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看相诊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13本章字数:3029字

    款款走进来一名中年妇女,看上去已经到了徐娘半老的年纪,浓妆艳抹也掩盖不住她苍白的面容,眼睛暗淡无光,身躯娇弱,略带羞怯的走到龙少天面前。

    所有的目光从中年妇女身上,再次转移到龙少天身上,朱成也不例外,阴冷的眼神死死的停留在龙少天脸上。

    他要监视龙少天的一举一动,看他是否有作弊的嫌疑,心中很不服气,小屁孩,有本事你就继续懵,有手段尽管使出来,我就不信幸运之神时时刻刻都在眷顾着你,朱成脸上的冷意更浓几分。

    虽然龙少天已经准确无误的诊断出第一例病症,王国福心里的忧虑并没因此消除,他非常清楚朱成的手段,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他都能做出,这几名患者绝对是他事先安排好的,真心希望少天一路过关斩将,否则,自己也将丢尽颜面!

    莫清柔也在默默为龙少天打气加油。

    龙少天就那么傻傻的站着,眼睛仅仅是瞟了中年妇女一眼,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中年妇女很配合的右手向前一伸,盯着龙少天一声不吭。

    龙少天并没给她把脉,而是在她手掌上观察了片刻。

    中年妇女身躯开始有些瑟瑟发抖,右臂不停的抖动,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呼吸变得异常粗重。

    龙少天幽幽一叹,“你的身体还没有复原,为什么还来?难道你不怕病情加重吗?好了,你坐床上休息片刻!”

    中年妇女缓缓的收回右手,并没有移动,而是迷茫的看了眼龙少天,心中疑惑不解,他什么也没做,怎会知道我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嗯,可能是他发现我身体虚弱,随便猜测而已。

    又忍不住问道:“就这么结束了?不给我做检查了?”

    龙少天点头应道,“是啊!已经诊断过了。”

    什么?这一刻,众人纷纷摇头叹息,简直太荒谬了,骗人不打草稿,说谎也不脸红,这是看病,不是看手相,没人相信观手相诊断疾病的。

    中年妇女脸上浮现出一丝怒容,这不是糊弄人吗?难道他们合起伙来耍我?不对啊!那位护士明明告诉我,来的是一位了不起的专家,有这么年轻的“砖家”吗?

    莫清柔瞪着一双温怒的眼神,埋怨道,诊断不了疾病没关系,大不了认输,何必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呢?好歹装模作样的给她把把脉;你可倒好,只看了几眼,草草做出诊断,难道你还能透视不成呀!

    王国富只是眉头微皱,好像在思索着什么,闭口不言。

    朱成心花怒放,不算白净的脸上流露出狂喜之色,八字眉几乎变成一字眉,这小子肯定没发现病情,刚才还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现在焉了吧!

    于是幸灾乐祸的笑道:“龙郎中,既然你已做出诊断,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龙少天脸上流露出为难之色。

    朱成更是洋洋得意。

    龙少天脸色一片阴沉,狠狠的瞪着朱成,寒声质问道:“明知道病人还不能下床走路,为何还要把她带过来?难道咱们之间的赌约比病人的生命还重要吗?你还有没有一点医德?”

    “我,你什么意思?”朱成瞠目结舌,面红耳赤。

    龙少天反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

    朱成怒火中烧,狂吼一声,“我明白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龙少天怒目而视,厉声喝道:“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我挑破吗?”

    “你仔细听好了,患者眼睑水肿,面色惨白,那是胭脂俗粉所掩饰不住的,再者,病人身体极度虚弱,不是疾病缠身,就是大伤元气所致!”

    朱成不耐烦的道:“别绕弯子,直奔主题!”

    龙少天默默思考着如何解释,幸亏之前看过几部现代医学书籍,其中一篇就有这样的病例,否则,会相当难堪。

    龙少天看着那名妇女,顿时生出恻隐之心,语气缓和了不少,“阿姨,你的病源在肾脏。”

    女人心中暗暗一震,表面上仍是镇定自若,看不出一丝异样。

    龙少天继续说道:“肾脏乃是生命之源,人身之宝,它的功能必须依靠三焦的决渎,膀胱的气化,脾脏的传输,肺脏的通调,肝脏的疏泄,通过各脏俯之间相互协调,才能百病不生。”

    屋内除了王国富和朱成之外,其他人均是听的一塌糊涂。

    王国富眼神中爆射出睿智的光芒,就像发现了宝贝一样,愁眉舒展,对龙少天的称呼也变了,“龙医生,你继续说。”

    龙少天冲王国富点了点头,视线又落在中年妇女身上,继续说道:“你患的病应该是肾衰竭!”

