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拜师谷梵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4122字

    山幽小道,蜿蜒盘曲,道边一排排幼树循序而列,细小的枝条上欢雀的鸟儿不听的鸣叫,似乎在欢迎着小道上的两人。

    “你看,路尽头那处木屋,便就是了。”忘年指着山头的木屋,笑着说道。

    “都走了两个多月,才到这地方,你还说不远。”炎辰微微皱眉抱怨道,这段时间,两人也已经相熟不少,特别是一起烤野味的时候,总是相谈甚欢。

    忘年也不答话,只是摇头笑了笑,虽然有些私心,不过这两个月也是硬生生的让炎辰达到炼神五转巅峰,相信用不了多久自然便会突破五转,达到六转之境。

    如今炎辰的修炼速度可谓相当之快,但是那也要看教他的人是谁,换做天赋稍好之人,恐怕都能步入炼神七转,甚至八转都有可能。

    山头木屋,甚是古朴,屋口不远处,架着一个木制的水漏,清水顺着竹尖处徐徐而流。

    屋内,一老者盘膝而坐,浮尘自膝盖处斜靠到右肩,右手虚握着尘柄,左手手里握着一本羊皮书卷,双目微微眯着,唇口间隐隐而动,随即,微微一笑,便丢下手中的书卷,往屋外去了。

    木屋外,白发老者双手负于身后,手中的浮尘随风而动,就这么遥望着山间小道,身后的水流声徐徐不断,未至多久,水流声戛然而止,两道身影自小道的尽头缓缓而上,一高一矮,一大一小,皆是白衣白袍,好似一个模子出来的。

    眨眼间功夫,两人便已到了山头,正是忘年与炎辰。

    “谷老头,今日哪来的闲情在这山头赏景?不去看你那糟书去?”忘年上来便打趣道,原来这白发老者名为谷梵。

    谷梵却不理他,只是打量着炎辰,皮肤白皙,双目清澈,似乎隐隐带着一丝倔强,旋即鼻子嗅了嗅,微微皱眉,“好浓的烧烤味。”

    本来也正在打量着白发老者的炎辰顿时傻了眼,这老爷爷鼻子也忒灵敏了吧,简直比镇子里的小黄还要精,小黄,自然不用多说,大家也都知道一般都是狗的名字。

    “咳咳,”谷梵被炎辰那直白的目光瞧的有点不好意思,随即故作老态道:“忘不年,今日哪阵风把你吹来了,还带个小毛孩子。”

    忘年只是笑笑,并未答话,两只眼睛却看直勾勾的看向木屋内。

    “我说忘不年,你盯着我屋内看什么看?我屋内难道会有女人不成?”谷梵倒也有些意思,这话也说的出来,不知是拿忘年开壶,还是开自己的壶。

    不过炎辰却被逗乐了,直接“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没想到这老爷爷手拿浮尘,看起来好似得道高人,却说出这番话来。

    忘年见状,依旧保持着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这可把谷梵惹急了,立即下了逐客令,“老夫我今日书还未看完,没事的话,就请回吧,忘不年!”最后说道“年”字之时还故意拉长了口音。

    “我是打算来你这混口酒喝喝的,”忘年知道谷梵的脾气,不待谷梵开口接着说道,“我旁边这位小兄弟野味烤的真是好吃,你呢,出坛子酒,我呢,让这小兄弟烤两只野兔来。”

    “去去去,想喝酒还绕这么大弯子,老夫我自己不会烤吗?还特地找个小毛孩子来,我看你以后别叫忘年了,干脆叫白痴得了。”谷梵好似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抚着胡须戏说道。

    炎辰也不知道忘年此刻在卖什么官子,不过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炎辰确定忘年不是恶人,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练神之术,真真切切的到了炼神五转巅峰,索性站在一旁,任由忘年与这老头扯东说西。

    两人争论了会,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谷梵便回屋内取出了一坛老酒,不一会儿,又取出两只洗净风干的兔肉,对着炎辰笑着说道,“来,小娃娃,我到要看看你手艺如何,倘若手艺真好,老爷爷我回头给你些好玩的东西。”

