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1本章字数:2524字

    “什么?”

    师父从凳子上站起来,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风水大局?你的意思是有人聚集整个成都的阴气滋养那具红棺材?”

    “那你们打开了吗?你们不会把那具红棺材打开了吧!”师父还没等道士回答就接连发问,他此刻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那道士可能是因为激动,脸色都变得通红,他说道:“那风水局也不知道是哪个大能布置的,极其玄奥和隐蔽,若不是因为府南河改造破坏了几个点,我们也不会发现那里竟是一个风水局。大红棺材是几个民工在河里发现的,等我们赶去的时候,他们全都死了,变成了几具干尸,他们的脖子上有两个牙印,全身的血液被彻底吸干。而那具红棺材也被打开,里面的东西早已消失不见了。”

    我在旁边听得有些恐怖,那几年正是林正英的《僵尸先生》系列大火的时候,我在隔壁二毛家的录像带里看过那片子,此刻一听这道士的描述,脑海里就自然的迸出了“僵尸”两字。

    师父脸上布满凝重,他说道:“那棺材有多少年了?你们找过那里面的东西没有?”

    道士长吐了口气,说道:“政府的人在棺材下发现了一行小字,上面刻着‘康熙二十八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陳’字。”

    “陳字?”师父陷入沉思,但却转头看了我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我听到那道士的话也是不由得一愣,村子里的蛇君庙就修建于“康熙二十八年”,而刚好这具红棺材上也刻着这时间,莫非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我揉了揉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个男人的形象,那个在青衣村后山古堡门口对我回头一笑的那个男人,那个包含了数不清内容的笑容。

    莫非,和他有关?

    师父长长的吐了口气,说道:“如果是从康熙二十八年算起,到如今也就三百年的时间,哪怕是真成了僵尸,你那几个师兄也应该能降服得住吧。”

    道士摇了摇头,满脸苦涩的说道:“这次的东西来历不简单啊,它吸收了整个成都三百多年的阴气,早已生出了灵智,远远不是普通僵尸能比的。我师兄们只和它打过一次,当时还有政府的特别部门助阵,我三个师兄联手最终也没把它压制住,反而被它大败的仓皇逃窜,政府那里更是死了好几个人,只不过这些消息都被上面压了下来,不敢让民众知道。后来有人看到它往都江堰方向赶来了,以它的速度恐怕很快就会到了这里吧。”

    “那僵尸往都江堰来了?”师父一愣,他刚才听到道士的三个师兄被僵尸打败都依然很沉静,反而是在听到僵尸往都江堰方向赶来后,马上就变了脸色。

    我看到师父摸着下巴,低声说道:“既然有人在三百多年前布下风水聚阴局来养这具尸,那成都最近出现的怪事也有了解释。当府南河里的阴气聚集到一个点,就会把周围一些达到特殊条件的尸体催化成僵尸,过强的阴气也会使人产生幻觉跳水自杀,之后又会变成水鬼之类,原来如此。”

    “只是李老头说这一切的根源又在于都江堰,而那僵尸一出来又往都江堰这里过来,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当年在成都布下风水局的人又是哪个,有啥子目的勒。都江堰下面的江神,和这三百年前成都布下的局又有什么关系?”师父嘴巴里说的越多,脸上的神色越加迷茫。

    “道兄,你怎么了?什么江神?”那中年道士看着师父低声自语,奇怪的询问道。

    师父理了理坐出褶皱的衣服,对道士问道:“青木道友,你们前山最近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事情?”

    那青木道人有些莫名其名的看了师父一眼,说:“没什么事啊,就和往常一样清修学道,最近也就成都那个问题了。”

    师父点了点头,说道:“那僵尸往都江堰赶来,你们的意思是?”

    青木道人见师父此刻说到正题上,连忙说道:“成都那边我三个师兄都受了些伤,恐怕一时间赶不来,而政府那里的意思是让我们青城山的修士配合都江堰政府猎捕那僵尸。不过你也知道我们青城道派的事,如今道法末世,其实真正能有实力的恐怕也就几个,加上青云师兄他们去了成都,这一次恐怕还要姜道兄帮上一把。”

    师父点了点头,对青木道人说道:“除妖伏魔,我们修者自然是义不容辞,如果有需要我老道帮忙的时候,道兄只管直言。”

    青木道人对着师父拱了拱手,满脸感激的说道:“多谢姜道兄,那贫道先回去了,一有那僵尸的线索的就来通知道兄。”

    师父点了点头,亲自将那青木道人送了出去。

    过了许久,师父才回到大殿,我赶忙问道:“师父,刚才那道人是谁啊?”

    师父弯腰给我理了理衣领,叹息道:“那是前山青城道派的青木道人,唉,如今道法末世,入道修行之人越来越少,各路道派人才凋零,那青城道派也早已不如往昔,否则不要说只是一个三百年的僵尸,放到以前就是一头僵尸王他们也能把它降服了。”

    “师父,你说那头成都出现的僵尸会不会和最近出现在青城山上厉鬼有关?以前这成都和都江堰的地界也没有这么多的事呀,怎么像是一夜之间那些妖魔鬼怪全都钻了出来。”一直站在旁边默默看着,而没有吭过声的沐玥婷开口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她说这么多的话,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师父听了她的话一怔,然后说道:“应该不会有关系吧,那头白衣女鬼可能和都江堰传说里的江神有关,而那头僵尸是被人在三百多年前用风水局养出来的,这之间年代和时间也对不上啊。”

    师父说到这里又有些疑惑的自语道:“只是它为什么会往都江堰这里来?莫非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一切秘密都在都江堰,还有那个棺材上刻着的‘陳’字,到底又是谁呢?”

    我看到师父提到‘陳’字时回头看了我一眼,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只是这一切,真的和三百年前的那个男人有关吗?

    过了一会儿,师父带着我出了大殿,他牵着我在道观里四处转悠,给我介绍道观里的一些场所。这道观其实并不大,或许是因为这一脉人丁从来不旺盛的缘故,在我来之前甚至只有师父和沐玥婷两人,所以很多地方都疏于打理,显得有些荒凉。

    而师父带着我看的地方,其实也就是几个顶着道家气息名字的偏殿而已,除了名字不同外,基本都差不多,没啥看头。

    只是当师父带我走到一间名为“封灵殿”的殿宇时,我才有了些精神,因为我想起来,昨晚师父用陶罐将白衣女鬼封印后,让沐玥婷把它放入的地方就叫做封灵殿。

    “师父,这封灵殿是什么地方呀?昨晚的那个白衣女鬼就是被放在这里面的吗?”我指着旁边那两扇被关的紧紧的木门问道。

    我看到这两扇被关紧的木门上画着极其诡异符号和文字,就像是鬼画符一般,看都看不懂,而且在旁边几扇关紧的窗户上还贴着一些符箓,这些符箓和师父平常使用的那些黄纸符箓不同,它们通体银白,上面用朱砂画着玄奥的符文,朱砂血红,远远看去就是像是一团流动的血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