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恐惧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0本章字数:3054字

    我愣愣的看着前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在我踏出一线天小道后,出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座巍峨挺拔的大山,山势陡峭,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头。

    如果只是一座普通的大山也就罢了,毕竟西川多山岭,这并不稀奇。但是这山不一样,在它的纵横交错的山体上,竟坐落着一片庞大的建筑群。

    这些建筑基本上是古堡与碉楼,它们依山而筑,攀岩而起,垒石为屋,其中高者足有十余丈,远远看去,蔚为壮观。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那片巨大的建筑群,非常的震撼,这些建筑充满着浓浓的异族风情,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我不知道陈家的先祖为什么会让我进来,难道说眼前的这片建筑群就是他们留下的谋划吗?我不明白祖先的目的,只能迈步前行,向那片建筑走去,我猜想,或许里面就会有一切问题的答案。

    离那片古建筑群越来越近,我心里却是越来越压抑,哪怕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但依旧能察觉到这个地方的诡异。

    不远处的大山蜿蜒起伏,重峦叠嶂,十分的壮观。但远远看去却是一片荒凉与枯寂,这大山上面没有草、没有树,没有一丝绿意,全是光秃秃的石头与黄土。山体上有一道弯曲而下的巨大沟壑,里面全是无数的黄色沙土,这似乎是一条干枯的河流。

    诺大的空间除了我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外,我没有再听到任何生命的声音,没有虫鸣、没有鸟叫,甚至没有一丝风声,这里一片死寂彷如生命的禁区。

    我突然有些害怕,停下脚步,不敢前行。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出来做事,而且还是关乎到我陈家命运的大事,爷爷和我爸都没在我身边,我此刻没有依靠,心里很是惊恐,我看着前面那片古建筑,在我的眼里,那就像是一头张开了大口,等待我进去然后一口吞噬的巨兽。

    我咬了咬牙,想到爷爷满含期待的目光,又有了些许动力。我心底一横,甩开两腿就向着那片建筑狂奔而去,我想借着奔跑时的速度减轻我内心的恐惧。

    当我爬上一个小山坡时,我感觉到我左肩部位竟出现了一丝灼热,那个部位似乎是凤鸟印记所在的地方。随着离那片古建筑群越来越近,那丝灼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到最后甚至让我感到有些刺痛。

    我害怕的把手伸进衣服去触摸左肩,但让人惊异的是入手一片冰凉,没有任何异样,但是那种从左肩部位扩散开来的灼烧感却是真实存在的,似乎是从内而外不断加剧。

    到最后,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在发烫,脑袋有些晕乎乎的,眼睛更是胀的疼痛无比。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胸闷气胀,全身滚烫,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不过幸好的是,那种痛的想死的感觉很快就退去了,身上的体温渐渐恢复正常,眼睛不涨了,头不晕了,似乎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梦。

    我从地上爬起来,准备继续前行,但很快我就停下了脚步,我瞪大了眼睛看向周围,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远处原本光秃秃的石山此刻看上去却是一片绿意盎然,苍松翠柏,郁郁葱葱,不时还有飞鸟从林中飞窜而出,成群结队,鸟鸣声在耳边不断回响。而原本那条从山上蜿蜒而下的沟壑此刻竟变成了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瞪大眼睛,还能看到溪流中摆着尾巴游动的小鱼。

    我日他先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眼前我所看到的是幻觉呢,还是刚才所见到的死寂景象才是幻觉?

    我在这一刻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不够用了,这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怎么一下子就出现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感觉这似乎和我感觉刚才身上出现那阵灼热式的剧痛有关。

    就在我一边前行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阵话语声,我顿时一个激灵,抬起头看过去,声源的方向似乎就是前面的那片建筑群。

    有人!

