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陈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1本章字数:2717字

    我看着眼前这头身躯透明、接近于虚无化的孽龙魂,泪流满面。

    刚刚的梦境就是它的一生吗?

    或许,我懂了我的心中为什么会涌起那股莫名的哀伤,一切的一切都在于我肩膀上的那个凤鸟印记,还有那个同样拥有凤鸟印记的女人。

    那个女人,白色棺材里躺着的裸身女人竟然会和它有着这样的关系,她们又属于何种时代?

    我感觉我被一团巨大的迷雾所笼罩,我们陈家到底在谋划着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谋夺青衣羌国的国运吗?

    不,绝不只是这样,那梦境中所出现的庞大的城池,漫山遍野身穿五色藤甲的军队,还有在第一次梦境中所出现的高大的祭坛下所跪拜祭祀身着华服的人,他们绝不属于青衣羌国,那种相似而又不同的语言,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他们到底是谁?属于哪个国度?那个裸身女人又是什么身份?她有为何会出现在青衣羌国的古堡之中?

    我的心中被各中疑惑所填满,但我最想知道的问题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三百年前那个名为陈胜之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我永远也忘不了,在青衣村后山的古堡门口,那个身着道袍的年轻男子,他对我回头露出的笑容,那个灿烂的、包含一切秘密的笑容。

    “哞吼……”

    孽龙魂轻轻低吟一声,它看着我,看着我身上的凤鸟印记,它的眼中是浓得化不开的哀伤,猩红色的眼睛竟流下两滴泪水,这是银色的泪,来自于魂体的哀伤。

    “跟我走!”

    女僵尸坐在孽龙魂的身上,一张脸冷得像万年不化的寒冰,她再次开口,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感情。

    孽龙魂再次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仰头发出咆哮,扭转身体就要离去。

    我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本能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去追赶那孽龙魂。

    就在我双掌在地上一撑,想要起来的时候,我的手掌被地上的一块碎石划破了皮肤,一缕鲜血顺着伤口,滴在地上。

    血腥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

    我看到那已骑着孽龙魂到了半空的女僵尸突然一下回过头来,她死死地盯着我手上的伤口,眼睛中的红芒暴涨,在这黑夜里看上去十分吓人。

    也不知女僵尸和孽龙魂说了什么,就看到龙魂低啸一声,转头向我的方向飞来。那女僵尸似乎等不及,直接从七八米的高空一下子跳了下来,她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砸出了两个巨大的深坑。

    周围的人发出一声声惊呼,他们看着那女僵尸从天上跳下来不仅毫发无伤,反而爬起来就往我的方向飞奔而来,他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女僵尸眼中红光闪闪,她从坑中一跃而起,仿如鬼魅一般,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她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流血的手掌。

    她的手看上去白皙柔软,但握在我的手腕上却像是钢铁套圈,紧紧的的抓住,我惊恐的挣扎了几下,但却毫无用处,被女僵尸抓住的手纹丝未动。

    天上的孽龙魂见到女僵尸对我动手,它口中发出愤怒的咆哮,张牙舞爪的对着女僵尸冲了过来,只是它这次神情萎靡,身上的黑气更是稀薄无比,与当初从伏龙观下破土而出时那种恐怖滔天的气势完全无法比较。

    女僵尸感觉到孽龙魂的来袭,她一个转身,手中握拳狠狠的砸在在扑击而来的孽龙魂的脑袋上,顿时孽龙魂发出一声哀嚎,被打的连连倒退,它身上本就稀薄的黑色鬼气又稀薄了几分。

    女僵尸击退孽龙魂后,冰冷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她再次抓住我的手,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直接将我手上的手掌放到她的嘴边,我感觉到女僵尸在吮吸我的鲜血。

    我顿时心头大骇,想起香港电影里那被僵尸咬中吸血后的人,在一段时间后也会变成僵尸。我口中大喊大叫,四肢不断挣扎,想要从女僵尸手中逃脱,而不远处的师父和沐玥婷也是脸色大变,师父此刻已是在和孽龙魂的对抗中受了重伤,完全是靠着沐玥婷搀扶才勉强站在地上,他这时心头焦急万分,却是毫无办法。

