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夜月的回忆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2674字

    暗黑的夜色下,一切都是显得这么的宁静,有的只是那绵绵细雨,仿佛刚刚惨烈的战斗只是一场随风而逝的画卷。

    少年虚空而踏,蓝色双翼缓缓的舞动着,俊秀的脸颊上愤怒不再,妖异不再,有的是那一抹平静。

    皇天相对而立,双手负于身后,表情甚是淡然,锦袍随风鼓动,一股上位者的气质显露无疑。

    “轰!”

    一道闪电划过半边天空,随之惊雷骤起,瓢泼大雨倾盆而泻,两人就这么相对而望,谁也没有动。

    少年微微仰头,豆粒般的雨点滴落在那俊秀的脸颊上,溅起阵阵水花,微微闭目,眼角不知道流出的是雨水还是那无尽的泪水,旋即长啸一声。

    啸声起,狂风卷,骤雨舞,天地颤!

    蓝翼急速舞动,少年直接冲向皇天,一道蓝光划过天空。

    “砰!”

    白皙的拳头被皇天单手抵住,雨水滴落,少年猛的抽身,旋即一脚拦腰而劈,却又被皇天轻松的挡下,感受到皇天的轻蔑,少年脸上划过一丝狰狞,随即体内神力爆窜,整片天地的神压似乎隐隐超过皇天。

    皇天却是微微皱眉,脸上划过一抹凝重,锦袍下的手掌微微而动,这一刻,他隐隐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年给自己带了一丝危险的感觉,这是他成为神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

    低哼一声,皇天就是一掌轰出,强横的气息自掌中涌出,直接轰在了少年身侧。

    少年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旋即咬牙继续冲来,漆黑夜空,电闪雷鸣,蓝翼隐隐显现,两人在空中打斗不止,轰砰声,雷鸣声,交错而奏...

    雨越下越猛,风越来越狂,整片天地间充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准确的说,应该是两股不相上下的力量交错而爆。

    “轰”的一声,一股灼热的气浪猛然爆裂开来,旋即整片天地忽然间白茫茫的一片,伴随着呲呲水雾声,隐约两道人影显现。

    少年看上去很是有些狼狈,嘴角边鲜血不时的溢出,反观皇天,依旧风轻云淡,只是眼中却无时不刻的透露出一抹凝重,仔细看去,原本华贵的锦袍则有些破碎开来。

    风,狂啸不止,伴随着轰轰雷鸣,倾盆大雨依旧如故,不一会儿,整片天地在雨水的冲刷下又渐渐的暗了下去,旋即漆黑一片,有的只是那偶尔划过的闪电。

    “四极八相,青之龙,吟九霄云天;白之虎,啸苍茫大地;朱之雀,焚世界万物;玄之武,铸无尽空间;臼道之六十六,四兽封天!”少年眉毛紧锁,凝神而念,紧握的双手隐隐有些颤抖,旋即长啸一声,一股绝强的气息自体内溢散开来,气息所过之处雨水全无,狂风骤停,不多时,少年周身自成空间,隐隐有着把皇天笼罩进来的趋势。

    所谓四兽封天,其实与神压类似,只不过所耗费的神力远远高于释放神压,虽然仅仅臼道六十六,却是比起七十以上的臼道也不逊色多少,只因在四兽封天所笼罩的空间内,不但可以提升自己的神压,更重要的却是压制对手的神压,少年自认神力上比起皇天要弱上许多,所以才铤而走险,动用了这种最为消耗神力的臼道。

    皇天却是轻蔑一笑,旋即往前虚空走了两步,巧巧的走进了四兽封天的空间内,然后就在皇天刚刚步入之时,脸色猛然一变,惊讶道:“双重臼道!”

