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招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1本章字数:2546字

    我坐在地上看着女鬼钻入地里消失不见,顿时心里直发凉,这鬼能穿墙入地,那她以后想悄悄的来袭击我,那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吗?

    我想到这里,顿时就慌了神,赶忙扑过去抱住师父,嘴里嚷嚷着让他送我回家。

    我是真的担惊受怕够了,以前在青衣村里时,除了在后山上遇到一些诡异的事情外,整体上还是很安全的。而自从我跟着师父了,先是在府南河遭遇了那只抓住我脚的毛手怪物,然后算命的李老头惨死家中,如今刚到青城山的第一晚就遇到了女鬼的袭击,而且还是一连两次,她就像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搞得我到现在都还毛骨悚然。

    还有,在女鬼袭击我前做的那个梦,那是不是真的梦境,我已分不太清楚。但水里的那双猩红的大眼,我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想起来心里就莫名的涌起一阵悲伤,这件事也是十分的诡异。

    师父看着我哭闹,他脸色也是十分不好看,不过他还是很耐心的劝慰我,安抚我受到惊吓的心。

    很快,沐玥婷进了屋子,她看了一眼哭闹的我,然后向师父问道:“师父,怎么了?”

    “刚刚那只女鬼又回来袭击你师弟了,而且她还会遁地之术,这女鬼不简单啊。”师父脸色难看,一边宽慰我一边和沐玥婷说着。

    其实我看到沐玥婷进来的时候,我就停止了哭闹,甚至默默抹掉了脸上的泪痕,不知怎的,我就是不想让她看到我哭闹懦弱的样子。

    “这女鬼怎么会接连两次的袭击……师弟呢?”沐玥婷说到我的名字时,脸上有些别扭,似乎是不习惯我这个突然间多出来的师弟。

    听到沐玥婷的话,师父的双眼也是陡然间亮了起来,他低着头看着我说:“轩娃子,你给师父说一哈那女鬼是咋个动手的,还有最开始时是咋个出现的。”

    我看着师父,有些犹豫,倒不是说女鬼这件事,而是在女鬼出现之前我所经历的那场神秘的体验,似梦非梦,我能清晰地记得在高空飞行时的那种欢快感,还有在高空上所见到的道观里的那个黑黢黢的大脑袋。在之后就是那庞大水力工程下面不知多深的地方,那对猩红如血的眼睛。

    这一切我记得是那么的清楚,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哀伤感又是那么的真实,这真的是梦吗?

    我抿了抿嘴,没有回答师父的话,反而对师父问道:“师父,我们道观里的那个池塘,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师父愣了一下,一旁的沐玥婷也是有些惊异的看了我一眼。

    师父笑呵呵的说道:“咱们道观里的池塘住着那位大人呢,他老人家可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祖宗喽,等以后你会见到的。”

    我点了点头,原来我在半空中所看到的那只脑袋真的是池塘里的那个生物。但同时问题就来了,若那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一跃就从屋里飞了起来,还不知道飞了多少公里,甚至能潜入水中不知道多深的地方去看到那双眼睛。

    这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我充其量也就是个有些奇异经历的小屁孩罢了,怎么可能御风飞行,那可是连我师父他们都不可能做到的。

    在天上自由的飞翔,恐怕也就只有传说中的神仙才能做到吧。

    更何况那若是真的,我又怎么可能一眨眼的功夫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还被那女鬼压在身上呢?一想到那女鬼惨白的脸,我手臂上又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轩娃子,你咋个了?”师父看到我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他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把我今晚所见到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师父,包括那场奇妙的体验和水下的那双猩红色的眼睛。毕竟出了青衣村,师父现在就是我唯一的依靠了,也是我此刻最信任的人。

    师父静静的听完我说的话,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一旁站着的沐玥婷也是一脸惊异的看着我,似乎我就像是一个珍稀动物。

    过了许久,师父脸色恢复正常,才对我说道:“那李老头说的你和那都江堰下面的东西有些联系,看来确实是没错啊,否则他也不会惨死,而你更不可能一到这里就会遇到这种诡异玄奇的事情。那都江堰下面的东西,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就是都江堰和你们陈家,一个在成都,一个在雅州,彼此之间隔了几百公里,若是在以前那也是个不短的距离,又怎么会扯上关系呢。”

    师父脸上带着困惑,看着我说道:“而且据我所知,陈家祖上也就出了个曾拜入道门的陈胜之,但那也不过是三百多年前的事,而都江堰的历史却要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这之间的时代的差距很大啊。或许那块青铜面具是关键,但中间终究是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看着师父的脸上带着迷茫之色,似乎睿智如他一时之间也是想不通这里面的关系。我此刻不由得想到在青衣村后山上所看到的那一切诡异的事,想起陈胜之在古堡门口对我回望的那一眼,那一瞬间,他似乎是跨越了时间的长河看到了我,他脸上露出的那个笑容,我至今想起来依旧感觉到心里一颤,那个笑容似乎隐藏很多很多的东西,似乎我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包含在他的那个笑容之中。

    我们陈家,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真的只是要谋夺青衣古羌的气运那么简单吗?还有那个神秘的裸身女子,我总感觉她的身份似乎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或许陈家和都江堰之间所缺少的那种联系,就在她和那块面具身上。

    “师父,法器已经准备好了。”

    这时候,沐玥婷在一旁开口说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师父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摸了摸我的脑袋,说道:“轩娃子,你不要害怕,师父这就开坛做法,把那女鬼抓来。”

    我顿时一阵激动,刚刚的恐惧瞬间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要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道法奇术之类的东西了,当初无为真人在赵家院子里的唤妖法术,可是让我痴迷了好久。

    我跟着是出了屋,看到院子里已经摆了一张香案,香案上放了五个碗,这五个碗里都装满了黑乎乎的水,远远的散发出一股腥臭味,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看到师父理了理身上有些褶皱的法袍,然后用清水洗净双手,向着香案走去,似乎是要准备开始做法了。

    我站在沐玥婷的旁边,一阵夜风吹来,幽香扑鼻,我不由得向旁边的女孩多看了一眼,咬了咬嘴唇,说道:“师姐,那碗里装的是啥子东西,好臭哦。”

    “兽血。”沐玥婷转头看了我一眼,声音清冷,就像冬天里吹过的凛冽寒风,让我顿时不敢再接口下去。

    就在这时,师父那边却是已经开始了作法,只见他手持桃木剑舞出一套奇妙的剑法,脚下步罡玄奇,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仿佛是对应着星空上那些蕴含神奇力量的万千星辰,远远看去都快把眼睛给看花了,只觉实在是神秘莫测,繁奥复杂。

    就在师父舞剑作法之时,那五碗摆在香案上的兽血开始了异变,只见碗中黑乎乎的兽血开始蒸腾起来,里面冒出黑色的烟雾,在整个院子里弥漫起来,若是从高空看下去,这道观此刻就像是幽冥鬼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