    “这风干的兔肉烤了没有新鲜的好吃,而且肉质也不嫩,还是我去山下挂两只来吧。”炎车这话却是出乎了两人的意料。

    忘年随即笑着说道:“小兄弟说的是,那我们就在这等会吧,反正天色还早呢。”还不忘对着谷梵干笑着摇了摇头,谷梵倒也不计较,转身又把兔肉送回屋去。

    待炎辰下山,谷梵却一改先前糟粕之样,凝神看着忘年,说道:“忘不年,你今日怕不是仅仅为了这一口酒来我这的吧?”声音虽显苍老,却浑厚有劲,一身灰袍隐隐鼓动。

    “你觉得这孩子如何?”忘年依旧温文尔雅,笑着说道。

    “双目清澈如水却又隐隐带有倔强,本性还算可以。”谷梵收回周身气息,缓缓的说道。

    “那你有觉得他天资如何?”忘年继续说道。

    “天资一般,较常人还要差些。”谷梵徐徐说出,心中却是想到,该不会忘不年这个混球打算让这娃娃拜自己门下?

    “那你可愿收他为徒?”此言一出,谷梵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嘴巴子,想到哪果然就到哪。

    “去去,老夫如今虽未收徒,即便当年那些天资聪颖之人,也并未入老夫之眼,更何况如今这个娃娃,你若愿意,你自己大可教他去。”谷梵似乎动了真怒,毕竟他曾经也是名镇一方的强者,跺一跺脚,大地都要颤三分的人物。

    “我也是两个月前在山中遇到他,正巧他刚烤完一只兔子,一时口馋,便讨了个兔腿,确实美味,那时他不过炼神三转,这段时间,我偶尔指点一下,也才炼神五转,天资确实差了些。”忘年也不生气,大致说了遍之前之事。

    “你指点了两个月也才炼神五转,我看天资不是差一些,而是极低了。”谷梵却也没有想到,原来炎辰练神天赋如此之低。

    “倘若我不是有事在身,还真愿意收这小兄弟为徒。”忘年这话却有些出乎谷梵的意料。

    没过多久,炎辰便拎着两只洗净的野兔跑至山上,旋即,起火。

    夕阳西下,余晖洒落至山头木屋,一片祥静之色。

    青烟絮絮,枝火徐徐,随着手中不停翻转的粗树枝,两只野兔已然快要烤熟,飘香四溢。

    忘年看了看炎辰手中即将烤熟的兔肉,又转而看向谷梵,见谷梵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炎辰手中那不停翻转的野兔,旋即嘴角轻扬,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谷梵自然感受得到忘年那异样的目光,却并未理睬,因为此刻的他已然被炎辰手中即将烤熟的野兔的所吸引,鼻子还时不时抽搐两下,生怕香味随风跑掉。

    炎辰虽然此刻正在聚精会神的烤肉,却也感受的到身后老爷子的目光一直盯着他手中的野兔,心中不免觉得有点好笑,烤个野兔而已,至于这样吗?

    不过之前忘年却说这老爷爷收不收他为徒,要看他的造化,而忘年仅仅指点两月,自己便已进步决然,不但踏入神炼五转之境,而且还是五转巅峰,所以炎辰对于忘年的话却是丝毫不敢怀疑半分,便再一次加把劲烤肉,希望靠这美味来打动老爷子。

    “好了,你们尝尝。”随着炎辰话音落下,谷梵迫不及待的走向前来,旋即撕下一块兔肉,塞入口中。

    肉刚入口,谷梵便闭目仰头,伫立不动,炎辰以为老爷子被烫着了,连忙说道:“哎吖,都怪我,这刚烤完,还烫着呢。”

    “好香!”谷梵好似憋了一大口气,忽然说道,炎辰闻言,不禁面露满意的笑容。

    忘年则是笑而不语,旋即也撕下一块肉,咀嚼起来,刚吃一口,心中叹道:“难怪那日他说平日烤的野味比在这荒山野外的要好吃的很,果然不假!”

    “好吃!”随着“咕噜”一声,谷梵再一次感慨道,旋即拿起酒坛倒了三碗,分别递给忘年,炎辰。

    “忘不年,今天你可来对了。”谷梵对着忘不年拱了拱碗,随即抿了一小口,不忘说道:“好酒,好肉!”

