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 惋惜,不放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0本章字数:4093字

    “乾蛇,我们是不是该找点乐子了,这日子就快闲的无聊死了...”

    “是啊,有多少天没有玩游戏了...”

    “你以为我不无聊啊,我倒是想呢,可谁叫前面玩得太过频繁了,手下的人奴已经不多了,若是再屠杀一批人奴的话采矿的人手就不够了,到时候上面的人怪罪下来你们帮我担着...”乾蛇砸吧砸吧嘴巴说道,似乎在回味以前那些人奴倒在手下的味道。

    “要是能补充一些人奴进来就好了...”

    “快了,要不了几天就会有新的人奴补充进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好好玩玩了...”

    这些人虽然看似与平常人无异,但实际上是由猛兽修成人形的妖修,各个都有着不菲的实力。而他们口中的游戏,找点乐子更是骇人,纯粹是为了杀人打发他们觉得无聊的时间。

    人奴的来源要么是妖族们自己进入人类的城市捕获,要么是与人类的修者交换筹码。和妖族不把普通的野兽当回事一样,人类中那些强大高高在上的修者也没把普通的人族当回事。

    “老规矩,带回人头数最多的算赢,如何?”看着那些跑进山林的人奴乾蛇用略带兴奋的口吻说道。昨天夜里押新来了一批人奴,今天天一亮乾蛇就迫不及待的邀请其他妖族少将们参加这次‘狂欢’。

    “好,带回人头数最多的算赢,走...”虎吼一声大吼,率先追赶上了那些还没有来得及逃进密林的人奴,手起刀落,三颗头颅就掉在了虎吼座下那头巨大白睛虎王背上。

    那三名人奴被虎吼砍去头颅后还兀自做着向前奔跑的姿势,直到那高高冲起的血箭撒落尽三名人奴最后一滴血液方才倒下。

    “虎吼大哥你就不知道温柔一点?人家可是女孩子呢...”看到三名人奴被砍去头颅的恐怖场景,阴姹嘴上虽然谴责着虎吼,但双手却并不落下,十指舞动,那些在他近前的人奴无不是被撕裂成了碎肉,唯留下一颗完好的头颅,可能若不是需要最后点人头数目,阴姹还会将那并不比那些化作碎肉人奴身体坚硬多少的头颅也给粉碎。

    手段残忍,比之虎吼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亏他先前还能说出自己是女孩子那番话!

    看到虎吼,阴姹动手,乾蛇等其他妖族少将也加入了杀戮之中。用周文风前世的话说乾蛇他们也算是官二代,作为各大妖将的子孙,平日里没事最多的娱乐就是屠杀这些随时可以抓捕一大批的人奴。所以,这一次杀戮对乾蛇他们来说不过是他们众多‘游戏’中的一次。

    “快跑,六子...”一道呵斥将周文风从那些恐怖血腥的场景中拉了回来,抬起头,周文风看见这一世的父亲周龙。周龙虽然想努力想使得自己保持镇静但却怎么也掩藏不住内心的恐惧,而自己的几个兄长也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老大,回来...”老大,也就是周文风这一世的大哥,老是,温厚,对周文风这个最小的弟弟更是爱护不已,真的当得起兄长一说。因为受不了乾蛇他们的血腥杀戮,老大整个人精神都崩溃了,眼看着乾蛇他们就快要追上来,内心的恐惧让老大发出一声嘶吼扔下他的父亲兄弟独自逃逸了,任凭周文风的父亲周龙怎么叫喊也没能阻止他。

    正在周文风他们想要拉住老大让他冷静下来的时候密林前方传来一阵惨叫,下一刻,一头巨大的白睛虎王出现在周文风他们面前。只见白睛虎王的主人扬起了手中巨大的破天刀将老大活生生的劈为了两半,似乎杀到了酣处,在斩杀了老大后白睛虎王主人竟然仰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虎吼本就嗜杀,驻守这里的日子让虎吼觉得自己嘴里就快淡出鸟了,要不是还需要哪些人奴做苦力,说不定虎吼和他的族人早就将所有的人奴斩杀干净了。

    “大哥...”

