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夜月的回忆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3186字

    夜月静静的看着炎辰,即使是在无尽的沉睡中,那清秀的脸颊上依旧挂着一丝倔强。

    “希望你与她能有结果吧。”夜月似有感慨的说道,妖异的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旋即走出屋外,看向星空夜色。

    夜色下的星空是美丽的,月如银盘,星如璀钻,夜月就这么安静的站在小溪边,任由夜风拂脸,长发徐徐飘扬,微微闭目,似乎是在回忆着幕幕往事...

    蔚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清澈的河水中鱼儿成群,杏树花开,黄鹂翠鸣。

    “好看吗?夜月。”少女欢快的一蹦一跳的来至少年面前,绿衣裹裳,青丝及腰,头上戴着一顶柳条编织而成的花箍,精致的容颜上不施一丝粉黛,微微抬头,美眸含笑。

    “恩,好看!”少年一身白袍,白皙的手掌轻抚女孩的脸颊,略显妖异的眼中满是柔情,“你真美,嫣儿。”

    少女娇笑一声,便挣脱开来,欢快的转着圈儿,脚尖轻点,绿裙舞动,微微闭着双眼,旋即张开双手,露出那冰肌莹彻的肌肤,贪婪的吸允着清晰的空气。

    少年狡黠一笑,快步上前自后方把少女横腰抱起,在少女的惊呼声中转起圈来,整片天地间旋即只剩下少年少女的打闹声,欢笑声。

    蔚蓝天空,日光和煦,清清河水边,少年少女相依而坐。

    “夜月。”少女依偎在少年怀中,含情脉脉的抚着少年那俊秀的脸颊,“你爱我吗?”

    少年却是没有回答,嘴角微扬,旋即吻上少女那丹唇小嘴,少女轻哼一声,便酥软了下去,少年贪婪的吸允着丝丝甘甜,旋即两人紧紧相拥。

    相拥中的两人似乎忘记了天,忘记了地,久久未散,少年猛然低哼一声,嘴唇边隐隐有血迹渗出。

    “我要你永远都记住我,心中都只有我。”少女看着少年唇边的丝丝血迹,柔声的说道,话语中却透着不可拒绝的坚定,旋即轻轻的迎上少年那溢出鲜血的薄唇...

    星空夜下,轻风微微的佛动着,少女依偎在少年怀中,美眸遥望远方夜景。

    “好美的夜色,我们每天都来看好吗?”少女看向少男,似乎是在征求少年的意见。

    “恩,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我都会陪着你。”少年柔情的说道,收回眺望的目光,满是柔情的看着怀中的少女。

    似乎是夜已深了,风渐渐的大了起来,少年轻抚着少女那随风而扬的青丝,眼中闪过一丝异芒,似乎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我们回去吧,夜月,起风了。”少女静静的说道,看向少年的眼中满是浓浓的爱意,似乎还有着一丝不舍。

    少年轻轻的抚着少女那精致的容颜,柔声说道,“再大的风,我都会给你挡着。”低头轻吻面前人儿的额头,旋即转过身去。

    星空夜下,顿时狂风骤起,原本宁静的夜幕忽然间变的不安起来。

    四道黑影立于少年身前不远处,黑影后方,站着一位中年男子,面如冠玉,昂宇轮廓,头带银色发簪,一声华贵锦袍,袍袖处各刺一条金龙,栩栩如生。

    “你们是谁?”少年凝神问道,先前的柔情早已不见,妖异的双眼中满是疑惑。

    锦袍男子却是置若罔闻,身前四道黑影旋即略出,直奔少年身后的少女。

    “混账!”少年怒吼一声,旋即周身白袍迎风鼓动,一股神压自天际而泻,原本不安的夜幕瞬间沉寂下来,整片天地间有的只是神压的颤鸣。

    随着锦袍男子轻手一挥,原本冲出的四道黑影瞬间折回,立与男子身后,犹如鬼魅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锦袍男子笑着说道,似乎少年释放的神压丝毫没有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夜月。”少年冷冷的说道,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毕竟自己可实实在在的三转圣魔神兽,怎么也是相当于人类劫神期的强者,难道面前的男子实力还要远远高于自己?

    “夜月。”锦袍男子自语道,旋即继续说道,“如果你输了,非但你身后的女子要跟我走,你也要跟我走,并且永远臣服于我,你可愿意?”

    “如果我赢了呢?”少年反问道,虽然少年看起来年纪轻轻,实际却是练神千年的三转圣魔神兽,而且体质比起人类却要强悍的多,毕竟是神兽之身,虽然面前的男子看起来不弱,不过少年心中依旧充满了自信。

    “不要!”身后的少女却突然挡在了少年的面前,对着锦袍男子说道,“我跟你回去,叔父。”

    转过头来,柔情的抚着少年的脸颊,少女轻声说道:“夜月,我走了,这辈子也不许你爱上别的女人,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旋即脚尖轻点,吻上那淡薄的嘴唇...

