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电话回想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5本章字数:1637字

    刚刚接了一电话,一番对话下来已经迷迷糊糊惶惶然好似云中漫步,耳中汨汨作响……一段往事浮现。

    遗失的某个年纪!我十九岁,大一,寒假!

    回到老家,赶上高中同学周丹结婚,婚礼很热闹,来了大部分老同学,都知道,我很聒噪,叽叽喳喳,嗓门儿也很粗狂,适合热闹的环境,会喝酒,会吹牛……

    但遗憾的是——我身为麻将之都的四川人却不会打麻将,就好比生活在渔夫家的旱鸭子在大众里成了稀世珍宝,偏偏又遇上老同学们都摆了几桌,准备大战几百回合,所以我只能干瞪眼以致百无聊奈,沦落到跟几个儿童玩耍……

    哲学上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仅仅几盒价值五毛钱的鞭炮让我成了他们的老大,被簇拥着,我甚至有了孙悟空回归花果山的‘山大王’的感觉,噼里啪啦嘻哈大笑,玩儿得无限嗨皮,以至于老同学们都用很奇特甚至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最后席终人散,临走时那群男孩儿都眼巴巴的甚至泪花四溅不让我走,我很荣幸我得到如此值得留恋的价值……

    风干后,那段往事,几乎已经遗忘。

    某天QQ上周丹同学跟我聊起她婚后的生活。

    我却豪言壮语的说:“啊?你啥时候结婚的?居然都有儿子了?死没良心的婆娘,怎么不请我?”。

    只见那QQ头像立马死灰。

    良久……

    她又上线很温和地提醒我,还发了一个笑脸。

    但我知道,在她背地里,肯定已经用十大酷刑在思绪中把我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几年后,我死寂的生活里冒出一个青虫小子。

    QQ上抖了几百次,我当是无聊人士,难得搭理。

    一次,那头像又抖了过来。

    “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慵懒的问了句:“你谁啊?”

    “我们一起放鞭炮的事,记得不?”

    “啥鞭炮?”

    “我姐,张迎春!”

    恍然大悟:“哦!有印象了,你都这么大拉?”我点开他的空间照片,看着那一张张少年初成的面孔,好似长辈的口吻寒暄了一番。

    “呵呵,是啊!要你的电话行么?”

    毫不犹豫我输入一串数字。

    之后。

    偶尔我会接到他的电话,用极其爷们儿的方式聊天,因为那小子有点癫狂,甚至不知所云。

    打架?泡妞?砍人?失恋?

    反反复复。

    几句话不离:“我帮你砍人!我揍死谁谁谁……拖出去凌迟处死……把他阉了……”

    我无聊中会跟他爷们儿几句,烦的时候,看见那134的数字立马无视。

    以至于老同学龙黎生日将近的那几天,老同学吴春为了问我去不去的事,打了我20几通电话,我一看是134直接无视到底。

    最后,吴大姐娇怒的眼神差点把我吞灭,铺天盖地的怨气差点儿把我活埋。

    今天,那电话又来了,我接起。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抖了下眉头:“知道”

    “你知道我怎么了吗?”

    毫无疑问:“失恋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女朋友被我的好朋友亲了一口,怎么办?”

    “散了吧!”

    “不行!”

    我捏着眉心:“你想怎么样?”

    “我要废了那小子,把他拖出去砍几刀”

    “然后呢”

    “你现在有男朋友没有?”

    我大脑来不及转换,眼睛一瞪:“等等!这跟你的砍人计划无关吧!”

    “哦!我想做你男朋友。”

    我忍住吐血的冲动,再次转回话题:“你女朋友的‘尖夫’不砍了?”

    “我想跟你结婚!”

    我快要频率崩溃:“你脑子掉粪坑了?”

    “嗯,我以后开车来接你。”

    彻底投降:“孩子!上医院看看去。”

    “给我发张照片吧?我睹物思人。”

    闪雷轰顶:“我很欣慰你终于用对了一个成语,不过你用错了对象。”

    “非洲不是有个小孩跟六十岁老太结婚了么?”

    五体投地:“嗯!再次褒扬你可以用举例法了,但我是火星人,无法过地球人的生活。”

    “那我去火星找你!。”

    “嘟……”

    忍无可忍

    挂掉电话,我仰头倒靠在椅背上,好似伊拉克大战归来般身受重伤,最近的90后已经近乎所以的疯狂连我这样的大妈也看上?简直是超级版的恋母情节!

    好在我经历匆匆岁月勉强历练出些许顽强的抵抗力,深深吐出一口晃荡之气,我望着头顶迷迷昏亮没有灯罩的光源,嘴角不自觉抽动一个从冷清生活里挤出来的弧度。

    那小子让我看到某些陈旧的画面。

    从什么时候起那种青少年华已经如隔尘世般那样遥远了?

    不顾一切的只管情感的牵动,去尽情的爱,去决绝的恨!

    还有那些年里纯粹的笑,哪怕是争锋相对,在此刻的我看来却是如此让人回想得可爱……

    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无情绪的漂泊后。

    心!

    跳脱还是驻留?

    最能思的还是段过往——那个猥琐的6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