    “大哥...”看到大哥被杀,周文风和其他的几个兄弟纷纷叫喊了起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所有人一时间都接受不了老大死去的事实。

    “走...”看到那白睛虎王主人将目光投向自己这一边,周龙也最先回过神来,顾不得痛失爱子的悲痛,大吼一声,拽住周文风的肩膀向前跑去,而周文风的其他两个兄弟也紧跟在周龙的身后。

    “跑,本少将倒要看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去,哈哈...”虎吼似乎爱上了这猫捉老鼠的游戏,并没有驱使白睛虎王追上周文风他们,而是紧紧的掉在周文风他们身后,看着周文风他们慌不择路的样子哈哈大笑。

    “父亲,我们不能这样,这样下去我们都逃不过那家伙的追杀的...”看到虎吼死死撵着自己几人不放,周文风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道。

    说到底周文风前世也不过是个本本分分的小职员,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经过月的熏陶也见识了这些妖族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场面,但还是让周文风忍不住有些颤*。

    周龙又何尝不知道周文风说的是事实,若是那魔头真的有心的话,周龙相信自己和剩下的几个孩子也早就死在那巨大的破天刀下了。可是,自己现在除了跑还能做什么?

    一股绝望的情绪迷漫上周龙的心间...须臾之后,周弄的眼神明亮了起来,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死来...”也许是厌倦了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也许是虎吼对皱纹他们失去了兴趣,只见虎吼双腿一夹,他座下的那头巨大白睛虎王凭空跃起,似乎这丛林中的王者能够飞翔了一般,七八十丈的距离仅仅只是一瞬就来到了周文风他们头顶处。

    白睛虎王巨大的四爪,虎吼手中巨大的破天刀,无一不是那阎王的催命符召在召唤周文风他们的性命。

    “啊,该死的魔头,我和你拼了...”正在周文风和他的两个哥哥绝望之际,周文风突然感觉到父亲周龙那一直紧紧抓住自己的右手狠狠将自己甩开,下一刻,周文风身边欣起一阵巨风,只见自己的便宜父亲狠狠向着空中的白睛虎王撞了过去。

    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在空中响起,只见周龙和白睛虎王狠狠的撞击在了一颗拦腰粗大的树木上,硬生生的将那颗树木给撞断,而骑在白睛虎王身上的虎吼也被巨大的惯性甩到了一旁。

    在虎吼厌倦了这猫捉老鼠游戏升降手中的土刀挥向周文风他们的时候,虎吼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手起刀落,砍下眼前这四人的头颅后再去砍杀其他的人奴。从头到尾虎吼不要说防备甚至连想都没有过周龙会主动撞向他的坐骑。

    之前虎吼他们不知道玩过多少次这样的游戏,但还从来没有遇见过有敢和他们动手的人奴,除了逃命还是逃命,有的人奴甚至在他的土刀下连逃命的勇气都丧失了。

    虽然被这些妖族抓来奴役了不少时间,但周龙作为猎人的判断力并没有因为无休止的劳役而磨灭,在死亡的压迫下周龙准确的抓住那一瞬间正是那头白睛虎王旧力已逝,新力未生之际。一方算是有心,一方却无丝毫的防备,而且,周龙这一击还算得上是操场发挥。是以,哪怕是虎吼座下的那头白睛虎王只差一步就进入妖兽的行列还是避免不了被撞飞的下场。

    在被巨大的惯性甩出的那一刻,虎吼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收回他那狰狞的笑脸。

    “该死的人奴,你这是在找死...”若说之前虎吼是因为享受杀戮使他的脸颊变得狰狞,那么现在就是因为愤怒,恼羞了,自己堂堂妖将少主竟然被一名卑微的人奴给撞了出去,虽然自己凭借强大的妖体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什么时候这些卑微的人奴也敢反抗自己的屠杀了。

    “父亲...”