    夜月缓缓的闭上双眼,任由少女轻吻着自己,只是那种甘甜再也感受不到,似乎还掺杂着些眼泪的干咸,旋即猛然睁开双眼,坚定的说道,“你们谁也别想带走我的嫣儿,除非越过我的尸体。”

    少年单臂搂着少女,旋即周身一股神压再一次涌现出来,比起先前似乎要来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狂暴,白袍鼓动,发丝乱舞,这一刻,原本俊秀的脸颊露出一丝狰狞,犹如来自地狱般的恶魔。

    “夜月...”少女微微抬头,凝视着面前的人儿,还是那张俊秀的脸庞,还是那个挚爱的人儿,不禁颤抖着抬起玉臂,指尖轻轻的触摸着少年的脸颊。

    “夜月,别这样。”少女徐徐说道,声音不自主的哽咽起来,芊手越发的颤抖,精致的容颜已满是泪水,“只要你心中有我就足够了,即使在天的那头,我依旧念着你,思着你,想着你,三生七世,永世轮回。”

    少年缓缓闭上双眼,牙根隐隐颤动,似乎挣扎了许久,柔情的看着怀中的人儿,轻声道:“如果今日我就这么把你放手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旋即往前迈出两步,对着锦袍男子说道,“我是不会和你赌的,同样我也不会轻易的放走她。”俊秀的脸颊上,妖异的双眼满是坚定。

    不待锦袍男子说话,少年直接怒啸一声,冲了上去,夜幕下,锦袍男子徐徐而立,锦袍随风而扬,不远处,五道人影打斗连连,一白四黑,身影不时交错,轰声连连。

    “夜月...”少女伫足而立,凝神观望,眼中满是担心。

    锦袍男子看了看不远处的少女,神色淡淡的说道:“嫣儿,你可知私自下界是何罪过”,语气中似乎隐隐带着一丝生气与无奈。

    少女眼中露出一丝惊惧,仅仅一瞬间便消失,转而目露坚定之色,继续看向场中打斗的白袍少年。

    原来,锦袍男子来自于灵诀神界,名为皇天,界内皇家之主,亦是神王之一,少女名为含嫣,乃是皇天的侄女,其母皇云芝,父林靖寒,自幼便调皮贪玩,却没想到在其十六岁之时竟利用族内重宝私自下界,这已然触犯了界律,原来灵诀神界一直明文规定,界内灵神禁止私自下界,即使是神王也是需得到神皇的恩准,才能下界,所以千万年来,神炼大陆的人类只知道曾有帝神强者破天而去,却不知道去往何处。

    皇天见含嫣依旧执迷不悔,轻叹一声,便再未多说。

    不多时,四道黑影已被轰飞出来,刚欲提刀再战,却被皇天给拦了下来,少年依旧迎风而立,只是白袍上多了丝丝血迹,嘴角亦有鲜血溢出,妖异的眼中坚定如故。

    “三转圣魔神兽,果然很强,似乎比起劫神期的人类都要强上一分,只是不知能否接下我这一掌。”皇天神色淡淡的说道,旋即抬起手臂,对着白袍少年就是缓缓一掌推出。

    “不!”少女的惊叫声划过宁静的夜空,伴随着一声惊叫,白袍少年往后倒飞出去,鲜血滑过半边天空。

    “夜月,夜月...”托起少年那略显瘦弱的身子,少女喃喃道,精致的容颜上满是泪水,顺着脸颊点点滴落在少年的脸颊上。

    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人儿,少年低声一声,硬是颤抖着站了起来,一脸的坚定,这是他以圣魔神兽之体,人类之身的第一次战斗,却在这看似轻飘的一掌下直接重伤,作为神兽的他,心中的那份骄傲是不容许别人的践踏的,即使对手再强。

    “嫣儿,我没事,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会了绝这一切的,等会就会好了,我们还会如从前一般生活的。”少年轻抚少女的脸颊,柔声说道。

    “恩。”少女抬起玉手,轻轻的擦拭着少年嘴角边的鲜血,放佛此时此刻,面前的少年就是她的一片天,一片只属于她的天。

    夜色下,微风佛佛,白袍少年与皇战相对而立,绿衣少女伫于远方枯树旁。

    少年举头望天,眼睛微微的眯着,一滴水珠落于脸颊,旋即清清河水上传来滴滴水珠声,不多时,绵绵细雨随风而落,原本扬起的白袍渐渐的沉寂了下来,收回目光,少年静静的看着皇天,嘴角微扬,俊秀的脸颊上流露出一丝疯狂之色,旋即仰头长啸,雨水倒泻,狂风骤起,白袍逆风而上,整片天地似乎都在颤动着。

    皇天双手负于身后,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锦袍轻扬,发丝徐徐,周身天地间的狂暴气息涌入其身前三尺处便骤停下来,似乎这是两片格格不入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