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林中际遇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3197字

    龙吟山脉,甚为广袤,巨树成荫,花草丛生,偶尔几声鸟鸣循序环绕。

    山峰之腰,白衣少年徐徐而行,少年略显瘦弱,相貌清秀,白皙的皮肤,清澈的双眼,延至耳垂的黑发,原来便是前几日离家而走的炎辰。

    “咕噜”,炎辰摸了摸那似乎要干瘪的肚皮,苦笑道:“都三天没吃东西了,得先搞点吃的去,不然还没修炼就饿死了。”

    “野兔?”

    炎辰旋即凝神望去,前方一片绿荫处,似乎有一团雪白的毛球时不时蹦跶两下...

    山腰处,炎辰席地而坐,身前一堆篝火徐徐跳跃,炎辰手握粗枝,上面架着早已洗净,去掉内脏的野兔,缓缓的烤着。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一轮银月悄然升起,夜色星空点点繁星。

    伴随着“噼啪,噼啪”的篝火声,整只野兔表皮已呈现金黄 色,油水滴滴坠落,“呲呲”的冒着青烟,兔香四溢。

    “真香”,炎辰探出白皙的脖子嗅了嗅,旋即略显遗憾的自语道,“可惜走的急忙,不然带些调料也是好的。”

    “哇,烤野兔哎,真香。”一道爽朗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没多久,一位中年男子自林中走出。

    “香是不错,可惜缺少了调料,吃起来总会欠缺点什么。”炎辰想也未想,随口应到,随即突然想起自己独自一人在荒郊野外,目露警惕的看着面前之人。

    “别怕,我不是坏人。”男子笑着说道,旋即盘坐在炎辰对面,笑眯眯的看着炎辰。

    透着夜色,隔着篝火,炎辰仔细打量起对面男子,温文儒雅便是男子给他的第一印象,柳眉星眼,唇赤齿白,头带银质发簪,白袍领处锦绣花边。

    “我叫炎辰,你呢?”炎辰笑着问到,不管对面男子是好是恶,已经遇上了,自己又能如何?

    中年男子却是一愣,迎着火光,炎辰脸上那稚嫩而又清秀的笑容似乎跟某人重叠起来,旋即笑着说道,“你便叫我忘年吧。”

    “忘年?好奇怪的名字。”

    “名字不过一个代号而已,等你长大了自会知晓。”忘年也不解释,依旧笑着说道。

    “刚刚你说这野兔没有调味?”忘年继续道,“我这有些盐粑子,洒上一点也是不错。”

    “啊,那太好了,快快拿来,快要烤熟了。”炎辰连忙兴奋的说道,握着树枝的手时不时转动几下,香味顺着青烟四溢。

    “来,这个给你。”炎辰撕下一只兔腿,递了过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忘年笑着接过手来,随即咀嚼一番,称赞道,“小兄弟手艺真是了得,实不相瞒,这么美味的野味,我还是第一次吃到。”

    “才加了一点盐粑而已,平常我烤的野兔野鸡比这好吃多了。”虽然嘀咕着,不过炎辰还是咬下一大口,咀嚼起来,毕竟三天没吃东西了。

    “噢?小兄弟还有这一手,我到是眼拙了些。”忘年也不计较,继续品尝手中的野味。

    炎家书厅,炎震站在窗前,遥望窗外,花园夜色中一棵古老槐树矗足而立,枝叶顺着晚风簌簌舞动,远方不时传来几声狗吠。

    “家主,方圆十里都已找过,没有炎辰少爷的踪迹。”炎震身后,炎虎颤足而立,低声说道。

    “哦,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炎震并未回头,双手背于身后,依旧望向窗外夜色,只是声音似乎有些苦涩。

    随着炎虎退出书房,炎震已转过身来,自书架中取出一卷画册。

    卷梢顺着指间缓缓滑落,旋即一副画像迎面而展,画中是一位女子,白衣如雪,眉如翠柳,眼如弯月,一缕青丝滑落纤腰,透过画卷中那栩栩如生的眼眸,似乎画中女子犹如真人般红唇微抿,含眸而笑。

    自打卷梢滑落之时,炎震便已经痴了,好像画卷中的女子能摄人心魂一般,许久而后,炎震缓缓闭上双眼,口中喃喃道:“静儿,你到底去哪了,你可知,辰儿如今也走了,你们怎么忍心抛下我一人?”

    晚风拂窗而过,烛光隐隐跳跃,炎震就这么手提画卷,双目微闭,想念那离去的人们,眼角处,泪珠隐隐滑落...

    月儿悄然爬至天际,星空中繁星点点闪烁,似乎谁也不愿落于人后。

    炎辰仰头平躺在斜坡上,叼着吃剩的骨头,双手握于身前,就这么呆呆的望向无尽夜空,身旁不远处,忘年举足而站,却是看向东边的一处山脉,“你今年多大了?”