    我心里一喜,在这个陌生而诡异的地方,我已经是受够了,心里挺害怕的。如今听到前面有人说话,我迈开两条腿就往前跑去。

    很快的,当我爬上一个山坡,那片巨大而壮观的建筑群就出现在我眼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座高高耸立的碉楼,这两座碉楼是用方石与夯土修筑而成,足有近十米高,两座碉楼的边缘还各有一道长长的土围墙将整个建筑群包围起来,在两座碉楼的正中有一道巨大的木门,此刻木门敞开,有几个汉子正站在门口闲聊。

    我看到那几个男子穿着的服饰极其怪异,他们一身青色袍服,脚上裹着绑腿,头上戴着奇怪的毡帽,他们此刻像是正聊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其中有两人神色激动,两只手不断比划着什么,嘴里更是不断在说一种非常拗口、音调怪异的语言。

    我竖直耳朵听了一下,发现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再加上他们身上穿着的古怪服饰和身后的那些造型奇怪的古堡碉楼,我猜测他们应该是某个隐居在这里的少数民族部落吧,至于具体是哪个民族,我却是不清楚了。

    这不是我们陈家一切秘密的所在吗?怎么会变成少数民族的聚居地呢,再说守在外面的那头白虺是那么的恐怖,这些人生活在这里难道就不怕吗?

    我爷爷为什么说所有的答案都在这里面?陈家的先人们在这里到底布下了什么样的局,非要等到三百多年后才让带着凤鸟印记的孩子进来?还有既然当年陈胜之先祖那么强大,他为什么不斩掉那头白蛇,反而让它化作白虺?还有那白棺中的赤裸女子,样式怪异的青铜面具……

    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感觉都快要爆炸了。

    过了一会儿,等我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心里舒畅了一些,我才走到那几个男人身边,向他们问道:“叔叔,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然而让我有些尴尬的是,那几个男人竟然理都不理我,自顾自的交谈,其中一个脸上有颗痣的男人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妈了个巴子!

    我心里暗骂一声,然后加大了声音说道:“你们好,我是陈家的人,我爷爷让我过来的!”

    然而这几个男人依旧不理我,就像我是一团空气一般,他们看都不看我一下,继续说着他们那种奇怪的语言。

    他们听不懂汉语吧?

    我心里自顾自的想到,见那几人不理我,我也生气了,直接抬起脚就往木门里走,同时我还虚着眼睛看他们的反应,结果这几人果然把我当做了空气,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行为,他们都不理睬一下。

    进了木门,里面是无数用土石和木头搭建而成的房子,它们错落交叉,相互间延伸出了无数条不知通往何地的小道。

    小道上有很多人来回穿梭,只是他们无论老少男女全都穿着样式奇怪的青色袍服,上面绣着奇怪的图案。那些女子头上还裹着青色的头巾,看上去别有一番异族风情。

    这是他们的民族服饰吧?

    我准备再找人询问一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结果还没等我开口,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就直奔我而来,他身躯雄壮,气势汹汹,大摇大摆的对着我走来,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他竟是让都不让一下。

    我看他没有让我的意思,赶忙躲到旁边,那汉子从我身旁直愣愣的走了过去,和门口的那几个男人一样,从头到尾,他根本就没看过我一眼。

    我心底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似乎不仅是那几个男人,而是这村寨里所有的人仿佛全都没有注意到我一样,我的穿着在这寨子里明明是那么的突出,服饰打扮和他们完全不同,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应该啊!

    我额头上有冷汗冒出,心脏跳动速度也有些加快了。

    我看到对面有个提着篮子的女人朝我走来,她脸上带着笑容,看上去应该很好相处的。我赶忙迎了上去,叫道:“姐姐,请问……”

    还没等我说完,那女子竟从我身体中穿了过去,就那么很自然的穿过我的身体,而我却没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我惊恐的的扭头,发现那女人已提着篮子渐渐走远.

    这难道是鬼?

    那她是鬼?还是我是鬼?

    后背的衣衫已被汗水打湿,我手脚冰凉,两腿发软。看到周围不断走过的人,我心一横牙一咬,闭着眼睛就对着他们冲了过去。

    砰!

    地上一块石头把我绊的摔在地上,我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四周,刚好一个小孩子一蹦一跳的走过来,我没有躲,就那样看着他从我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我摔了一跤,身体很疼,但却完全掩盖不住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这种未知的恐惧,终于击破我内心最后的坚强,我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