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命运之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3809字

    炎家大院,偌大的训练场中,百多名炎家小辈伫足而立,时不时传出阵阵喧哗声,颇为热闹。

    炎震坐在高台正首,威严的脸上隐隐流露出一丝不安之色,两侧,炎雷,炎青分首而坐,接着便是诸多炎家长老。

    不多时,拥挤吵杂的人群中腾出一条小道,一位潇洒少年缓缓走出,剑眉星眼,面如冠玉,白色锦袍,腰间一枚淡蓝色玉佩隐隐闪耀。

    “炎天!”

    “炎天!”

    “天哥,必胜!”

    众人一下子沸腾起来,炎天,炎族旁系炎灭之子,十四岁,炼神五转,与炎境一般,属于正常的修炼速度。

    炎天见众人这么拥护自己,不禁面露得意之色,只是落入台上诸位长老的眼中却是显得有些小孩气。

    “炎辰,加油!”众人中突兀的冒出一声清脆的孩童声。

    炎鸣第一眼便看见炎天身后不远处的炎辰,炎境两人,便鼓足了腮帮子给炎辰加起气来。

    原本吵杂的少男少女,目光转而全部汇集在炎天身后的瘦小身影上,白皙的皮肤,清澈的双眼,触及耳垂的黑发,一身白袍似乎有些褶皱。

    炼神三转,臼道二十!

    如此的格格不入,却实打实的出现在了这个少年身上!

    他便是炎辰,炎家以来,最为怪异的族人!

    有的眼中充满了不屑,只因他仅仅炼神三转,简直可以与废物齐名!

    有的眼中则带有一丝疑惑,臼道如此之高,为何练神却是一无是处?

    有的人目露惊惧,因为他们见识过臼道的可怕!

    有的人则面露嘲讽,族长之子不过如此尔尔,还不是即将被遣至家族前线。

    更多的人却是一副了然之色,老天既然赋予了你如此之高的臼道天赋,自然也就剥夺走了你的练神资格,然而这个世界始终是一个练神的世界,纵使臼道再有天赋,缺乏神力,也是枉然。

    炎辰对于周遭的目光,并未在意,只是轻轻的抬头望向高台,因为他只在意一个人的眼光,便是他的父亲,炎震。

    四目相对,炎辰眼中有的只是坚定之色,炎震眼中则充满了慈爱与鼓励。

    青石擂台之上,两人相对而站,台下众人此刻都已屏住了呼吸,不知这场比试谁胜谁负?

    “炎辰表哥,你先出手吧。”炎天看似很友好的说道,但是那近乎嘲讽的笑容却是显露无疑。

    台下顿时哄声一片,看向炎辰的目光有戏虐,有悲哀,有嘲讽,有同情,堂堂族长之子,却落得如此地步。

    炎震此刻也不好受,碍于族长身份,只是低哼一声,台上周遭众人则是静静的看着场中两人,心中各有所思。

    “那我就不客气了。”炎辰也不矫情,淡淡的说道,因为这一战,他输不起。

    炎天很是潇洒的笑了笑,炼神三转与五转,虽然仅仅两转之差,但是神力却是相差数倍,对手还是族长的儿子,这种显摆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然而,正因为炎天的这种心理,给了炎辰一个绝佳的机会,触发臼道的机会,因为触发臼道需要念诀,同时还需引神为力,化力为臼,不但费时,而且费力。

    就在炎天得意洋洋的时候,炎辰嘴角微动,旋即一道细小雷电自指尖急速而出,直射炎天左肩。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炎天整个人倒飞出去,左肩锦袍处隐隐有血迹渗出。

    众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就传来了炎灭的怒吼声。

    “炎辰,你这是要杀了天儿吗?”炎灭已至炎天身旁,扶起因疼痛而昏厥过去的炎天,对着炎辰咆哮到。

    “四叔,我...”虽然这一击在炎辰的掌控之中,但是自己却没料到竟然会把炎天伤成这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炎灭,快快带天儿去药堂敷药去。”炎青见炎震此刻脸色颇为难看,连忙跃至场中。

    炎灭闻言,低哼一声,便带着炎天几个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中。

    随着炎天的离去,围观中的少男少女顿时议论纷纷,有惊讶,有疑惑,有不解...然而却惟独没有了嘲讽,只是因为那一击臼道,恐怖如斯!