    “十五”,炎辰依旧看着天空夜色,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怎么想起一个人跑来着荒郊野外?”忘年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逃避,或许是我想要便成强者吧。”炎辰脑海中往事一幕幕浮现,炎震,儿时一同去后山玩耍的炎境,炎鸣等人,还有那场比试后的一场蓬勃大雨,最后浮现出一道雀跃背影,以及炎晖的笑脸,不禁抓起身边一堆泥土猛然紧握,土渣顺着拳心徐徐落下。

    似乎炎辰的话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忘年摇头苦笑一声,继续看向东边的山脉,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吸引着他。

    夜色宁静,轻风微抚,谁也没说话,各自遥望眼前的那片天地...

    “小兄弟,感谢今日 你的野味,我先走了。”忘年望了一眼发呆中的炎辰,便转身而去。

    炎辰好似没有听见一般,依旧呆呆的望向无尽星空,心中却是想着该何去何从,似乎某一刻,他有种回家的冲动,哪怕就是在家族前线产业,也是比一般人生活好很多吧,许久,炎辰缓缓站了起来,使劲摇了摇脑袋,似乎心中决议已定,看向南边潭龙镇的方向,旋即大声喊道:“不练就一身本事,死也不回去!”

    正当炎辰思索该去哪的时候,之前离去的忘年却又折身返了回来,在炎辰诧异的眼中中笑着问道:“小兄弟是想习那练神之道?”

    “恩,你打算教我?”炎辰连忙回道,朦胧的夜色丝毫掩盖不住脸上的兴奋。

    “不不不,不是我教你,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处地方,至于他愿意不愿意收你为徒,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忘年干笑几声,旋即说道。

    “哦。”声音瞬间低了几分,炎辰低头应道。

    好像觉得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忘年随即掏出一卷书册递给炎辰,笑着说道:“这本书册是我机缘巧合之下从一位前辈手上得来,名为魂亦道,只可惜我参悟多年,依旧未能明了,便送于你吧,算是扯平我之前吃你的野味。”

    “呃。”炎辰这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忘年手中的书册,傻傻发愣。

    “还发什么愣,赶紧收起来,我带你去那位前辈那里。”忘年笑着催促道。

    炎辰只好收下书册,跟着忘年往着北方走去。

    古树交错,杂草丛生,随处可闻野兽低鸣声。

    炎辰跟着忘年已经在这龙吟山脉走了十来天,期间,忘年偶尔指点炎辰练神之法,炎辰听闻,也是恍然间知晓许多,不知不觉间,已经步入炼神四转,让炎辰心中满是欢喜,只是忘年却是暗暗叹息,如此天赋,也是有些太差了些,不过既然话已出口,自然不好反悔。

    当然也有遇到一些凶猛野兽,不过最后都成了两人的口中之食,炎辰对忘年的神力也是叹为观止,而忘年则被炎辰的手艺做折服了。

    炎辰越走越不耐烦,不停的催促忘年还有多久可以到那个地方,忘年每次都是神秘一笑,口中说道:“快了,快了。”实地里却带着炎辰在龙吟山脉绕了一个大圈子。

    其一,炎辰烤的野味确实太好吃了,忘年还没吃够,便带着炎辰到处绕圈子,好多吃几顿野味。

    其二,趁着这段时间也好多指点指点炎辰的练神之术,也不至于底子太差,免得那老家伙看不上眼。

    时间一晃,两人已在龙吟山脉转悠了一个多月,炎辰在忘年偶尔指点之下,已经不知不觉步入了炼神五转,不过忘年却是不怎么满意,暗恨炎辰练神天赋太差。

    清澈小溪边,炎辰一手拎着一条已经去鳞洗净的野鱼,冲着忘年喊道:“快点生火,发什么呆啊。”

    忘年闻言,连忙捡起身边的枯树枝,升起火来,嘴角不禁浮现一抹浅笑,心中想到:“虽然练神底子差了点,天赋也差了点,不过那老头却是十分喜欢吃野味,或许能收这小子为徒也说不定。”

    没多久,两条青色大鱼已经烤至半成焦熟,清香四溢。

    “盐粑子,盐粑子,快”一边不停的翻转,炎辰一边催促道,随着盐粑子洒入,浓浓青烟伴随着“兹慈”声徐徐而饶,焦香四散,徐口绕鼻。

    “吃饱,再睡上一觉,夫复何求!”忘年随手丢掉手中吃剩的鱼骨头,感慨道。

    “吃饱,在睡上一觉,夫复何求!”炎辰也学着忘年的样子甩掉手中的鱼骨头,感慨道。

    只是“夫复何求”刚说出口,炎辰便整个人颓废下去,曾经,他的父亲也这么在他面前骄傲的说过,然而,那场大雨,浇灭了他的一切,只是不知道,是否也浇灭了父亲的骄傲?

    虽然如今已经炼神五转,哪怕现在回到族中也是不会再被遣往西峡镇,但是内心的倔强不允许自己现在就这么回去。

    炎辰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忘年在眼睛,不过忘年也不询问,只是静静的看着东边的山脉,看向那山脉中成群的绿荫,两人心中各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