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无为真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0本章字数:3050字

    一道硬朗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爷爷走了进来,面带笑容的看着我。

    我一个燕子归巢,扑进爷爷怀里,顿时感到满满的安全感。爷爷摸了摸我的脑袋,对着赵老五说道:“赵老五,你再把刚刚的话说一遍。”

    赵老五也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在背后骂我爷爷,结果就被事主听到了。他不免有些尴尬,不过一想到自己闺女的样子,他只觉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大声说道:“有财叔,不是我骂你,而是你看看这叫什么事,我幺女大喜的日子变成这种样子,明显是被东西缠上了,你敢说和你们拆的蛇君庙没关系?”

    爷爷听罢赵老五的话,冷笑一声,道:“你们自己不听告诫上后山招惹了精灵,现在还来怪我?你幺女被山上的东西看上了,恭喜你呀赵老五,都快成妖精的老丈人了!”

    爷爷这一番话说的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变了脸色,有好些不听劝阻上过后山的人顿时吓得瑟瑟发抖。赵老五的婆娘更是一下跌在地上大声哭闹,凄惨得很。

    爷爷看到众人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对正痴迷的抚摸着竹叶青蛇环的赵晓燕说道:“你那小情郎可是一身白衣,头戴白冠?”

    赵晓燕斜睨了爷爷一眼,自顾自的说道:“我家男人可是后山上白虺帝君的儿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们这群凡人要是再来破坏我和他的良缘,必将尸骨无存,咯咯。”

    赵晓燕笑的阴冷渗人,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幸好我妈在旁边把我抱住,要不然我差点就吓得跌在地上。

    “哼,一头爬虫也敢自称帝君。”爷爷低声说了一句,眼中暴射过一缕精芒,他抬起头看了看赵晓燕家的围墙,嘴角竟勾起一抹弧度。

    我顺着爷爷的目光看去,那砖头砌成的围墙上正趴着一只黄毛生物,脸长牙尖,一双细眼正饶有兴趣的看着院中的众人。它见我看了过来,对我龇了龇牙,随后身子一动蹿下围墙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竟是一只黄毛狐狸,也不知它是怎么用短小的四肢爬上这近两米多高的砖墙的。

    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村里的村民们听说赵老五家幺女中邪了,全都跑来看热闹,结果刚一进来就听到爷爷和赵晓燕的对话,每个人都感觉身上冷飕飕的。

    赵晓燕嘴里的白虺帝君莫非就是蛇君庙里供奉了三百年的那头白蛇?好多老人都吓得跪在地上,嘴里说着向神仙讨饶的话。

    旁边的新郎王宗翰此刻也是心里直发毛,他把胸口的大红花一把扯下扔在地上,怒吼道:“妈了个巴子,这个婚老子不结了,你们搞的啥子名堂,这婆娘她要嫁给妖怪就让她嫁去!”

    他身后的徐文泽却连忙伸手拉住王宗翰的肩膀,向他使了个眼色,说道:“宗翰哥不要慌,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道士先生看看才好。”

    徐文泽趴到王宗翰耳边耳语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王宗翰脸色变了数遍,最后咬着牙对徐文泽点了点头。

    另一边的赵老五脸上横肉不住抽动,他此刻也顾不上安抚他的“女婿”了。赵老五一下跪在地上,抓住我爷爷的双腿,大哭道:“有财叔啊,我赵老五是粗人,以前冒犯的话还请多担待,不过我家晓燕你可是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你本事大,还请救一救我就幺女。”

    另一边赵家的亲戚也全都涌了上来,不住地向我爷爷求情,希望能救一救中邪的赵晓燕。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儿你们找我也没用,听那小伙子的,去县城里请个道士来吧。”

    赵老五一愣,才反应过来我爷爷说的小伙子是站在一旁的徐文泽,而其他村民见状也是闹哄起来,说是要大家一起凑钱请个最厉害的道士来把妖怪一网打尽。那些不听劝阻上过后山的人特别积极,他们可不想落到赵晓燕这个地步。

    赵晓燕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乡邻父老,冷笑道:“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居然想去找那些只会招摇撞骗的废物,惹恼了我男人,你们全都要死,咯咯……”

