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逃亡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3023字

    龙吟山脉,枯树林中,炎辰拼命的喷跑着,夜风徐徐,落入耳中的只有树叶的沙沙声以及急促的脚步声。

    就这样,炎辰硬是跑了整整一夜,黎明的曙光悄然笼罩着整片大地,现在,他也不知道如今在哪,毕竟龙吟山脉实在是太大了。

    似乎跑的有点累了,炎辰此刻正弓着腰,双手撑于膝盖,不停的喘着粗气。

    “炎天死了,炎灭叔父也死了。”缓过劲来的炎辰喃喃的说道,“只是不知道叔父为何要杀我,难道就因为炎天的左臂吗?”

    “还有那个黑衣人又是谁,听炎灭叔父的口气,那人应该也是冲着我来的,为何也要杀我?”炎辰愁眉苦思,旋即抬起头,清澈的双目透过高大的枯树望向无边无际的天空,自语道“为何那人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

    身后的地面传来一阵树叶的沙沙声,由远及近,炎辰猛然转过身来。

    蒙面黑衣人已经走至炎辰面前,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从他的眼中似乎什么也看不出来,不带一丝感情 色彩。

    眼中一丝异芒闪过,黑衣人直接挥掌袭来,丝毫不拖泥带水,犹如催命的死神。

    “嘭!”就在黑衣人刚刚动手之际,一道硕大的火龙自炎辰身前悄然出现,周遭气温瞬间变的灼热起来,火龙咆哮着至奔黑衣人而去,那硕大的大口,似乎想把面前之人一口吞下。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先前的神色,旋即袖袍随手一挥,硕大狰狞的火龙便化作一片火星,点点飘落,原本灼热的气息也是转瞬即逝。

    黑衣人见状,微微皱眉,炎辰已然消失不见,不过眼中却没有任何异样,依旧深邃如故,旋即几个身影便自林间消失。

    不知窜了多久,炎辰此刻正斜靠在一坐小丘之上,额头满是汗珠,大口的喘着粗气,仔细看起,白皙的双手隐隐颤抖,脸色已然发白。

    原来,刚刚炎辰在看见黑衣人之时,便默念出了臼之道三十七,灵火幻,虽然如今炎辰已经熟练臼道四十以下,不过三十之上的臼道也是仅仅只能口念,而刚刚的情况口念自然来不及,所以炎辰选择最为快捷,同样最为费神的心念,这才侥幸逃出魔掌,只是如今的炎辰已经极度虚弱。

    稍微缓了下神,炎辰缓缓睁开双眼,原本无力的双眼猛然凝神,瞳孔收缩,死死的盯着身前的枯树林。

    一道黑影缓缓的自枯树林走出,脚下枯叶莎莎作响,炎辰的心跳不由得跟黑衣人的脚步一致起来,似乎随着黑衣人脚步的停下,炎辰的生命便也走到了尽头。

    “不,我不能就这么死了。”炎辰紧紧的咬着牙齿,旋即快速掐出一道手诀,嘴上飞快的念道:“天、地、手、足,玄而入灵,空境如冥,地借神还,融而不灭,臼道之四十,移天转地。”

    当炎辰念出口诀之时,一直看不出表情的黑衣人,眼中猛然闪过一丝震撼,旋即抬起硕大的手掌,搁着老远便对着炎辰轰去。

    炎辰此刻双目紧闭,周身的一切似乎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随即,整个身体渐渐的虚幻起来,转而就这么渐渐的消失在山丘之上。

