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族青赛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3556字

    “我!叫!炎!辰!炎家族长炎震之子,炎辰!!”

    炎辰感觉自己快要被这股神压压的直不起身子了,硬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出来,最后“炎辰”两字,尤其坚定。

    万灭缘闻言,脸色一怔,眉头微微而皱,旋即怒道:“混账,炎家族长之子岂会如你这番破旧衣袍。”不给炎辰丝毫说话机会,万灭缘直接一掌拍出,直奔炎辰头顶。

    万灭缘何须人也,万家族长,看上去虽然三十来岁,实际上却跟韩震差不多大,一身神力已是窥至弃神三转。

    虽然炎辰经过三年多的练神,已经达到了凝神期,但是面对一个弃神强者的突然一击,而且还是如此近的距离,想欲闪躲,却是无能为力。

    炎辰清澈的双眼中,瞳孔急剧缩小,随着眼前越来越大的手掌,一丝不甘愤然而生。

    为了什么离家出走,又是为了什么跃至高台,如今,还未证实自己,却...

    不,我不能就这么死了,炎辰旋即面色狰狞,想要挣脱出来,可是在一个弃神强者的神压之下,即使你再有心,再愤天,依旧无用。

    短短一息,炎辰却似乎在进行一场拉锯战,一场与弃神强者神压之间的拉锯战。

    那股神压,好似一片苍穹,让人心生无力之感,即使你再愤然,再恨天,也是枉然。

    就在众人的惊呼声刚起的时候...

    在炎辰与天挣扎的时候...

    一道伟岸的身影已至炎辰身前,袖袍鼓动间,硬是把万灭缘震了回去。

    “你?”万灭缘看清眼前之人,随即疑声说道:“你不会告诉我,他真是你的儿子吧?”

    看着万灭缘那似是不信的眼神,准确的说应该是带有嘲讽色彩的眼神,炎震沉声道:“万灭缘,你要是想打,我陪你打!”

    顿时,一股毫不亚于万灭缘的神压自天际而来,整片区域都充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看来炎震这一次是真的怒了。

    的确,炎震此刻却是恨不得杀了万灭缘,这么多年对于炎辰的思念是日益剧增,如今炎辰刚刚回来,还没几盏茶的功夫,却差点就死于万灭缘之手,如何叫他不怒。

    “怎么?炎匹夫,你这是仗着你父亲炎啸天明摆着欺负我万莫吗?”万灭缘阴沉沉的说道,锦袍迎风而动,手掌微微旋转,似乎做好了与炎震决战的准备。

    此言一出,万族族人一个个目录愤然之色,其余两族虽不至于动怒,不过看向炎震的眼神却是有些异色。

    “万族长,你也别生气,看来这是个误会,此子确实是我弟炎震之子。”炎雷见势不对,连忙上台笑着说道,还不忘瞪了炎震一眼,眼神中似乎有些别的意义。

    “万族长,先前却是我唐突了,此子的确是我小儿,炎辰。”炎震说完,便深深的看了炎辰一眼,转而下台而去。

    “既然是误会,就让小辈们继续比试吧。”炎雷对着万灭缘笑着说道,随即对着台下众人拱了拱手。

    “哼!”万灭缘甩了下袖抛,也未搭理,便往万家席位而去。

    “请教了!”待众人都已下台,方剑再一次拱了拱手,便攻向炎辰。

    炎辰此刻心情破为杂乱,先是一股豪迈之情上台比试,然后被万灭缘这么一闹,整个人的心境顿时陷入了冰谷,三年前的那种恨天无门的感觉油然而生,在加上刚刚炎震那种愤怒却又不能发泄的样子,以及最后父亲那关心的眼神。

    此刻炎辰的心情已经乱倒一种无法自拔的地步,而此时,方剑的拳头已经迎面而来,炎辰猛然发觉,连忙一拳轰出。

    虽然炎辰是仓忙间挥拳,但是两人毕竟相差甚远,万剑仅仅神炼八转,而炎辰却是凝神一转,再加上炎辰此刻心境混乱,那一拳自然是蕴含了全部的力量,好似发泄一般,其结果不用多想,方剑拳还未至,便被炎辰给轰下台去,吐出一口鲜血,很是艰难的爬了起来。

    “好!”

    “好,打的好!”

    一击即倒,而且还是直接轰下台去,比之前万岩那两击看起来还要过瘾,台下众人挥舞着手臂,连连叫好。

    “这万灭缘,你这一闹却是害苦了我家小辈。”方凌诀无奈的自语道。

    作为方家族长,方凌诀同样也是弃神强者,虽然神力比起炎震,万灭缘稍弱一点,但眼界却是不低,自然知晓方剑落得如此下场,怨不了炎辰,反而看向炎辰的目光隐隐有些叹息。

    炎震此刻却也是面色阴沉,炎雷,炎青同样如此,万灭缘则是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神期淡淡的看向台中的炎辰。

    “菲儿,你看台上那小子如何?”韩郝笑着问道站于身边的韩菲。

    “爷爷!”韩菲小脸绯红,低头轻哼道。

    “我是问你那小子神力如何。”韩郝依旧淡淡的笑着,不过眼神中却有着一丝戏虐。

    “神力不弱,比我还要强上一分,从先前的那一击可以看出,即使没有九转巅峰,也差不了多少。”韩菲美目看向炎辰,心中却是想到,这少年还蛮俊俏的。

    “可惜了,可惜了。”韩郝微微摇头,脸上依旧挂着慈祥的笑容。

    “什么可惜?”韩菲追着问道。

    “炎家那小子,年纪不大,神力还是不错的,虽然未必赶的上那些天资卓越之人,但是稳扎稳打,修炼下去,还是可以的。”韩郝笑着说道。

    “那还可惜什么呀!”这下,韩菲可是被韩郝绕迷糊了,不知道爷爷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万灭缘狠呐!”韩郝接着说道,“你看那小子,刚刚一击,看似威猛,其实不然,那是充满了杂念的一击。”

    “杂念?”