    “炎辰刚刚差点杀了炎天!”

    “刚刚什么情况,炎天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我就说炎辰肯定有些手段,毕竟是族长的儿子。”

    “炎辰刚刚用的是臼道吧?”

    “炎辰表哥差点杀了炎天表哥?”

    “都给我安静下来,”威严有力的声音自炎青口中发出,吵杂声戛然而止,“今日这场比试,炎辰胜!”

    台下再一次欢呼起来,不为别的,就为这个胜利者,所有的欢呼都属于一个人,他便是炎辰!

    正当炎青刚欲转身下台之时,一道白影掠至台上,“我觉得这场比试有失公平!”

    炎青身为族中长辈,岂容别人随意评论是非,闻言,勃然大怒,也不知是哪个小崽子蹦出来胡闹,刚欲训斥,看见站在炎辰对面的炎晖,便把话给咽了回去。

    “炎晖表哥!”

    “哇,居然是炎晖表哥!”

    “炎晖~!”

    不知是不是炎族小辈都是精力旺盛之人,台下又一次沸腾了,又一次因为某个人而沸腾了!

    这个人便是炎晖,炎家的天才之一,七岁炼神,八岁一转,九岁二转,十七岁已至九转之境,如此天赋泠然之人也仅仅是炎家天才之一,那是因为,还有两人,却比其更加妖孽!

    炎轩,十七岁,炼神九转巅峰!

    炎沐,十八岁,凝神一转初期!

    “炎晖!你既然说比试有允公平,那你便说个一二,否则族规伺候!”随着炎青隐隐而收的怒火,众人都安静下来,目光聚集在这个最为耀眼的天才之一,炎晖身上。

    炎晖身高七尺,俊秀的面孔,暗紫色长发,眉宇间透出一股邪异之气。

    看向高台的萧震等人,不卑不亢的说道:“晚辈认为这场比试有失公平,其一,炎天表弟过于轻敌,炎辰表弟的胜利稍显得有些牵强。其二,倘若炎天表弟不给炎辰表弟释放臼道的时间或者机会,炎辰表弟仅仅凭借自身炼神三转的实力又如何敌的过炼神五转的炎天表弟,而且大家也都知道,臼道需念口诀,倘若炎辰表弟刚刚光明正大的念出口诀,炎天表弟自然会做出相应防范,所以炎辰表弟那一击看似强烈,实属偷袭。”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愕然,台上众人也是各有所思,似乎在思索其中的利弊关系。

    “偷袭!偷袭!”

    “偷袭!”

    “重赛!”

    “重赛!”

    正当高台众人思索之时,台下少男少女已经有人高声喊出,旋即一声高过一声,炎晖则是面露笑容,目的已然达到。

    “那就按炎晖表哥的意思,重赛吧。”炎辰此刻心中恨意盎然,好不容易胜利了,不用离开族府,此刻却被炎晖这么一搅合,如何不怒,然而当炎辰看到父亲左右为难,怒不可出的神色时,也就并未多想,便主动提出了重赛。

    “既然炎辰本人同意重赛,族中可有炼神五转之人,自愿上台?”炎青此刻可是打心里感激炎辰,毕竟帮他解决了一道难题,对着炎辰微微点头,以示鼓励。

    台下顿时议论纷纷,只是未见有人主动上台,毕竟炎天刚刚那血淋淋的场面可是真真切切,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炎青见状,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族内如此多的炼神五转,却因之前炎天的下场而吓的不敢上台迎战,以后还如何为家族效力!就在炎青准备点名叫人之时,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我来!”

