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见习吟游诗人(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2本章字数:2042字

    “唔,插旗子的手势与方法倒是很标准的那”罗伊躲在一处墙角肆意观察着艾德琳娜一举一动。

    “咦!女吟游诗人?”不知道是谁发现了艾德琳娜那被兜帽裹住的直黑长发,一声惊呼如同炸雷一般在这喧嚷的小巷中炸开了锅。

    “嘛,这样的话倒也省去了不少事”望着前面围得水泄不通的观众,罗伊竟然大摇大摆的站在了观众后排。

    一切就绪,当观众满怀期待等待艾德琳娜讲述的时候,艾德琳娜却轻轻褪去了头上那略有些碍事的兜帽,可能是为了放松吧、不少吟游诗人还是喜欢“轻装上阵”的。

    “好……好漂亮的人”

    发出此感慨的人罗伊就算不看也知道那人一定是雄性的,要问为什么……那自然是罗伊最初见到艾德琳娜的时候心里也曾暗自这样想过。

    没有平常吟游诗人讲述故事前的花哨台词,也没有关于自己精彩妙论的自我陈述、故事就那么直接从艾德琳娜的嘴中被不加任何修饰词汇的吐露了出来。

    没错,就是吐露;表情僵硬、语气冰冷、没有肢体动作更没有活跃现场气氛的小高 潮,这已经不是在讲故事了……明明就是在说故事吗,罗伊在一瞬间就已完全知晓了这位名叫艾德琳娜的少女未通过考核的主要原因了。

    见习吟游诗人?要是罗伊是当时考核员的话,那肯定是当时立马就让艾德琳娜滚蛋了,或许让她去讲鬼故事或许会有会好的效果。

    观众逐渐散去,最后被遗留下来的只有作为主角的艾德琳娜还有此时一脸铁青、无比汗颜的罗伊……

    吟游诗人利用讲故事从而驱散围观观众这是什么技能?在罗伊当了这数年吟游诗人的生涯中还从未见过像今天如此令人生气的事那。

    望着名册中寥寥无几的名字,艾德琳娜缓缓朝罗伊走去。

    轻撇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并一脸平淡看不出像是在开玩笑的艾德琳娜后,罗伊接过名册十分用力的在其一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右手又像变戏法一般拿出了那枚小巧印章。

    “你是在故意的吗?”咬着牙在名册上盖上印章后罗伊忍着内心那股无法释怀的怒意试探的问道。

    “谢谢”拿回名册后的艾德琳娜不仅无视了罗伊的问题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等一等”冰凉略有些僵硬的触感令罗伊证在了原地。

    “松手!”冰冷的声音不同于以往,以至于罗伊甚至出现了一股幻觉、这个女人很危险,松手……要松手,在不松手的话一定会死的。

    “对……对不起”罗伊身体一怔右手紧随其后快速松开嘴中更是有些结巴的道。

    “你好像能感受到我的情感”望着一脸惊骇神情的罗伊,艾德琳娜试探的问道。

    罗伊……

    这是常人都会有的一种能力,当与某人接触久了的话便会很容易的从其说话语气甚至表情中知晓他将要干什么,当然这种情况需要很长的时间相处才可以(察言观色 - -):而像罗伊这种能够瞬间察觉到一名刚刚才认识不久或不认识人的心理变化绝对要算是一种特殊能力了。

    “这是我从小就带有的一种能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既然被发现了罗伊也就不做隐藏。

    “哦?那你现在能感受到我现在想要干什么吗?”艾德琳娜语气放缓一脸淡然的戏虐道。

    “我……感受不到,你的心里一片沉寂、没有我能感受到的任何情感、你……应该不是人类……吧”罗伊吞了一口口水压低声音尽量用不让周围人听到的音量试探的说道。

    听到罗伊的话,艾德琳娜一点都不显得意外、既然他能察觉到别人心里变化那能判断出自己的身份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不过艾德琳娜究竟要怎么做、身份被揭穿是要杀了这名名叫罗伊的人吗。

    “既然被你猜中了那就要有奖励才对,不过……下次如果再敢随便对我用能力、我想你多少应该能猜出我的身份了,至于后果……”艾德琳娜身体前伸慢慢依附在罗伊的耳旁压低声音后一脸的恐吓道。

    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罗伊此时自己都有些想鄙视自己了、明明此时正遭到别人的恐吓但却……不过谁叫她离自己太近了,自己也是个男人好吗。

    “我……我知道了!”强忍着内心深处想要将这个萝莉推 倒的冲动,罗伊有些结巴的道。

    不过,她不是人类那她到底会是什么那?会变身的高阶魔兽,人类与兽人的混血儿半兽人?嘛,说到混血的话那名名叫艾德琳娜的女孩到是与半精灵有些相像。

    从那天以后罗伊与艾德琳娜的关系就变得很是微妙了,虽然艾德琳娜平时沉默寡言但却偶尔也能与罗伊聊上几句,久而久之虽然关系不算好、但也勉强算的上能做到见面打招呼了……

    不过能够说得上话并不代表罗伊与这名不知身份的少女能够相处的很好,对于敢恐吓自己的人来说,就算是美少女罗伊也绝不能允许……于是就这样,每一次艾德琳娜来罗伊这盖章,罗伊总会狠狠的讽刺她一下。

    比如

    “哎!你怎么还没放弃啊”

    “你是不可能成为优秀的吟游诗人的”

    “哎,公会不幸啊,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人……你还能在蠢一点吗”

    像这样的话,罗伊已经记不住自己这三个月到底说了多少遍、换了多少个种类,不过这名少女却丝毫不以为意,就算每天只能带回一个人的签名盖上一个章,她也会继续每天这样重复着。

    而这样的关系则一直持续到那天的到来,那个……令自己事后仍旧担惊受怕、差点死亡的黄昏。

    “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一股强烈的麻痹感直达内心深处,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话的罗伊毫无招架的被四道黑影就那样捕捉并带走了,如果此时罗伊有什么最想说的话那恐怕就是——(各位小朋友,晚上放学回家请一定要小心坏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