    中年妇女浑身一颤,心中暗道,他怎么猜出来的?难道他能通过手相看出来?世上还有这样的高手?

    见中年妇女还不承认病症,龙少天又道:“你已经做了右侧肾移植手术,还没有拆线,而且还不到七天。”

    浑然不在意的中年妇女,仿佛见了鬼一样,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匆忙向前迈了一步,站在龙少天面前,声音嘶哑的问:“小神医,你能治好我的病吗?虽然我做了肾移植手术,但是医生告诉我,也活不过几年!”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震惊不已,也太神奇了吧,看看病人的手就能完全了解她的病情。

    王国富哈哈大笑道:“少天,好样的,我果然没看错你!”

    朱成就像吃了无数只苍蝇般,异常难受。

    不对,总感觉哪儿有些不对,从手相上能看出病人做过手术?打死我也不信啊!那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有特异功能,能透视人的脏腑不成?太邪乎了。

    还剩最后一名患者,如果他再次通过,自己将是名誉扫地,在医院里那还有立足之地,更何况拜这小子为师,想到这些,脸上流露出颓废之色。

    不,不能让他得逞,随着朱成眼底的狡黠之色一闪而过,他快速走到门外,在秦护士耳旁低语了几句,又返回到房间。

    莫清柔轻捋着秀发,看向龙少天的眼睛更亮,眼神更温柔。

    坐在床沿上,一直旁观不语,王小飞的母亲,扯着嗓子大喊道:“小兄弟,俺就知道你行,你的医术真厉害!”

    龙少天对于别人的夸赞只是一笑而过,然后神情严肃的冲中年妇女道:“阿姨,如果在你没做手术之前,我还可以试一试,但是现在我已无能为力!”

    “小神医,希望你再想想办法,说不定那一天我就……,我真的舍不得撇下一双儿女,他们还在念书。”

    面对女人的苦苦哀求,以及她那绝望的眼神,心地善良的龙少天,心里很不是滋味,他那颗悲天悯人的心,被深深的触动。

    “阿姨,你身体虚弱,先回去休息吧,我向你郑重承诺,只要我在这个医院工作一天,就答应给你治疗,能不能治好,我也没太多的把握。”

    “好好好,小神医我听你的!”女子说着朝龙少天身边靠了靠,悄悄的说:“小神医,实在是抱歉,我是被门外那名护士给化的妆,是她叫我故意隐藏病态。”随后艰难的转身离去。

    王国富健步走到龙少天身边,轻拍着他的胳膊,“少天,你是怎么知道她做了肾移植?能不能告诉叔?”

    一旁的朱成偷偷的竖起了耳朵,这个问题也是他想知道的。

    对于这个问题,龙少天早已经想好了说辞,他可不愿意把“天龙眼”的事情抖露出去。

    其实这一关还真有些悬,起初,龙少天以为中年妇女在装病,顾布疑云,故此借她伸手的机会想好好的戏耍她一番,所以并没给她把脉。

    中年妇女的身体却出卖了她的病情,那种极度虚弱的病态是正常人无法伪装的,所以龙少天才慎重对待,由于不便再次出手,于是暗中启动“天龙眼”,首先发现她右下腹部一个长长的刀口,隐隐往外渗着血迹,再往里就看到了右肾缝合过的痕迹。

    由于“天龙眼”刚修炼出不久,龙少天还在不断摸索它的功能,即便能够看到血液的流动,细胞的活动,但是他还没能力发现异常情况,只是凭着经验和了解过的知识,才大胆的做出判断。

    王国富的亲切表现,让龙少天不好意思怠慢,诡异的笑道:“王叔,我能看相诊病,你相信吗?”

    王国富神情一怔,随即笑道: “为什么不相信?我可亲眼目睹你创造过的奇迹!就是被我确诊没有生命迹象的公交车师傅,却被你给救活了。”

    “如果你这种看相诊病的奇门医术被传扬出去,难以想象那些医学界泰山北斗级别的大师会震惊到何种程度!”王国富啧啧感叹道。

    龙少天卑谦的一笑,“王叔,你可别夸我,否则,我会骄傲的。”

    “哈哈,你小子要是那种心高气傲的人,也不必隐藏这么深!”王国富瞥了一眼朱成,冲龙少天大笑道。

    龙少天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