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冤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6本章字数:1949字

    “你们好!我叫雷大田,大家可以叫我大田,我来自林林中学”这时一些偷笑声又冒了出来,我宁了下脖子:“身高体重不用报了,我想你们都看在眼里的,兴趣爱好嘛!喜欢胡乱涂鸦,总之进了一个班都是好兄弟,以后互相照应哈!”

    一不小心我的江湖话又溜了出来,引得一阵骚笑。

    “呵呵!你的名字满特别”老杨微笑道,眯眯眼很是闪亮。

    “嘿!我爸起的,好像说生我的时候他刚好跟村里的人换了块大田,所以叫取名字叫大田,吉利、好养!”

    我的解释又换了一阵大笑,严肃的课堂变得跟菜市场一样,我好像就是那一自卖自买的大妈!

    “呵!好,你下去吧,相信以后的6班会很有趣的”

    我在笑声中回到座位,同桌是一标准的美女,优雅的笑意中带着和谐。

    “文青”

    又一女生,她缓缓起身却让所有人都万众瞩目地看过去,太漂亮了,我擦,我来了几天怎么就没发现这里面有这么极品的美女,目若璀璨,唇若梨花,眉清目秀,文雅气质,皮肤晶莹剔透没有一点杂质,跟那画出来的一样,我突然发现我以前的世界太渺小了,比井底之蛙都还后现代。

    “大家好,我叫文青,希望高中生活能与你们结下深厚的友谊!”

    简单的一句话,清脆的如春风般的声音,让下面的一群雄性荷尔蒙开始决堤了,即使作为女生的我也觉得赏心悦目。

    之后的美女接踵而至,在我的重磅打击后,男同胞们终于找到了人间的乐园

    坑长的多达88人的自我介绍,终于在我与周公大战三百回合后结束

    我们都按着临时入班时的成绩分排的座位,同桌龙黎,又一大美女,她说感觉我这人很好玩、好相处的确对于女生我是相当好相处的所以跟我熟得挺快,聊聊你我的学校,以前的有趣的经历什么的,目前我知道她来自龙女镇的龙女中学,很符合她本人小龙女!聪慧、漂亮,就是那种美丽与智慧并存的类型,另外带点儿小个性就是带刺的玫瑰——谁碰谁知道!

    后两节课竞选班干部,我捞了一个宣传委员,班长周海洋,副班长,学习委员申利。君,纪律委员,团支部书记还是书记……

    一切程序走完,安静了些时间。

    我在午休后从寝室里懒懒散散踱进教室,趴在桌子上无聊,没几个人。

    “喂!你是林林初中的?”一个样貌英俊但又显稚嫩的男生问着我,他有点黑,个子也不高,好像一直坐我前面,但很少说过话,班级介绍后我几乎全忘了。

    我吃惊难道又来一个农林的:“你也是?”

    他翻了下我的书本,好像挺好动,有点痞样儿:“我在那读过一学期,后来转校了”

    “哦?那个班的?那你跟雷青认识么?”

    他又戳着我的本子,神秘兮兮的:“雷青?不认识,我认识段海龙当时跟他一个班,03级1班。”

    我抬起头更吃惊:“雷青就是1班的啊?不过你说的段海龙我不认识,现在在我们班?”

    “不是,他在其他班,雷青?我确实没印象,可能没读太久的原因吧!”

    反正都是聊些我不认识的人,我没太多兴趣,准备结束这段对话,也没问他名字。

    看我没说话他又兴兴地打开我的课本挡住自己的脸,好像很害羞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个……你看我们也算老乡……”

    老乡?这个套近乎的专利应该是我的吧。

    我扒开他眼前的书:“你什么事儿?直说吧!”

    他的头低了又低:“就是……能不能帮我跟你同桌递个纸条?”

    我的眼睛瞪得溜圆,这小子真是不同凡响:“大哥!你就坐我前面,我同桌就在你的后侧面,这种不超过半指母的距离,你确定要如此耗费人力给你递纸条?”

    这次他发嗲了:“哎!我都不敢看她,所以……你帮个忙嘛,举手之劳而已!”

    我受不了男人发嗲。

    “行……帮你递!”接过他的纸条看他普红的脸,我邪问:“你不是喜欢我同桌吧?”

    没想到,他挺耿直:“对啊”

    面对如此坦荡荡的孩子,我有点认可他了:“好,我帮你,你叫啥名字?”

    “陈明!”

    “行呐,帮你这次”

    “太谢谢了”

    龙黎来了,我把陈明的纸条给她,却被她立马粉碎,看得我心惊胆战,我侧目眼神一直瞄着前面的人“哥们儿,你好像是单相思。”

    下午数学课,这课表真不是人能排出来的,一下午3节课连续数学,我都快要竖起来学了。

    那数学老师也是个极品,赵老头儿,听说曾经很有才学抱负,却遭受了迫害,所以他现在报复在我们身上,挺圆的肚子还喜欢拿一尺子戳在上面自残,讲课是绝对的专业术语,文言文古典语全用数学上,完全是古代的《九章算术》再现,他本人也是活脱脱的发明圆周率的祖大爷转世,听得一群人飘飘欲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云里雾里。

    我昏昏欲睡的眼皮在下课铃响了之后开始打架,正当倒在桌子上想休眠一会。

    “走开!不要和我说话!”一声爆吼,我耳朵一阵鸣响。

    陈明死皮赖脸绕过我的桌子,扑过去,流里流气:“哎呀!找你说话嘛,又不怎么样,别发火啊。”

    龙黎鄙视了一眼:“把你的爪子拿开。”

    陈明缩回扶在她书上的爪子,讪讪道:“女孩子,别这么凶嘛!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我好像吃了夜搜饭的感觉,一阵翻江倒海,你明明是想猥琐人家,还假借交朋友的名义。

    “滚!……”

    …………

    得,我想要的休眠被这两冤家搅和了,不,应该是被陈明的死皮赖脸搅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