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三剑客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7本章字数:2872字

    每天的中午12点是我的开心时刻,吃饭时间。

    在学校都自己买碗去食堂吃饭,原因是那食堂的餐盘实在太浅显,塞牙缝都嫌埋汰,自己的碗就得自己洗,因此我跟大众一样买了瓶洗洁精,拿着新的洗洁精跟碗奔向食堂,途中才发现这洗洁精上面的小盖子居然打不开,奶奶的尖商又坑我一回,小卖部距离这儿太远,于是我干脆把整个瓶盖儿打开,因为用力过猛掉地上洒了大半瓶,流摊了好大块在地上,这时很多人都冲向食堂,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捡起剩下的半瓶洗洁精也跟了上去

    可能耽搁了点时间,这打饭的队伍都排到了食堂门口,没办法,我只能无奈着胡乱扫视周围,此刻那传奇的三剑客跳入我的眼帘。

    胡涛火箭似的跑在最前面,后面的帮主相隔十来米远,不慌不忙,大概已经放弃抢位置了,再后面的陈坤一只手拿着盆式的餐具,一只手插进裤口袋,步伐相当稳定潇洒,抬头挺胸好像也相当的目中无人,还有那么几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味道。

    我目不转睛看着这三人,跑最前面最激烈的胡涛急忙喊着:“我靠!这帮龟孙子跑得比刘翔还快,都排门口了。”

    接着他就在我刚刚洒那半瓶洗洁精的地方,毫不犹豫地踩了上去,啪!往前飞了一点距离摔了个四脚朝天,那肯定是相当痛相当尴尬,而旁边的人却都各顾各的走自己的路,吃自己的饭压根儿没管他,于是他自我感觉很丢脸的捂着脸。

    后来的帮主也没管他,只是一脸得意的朝他走过去,还嘲讽道:“你丫的,饿死投胎的呀,真白痴。”

    话落音不到三秒钟,他也朝那块洗洁精的地方踏了上去,惊天动地的摔了个狗吃屎,无言以对前面的胡涛他把头埋进臂弯里,我眼睛瞪得都快脱窗了,我你个娘,你两真有才

    跟着上来的陈坤依然潇洒,还优雅的甩了下头,单手插着裤袋,模特式的向他两走去,很淡定的批评道:“你两敢不敢再二点?能不瞎我眼睛么?”

    一边指责一边朝那个洗洁精的地方径直走过去,啪!地动山摇的摔了个倒挂金钩!三人摔成一字型,趴地上一动不动,路人继续无视。

    我眼睛都快抽筋喷血了,忍无可忍跑了过去指地上三人竖起大拇指:“真牛,你三人还真是死都要死一块儿啊!感情真不错”我又转身指着地上:“这洗洁精看不到吗?摔一个就够光彩了,还一个个骄傲自满的一一上前英勇就义,我真是替6班蒙羞。”

    胡涛爬起来去检回刚刚摔飞到树边的不锈钢碗,故作镇定走向我,在我耳边小声道:“大田!只要不给老杨说,怎么宣扬都随你。”

    那两人也都起来连忙点头。

    我真是哭笑不得:“你们觉得所有人都知道了老杨还会不知道吗?再说这事儿老杨知道了也无关紧要吧!你们这是写了一万字英文检讨写傻啦,再再说,你们觉得我雷大田那么无聊么,没事到处去跟人说你们这些破事儿?”

    陈坤当起了和事老:“行了,大田我们知道你够义气,这顿饭我们三请你。”

    有免费饮食,我乐了拍手道:“真上道!走吧。”

    帮主在一旁很是愤慨道:“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洒这么多洗洁精在这里,真他妈缺德!”

    我心抖了下,不过并不影响我在三剑客那乐呵呵的白吃了顿,完了在食堂外面洗碗,他们三也在我旁边。

    这些水龙头都被拧得残破不堪,好几个都关不上水,我就碰上一个,水跟黄河泛滥似的四处乱射,喷我一脸水,他三人背上的衬衣也被淋湿了。

    胡涛往外跳开,抖着水跟我抱怨:“雷大田,搞什么啊。”

    帮主:“算了,这些水龙头都这样儿。”

    陈坤没说话只管擦着,我也没回话转身擦着脸上的水,眼睛刚挣开就看见前面直飞来一个脸盆,还好我闪得快,不然可就破相了。

    随后一个爆破的女高音隔空而来:“你们三个是不是又偷了我内衣裤?”所有人都被这句话原地定格了。

    那身影靠近我一看懵了,一个满萌的妹子全身带着煞气,陈坤猛的冲上去把她嘴捂住,慌里慌张左右看了看小声道:“妹……妹妹!小声点,什么事儿我们一边儿说哈”回头狠狠刮了他两一眼。

