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族青赛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3本章字数:3027字

    天未亮,炎辰便早早醒来,平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弃神强者。”炎辰神色淡淡的自语道,随即一抹笑意浮现。

    如今的炎辰心中已经没有了一丝杂念,万灭缘万万没有想到,他昨日精心埋藏的种子,还没发芽却反而成为了炎辰的催化剂,甚至隐隐对炎辰的心境有着一些改变。

    远处隐约传来几声狗吠,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起身后的炎辰,走近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晨风佛脸,发丝徐徐,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炎辰,炎辰!”炎境的声音远远的就从院外传来。

    “大清早的,鬼叫什么?”炎辰略微皱着眉头,低声道。

    “走,去得月楼吃早饭去。”炎境说完便转身欲走,回头看见炎辰没有动静,又催促道,“走啊,炎鸣,炎天都已经先去了。”

    “族中没饭吃?”炎辰疑惑道。

    “又不要你花钱,问那么多干嘛!”炎境抱怨道,于是又好生催促了炎辰一番。

    炎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点未变,只好迈着懒散的步子跟着炎境身后而行,未走多久,两人便已经到了小镇中最为出名的“得月楼”。

    炎辰随即抬头仰望,楼有三层之高,古色古香,楼檐处悬挂着一串大红灯笼,灯笼上“得月楼”三个金色大字灿灿闪耀。

    “这边,这边。”炎鸣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到了,到了。”炎境大声回道。

    “今日 你们几个怎么雅兴这么高?”步入厅内,炎辰对炎天笑了笑,旋即问向炎鸣。

    “下午你不是要比赛吗?先犒劳你一下嘛,算是给你加油鼓劲。”炎鸣说道,清秀的脸上挂满笑意,就如三年前一般。

    “好,那下午,我就争个第一给你们瞧瞧!”炎辰依旧笑着,只是语气微微高了一些。

    “第一?我们要求没那么高,第三就行了。”炎境直接白了炎辰一眼。

    一股豪情回报这几个兄弟,却是没想到炎境直接给他来了一桶冷水。

    “好你个炎境,是不是看上韩家那位姑娘了,还没比赛,胳膊肘就往外拐了。”炎辰倒也聪明,反过来将了炎境一军,看着炎境哑口无言的样子,众人一阵大笑。

    “第一?也不怕嚼了自己舌头。”嘲笑般的声音自西边传来。

    炎辰几人闻言看去,却也是几个年纪与他们一般大的少年。

    “是万家的人。”炎鸣小声说道。

    “嚼不嚼舌头,不关你的事,舌头在我们自己嘴里,就是嚼也碍不着你,倒是有些人说别人是非,小心嚼了自己的舌头。”刚刚被众人弄的哑口无言的炎境,终于逮着机会,狠狠发泄一通。

    “你?是不是讨打?”万家少年显然已经被炎境给激怒了。

    “万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人家知道拿不到第一,说说还不行吗?”

    万家少年中一位样貌清秀,儒雅气质的少年笑着说到,只是看向炎辰几人的眼中充满了戏虐。

    “对对对,还是万青表哥说的对,走吧,懒得跟这些渣滓多说。”万华挪了挪肥胖的身躯,便跟着众人出了酒楼,出门前还不忘瞟了炎辰几人一眼,顺便对着地面“呸”了几口吐沫芯子。

    “你!”炎境见状,就欲追去,却被炎辰拉了下来。

    “这口气,下午比试我会出的,相信我。”炎辰笑容依旧,只是眼中隐隐有些寒芒,现在的炎辰对万家是没有一丝好印象,当然那个叫万岩的除外,万岩给炎辰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性格坚毅,而他炎辰同样也是性格坚毅之人。

    虽然心底依旧不相信炎辰能赢过万岩,韩菲两人,不过看着炎辰那神色淡淡的笑意,以及眼中的自信,炎境不禁说到:“恩,下午一定要把这口气出回来!”

    几人吃过早饭,稍微逛了会集市,便各自回去。

    屋中,炎辰把玩着一颗石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心中豪情万丈。

    他,炎辰,今日将要在所有族人面前,在所有世人面前,证明他的存在,他的价值。

    现在在他面前的哪怕是一座大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翻过去,如果是一片大海,他也会用尽全力的游过去,即使是一片苍穹,他亦会拼尽一身的力量去冲向云霄。

    “啪!”手中石子打在窗外槐树粗大的枝干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旋即,炎辰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愣愣的遥望远方天空,自语道:“不知她如今是否还在学院。”

