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爷爷走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2:31本章字数:3407字

    当天晚上,由政府组织、青城道派辅助的一场围剿僵尸的行动终是以失败告终,那女僵尸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彻底震撼了当地政府,他们向西部的军区求援,并且上报了中央领导,看上去似乎是要用整个国家的力量来消灭这强大的怪物。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最后上面传下的命令却与众人猜测的相反,关于那一晚女僵尸和孽龙魂的事被彻底的掩盖了下来,似乎上面的首长们不愿意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至于原因,那却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

    伫立两千年的伏龙观被两只传说中的怪物彻底夷为平地,甚至是让整个都江堰水利工程都受到了轻微的影响,而官方站出来对于这件事的说法,是一场突如起来的地震造成的失火,将早已腐朽的伏龙观建筑损坏,政府为了对都江堰景区进行重新建设,将原本伏龙观所在的地方封禁,为期两年。

    这件事看上去也算是得到了解决,而我在那之后随着师父他们回了青城山属于我们这一脉的道观,原本那李首长是想要将我留下的,他说我被僵尸吸了血,如果不采取隔离措施,恐怕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师父站了出来,哪怕他当时受了重伤,依然挡在我的面前,他严词拒绝了李首长的建议,或许是师父余威犹在,李首长最终也就没有为难我,只是在我离去时,深深的看了我几眼。当初女僵尸和孽龙魂对于我的超出寻常的举动,他们可都看在眼里了。

    回到青城山道观后,师父让沐玥婷用白糯米泡了一大桶水,他说我虽然身上还没出现中尸毒的症状,但是凡事就怕万一,他让我脱了衣服,进到桶里泡一泡,说这样可以驱除身体中僵尸的尸毒,我没有拒绝,哪怕是我能感觉到那女僵尸似乎对我没有恶意,但我也毕竟是被她吸过血,生怕变成香港电影里的那种僵尸。

    我脱了上衣,正准备脱下裤子时,看到了一旁站着的沐玥婷,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虽然我现在还是小孩子,但村里的娃娃经常见到牛马之类的行那种事,所以模模糊糊之间也能感受到男女之间的那种差异。

    沐玥婷见我看着她,她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白皙的脸颊上却飘上了两朵红晕,她伸手将一条浴巾扔进桶里,转身离开了。

    一旁的师父,看到这一幕,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捋了捋有些花白的胡子,走了出去。我脱光身上的衣服,跨进已泡满糯米的水桶之中,感觉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有出现什么异样,和普通的洗澡水差不多。

    我心里就暗暗想到,那女僵尸或许真的没有什么恶意,我的身上也没有留下尸毒之类的,这一切恐怕是师父他们多心了。

    ……

    自从都江堰伏龙观的事情过后,我的生活渐渐平静了下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再遇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事了。

    大概半个月以后,我爸和我妈来到了都江堰,他们按照师父留下的地址找上了青城山。当我从道观里出来时,看到我爸和我妈风尘仆仆的身影,我心里一热,顿时扑了上去,趴在我妈的怀里放声大哭,将掩埋在自己心里多时的委屈和害怕一起哭了出来,这一段时间我所经历的诡异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府南河里的长毛怪手、深夜出现的白衣女鬼、来历蹊跷的女僵尸和凄惨悲凉的孽龙魂,这么多光怪陆离,诡异至极的事情在短短的日子连续发生在我身上,不要说我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哪怕是一个强壮的成年人,恐怕表现也不会比我好多少吧。

    我妈诧异的看着大哭的我,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的儿子就遇到了各种妖魔鬼怪,我妈以为我是因为第一次离家,所以感到害怕。她把我抱在怀里,轻声安慰,而我爸也走到我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说什么。

    我感受到了家人之间的那种亲情,一种温暖的感觉,这多日来的疲惫和惊惧在我的心中渐渐消散,我最终没有告诉他们我在这段时间里所经历过的事情,只是和他们说,我跟着师父,过得很好。

    我爸他们随着我进了道观,见到了师父和沐玥婷,师父经过这多日来的修养,当初和孽龙魂对战时留下的伤势也是好的差不多了。

    他们互相寒暄几句后,我就从我爸嘴中听到了一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消息,但是我却对这个消息是无比的在意。

    “老汉儿,你是说爷爷走了?他到哪里去了啊?”我有些焦急的问道。

    刚刚我爸对我说自从我随着师父离开后,爷爷在家里呆了几天的时间,眼看他的伤势即将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爷爷却是突然离家出走,在一个阴冷的早晨从家里离开了。

    作为陈家的族长,爷爷却没有和村里陈家的任何人说过这事,哪怕是村长和村里陈家的一些长辈也是对爷爷的离开一无所知。唯有我爸在家里的八仙桌上看到了一张爷爷留下的纸条。

    我爸看了我一眼,叹道:“你爷爷在纸条上说,他去找一件对你很重要的东西,他又说我们陈家的一切就在那个东西上了。唉,哪个晓得他的事情勒,他这些年做的事情总是神神怪怪的,不晓得他到底是想要弄啥子,大家过个平平淡淡的日子不好吗?”

