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他老爹暴走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6本章字数:1879字

    向青松也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还是那张扑克脸:“什么鸿门宴,他是我老爸,脾气就那样,你不是气量挺大吗?”

    我冷笑了几声,因为我一点都不意外:“恶劣的儿子 恶劣的老爸=完美搭配嘛!长得不像脾气总是要像的,对吧!”我朝他点了下头。

    他到一把扑过来捂住我的嘴,小声说道:“小声点儿,那个老头的耳朵好得很。”

    我甩开他的手,往地上吐了几口水,因为她刚刚把小手指戳进我嘴里了,我擦,回头又发现古琴那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为了避免尴尬我找了个借口说:“向青松,我们也算你朋友,你总得拿点儿水来喝吧。”

    “好啊”他起身去了厨房。

    这才缓解点儿压力啊,我笑着问古琴:“不会吃我的醋吧?”

    她也笑了说:“怎么可能,我刚刚是想,我要是像你那样说话他是不是也那样捂住我的嘴,而且根据他以前交往对象的记录来看,你根本不是那一类别的,所以我怎么可能吃什么醋。”

    “我靠,要打击我也不必这样吧,美女!”

    “你们聊什么那么开心?”向青松端了三杯茶水过来,一一对号入座的放我们面前

    古琴及其温柔的声音:“哦没什么,就聊些八卦而已”又朝着我抛了媚眼:“是吧?大田。”

    我也及其猛烈的点头,算应了吧。

    我们三个人一人坐一方,古琴拿出纸巾在桌上擦了又擦,尤其给向青松那块真是擦得油光铮亮的,我这块儿,嘿!她丫的管都没管,哇塞,这就是真真切切的有那啥没那啥啊!这饭我估计我很难咽下去。

    想什么什么就来了,向青松他爹单手拖着一个托盘,三碗米线,走了过来,然后直接空降到我们面前,那油汤子都溅到桌子上都画出了一朵花儿,我脸上还溅上了,古琴那个干净衣服上也溅了几滴。

    “爸,你这是……”向青松轻声对他喊道。

    那老头,双手叉腰,霸气得要吃人一样,藐视的眼神把我们刮了一遍,回头对向青松说:“爸什么爸,不好好读书净跟些花枝招展的女生混,一个月跑多少个来?以前那个小刘巴结你,老是给你放进来,现在老子把他开了,看还有什么妖魔鬼怪”他转过脸看着我们两:“再敢,兴—风—作—浪!”

    古琴低着头一言不发,还很害怕,我那个火爆脾气可不吃你那一套啊,我一拍桌子站起来,拿着筷子指着他:“老头儿,同学朋友之间纯洁的友情,你有木有?你懂不懂?尊重人,你了不了?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儿子要是做了什么伤风败俗,残花败柳的事儿,那也不是哪个女人或是男人强迫的吧……”向青松听见男人两个字狠狠刮了一眼,我对他狠也了句:“看个毛,看也是事实”我又转过脸对着他爹:“老子言:子不教父之过,你怎么不说是你儿子糟蹋了好多良家妇女啊?”

    古琴一直拽着我,嘀咕道:“大田,快别说了,你看叔叔都气得眼睛出血了。”

    我甩开她的手:“毛的血,晚上看毛片儿看的吧!你个色老头儿。”

    向青松一个踉跄,退了几步远,他看了看他老爹的脸,又看了看我,神色慌张地走去拉着他老爸,还猛地跟我摇头,这样的向青松我到也是第一次见。

    古琴的脸都绿了,嘴张脸盆那么大,眼睛直愣愣盯着我。

    怕什么怕,我不信他能把我杀了不成,光天化日的,我当时是那么想的!。

    我想继续骂的时候,那老头儿,冲上了楼,向青松赶紧跑我们面前,拉着我们往门外推,那动作真真慌乱,但他也什么没说,只叫我们快走,古琴也拽着我往外面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就是跟他卯上了,妈的!我就是不走,转头回去,我一屁股坐那椅子上,到要看看他能怎么地?:“别啦了,我不走,看他要干嘛,就是告上法院,我也没输的理由。”

    向青松站在门口傻了,忙问道:“你疯啦?他来真的可不是玩儿的。”

    我回头跟他说:“如果真那么厉害,我算认栽,你把古琴送走吧。”

    古琴在外面喊道:“大田,我回去叫你爸吧。”

    “叫爸,叫祖宗也没用!”还是那个大嗓门儿,然后楼梯发出铿锵的砸地声。

    我起身走过去一看,我XX你个OO,一身武装特种兵的行头,什么配件一样没落下,我直接O了嘴型,眼睛瞪得跟灯笼似的。

    向青松很失败的用手扶了扶额头,然后冲向他老爹喊道:“爸,你这是干什么”啦着他不让他靠近我。

    我已经原地傻掉啦,根本一动不动,那老头儿挣开向青松,把推开了好远,然后去店门关了。

    屋子一黑我从惊醒掉进了地狱般,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他身上还有枪啊我的娘亲,老头只开了一盏灯,屋子里只照亮我这边一点点,那种暗黄的光线,让我更是惊恐了

    我寻找着向青松:“向……向青松。”

    他轻叫了声,我听见他爬起来的声音,这时老老头儿,真的拿着枪指着向我走了过来

    他凶恶的吼道:“死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枪在我脑门儿前晃了两下,他又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坐下。

    我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向青松看他坐下了,也尽量站在他身边但不招惹他,对我不断使眼色。

    不过那张只适合耍帅的扑克脸的表情我哪里读得懂啊,脑袋里全是星星在转。

    菩萨那个阿弥陀佛,谁来拯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