    “好!今日比试结束,我便先回师傅那里,再习段时间,就入那神炼学院!”炎辰坚定的说道,脸上不由浮现一抹笑容,随即出门而去。

    刚出小院,炎辰便见炎境三人远远走来,于是四人边说边笑着往着镇中广场而去。

    广场此刻已是人山人海,四族人马依旧鼎势而望,擂台上大红的灯笼迎风飘扬。

    “各位,今日便是最后的一日的比赛了,话不多说,就先有请万家,万岩,方家,方萧上台比试!”镇长今日不知吃了什么药,居然连一句废话也没有说。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两人便打斗起来,虽然万岩已至九转巅峰,不过方萧也是九转之境,一时间也是斗的奇虎相当,难解难分。

    “菲儿。”韩郝仅仅看了一会,便转头看向韩菲。

    “怎么了?爷爷?”韩菲一脸疑惑。

    “今日比试,你便弃权吧。”

    “什么?”韩菲惊呼到,韩家众人寻声望来,也都是一脸疑惑,平日里乖巧文静的韩菲怎么今日好像变了个人。

    “你先看看炎家那小子。”韩郝继续说道。

    “昨天的那个?”韩菲刚问出,便知是多此一举,直接看向远方炎家那边。

    “他今天好像变了个人。”韩菲自语道。

    “就是不知万灭缘见状,会作何感想。”韩郝轻抚白须,笑着说道,“此子以后注定不凡,我先前到也是看走了眼,小小年纪,便能一夜之间从弃神强者的阴影中走出,此乃心境,非常人所有。”

    “在他身上好像比昨天多了些什么,却是说不上来。”韩菲柳眉微触。

    韩郝却是笑着说道:“至于如何比试,还是由你自己做决定吧。”便再次看向台上比试的两人。

    台上,万岩,方萧两人依旧未分出胜负,你攻我守,我攻你守,打的台下喝声连连。

    “方家小子要输了。”韩郝笑着说到。

    “我看两人不是斗的奇虎相当吗?”虽然嘴上如是说着,不过却柳眉微触,凝眸而望,似乎在寻找着双方的那一丝破绽。

    果然,未至多久,随着一声惊呼,方萧便被一拳轰了出去,继而鱼跃而起,硬是把欲要吐出的鲜血生生咽了回去,准备挥拳再战之际,却是猛的单膝而跪,一口鲜血随之吐出。

    “本场比试,万岩胜!”镇长的话音响起,“下面有请韩家,韩菲,炎家,炎辰上台比试!”

    方萧苦叹一声,在族人的搀扶下下了擂台,刚下擂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眼中满是不甘,其实原本方萧也没受太重的伤,只是因为之前他硬是把要吐出的鲜血憋了回去,这才导致内伤加重。

    炎辰已至台上,依旧穿着那件略显褶皱的白袍,清秀的脸上挂着一抹自信,触及耳垂的黑发随风轻扬。

    看着对面的韩菲缓步走来,清风佛过,秀发随风扬起,玉手缓缓抬起,红色丝袖随即滑落至肘处,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拨了拨被风佛乱的发丝,每一个动作都是显得那么的妖娆动人。

    “真是一个小妖精。”炎辰心中感慨道。

    两人相对而立,韩菲露出一抹微笑,红唇微动,皓齿隐隐而现。

    “炎家,炎辰,请教了。”炎辰看着韩菲,沉声到,眼中清澈如故,一缕清香迎面佛过,不禁嗅了嗅。

    韩菲却依旧打量着炎辰,那种神情好似一个姑娘家在看夫婿一般。

    就在炎辰皱眉思索之际,韩菲红唇轻动:“韩家,韩菲。”

    炎辰闻言,再次拱手,“请”字刚出,便被身前女子打断。

    “我认输。”声音不大,似乎只够炎辰一人听见。

    韩菲继而往前轻迈一步,舒展一抹微笑,微微仰着头,看向炎辰的双眼。

    炎辰眼中清潭如故,只是忽然感觉有一股气血冲向大脑,不禁咽了咽喉咙,韩菲随即轻声娇笑,便转身而回。

    “镇长,我认输了。”

    台下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哄闹声,皆是愣神而望,镇长也是愣了愣,随即宣布到:“此战,韩菲认输,炎辰胜!各位稍事休息,便是最后的决战!”

    话音刚落,台下直接沸腾了,议论纷纷,有轰闹,有倒喝,有口哨,百花八门。

    炎震面色凝重的看向韩郝,韩郝好似知道一般,对着炎震微微点头微笑,这却让炎震好不郁闷,跟炎雷,炎青嘀咕了两句。

    万灭缘此刻却是神色阴寒的盯着炎辰,心中满是疑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炎辰的目光正好迎向了万灭缘,旋即,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