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三年之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2960字

    星空夜色下,山顶木屋前,炎辰略显瘦小的身躯笔直而立,双手握于胸前,随即,白皙的手掌猛然伸出,一道蓝色电龙自指尖急速窜动,旋即射向不远处的地面,兹兹作响。

    谷梵此刻正诧异的望向炎辰,嘴边的骨头悄然滑落,“啪嗒”一声。

    其实当炎辰刚刚念出前半句口诀时,谷梵已经转过身来,没想到这娃娃却也会念雷龙坠,不过却是抱着打玩的心态,然而当看见炎辰指尖那真真切切的电龙之时,猛然恍悟,这徒弟也并非如之前看起来那般平庸。

    忘年心中的诧异丝毫不弱于谷梵,相处这么久,却是不知道炎辰臼道居然如此了得。

    其实这也怪不得炎辰,毕竟这是一个练神的大陆,臼道天赋再高,也是没有意义,不然他也不会被家族遣至前线家业了。

    “哈哈哈,老夫却也是收了一个怪才。”就在炎辰忐忑不安的时候,谷梵爽朗的说道。

    “谷老头,我就说这兄弟不错吧。”忘年平复了下心境,依旧儒雅而笑。

    “乖徒儿,臼道二十七之下你是全都会了?还是?”谷梵怎么说也是一位绝世强者,一句话便问出关键所在。

    倘若炎辰仅仅只会其中几道,也只能算作一般般,毕竟练神天赋太差,倘若臼道二十七之下,炎辰全都习会,那也算是一个怪才,稍加培养,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回师傅,徒儿臼道三十一之下,已经全部熟练掌握。”炎辰如实的说道,此言一出,谷梵那张老脸顿时白眉道竖,嘴角微张,好像不大确定自己是不是听清楚了,又凝神问道:“你刚刚说的可是三十一道?”

    “恩。”声音略显稚嫩,但是其中的坚定之意却是不容置疑。

    “好!好!小兄弟让忘某惊喜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万年拍手笑道,“谷老头,看你之前不怎么情愿收这小兄弟为徒,要不我就代为收下吧。”

    “去去去,忘不年,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夫心不甘,情不愿了?这么好的一个徒儿,老夫求之不得!”谷梵好似生怕炎辰真会转而拜忘年为师,连忙说道,吐沫芯子随声而舞。

    年仅十五,臼道三十一之下全都习会,或许别人不知道这其中的奥义,谷梵却是比谁都清楚。

    谷梵,昔日苍穹州三大怪强之一,六百年前便已至破神中期四转之境,臼,魂二道更是奇异百变,曾与破神七转强者战百回合而不显败相,多半便是因这臼魂二道的原因,yin浸臼道百年的谷梵自然是不会放过炎辰这个怪才的。

    “来来来,继续喝酒。”丝毫不给忘年说话的机会,谷梵随手提起酒坛便给忘年斟满一碗。

    忘年见状,摇头苦笑,一口而干,不过眼神中却有着那么一丝得意之色,毕竟任务是出乎意料的圆满完成了,也算是对这小子两个月来给自己烤野味吃的补偿吧。

    要说忘年有没有收炎辰为徒之心,那还确实是有,一手好的手艺,吃是不用麻烦自己了,然而更为重要的则是炎辰那臼道的天赋着实让自己惊叹不已。

    夜色渐渐深去,弯弯的月儿显得更加皎洁,周遭繁星似乎不甘人后,隐隐闪烁。

    山头木屋边,酒坛空倒,剩骨随意而散,一烛篝火徐徐跳跃。

    屋内,谷梵一手抚尘,一手握卷,凝神而阅。

    忘年遥望东方,旋即轻轻的摇了摇头,幽幽叹息一声,看了谷梵一眼便下山而去,刚走两步便又停了下来,回头再看向篝火边正在熟睡的炎辰,瘦弱的身子微微蜷着,即使是熟睡,那稚嫩又略显青涩的脸上却始终有着那么一丝倔强之意。

    轻叹一声,忘年便转身下山而去,嘴唇微动,那仅仅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徐徐而出,“你跟他很像,都是那么的瘦弱,却又那么的倔强”。

    睡梦中的炎辰在忘年身影刚刚消失在山头的时候,抿了抿淡薄的嘴唇,旋即转了个身子,继续睡去。

    许久,凝神阅卷的谷梵似乎看的久了,放下书卷,揉了揉眼睛,起身走至木屋窗口,遥望星空夜色。

    “忘不年啊忘不年,你还是忘不了过去的一切。”谷梵心中有感而发,其实,谷梵与忘年,在这龙吟山脉相识已有数年,也是经常一起喝点水酒,聊聊练神之道,不过两人似乎仅此而已,谁也不愿提及自己的过往。

