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夜半鬼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1本章字数:2519字

    我愣愣的看着那双猩红色的眼睛,不惊不惧。

    但我的内心却莫名的涌起一丝哀伤,我不知道这哀伤来自何方,只是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我的眼中有泪水流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流泪,但却是无法阻止,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落。

    我的心一阵疼痛。

    我看到那猩红色的眼睛身后是一团庞大到难以想象的黑气,我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那黑气中到底有什么。

    但就在我即将看清那黑气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我喘不过气来,就像是有人压住了我的胸口,闷胀难耐,难受的甚至全身都开始了轻微的痉挛。

    “啊啊啊!”

    我口中发出痛苦的声音,睁开眼睛,感到脸上湿漉漉的一片,那似乎是我的泪水。但紧接着,我双眼瞪得滚圆,两只眼珠都快要瞪得蹦出来了,这一瞬间,我只感到心脏骤然加速,砰砰跳动就像打雷一样,全身发软,毛骨悚然。

    在我的眼睛上方,正有一张脸静静地看着我,这是一张女人的脸,惨白色的皮肤恍如透明,里面似乎装满了水,肿胀肿胀的,看上去一捅就破的样子,她的眼睛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眼白,深邃的像是要将我的灵魂全部吸收进去。

    一头乌黑长发撒落,部分发尖落在我的脸上,有些痒,还有些潮湿,头发里像是满含水分,渗出的水珠将我的脸颊打湿。

    我当时就给吓哭了,甚至连身上那种被压迫的难受感也顾不上了,这一瞬的惊恐已经超越了我所经历过的所有恐怖事件,就算是后山上的白虺和府南河里的那头毛手怪物也比不上。

    谁能想象,半夜时分,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一个白衣女人趴在你的身上,一张惨白肿胀的脸不断向你靠近,那种恐惧,足以将你吓得屎尿齐流。

    所以,我尿了,再一次被吓得尿了一裤裆。

    我,毕竟只是个孩子。

    我双脚乱蹬,双手朝上推,想要将这个女人推开,但很快我就傻眼了,我的手脚直接穿过了那女人的身体,在半空中挥动,彷如那女人只是一团空气。

    我傻眼了,我想要爬起来逃跑,但却发现我的胸口上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不仅让我感到呼吸困难,更是让我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惨白色的脸不断向我靠近。

    可是,这明明是一个手脚可以穿透的白衣女人,而不是一块大石头啊?为什么会这样,莫非她是鬼吗?和后山青衣羌古城里的那些人影一样?

    随着这张女人脸的靠近,一股阴风吹过,我的身上爬满了一层鸡皮疙瘩。而就在那人脸即将触碰到我的时候,异变陡生,我的胸口上突然冒起一阵白光,就见那张惨白色的脸瞬间扭曲起来,嘴里发出一声刺耳凄厉的尖叫,她的身上冒起一阵阵的青烟。

    我的脖子上带着一个玉佩,玉佩上刻着一只头上长角的狮子。

    就在这时,我的房门“砰”地一声被踢了开来。然后就见我师父披着一件外套就冲了进来,他嘴里高声念着什么,两手交叉扭曲,结成一个奇怪的手印,向着那白衣女人打去。

    接下来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那被我用手脚都能穿透的女人身体,此刻就像是变成了实体一般,被我师父一掌击打在胸口,整个身体一下子就被打飞了,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惨叫。

    我趁着这机会,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跑到师父身后,心里此时才有了一丝的安全感。

    那白衣女人落在地上,抬头看一眼师父和躲在师父身后的我,她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眸看得我心里直打颤。

    师父大吼一声,对着那女人冲去,而这白衣女子却像是知道了师父的厉害,她转身直接从墙壁穿了出去,消失不见。

    但紧接着,墙外传来一阵打斗声,其中夹杂着沐玥婷的叱喝和白衣女子的尖叫。师父一把把我抱住就从房门里钻了出去,直奔两人打斗的地方。

    但当我们出来,整个道观已经是重归于平静,沐玥婷一身轻纱,因为此时已经是夜半时分,她身上没有穿道袍,雪白的肌肤在衣衫下若隐若现,两条白生生的玉臂在夜空中显得格外耀眼。一头乌黑长发没有了道髻的束缚,随着夜风飘洒,整个人站在星光下仿佛是降临凡间的仙子。

    “玥婷,怎么样了?”师父把我放在地上,开口向沐玥婷问道。

    沐玥婷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女鬼不是上次那个,而且她道行不浅,若不是她有心逃跑,恐怕我还不是她的对手。”

    我看到师父满脸铁青,低语道:“这青城山也是道家圣山之一,布置着道家的玄门法阵,居然会三番五次的被这些鬼怪欺上门来,这世道是要变了么。”

    “师父,要不要找前山的那群道士问问?”沐玥婷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师父对她摆了摆手,说道:“不了,那群小道士已经不比当初,找他们也没啥子用处。”

    我看到师父咬了咬嘴唇,对我们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今晚我就开坛做法,招役五鬼,捉了她。”

    沐玥婷柳眉微皱,说道:“师父,真要招役五鬼吗?上次……”

    “上次是意外,这次肯定没问题。”师父还没等沐玥婷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我看到的师父的脸色有些发红,像是尴尬。

    师父安抚了我几句,让我不要怕,他会捉拿住那女鬼的。我点了点头,趁着师父和沐玥婷准备作法物件的时候,我溜回了房间,把尿湿的裤子给换了。

    就在我刚刚换完裤子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背后一凉,一股阴风刮来,我的后背爬起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有些惊恐的回头一看,一张惨白肿胀的女人脸正死死地盯着我,两只还在滴着水的白衣利爪向我胸口抓来。

    这一刹那,我的三魂七魄顿时被吓掉了三魂,吓跑了七魄,整个人被吓得手脚瘫软,只能跌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那双泡的发白的手向我抓来,我的嘴里发出了凄惨至极的大叫。

    呲!

    这女鬼的手碰到我胸口,她顿时冒起一阵青烟,我脖子上那只长着角的狮子玉佩发出莹莹白光。女鬼的嘴里发出凄厉的嚎叫,连连后退几步,不过,紧接着她又向我冲了上来,漆黑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波动。

    “妖孽!你敢!”

    说时迟那时快,我师父一声大吼从房门外冲了进来,他一进屋就看到这女鬼正在对我动手,师父顿时脸色大变,他怒啸一声,从背后抽出一把桃木剑,向着我面前的女鬼刺来。

    我看到师父此刻已换了一身法袍,神采奕奕,一改往日的和蔼模样。

    女鬼尖啸一声,似乎也知道这次的袭击不能成功,她见师父举着桃木剑冲过来,也不迎击,反而是向着一旁的墙壁冲去,似乎是要效仿上一次的逃走方法。

    “玥婷!”

    师父大喊一声,似乎是在提醒着墙壁外的沐玥婷做好准备。

    但这时,我却见到那女鬼回过头来,对着我和师父咯咯笑了两声,阴冷的声音渗的我心慌。

    师父脸色一变,还想要上前向这女鬼刺去,但就在这时,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那女鬼居然脑袋往地上一撞,然后整个身体瞬间在大地上消失不见,只在地上留下了一滩水渍。

    我日他个先人哦!

    这鬼,还能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