    “父亲...”周文风三人一边叫喊一边向着周龙所在的地方跑去。

    也许是周文风他们的喊声起了效果,也许是周龙自己从那剧烈的撞击中适应了过来,摇了摇头,周龙恢复了意识,第一时间周龙的眼瞳因为惊骇而放大。

    周龙不是因为看到虎吼挥舞向自己的屠刀而恐惧,早在撞向白睛虎王的那一刻,周龙就没想过自己还要活着的。周龙恐惧是因为看到周文风三人向自己冲来而恐惧。

    “老二,老四快带六子走,快...”周龙在第一时间吼了出来,而周龙整个人也鱼跃而起,并不是逃跑,而是再次扑向了虎吼,整个人死死的黏在虎吼身上,不让虎吼前进一步。

    “走,快走,老二,老四,快带六子走...”周龙抓住虎吼肩膀的双手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甚至右手已经被砸成了一团血泥,但却没有一丝一毫掉落下来的迹象,最终2重复着相同的话。

    “该死,放开,卑微的人奴...”虎吼怒啸连连,却怎么也不能将周龙从自己身上拉下来。有心想要挥舞破天刀将周龙斩成碎末,但又害怕伤到自己。

    “二哥,四哥,我们走...”周文风忍住狂飙的泪水,拉住前面的两位兄长向后退去。

    “啊,父亲...”

    “不,六子,快放开我,我要去救父亲...”周宇、周延想要挣开周文风的小手,但却出奇的发现自己这小弟此时竟然出奇的力大,自己怎么也挣不脱。

    “你们难道想让父亲就这样白白死去吗?走,现在就走,二哥,四哥,只有活下来我们才能为父亲母亲大哥他们报仇,走...”看着二哥,四哥血红的双眼,周文风咆哮着说道。

    周文风的咆哮犹如当头棒喝,让周延、周宇恢复了几分理智。的确,此时回去能做什么,真的能将父亲解救下来吗?答案肯定是否定,回去,不但父亲会白白死去,就连自己三兄弟也会成为对方战利品。

    “走,六子说的对,只有活着我们才能报仇...”

    “走...”

    恢复了几分理智的周宇、周延再次看了一眼死死缠在虎吼身上的周龙,强忍住心中的悲愤,三兄弟掉转过头向着密林深处跑去。

    “吼吼吼...”眼看着周文风三人就要逃进密林中,虎吼怒吼连连,可是却因为周龙缠住自己的原因不得追赶。虎吼就不明白,明明身上这名卑微的人奴全身的骨骼都已经被自己尽数砸碎,却依然死死缠住自己让自己不得前进一步。

    若是可以,虎吼倒是想直接用破天刀将周龙给斩成数节,但虎吼下不了,怕伤到了自己。

    “魔头,我周文风对天发誓,他日必将尔等魔头尽数杀尽,若违此誓,永生不得轮回...”一道咆哮般的誓言自周文风他们消失的密林方向传来。

    “轰隆隆...”仿佛是为了响应周文风的誓言一般,天空响起一阵惊雷下起了瓢泼大雨。

    看到周文风他们消失在密林中,周龙也从虎吼身上掉落下来,之所以之前还能死死缠住虎吼不过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的三个孩子逃走的信念支撑着全身骨骼尽碎的周龙不让虎吼前进一步。现在,看到周文风他们成功逃走,周龙自然也就掉落了下来。

    “可惜,若是再坚持一会六子他们就能走更远了吧...”带着这样的惋惜周龙离开了这个杀戮的世间,遍布的血水依然隐藏不住周龙眼中的惋惜,不放心。

    “该死的人奴,给我死,死,死...”周龙虽然已经死去,但虎吼却没有放过他那已经不算完整尸首的意思,巨大的破天刀不停的砍在周龙的尸首上,直到将周龙砍成了血泥才停歇了下去。虎吼不明白眼前这名看起来并不出众的人奴怎么会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竟然凭借血肉之躯让自己不能前进一分一毫,若不是自己将其全身骨骼都打碎,很可能这名人奴还会掉在自己身上。

    “杀我?我现在就杀了你,卑微的人奴...”一番发泄并没有让虎吼好受一点。此时,虎吼已经完全忘记了和乾蛇他们的赌约,只是想着怎样将周文风三人斩于刀下。舔了舔嘴角,虎吼看向周文风三兄弟消失的方向,宛如实质的杀意从虎吼圆睁的双眼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