    我看到赵晓燕眼睛变得一片幽绿,就像是她手上缠着的那条竹叶青。

    谁也没想到好好的一场喜事闹成了这个模样,赵家的亲戚把还在胡言乱语的赵晓燕关进了房间,让她妈和几个女人守在他身边。

    而赵老五搭着王宗翰的婚车往城里开去,说是要去找徐文泽所说的那个峨眉山来的道长。

    我和二毛可不管这些,见事情弄得差不多了,我们两个小孩进了席位,把桌子上的酥肉、排骨啥的大吃特吃,对他们这些大人的烦心事可不关心。

    差不多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那辆黑色的桑塔纳再次开进了村子,停在赵老五家的门口。院子里的人听到车响,全都跑到门口看热闹,我也被爷爷牵着跟了上去。

    赵老五和王宗翰先下了车,徐文泽也从驾驶位下来,打开后门,做了一个恭请的手势。

    里面先是下来了一个穿着道袍的小胖子,岁数看上去大概和我差不多,但是体型却是我的两倍以上,胖嘟嘟的脸上有着一对细长的眼睛,他满脸傲气的扫了四周一眼,然后对车里说道:“师父,到地方了。”

    “嗯。”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接着,从里面下来了一个穿着蓝色道袍的老者,这老者白发苍苍,颌下一缕长须随风而动,看上去一身仙风道骨,好似神仙中人,让人一看便会觉得他道行高深,法力高强。

    “道长,我家幺女就在里面了,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呀!”赵老五低声哀求道。

    那老者点了点头,一甩袖子就往院里走去。他旁边的道袍小胖子冲到前面,对着站在门口的人群大声说道:“让开,让开!我师父来了,闲杂人等全都闪一边去!”

    村里人大都是山野农夫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眼见这道袍老者一身仙气,心里已是先畏惧了几分,此刻被这小胖子一吼,村民们大都闪到一边,给这老者让出一条大道。

    我也准备跟着别人让到一边去,但我爷爷这时却拉着我一动不动,彷如脚底生根一般,站在门口看着那老道士。

    “你这老头是耳朵聋了不成,快给小爷让开!”那小胖子见我爷爷站着没动,瞬间就火了,他上来就是一顿乱吼,还伸出两只胖嘟嘟的小手来推我爷爷。

    “你这死胖子才聋了!你脑壳有屎吧!”我看到小胖子骂我爷爷,马上就不高兴了,直接骂了回去。

    道袍小胖子听到我骂他,整张脸都气成了猪肝色,他跟着那老者巡游四海,所过州市上到政府领导、商界达人,下到走卒贩夫、乡野村民,哪一个不对他们尊敬有加,以贵宾礼相待。结果今天居然在这小小的青衣村被我骂了一顿,他当场就给气炸了。

    后面的赵老五看到我和那小胖子起了冲突,赶忙上来劝架,一脸谄媚的对小胖子说道:“小道长息怒,乡下的娃娃不懂规矩,冲撞了你,还请多多包涵,不要跟这小娃娃一般见识。”

    这时后面的道袍老者也走了过来,徐文泽和王宗翰跟在他身后,一脸的恭敬。

    “杨坤,不得无礼,修行之人切忌妄动肝火。”老者捋了捋颌下长须,脸上竟带了一丝笑容,对小胖子开口说道。

    那小胖子杨坤楞了一下,不明白平日间最讲究排场和面子的老者今日怎么会转了性,不过他也是伺候了这老者多年,赶忙收住火气,垂手退到老者身后,一副恭谨的样子。

    道袍老者见杨坤如此知趣,也是暗自点了点头。接着他朝前两步走到我跟前,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就像是在看一只珍稀动物一样,看得我心里面直发毛。这老者苍老的脸上竟泛起一抹潮红,嘴角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大。

    老者看着我有些激动的说道:“小娃娃,你……”

    可惜,还没等他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跨步上前挡在了我身前,隔绝了老者看向我的视线。

    “道长为啥这样看着我家乖孙?”这高大的身影正是我爷爷陈有财,他此刻挡住老者,开口发问。

    那老者看到有人上前捣乱,脸色瞬间就有些难看了起来,不过当他听到这人是我爷爷时,他轻咳一声,做出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这位兄台,贫道看你家这小娃娃与我道家有缘,不如让他入我门下,随贫道修行道法,他日修得道果,羽化登仙,岂不快哉!”

    这老者说完之后,脸上竟露出一抹期待之色,与他原本超然脱俗的气质完全不符。

    我走到一旁,看到我爷爷双目中闪过一丝冰冷,但脸上却布满笑容,说道:“敢问道长在何处仙山哪处洞府修行?敢问道号为何?”

    那老者还没回答,一旁的小胖子却是跳了出来,趾高气扬的说道:

    “我家师父乃是峨眉山纯阳殿第三十六代传人无为真人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