    而一旁的李首长等人更是只当做看热闹一般,开玩笑的,他们在见识到女僵尸和孽龙魂的战斗后,已经对降服眼前的僵尸没有了一点想法,现在只希望这女僵尸能办完事后赶紧离开,还都江堰一个安宁,这女僵尸对我动手,他们可不会来阻拦,害怕惹恼了这个刀枪不入的家伙,今晚又将是一片血流成河。

    我被女僵尸的动作吓得肝胆俱裂,我害怕被她吸了血后,明天就会变成一只小僵尸,一想到这里,我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不过很快的,我就注意到女僵尸的异常,她只是将我受伤的手掌放在嘴边,轻轻地吮吸了几口,便停了下来。

    没有想象中的痛苦感觉,我抬起头看到女僵尸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已经变了,那似乎是一种迷茫,一种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迷茫感觉。

    她眼里的红芒渐渐收缩,冷如寒冰的脸变得柔和了许多,我看到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半晌没有说出来,脸上是一片挣扎和迷茫。

    许久后,女僵尸闭上眼睛,脸上现出一抹痛苦的神色,她的嘴巴动了动,吐出两个干硬而生涩的字:“胜……之……”

    我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女僵尸,我没有听错!我确认自己刚刚没有听错,这女僵尸嘴里说出的两个字是“胜之”,虽然女僵尸的话有些干涩难明,但确确实实就是那两个字。

    胜之?

    是说我的祖先陈胜之吗?

    我想到当初青木道长来我们道观时所说的话语,那几个工人在府南河畔挖出的一具大红棺材,这红棺材被一个三百多年前的风水大局所滋养。

    红棺材上面刻着一行代表时间的小字和一个简简单单的“陳”字。

    棺材上的时间是“康熙二十八年”,那也是我们村子蛇君庙建庙的时间,同一年,同一个时间,在成都和雅州同时埋下了两个棺材,一白一红,而且都与我们陈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眼前的女僵尸所呆的棺材上刻着一个我们家族的姓氏,如今她的嘴里又说出了我祖先的名字,若是说她和我们陈家没有关系,这恐怕是谁也不会相信的。

    我心中正胡乱思索,就看到女僵尸抬起脑袋,她看着我,眼中的红芒渐渐散去,露出红光下的眼睛,只是这双眼睛依然带有一丝鲜艳的红色,看上去显得有些妖艳。

    不知怎的,我竟在此刻对女僵尸的惧怕少了许多,或许她也曾是我们陈家的人?

    我看到这女僵尸看着我,她伸出一只手,想我的脸颊伸过来,似乎是要抚摸,我没有躲闪,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但当女僵尸快要触摸到我的皮肤时,她的眼中又暴起一团红芒,脸上显出挣扎的表情,她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双手抱着脑袋,看上去有些痛苦。

    过了一会儿,女僵尸像是从这癫狂痛苦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她的神色重新恢复了冰冷,就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身寒气,让人不敢靠近。

    她不再看我,转身向着一旁静静注视着这边情况的孽龙魂走去。

    而孽龙魂却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它长啸一声,竟腾空而起,向着远方逃跑了,但也许是它被女僵尸打到重伤的缘故,它飞起来的高度并不高,而且速度也是慢了许多。

    女僵尸面无表情,看着飞空逃窜的孽龙魂,她眼中红光不断吞吐,从地上一条一跃就是六七米的高度,向着逃跑的孽龙魂追逐而去。

    我抬起头,看着孽龙魂和女僵尸离去的方向,心里又涌出了极多的问题。

    这明显和我们陈家有着关系的女僵尸为什么会跑来都江堰放出孽龙魂,还强行要求孽龙魂和她一起走,她这是要做什么?

    还有,这女僵尸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