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白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0本章字数:3671字

    “嘶吼!”

    这吼声似蛇非蛇,似兽非兽。吼啸惊天,巨大的声浪震的我耳朵嗡嗡作响,脑袋晕的差点跌坐在地上。

    那白光从一线天深处飞出落在白蛇面前,初时并不大,但在眨眼之间就化作一头恐怖巨兽,体型巨大而面目狰狞。

    这怪物全身上下白鳞附体,细密的鳞甲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辉。它的头颅就像蛇一样,但是却没有一般蛇类的偏三角形状,而是更类似于年画上龙类那种偏方型的,这怪物身体两侧生有粗壮的四肢,上面密布着坚硬的鳞甲,它体长近两丈,有一人多高,我隔了上百米的距离看过去,依然能感受那庞大身躯所带来的压迫力。

    “虺……这是一头虺!”

    隔了老远,我听到无为真人发出一声惊呼,他脸色大变,面对着那头被称作虺的怪物,连连倒退,但却不敢转身逃走,因为此刻他已经被那白鳞怪物锁定,一旦转身就会将后背要害露出,那时候绝对是十死无生。

    我也是感到害怕无比,吓得两腿发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凶恶的怪物,这可比电视里那些狮子老虎之类的震撼多了。

    “哼,蛇百年成虺,虺五百年变作蛟,蛟千年化为龙。三百多年的时间,它果然走到了这一步。”爷爷低声细语,对于面前出现的这头名为虺的怪物,他似乎一点都不吃惊。

    那头白虺落在地上,瞪着凶恶的眼睛扫视四周,当场把杨坤、赵老五等人吓得哭爹喊娘的不住后退,躲到无为真人的身后,或许这时候也就无为真人能给他们带来这一丝安全感。

    他们几人谁也没想到,本来只是想上山抓一头蛇妖,却引出了一头传说中的虺兽。

    白虺暗金色的竖瞳轻蔑的看了一眼无为真人等人,它扭头对着那被青烟包裹的白蛇张嘴吐出一道白光,白光扫过,青烟顿时消散,无为真人的法术被白虺破掉,那头小白蛇又恢复了自由。

    “你们快跑!”

    无为真人趁着白虺扭头的刹那,他对身后的三人大喊道,让几人趁此机会逃命。后面的三人一愣,其中徐文泽最先反应过来,他二话不说,撒腿就跑,此刻他心里已是后悔的要命了,早知道这山上有这么恐怖的东西,就该跟着王宗翰一起留在赵家院子里的。

    赵老五看徐文泽先跑了,他扭头再看了一眼那头恐怖的白虺,心里一颤,迈开两条腿就往回跑。三人中只有杨坤留了下来,这个穿着道袍的小胖子虽然被吓得两腿发抖,但他还是毅然的待在无为真人身旁,不愿离去。

    无为真人看了眼一旁的杨坤,心里不由的一暖,这时候果然还是自家徒弟可靠啊。

    “嘶吼!”

    白虺吼叫一声,两只闪着幽光的眼眸紧盯着无为真人,它四肢迈动,向着无为真人师徒走去,它的步伐缓慢,但每一步迈出都有数米之远,水桶般粗细的尾巴扇在地上激起漫天尘土。

    “爷爷,这怪物好凶哦,那老头子打得过吗?”我有些担心的说道,无为真人单薄的身子在白虺面前彷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看上去是那么的弱小与无力。

    爷爷从他背后取下蓝布包裹,将蓝布一层层打开,取出了里面那把被蛇皮剑鞘包裹着的宝剑,他说道:“那就得看他的道行了,如果不行,我自然会出手,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你送进去。”

    爷爷看着白虺身后狭小的一线天小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天地玄宗,万气本同;

    降妖伏怪,元罡圣通!

    只见那无为真人口中大喝一声,念动他道家纯阳殿的降妖法咒,手里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暗黄色的铜镜,他双手高举铜镜,将其镜面对着那头身躯庞大的白虺。

    嗖!

    看上去古朴沧桑的铜镜随着无为真人咒语的落下释放出一道青色光柱,直奔白虺而去,光柱速度极快,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就将那白虺笼罩。

    白虺雪白发亮的鳞甲瞬间被铜镜释放的青色光华映照成青灰色,它全身上下被这青光缠绕,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师父,它不行了,快收掉这妖怪!”一旁的杨坤见这白虺被青光定住无法动弹,不由得兴奋大叫,他终归是个小孩子,只顾着看那铜镜伏妖,却是没有发现无为真人的额头上已遍布汗珠,高举铜镜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

    “吼!”

    白虺狰狞的头颅仰天咆哮,暗金色的竖瞳里终于出现一抹怒意,它巨大的身子猛地一阵抖动,雪白的鳞甲上流转出一层乳白色的光辉,光辉闪动,将那铜镜释放出的青色光柱竟强行逼开了一截。

    “不好!”

    无为真人脸色大变,就见他猛地把手中铜镜往白虺丢去,然后将站在旁边的杨坤一拉,两人一下子就往旁边的地面扑去。

    轰!

    无为真人和杨坤刚刚离开,那头白虺一个跳跃就扑到了他们原本的所在地,粗壮有力的四肢将地面打出几个大坑,好家伙,这力量要是打在人身上,估计一爪子下去,人类的小身板就会被打出几个血窟窿。

    “杨坤,快点走!”