    我咬着嘴唇,听到我爸的话,大概猜到了爷爷的目的,一件对我至关重要的东西,那不就是青衣村后山古堡里的那块白石吗?

    那块关系到青衣古羌国的神秘白石,只是在我的那场梦境中,那块白石已被一个身着青衣的矮小男子拿着了,那也不知道是几百年几千年前的事情了,当初陈胜之都没能得到的东西,我爷爷能找得到吗?他又要到那哪里去寻找呢?

    我不知道爷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小时候我经常坐在爷爷的肩头,被他带着在村里玩耍,那时候爷爷在我心中是一个慈祥而又和蔼的长者。但经过了青衣村后山上的那些事,还有爷爷所告诉我的那些陈家秘辛,我总觉得爷爷身上还有着非同一般的秘密,他在我的眼中变得神秘莫测,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像他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三百年前的陈家祖先的谋划。

    我心中突然划过一个念头,对我爸问道:“爷爷把掩日拿走了?”

    我爸一怔,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掩日?那是什么东西。”

    我摸了摸鼻子,看来我爸没有听过掩日剑的名头,只能悻悻的说道:“就是我们在后山上回来时爷爷拿的那把青铜剑啊!上次你们不是看过吗?”

    我爸愣了一下,才苦笑着说道:“你说那把青铜剑啊,大概是被你爷爷拿走了吧,不仅是那把剑,你爷爷的屋里翻得乱七八糟的,那老木床都被移到门口了,我进去看到那墙角下有个大坑,里面还放着一个破烂的木头盒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也不知道里面原来是放什么的,唉,你爷爷这人,实在是太神秘了。”

    我听到我爸的抱怨,心里不由得一动,想到当初在爷爷屋里时,爷爷给我看的那两件陈家的祖传宝物,其中长的那把是越王八剑中的掩日剑,短的那个包裹却并未打开,似乎也是当年陈家先祖陈胜之的武器,只是爷爷一直叹息自己没资格打开它,我也就未见过那包裹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如今看来,爷爷这次是把这些东西全都带走,他要去寻找千百年前丢失的白石。

    只是他到底要去那里找寻呢?

    关于青衣村和都江堰的事情也就在这里告了一段落,我妈和我爸为了想要经常见到我,而且因为爷爷也离开了家,后山上的地也被征用成了种茶基地。他们在青衣村也就没了什么牵挂,干脆在这青城山下租了一套房子。

    我爸和我妈在师父的帮助下进了一个小单位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赚的钱不多,但维持一个家庭的开销也是措措有余了,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山来看我一趟,给我带来一些山上难得寻见的食物和水果。

    而我呢,则在青城后山的道观里随着师父学习我们这一脉的术法和知识,但是让我感到奇怪和无奈的是,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师父并没有教我学习那些看上去十分厉害的驱鬼捉妖的法术,也没有教我捏指掐算的本事。

    反而是让我每天在天没亮的时候就起床,从道观出发顺着石阶往青城山下跑去,一来一回就是好几个钟头,几乎将我累得半死,师父还美其名曰这是给我锻炼出一个健壮的体魄,他说如果我们这一脉的人身体素质太差的话,在经常与鬼怪妖魔接触的时候,不要说是降服它们了,恐怕别人一下子就能将我打个半死。

    当师父说到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不由得想起当初在伏龙观里师父被孽龙魂一尾巴拍飞的事情,我目光灼灼的看着师父,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师父似乎也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老脸不由的一红,对我的训练变的更加的严厉了。

    师父让沐玥婷每天早晨就开始监督我锻炼,而师父的这一招效果却出奇的好,有沐玥婷在身边,我锻炼时确实不敢偷懒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似乎抱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而在我每天的一些体能训练过后,师父总会从深山之中为我抓来一些山鸡、野兔之类的野味给我滋补身体,并且他每天还会用一些奇怪难闻的药草和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调制出一大桶药水,他让我每天锻炼之后都在这药水中泡上一会儿,说对我的身体会大有好处。

    或许是师父的方法确实有用处,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的强壮了起来,就像是一头健硕的小老虎。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了下去,直到有一天,师父把我叫到他的身前,他看着我说,从今天开始,他就要教我道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