行了,想到这里,王钰眼神凶厉,身形飞扑,剑芒舞动,流光闪耀,凌空一击狠狠砍下,劈向叶凌骁。

    叶凌骁眼瞳骤缩,身体紧绷,体内的金色灵力流淌,化掌为拳,脑海之中闪过先前得到的一门名为火力拳的五品武技的修炼方法,一拳轰出,拳头表面泛着金光,甚至还有着一抹金色的火焰生成。

    火力拳,以灵力化作火焰伴随强猛的拳头轰击而出,附带灼烧之力,虽然只是一门五品的武技,但特殊在于能够将灵力化为火焰,威力不俗。

    看到叶凌骁还有力量施展攻击,而且威力不小,王钰心中暗骂,脑中不自觉又想到了叶凌骁击杀血华的场景,血华施展秘法的全力一击,在即将击中叶凌骁之时,却突然消失的画面,再度涌现。

    心中泛起强烈的不安,王钰这一记纵劈与叶凌骁的火焰拳头猛烈撞击到了一起,强猛的冲击力顺着松纹剑传递到了王钰手臂,感觉着这股力道,还夹杂着灼热的温度,王钰面色剧变。

    本以为叶凌骁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能够施展威力强横的武技,难道,他还有余力?

    那也藏的太深了吧!

    身形后退,灵力翻滚,深吸一口气,王钰面庞泛起凝重之色,旋即,单手持剑,另一只手捏起印法,手指翻飞,一股隐晦的气息悄然散发,十分强大。

    嗯?

    这个王钰,难道要施展脱胎武技?

    叶凌骁看到这般景象,心中一惊,感应着这般气势,却是并非寻常武技所能散发。

    冷哼一声,还在滴血的拳头悄然张开,鲜血如注流下,却丝毫不顾,叶凌骁双掌放在胸前,缓缓闭上了眼睛,修长的十指还沾染着血迹和药粉,便是开始了翻飞舞动。

    显然,他要再度施展黑焱天罗印。

    丹田内的黑焱似有所察,一丝发丝般粗细的黑焱流动,顺着经脉运转,到了叶凌骁的手掌之上,蔓延到了指尖,另一只手,金色的灵力丝线流动,同样是顺着叶凌骁的指尖蔓延而出,在双掌中心,黑色与金色的丝线交缠,融合,一方黑金的玄奇符印,缓缓成型。

    嗡嗡。。

    鸣响之声响起,第二次施展,叶凌骁已是驾轻就熟,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生涩,就连鲲哥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叶凌骁的悟性如此之高,仅仅施展了三次,就已经熟练掌握了这第一枚印法的施展之法。

    而那王钰,却是第一次施展脱胎武技,自然不及叶凌骁,只见他全身气息有些紊乱,灵力涌动之间略显虚浮,手指苍白颤抖着,翻飞之间十分生涩。

    显然,他施展的十分吃力。

    叶凌骁睁开眼睛,掌心一枚黑金符文沉浮,隐晦而强大的气息释放而出,就连躲得远远的二人都是心惊不已,虽是宗门天才,但此刻遇到了叶凌骁,才察觉到了差距,这个神秘的少年,一次次冲击着他们的感官,给予他们太多的惊讶。

    而叶凌骁此时,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看向那狼狈的王钰,弹指间,那黑金色的黑焱天罗印,已经是激射而出,划过一道美丽的黑金色轨迹,直奔王钰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