    无为真人一把将杨坤推到一旁,他一边大吼一边把一直背在背上的法剑拔了出来,法剑出窍,剑鸣声动,这是一把刻满道文的法剑,由精铁铸成,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寒芒。

    杨坤被无为真人一推,他也反应过来,此刻自己师徒二人根本就不是这白虺的对手,无为真人这是要牺牲自身拖延时间来让自己逃命呢,杨坤的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地流出,他一声不吭,甩开两条小短腿就往回路跑去,他的心里已暗暗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修得无上道法,为师父报仇,斩杀这头白虺。

    但很快,刚跑出百米钻进一片林子的杨坤又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来,他满脸惊恐的退到无为真人旁边,一脸绝望。

    “杨坤,你回来干什么?你是要让我纯阳殿道统绝后吗?”无为真人见杨坤又返回来,心里感动同时又对杨坤一阵大吼。

    杨坤伸出手指,指向密林方向,泪眼朦胧的说道:“师父,跑不掉了。”

    在杨坤所指的方向,先前早已跑掉的徐文泽和赵老五两人此刻正缓缓走过来,他们两人目光呆滞,身躯僵硬,彷如手艺人手中的牵线木偶,在他俩的身后,一头拳头粗细的白蛇正缓缓爬来,它的眼里闪烁着刺眼的红芒,面目狰狞,这正是刚才被无为真人用青烟逼出来的那条白蛇,只是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跑到了密林中,竟将徐文泽两人控制了起来。

    无为真人回头一看,顿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挺直的腰一下就佝偻了下去,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

    他绝望的说道:“难道我纯阳殿的传承今日就要断绝了吗?我纯阳殿传于吕祖,至今已有上千年,可叹先是被那群秃驴夺了道场,今日又遇到这头修行了数百年的虺兽,时也命也!”

    无为真人仰天长啸,满头苍发无风自舞,满是沧桑的双眼里竟流出两行清泪,他对着不远处的白虺怒吼道:“你这孽畜休要得意,我老道就算是拼了这一世的修行,也要把你斩掉,让你知道我道家吕祖一脉的厉害!”

    白虺玩味的看着眼前的无为真人师徒,它暗金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嘲弄,一只爪子从地上拾起无为道长刚才逃命时丢过来的铜镜,随后一阵刺耳的金属声,那铜镜被白虺整个扭成了一坨。

    这一幕看的无为道长心痛无比,心疼的近乎流血,这件铜镜法器是他师傅留下的,伴随了他整整数十年的时间,没想到会在今日被这白虺毁掉,他心里对这白虺的恨意越发浓重。

    ……

    我躲在大石头后面看到无为真人师徒前有白虺,后有白蛇控制的赵老五等人,加上他的法器又被毁掉,形势十分的不妙,我赶快对爷爷说道“爷爷,那老道士好像要不行了,你帮帮他吧。”

    我对无为真人等人印象其实还是不错的,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那头凶恶的白虺杀掉。

    “我还等着想看那老道士的绝招呢,不过既然我乖孙发话了,那我就出去和他一起对付这头虺兽吧。”爷爷摸了摸我的头,看了眼不远处的无为道长等人,他又叹道:“想当年纯阳祖师吕洞宾是何等的惊才绝艳,一手天遁剑法力压道家群仙,飞剑斩黄龙。没想到千年之后他的传承竟落到这般田地,真是可叹啊。”

    爷爷俯下身子对我说道:“乖孙啊,爷爷这就出去和那老道士联手对付这白虺,若是赢了还好说,如果那白虺厉害到我和老道士都收不掉,那你就听爷爷的口令,往那一线天深处跑,爷爷会拼了命的缠住那虺兽。你身上有雄黄粉,里面的那些小蛇不敢靠近你,只要你能进去了,那我陈家三百年的布局也就成了。”

    我没有说话,重重的点了点头,看到爷爷脸上露出一抹畅快的笑容,他大笑着从巨石后面走出来,往白虺和无为真人的方向迈去。

    “哈哈哈,纯阳殿的老家伙,我就说你本事不行吧,你还不信,非要上山来捉妖怪,这不,还不是要我老头子出来救你撒!”我爷爷一边大笑一边对无为真人调侃。

    白虺和无为真人师徒都吓了一跳,谁也没想到在附近居然还有人隐藏着。

    无为真人看到说话的是我爷爷,再听到我爷爷说的话,顿时眼睛气都红了,他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是一瞬间就明白了我爷爷为什么一开始就对他挑衅,还不断出言讥讽,其目的就是为了激自己师徒上山捉妖,然后引出这头虺兽。

    这是一场算计,一场赤裸裸的阴谋,虽然无为真人不明白我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内心的怒火却是怎么也忍不住,他指着我爷爷大吼道:“陈有财,我日你仙人板板!你个狗日的老杂毛!你居然算计老子!”

    此刻无为真人一身尘土,道袍破烂,他满嘴的粗话乱飙,哪里还有一丝道家真人的模样,他已经是被气的七窍生烟,眼睛都快喷火了。

    爷爷也不理无为真人的怒骂声,他笑道:“好了,到了这一步,你也跑不了了。咱俩的事回去再说,现在还是先把这头虺兽解决掉吧。”

    我爷爷左手拿起蛇皮剑鞘,右手握住漆黑的剑柄,猛力一抽,神剑出鞘,剑吟龙鸣之声在这片天地间不断回响。爷爷右手握住神剑斜指苍天,顿时天光昼暗,不知从何处飘来一朵乌云将太阳遮住,给大地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

    那头白虺先是看了眼爷爷左手上的白蛇皮剑鞘,然后死死的盯着爷爷指向苍天的那把剑,一双竖瞳里是无尽的恨意和怨毒。

    一道刺耳的,彷如金属摩擦的声音从白虺口中缓缓冒出:

    “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