    忘年笑了笑,对着炎辰说道:“来,我敬你一碗酒,算是这烤肉之劳。”

    炎辰连忙一口干了,酒刚下肚,便捂着嘴巴,干咳两声,眼中隐隐有些水雾,原来是酒太冲,被呛着了,逗得谷梵,忘年哈哈大笑。

    夜色悄然降临,星空璀璨,古朴木屋前,三人吃着兔肉,不时喝上几口,谈笑甚欢。

    “小娃娃,你这烤肉确实是天下一绝吧,可以算是老夫吃过的最好的美味了。”谷梵爽朗的说道,苍老的声音浑厚而重实。

    “谷爷爷过奖了,晚辈在您面前就是班门弄斧了。”没想到,炎辰还会拍些马屁,这可不像是昔日的炎家少爷,其实不然,炎辰小时经常与炎境,炎鸣等人打闹哄玩,有时也会扮演一些皇门贵族,自然学会了几句讹奉承言。

    “哈哈,哈哈,小娃儿真会说话。”谷梵听了自然心里舒坦,也不计较炎辰此话真假。

    “既然谷老爷子与小兄弟投缘,小兄弟目前也暂无去处,要不就先留在谷老爷子这里,跟谷老爷子学学本事。”虽酒过三巡,忘年依然不忘此行目的,笑着说道,此言一出,谷梵并未说话,炎辰却是心中忐忑不安,毕竟知道自己天赋不高,仅仅凭借烤肉,未必入的了老爷子的法眼。

    “忘不年啊,忘不年,你是知道我最不喜欠人人情,今日一闹,这娃儿我不收也是得收了。”谷梵旋即自抿一口,摇头苦笑道。

    炎辰却是愣了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还不快快拜师,小兄弟。”忘年连忙催促道,生怕谷梵反悔了一般。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炎辰猛然初醒,连忙跪于谷梵面前,低头而拜。

    谷梵瞟了一眼忘年,旋即看着炎辰,苍老的声音徐徐而起:“今日起,你便是我谷梵的徒儿了。”不待炎辰起身,谷梵接着说道,“如今你炼神五转巅峰,今日为师便先助你突破这五转之境”,说完便枯瘦的手掌便抵于炎辰额头。

    炎辰还未反应过来,便忽然觉得体内的血脉似乎要冲破一样,尔息间,静脉似乎被冲洗一片,整个人神清气爽,充满了神气,就连刚刚的酒劲都一并洗去。

    “小娃儿,你可知这片大陆除了练神,还有别的修炼之法吗?”谷梵突兀的问起,忘年也是一愣。

    “回师傅,据徒儿所知,练神乃是根本,然还有臼之道,别的就不知道了。”炎辰实话实说。

    “恩,你所说的确实不假,神炼大陆,练神为主,臼道为辅,不过却还有一门道法,为魂亦道。”谷梵故作神秘的说道。

    忘年闻言,却是哑然苦笑,自己之前给炎辰的书册正是魂亦道,却没想到谷老头居然也知晓魂亦道,听他所说,似乎还颇为了解,难道见炎辰练神天赋不行转而想教他魂道?

    “魂亦道,我也曾有所听闻,只是未曾参悟。”忘年感慨道,当年给他书册之人修为之高,他可是见识过的。

    “魂亦道,其实与臼之道异曲同工,只不过一为正,一为逆,不过要想修炼好魂亦道,却是需要臼之道的雄厚基础。”谷梵随即说道,看想炎辰的眼光似乎有些失望,毕竟练神的天赋都这么低,也更为困难的臼道就可想而知了,更不用说那飘渺虚无的魂亦道了。

    “不过这片大陆终究是一个练神的大陆,神力还是最终的根本。”谷梵也不愿打击炎辰,转而说道。

    “徒儿知晓。”炎辰恭敬的说道。

    “明日起我便传你练神之法,以及臼道前十道口诀。”谷梵说完又自顾吃了起来,面露享受之色。

    “回师傅,臼道前十道,徒儿已会。”炎辰的声音不大,却显得格外坚定。

    “噢?那你便随便发出一道给为师瞧瞧。”谷梵却未看向炎辰,咀嚼着兔肉说道,心中却是不以为然,你小娃娃自以为念道几句口诀就叫会了?

    忘年闻言,则是面露好奇之色,看向炎辰。

    炎辰应了一声,便跑至一边,口中念道起来,声音不大,却能清晰的落入两人的耳中。

    “风欲随我动,静而不止,暝而不前,以力为引,臼为术,自魂兰而出,泄灵而归元,举气而入定,臼道之二十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