    谷梵也不知忘年取名何意,不过既然有个“忘”字,那定然是想要忘记过去的一切,只是这些年,忘年始终不经意间遥望东方,似乎哪里有他一直所牵挂的东西或者人儿。

    天色渐亮,一缕晨光缓缓洒向山头,炎辰眯了眯眼睛,随即白皙的小手揉了揉隐隐泛红的双目,四周看了一圈,心中纳闷道:“这是哪?”接着便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自己已经离家出走几个月了,怎一觉醒来还以为自己是在家中,或许是昨日喝了点酒的缘故吧。

    “醒了啊?来点粥,醒一醒酒气。”苍老厚重的声音自屋内徐徐传来。

    炎辰连忙自水漏边木桶处舀出一勺水,冲了把脸,步入屋内。

    屋内,古朴古色,木制矮桌边,架着几根木条,温火上,一鼎颇显陈旧的砂锅热气腾腾。

    “好香的粥。”估计是粥太烫,炎辰一边呼着大气,一边说道。

    “为师的手艺可不比你差的。”谷梵得意的笑了笑,苍老的脸颊上,两只老眼都快要眯成一条缝了。

    “师傅,什么时候教我练神啊。”谷梵一边吃着,一边问道,满是期待之色。

    谷梵闻言,抚了抚胡须,道:“瞧给你急的,等吃完为师便教你,既然已经收你为徒,老夫自然会毫无保留的尽数教给你,至于以后如何,就要看你自己了。”

    “恩,徒儿知晓。”炎辰应道,便加快了吃粥的速度,谷梵则是抚须而笑。

    山腰处,炎辰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双手盘于身前,鼻息均匀延绵,周遭的鸟叫声,狗吠声似乎一点也影响不到自己,随即,睁开双目,眼中尽是清明之色,低声喝道,“冲!”,整个人便一跃而起,旋即一拳在身前枯树上,树枝颤动,枯叶徐徐飘落。

    “哎,还是差那么点,看来还得加把劲修炼。”炎辰摇了摇头,自语道,接着又盘膝而坐,凝气炼神。

    就这样,炎辰每天除了修习练神之道,臼之道,便是下山打野味。

    一晃三年已过,昔日稚嫩少年如今已是七尺男儿,黑发徐徐而动,清澈的双目倔强依旧,原本白皙的皮肤隐隐泛着健康的黄 色,只是身子还是略显偏瘦了一些。

    “老头子,快来吃,不然就都被我吃光了啊。”炎辰嗅了嗅手中的野味,对着屋内喊道。

    话音未落,谷梵便已经出现在炎辰身边,旋即便枯瘦的手掌便伸至野味跟前,却在即将触及之时,野味不翼而飞,炎辰一手举着野味摇晃,一手对着谷梵摇着指头,站在不远处,一脸得意之色。

    “扑!”炎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高举的手臂处,野味已然不见。

    “啊!”紧接着一声怪叫,炎辰捂着肚子在地上顿在地上,隐隐颤动,涨红的脸上,眼泪都似乎都要流了出来。

    “你这混小子,三天不训,上房揭瓦!”谷梵一边咀嚼着口中美味,一边指着炎辰愤愤说道,随即面露陶醉之色,不为别的,只因太过美味。

    时间一晃又过半年。

    山头木屋外,两道身影相对而站,清风微拂,鸟鸣似歌。

    “老头子,等我探望完父亲,便回来。”炎辰笑着说道,那一如既往的倔强之色今日却并未挂在脸上,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感激之意。

    “恩,去吧,都好几年了,也该回去报个平安了,不过你也别太那啥,免得把你父亲吓着。”谷梵抚须笑道,声音依旧苍老浑厚。

    “切,我自己知道分寸。”炎辰不屑的瞥了瞥了嘴,便转身下山而去。

    三年前,离家出走,只为一句誓言,不习得一身本事,誓不入炎家大门!那年,他十五岁,炼神三转。

    三年后,他可以骄傲的回去,只因现在,他十八岁,凝神一转!

    十八岁,凝神一转,比起族中最为耀眼的炎沐,炎轩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当然,这仅仅是表面现象,如今的炎辰,臼之道已经触及四十一道,比起炎震也不过稍逊一点,然而炎震可是实打实的弃神强者,这足以可见炎辰的臼道天赋之高。

    “这混小子!”谷梵不由笑道,“这样也好,不像刚来之时那么喜欢胡思乱想。”旋即望向山下,眼中满是慈爱之色。

    山幽小道,蜿蜒而伸,昔日幼树已略显粗实,青青小叶徐徐而动,一道白袍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在那小道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