    韩郝不理会韩菲的疑问,“如今,那小子心里已经有了阴影,而且这阴影恐怕一辈子也去不掉了,毕竟是一个弃神强者所埋。”

    “万家族长也太心狠了吧。”韩菲如此年纪便有这般实力,自然聪颖,有这么一个弃神强者给你阴影,以后你还如何继续练神,旋即看向炎辰的美眸中充满了异样,不知是为炎辰遗憾,还是同情。

    “这场比试,炎家炎辰胜,稍后便是更为精彩的半决赛。”随着镇长话落,台下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讨论着到底谁家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镇长大人,我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战,也好让孩子们调息一下,明日定然能展现比今日更为精彩的比赛。”炎震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台上,对着镇长笑着说道。

    “这...”镇长一时间也不知如何作答。

    “这样吧,各位,今日龙潭镇的所有酒楼,炎家都包了,你们尽管吃,尽管喝,明天再给大家奉献更精彩的比试,好不好?”炎震转而笑着对着台下众人拱手说道。

    “好!”

    “炎家阔气!”

    “好!好!”

    镇长见众多看客都没意见,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拉长了音调宣布了比赛先到此为止,明日再战。

    众人纷纷欢笑而散,随之四族人马也都各自回去,万灭缘只是狠狠瞟了炎震一眼,随即挥袖而去,只是嘴角却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夜色悄然来临,潭龙镇偌大的擂台,圆圆的灯笼随分而扬。

    炎家大院,青石擂台,炎震,炎辰相对而站,“辰儿,你知道我为何叫你来此吗?”炎震看着炎辰,语气温和的说道。

    “孩儿不知。”炎辰回到,此刻他依旧在胡思乱想,话语中似乎没有了灵魂了一般。

    炎震见状,微微轻叹一声。

    听闻父亲叹息声,炎辰好似从梦中醒来,只是看向父亲的双眼充满了疑惑。

    “轰!”感觉到整个耳朵都要被震聋,炎辰便跪了下去,一股威压自天际而下,压的他整个人都喘不过气起来,双手尽力撑在身前,双膝已然跪下,炎辰微微抬头看向父亲。

    炎震一脸威严,周身袖袍迎风鼓动,一股不容回绝的神力不断的自身体往四处涌散,整片天地都充满了压抑的感觉,而且这感觉还在日益渐增。

    炎辰低声呻 吟,感觉到整个人都快要匍匐下去了,这一刻,他似乎有些怀疑,怀疑父亲是不是要杀了自己,随着神压一股股不断压来,炎辰真实的感觉到他的生命已然走到了尽头,旋即露出一丝苦笑,死于父亲之手也总好过死于别人之手吧。

    就在炎辰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心中一丝执念猛然涌现,再看父亲一眼的执念,他要牢记住这张疼爱自己,关心自己十多年的父亲的相貌,即使是死,即使落入地狱,即使转世轮回,他也要记住父亲那慈祥的面容。

    缓缓的,挣扎着,艰难的仰起脖子,父亲的脸颊终于映入眼帘。

    三年多来,父亲是相貌还是没变,还是那样的眼睛,那样的鼻子,那样的嘴唇,只是此刻的父亲没有一丝慈爱之色,让炎辰有些怀疑面前的人还是不是自己无数次梦中牢牢牵挂的父亲了。

    不对,白发。是的,两鬓白发。

    旋即,炎辰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努力的看向父亲的双眼。

    是的,他还是我的父亲,三年前他就这般看着我,是的,他还是我的父亲,哈哈哈哈。

    不对,为什么我会从父亲的眼中看到三年前的自己?不,我不要!我不是废物,我是炎辰,炎家族长的儿子!我再也不要看到父亲那样的眼神!我要我的父亲为我骄傲!

    ...

    炎辰就这么低着头,弓着身子,缓缓的,艰难的,颤抖着站了起来,斗大的汗珠不停的自鼻尖,嘴尖,下巴处滑落。

    旋即,仰头,长啸!

    黑夜中,炎家大院,青石擂台,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炎震,笑了。

    炎辰,也笑了。

    “谢谢您,父亲,我知道我未来的路在哪里了。”

    “不管如何,你始终是我的儿子,明天,我相信你会给我惊喜的。”

    虽然炎震最后神压是收了点,但是如果没有一颗坚定的信念,即使是空神期的人也妄想顶住,更别说迎压而站,而炎辰,不但顶住了神压,而且战胜了神压,因为,他是先跪后起!

    “明天,或许辰儿会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不远处,炎青笑着说道。

    “如今的辰儿已经给了我们很多惊喜。”炎雷同样笑着说道,眼中有期待,也有慈爱。

    “本以为三弟这一脉到了辰儿便算结束了,看来未必,辰儿或许能够步入更高的层次吧?”远方虚空,炎啸伯笑着对身侧的炎啸崖说道。

    炎家后院,一座石室中,炎啸天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只是嘴角却隐约浮现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