    “轰!”就在炎辰消逝的一瞬间,身后的小山丘直接化为一片尘埃,尘土飞扬,泥块散落。

    黑衣人静静的看着身前的一切,自是知晓又让炎辰给跑了,不过此刻眼中依旧挂着淡漠的神色,旋即身体凭空消逝不见。

    炎辰也不知道他在龙吟山脉跑了有多久,这段时间炎辰夜不敢寐,行不敢食,一直不停的在广袤的山脉中穿梭,因为他始终隐隐感觉得到,黑衣人依旧在身后追逐着他。

    “可恶!”炎辰暗暗骂道,如今的他只能不停的往北而逃,因为在他的直觉中,只有往北才会有一丝生还的可能,然而再往北的话,就已经偏离了师傅那边,而且会越偏越远。

    炎辰依旧在林中穿梭,这里是一片巨大的松树林,犹如大伞般的枝叶牢牢的把阳光阻隔在外,偶尔几道穿破层层防线,射入大地。

    “过了这片松树林便歇会吧,似乎那人并未再追来了。”自从入了这片松树林,炎辰的那种不安的感觉渐渐的弱去。

    前方一片白芒,炎辰抬手微微遮挡住刺眼的光芒,便冲出了这片松树林。

    “好美!”深呼一口吸,炎辰感叹道。

    这是一道天堑,放佛白云触手可摸,隔空望去,硕大的瀑布急速而泻,千丈之下,宽广的河水汹涌奔腾。

    炎辰不由得躺下身子,微微闭着双眼,感受着大自然的韵味,或许由于这段时间太疲劳了,炎辰不一会儿便熟睡过去,整片天地间有的只是哗啦啦的水流声。

    此刻,就在炎辰上方百米处,一道黑影虚空而立,黑袍随风鼓动,就这么静静的俯视着下方熟睡中的少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炎辰似乎睡醒了,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迷糊的双眼,便猛然怔住,因为,就在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炎辰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原来又是一个弃神强者。”炎辰苦笑一声,淡淡的自语道,声音中充满了深深的自嘲。

    旋即抬头看了一眼上空的黑衣人,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转而跃下千丈深渊。

    黑衣人见状,刚欲抬手补上一掌,便停了下来,深邃的双眼中似乎在思索什么,不知是在思索炎辰从这么高跳下去已然没命,还是因为自己也厌倦了这么久的追杀。

    潭龙镇,炎家大厅,炎啸天坐于上首,脸色阴沉的可怕,旋即怒哼一声,身影缓缓消逝,只留下一句话,“查,给我查,哪怕把整个镇子掀过来,都要给我查出凶手来。”

    炎家众人也是一个个面露愤怒之色,不知何人如此大胆,居然连杀炎家两人,就连炎天也不放过。

    龙吟山脉,一处山头,古朴木屋外,谷梵双手负于身后,手中浮沉随风而动,静静的看着南方。

    “这混小子,回去都好几个月了,才练了点小九九,就把师傅给忘了。”谷梵愤愤骂道,随即不由的抿了抿嘴,“好久没吃到烤野兔了,真是个混小子。”

    “算了,我也该走了。”谷梵幽幽一叹,便下山而去,身后木屋内,木制矮桌上,两本书册并排而置。

    云山天堑山脚处,小屋外,伫立着一位少女,雪白衣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清澈的眸子遥望着远方瀑布,贝齿轻动,少女疑惑的自语道:“他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吗?”

    少女就这么静静的伫立着,任由清风迎面而佛,好似一朵清清白莲,柔桡轻曼。

    屋内传来阵阵咳嗽声,少女连忙往屋中跑去,清纯的脸颊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你终于醒了啊,等会鱼汤就熬好了。”少女看着床上清瘦的少年,笑着说道。

    “这里是?”炎辰此刻觉得整个头脑都在发胀,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

    “这是我的家,我叫花怜霜,你呢?”少女回答道,清纯的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看来自己一个多月的照顾果然没白费。

    “我?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炎辰皱眉许久,可什么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没事的。”花怜霜连忙说道,心中却是幽幽叹息,面前少年就这么轻易的失去了曾经的记忆,而自己却永远无法忘记那凄惨的一幕。

    “那我以后就叫你晴天吧。”花怜霜见炎辰还在愁眉苦思,不由轻笑道。

    “晴天?”炎辰随口应道,这才仔细的看向身边少女,白色衣裙,相貌清纯,贝齿轻笑,犹如清潭中的一朵白莲,不染一丝凡尘。

    “咳,咳咳!”体内伤势依旧严重,炎辰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边隐隐有血迹溢出。

    花怜霜见状,连忙把炎辰扶坐起来,芊芊小手轻轻的拍打着炎辰的后背。

    炎辰只觉得一股清新之气窜鼻而入,后背处,虽然搁着衣裳,依旧能感觉的到那犹如凝脂般的肌肤。

    见炎辰咳嗽稍微好了些,花怜霜笑着说道,“鱼汤好了,我去给你盛来。”柔身微动,不多时,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已经端至炎辰面前。

    花怜霜一手端着瓷碗,一手拿着调羹,舀起一勺,便轻吹几口,再缓缓伸至炎辰嘴边,不时柔声问道:“烫吗?”

    “不烫,不烫。”

    不多时,一碗鱼汤便已见底。

    “那你先休息会吧,我再去抓些鱼来。”花怜霜边说边扶着炎辰倒睡下来,对着炎辰露出一个清新的笑容,随即轻轻的把门关上。

    “为何我会受如此重伤,我的过去又是什么?”略显昏暗的小屋中,炎辰愁眉苦思,没多久,脑海中便浮现出一道白色的身影,犹如一朵清潭中的白莲,柔桡轻曼。

    “晴天。”炎辰笑着自语道,清澈的眼中不含一丝杂质,旋即闭上双眼,安静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