    所谓双重臼道,顾名思义,两种臼道共同施放,不过却是难如登天,即使就是天神期的绝世强者也未必可以施放的出来,双重臼道难就难在口念一诀,心念一诀,也就是一心二用,同样,体内的神力也是需要一分为二,各自而控。

    一般双重臼道主要分为两种施放,一种乃是相同的臼道同时施放,还有一种是不同的臼道同时施放,然而第二种却是比起第一种更是难上千倍,第一种可以说是提高了臼道威力的一倍之多,被称之为双重同臼,第二种却是数倍,乃至百倍之多,也被称为双重异臼。

    少年此刻所施放的则是双重同臼,虽然神力消耗颇大,不过却也把威力提升了一倍之多,况且少年本是三转圣魔神兽,实力本就强悍。

    不待皇天震惊,少年蓝翼狂舞,已然到了皇天身侧,上来就是一拳轰出,拳风带电。

    皇天毕竟也是帝境的强者,只是瞬间便稳住心境,微微一动,轻巧的就闪了过去,然而就在此时,少年却已经到了皇天身后,迎头就是一拳。

    “混账!”皇天怒骂道,顿时神压急速上升,硬是生生的把急攻而来的少年震退出去。

    四兽封天依旧笼罩着皇天,此刻皇天的脸上尽是凝重,锦袍鼓动,发丝乱舞,神压再一次爆涨起来,打算用自身绝强的神力冲破这片区域。

    少年同样凝神皱眉,俊秀的脸上满是疯狂之色,一股只比皇天略逊一筹的神压自天地而泻,不断的涌入四神封天的范围内,由于四兽封天的相对作用,倒也跟皇天斗的不相上下。

    一股神压犹如龙吟九天,想要冲破这道封锁,一股神压犹如苍茫天道,不断的打压着,整片天地发出阵阵颤鸣声,是那么的尖锐,又是那么的刺耳。

    “噗嗤!”一口鲜血喷出,少年似乎快要坚持不住了,却是怒啸一声,硬生生的又是爆发出一股力量,猛然一股磅礴的神压咆哮着压下,原本僵持的两股力量似乎隐隐有了些变化。

    “混账!”皇天心中怒骂,作为灵诀神界神王的他,此刻居然隐隐有着被一个三转圣魔神兽压制的趋势,倘若被其他神王知晓,定然又是一番冷嘲热讽。

    皇天面色阴沉的可怕,锦袍剧烈的鼓动着,旋即怒吼一声,顿时天地变色,风云相涌!

    “古老的黑棺,浑浊的腐木,无法触及的朽暗,渗入心扉,天照、日沐、光塔,黑暗之路,就此泯灭,臼道之七十七,黑暗绞杀。”皇天闭目微吟一息,旋即猛然睁开双眼,眼中尽是漆黑,单手顶天,整片天地剧烈的颤抖着,尖锐的声音划过夜空,少年周生空间渐渐的扭曲起来。

    与此同时,少年却是面露疯狂之色,口中念道,“天、地、人、神、冥、魂,无尽的地狱,挣扎的锁链,都给我破碎吧,唤出那沉睡的恶魔,毁灭吧!臼道之五十八,万魔屠神!”旋即一掌隔空拍出,夜色下隐隐有着颤抖。

    ...

    夜色下,暴雨中,刺耳的声音划过天空,久久未能消散,没有炫丽的火光,也没有剧烈的爆碎,更没有天地的颤动,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寂静,整片天空,有的只是那无尽的雨水,阵阵的雷鸣以及那天际的电闪。

    夜色虚空,两道人影相对而踏。

    少年俊秀的脸颊上依旧坚毅,触及腰间的长发徐徐而动,背后蓝翼微微舞动。

    不远处,皇天锦袍随风而动,袖袍下的手掌微微颤抖,仔细看去,丝丝鲜血顺着指尖滴落。

    雨水依旧,雷鸣如故,电闪不断,两人就这么静静的隔空而踏。

    长发随风而扬,蓝翼微微舞动,只是少年那俊秀的脸上,眼中的坚毅渐渐的变得虚幻起来,略显瘦弱的身体徐徐摇晃,旋即蓝翼骤停,整个人闷哼一声倒了下去,犹如一只断翼的蓝蝶,徐徐而落。

    虚空之上,皇天凝神俯视,淡然的神色已然不见,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伤口,微微握拳,旋即遥望天际,一道空门显现。

    “嫣儿!”落地后的少年无力的呐喊着,神色无奈的遥望着那道自天际渐渐消失的空门。

    豆粒般的雨水不停的拍落在少年那俊秀的脸颊上,不断的稀释那鲜红的血液,呆滞的瞳孔中似乎有着一道少女的身影,泪珠刚刚滑落便被雨水打散,旋即微微闭目,泪水不断涌出,即使是满脸的雨水,依旧阻止不了那无尽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