    然后帮主跟胡涛把我拉着跟陈坤一起往操场后面的草坪走,什么情况,管我屁事啊,我还会偷陈坤他妹子的内衣裤不成?你们把我拽去搞毛啊,好像是绑架的贼窝子躲进了草坪那一排树下。

    陈坤把妹妹放开,我上去替自己开拓道:“好妹子,这跟我没关系哈,我有内衣裤不需要去偷着穿,再说我也不知道你尺码,所以犯人不可能是我,我就先闪了哈。”

    妹子一把抓住正要闪开的我要求道:“学姐,我知道不可能是你,你先别走,帮忙逮着这三败类,要不然你早晚也得遭殃。”

    这种一半威胁式的建议,搞得我只好原地不动静观其变,不得不说这妹子萌得相当具有暴力性,一个上脚踢把他哥哥陈坤踹地上直哀嚎。

    帮主吓得大喊道:“小妹,你为什么突然就动手了。”

    妹妹发出狮吼功:“你们三个混蛋又偷了我几件内衣裤?”

    胡涛强颜镇定道:“不……不对,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会偷的……”

    我听得一脸汗!什么叫一般情况不偷,看样子这都是家常便饭的作案吗,这群2B到底有多猥琐啊,我及其后悔吃了他们三的饭,现在都有点反胃了。

    妹妹比拳划脚:“少废话,你们三马上给我自宫,不然我就干掉你们。”

    帮主一脸无辜上前劝解:“冷静一点啦,我们真没偷,是不是你晾外面被风吹走了?”

    胡涛突然也无比淡定道:“要你这样搞,我们要死几次才够啊,上一次我们只是拿来玩玩,已经被罚写了一万字英文检讨,这次我哪敢再偷啊。”

    也对哦!那一万的检讨可不是一般的痛苦历程,而且刚刚他们连跌倒都害怕让老杨知道,哪敢再干那种事,我也帮他们说道:“妹子,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一万字的重罚,要是我打死都不会犯第二次的。”

    妹妹稍稍平息了点火气:“那为什么连整个院子都找不到?”

    我又帮忙分析道:“也许是飞到……”

    妹妹看着我等我说完下半句,我也只能昧着良心低头敷衍道:“没……没什么,我健忘症发作,忘词儿了。”

    妹子两手叉腰:“怎么办吧?”

    陈坤见事有缓机出了个注意:“现在才不到12点半,我们回去帮你找吧。”

    我是一分钟都不想跟他们三待一起,上前拉着妹子的手说:“学妹,我呢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哈。”

    谁知道她拽我手不放:“学姐,别走,我不放心他们三,你去帮我监督着,以防万一他们去回去销毁赃物。”

    得,我无缘无故被卷进这种恶心的漩涡里,苍天啊大地啊!我雷大田真是流年不利吗?进了这么个奇葩辈出的6班,这三个真是史无前例的典范啊。

    三人在院子里找,我站门口负责监视,妹子在房间喝茶看书等待消息,这三混蛋还有模有样的异常认真地在地上,草丛里到处搜索。

    胡涛还不满意地埋怨:“这么可能找的到嘛!”

    我靠着门口小声鄙视道:“你大爷的,就在你身上,你还贼喊抓贼,你那脸皮都是城墙倒拐做的吧!看你背上那红艳艳的东西,我都快瞎掉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不能不管了吧,我替全球女性对他们三大骂道:“还找个屁啊!你们三个人渣加变态!亏我刚刚还相信你们,现在连我都想投河自尽啦。”

    三人慌张道:“大田,你在说什么?”

    “问我说什么?你们这群变态”我冲进房间叫出妹妹:“妹子,就是他们三个偷的,还穿在身上,要剐要杀随你处置,我帮你关门儿放狗。”

    三人吓到腿软到处躲藏,求饶道:“等等……妹……妹……”

    妹子浑身原力全开,没有说话,无言是最恐怖的武器,开足马力,所经之处尘沙四起、哀痕遍野,瞄准三人腾空一跃,我靠,真不是盖的,足足跳起3米高,首先大义灭亲自己哥哥。

    我在一旁加油道:“你们这群败类都去死吧!。”

    满院子哭喊声:“啊!”“救命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