    “佟”的一声,一个大胖子旋即出现在擂台之上。

    “这不是炎熊吗?”台下立即有人说道。

    人如其名,炎熊,壮的跟熊一样,当然也可以说猪,因为实在是太胖了。

    炎辰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见是炎熊,不由低哼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炎晖的狗腿子!”

    台下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哄笑,炎晖则低哼一声,众人哄声戛然而止,毕竟炎晖那炼神九转的实力摆在那里,谁会没事得罪他去。

    “哼,让你嘴硬,等会让你话都说不出来!”炎熊其实心里也隐隐有些犯触,只是收到炎晖的眼色,这才硬着头皮上来了。

    “那就开始吧。”炎青也懒得理会两人斗嘴,直接宣布比赛开始,话音刚落,炎熊便大吼一声,至冲炎辰而来,虽然块头大,但是脑子却不笨,知道炎辰臼道厉害,所以怎么也不能给炎辰施放臼道的机会,一拳顺着炎辰脸颊擦过,好像被火烧过一样,痛的炎辰低哼一声,还不及念出口诀,迎面又是一拳轰来。

    炎辰连忙闪开,知道今日是无法使用臼道了,只好挥拳而上,炼神三转与五转的鲜明差距这就显示出来了,不多时炎辰已经衣衫破损,鼻青脸肿,嘴角边鲜血直流而下,而炎熊除了衣服稍显凌乱了点,并无他样。

    台下此刻也是议论纷纷,看向炎辰的目光充满了异样,用不出臼道,简直跟废物没什么两样,要怪只能怪老天给错了天赋。

    一旁的炎晖则是嘴角微扬,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因为他知道,炎辰以后注定就是家族中最为普通的一员,也是最为底层的一员,不管他的父亲是不是族长,从今日起,炎辰已经跟他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了。

    炎震,炎家族长,看着最为疼爱的儿子在场中依旧坚强的战斗着,只是那隐隐颤动的双腿如何逃的过炎震的眼睛,随即叹息一声,给身旁的炎青递了个眼色。

    “比赛结束,炎熊胜!”炎青雄厚有力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炎辰,炎熊依旧相对而站,炎熊满脸得意,看向炎辰的眼中充满了不屑,炎辰则是一脸的茫然,不知为何三叔会突然宣布比赛结束。

    台下众人此刻却是异常的寂静,看向炎辰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不屑,嘲讽之色。

    有的只是同情,同情这个如他们一般大的少年,拥有了不该拥有的天赋,却失去了最为根本的能力,有的只是钦佩,钦佩这个如他们一般大的少年,战而不屈,即使到最后,依然坚强的站在擂台上,哪怕此刻浑身是伤,鲜血直流。

    “不!我没有输!”

    “不!我还没有倒下!”

    炎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撕心揭底的吼叫着,落入众人的耳中,甚是凄凉。

    昔日族长之子,怪才之名,面临他的即将是家族的前线产业。

    他,炎辰,与这里的众多少年少女,不管之前是否有过交集,过了今日,便彼此成为了两条平行线。

    随着炎震的悄然离去,高台处族内长老叹息一声,纷纷离去。

    “轰!”

    伴随着一声惊雷,随即整片天空暗了下来,豆粒般的大雨倾盆而泻,雷鸣般的闪电自天空交错而划,似乎老天也在为这个孩子哭泣。

    “下雨了,下雨了!”

    众人一哄而散,未至多久,偌大的训练场中,只剩炎辰一人孤独的伫立在青石擂台上,任由风吹雨打,炎辰就这么低着头,雨水沿着揉顺的黑发滴滴坠落至脚下,不多时,青石擂台已经溢满雨水,如同一片斗大的青镜。

    缓缓抬起头,仰望苍穹,豆粒般的雨水不停的打落在那清秀的脸颊上,溅起阵阵水花,泪水顺着眼角不停的滑落。

    旋即,仰头,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