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苏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3381字

    山堑小屋外,星空夜色下,夜月一身黑袍,触及腰间的长发随风而扬,缓缓收回目光,微微闭目,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轻声道,“嫣儿,在天的那头,你还好吗?”

    许久,夜月缓缓睁开双眼,深呼一口气,旋即遥望天际,坚定的说道,“嫣儿,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寻你,我这一生只属于你一人,千百年来,我只因你一人而活。”

    步入屋内,木床上的少年依旧安静的沉睡着,清秀的脸颊隐隐有着一丝泪痕,不知是为自己感到无奈,还是因夜月而感动。

    龙潭镇炎家书房,炎震站于窗前,遥望天际,自语道,“如今也不知辰儿怎样了,希望一切安好吧。”

    龙吟山脉西边,神炼学院,偌大的比试场上,少女伫足而立,一身紫衣,窈窕清丽,精致的容颜,一缕青丝随风而动。

    “多谢紫萱学姐手下留情,林立输的心服口服。”对面俊秀少年拱拳笑道,眼中满是倾慕之意。

    少年名为林立,今年刚入神炼学院,乃是新生第一人,练神天赋极高,刚入学院便连败三名老生,难免心生傲气,偶然间见得紫萱一眼,便被紫萱那绝世的容颜,傲雪的气质所吸引,然而林立倒也胆大,在新生中竟然公然宣称自己将会抱得美人归,这话一传十,十穿百,最后自然也传到了紫萱耳中。

    紫萱本是懒得搭理,不过碍于导师的面子,也只好与其比试,毕竟新生太过于心高气傲是不利于修练的。

    紫萱倒是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干净利落的十招就让林立败的心服口服,这倒让林立对其更加的倾慕不已。

    绝世的容颜,强横的实力,学院中爱慕紫萱的人可是大有人在,数不尽数,这次的比试自然也是吸引了无数的学员以及导师的目光,似乎隐约间还有着一些不问世事的长老,在暗处观望着。

    “好强!”

    “她就是紫萱学姐?好美!”

    新人无一不被紫萱那绝世的容颜所吸引,那绝强的实力所惊叹,看向紫萱的眼中充满了向往,爱慕等等,不计其数。

    对于林立的讨好,紫萱却是闻所未闻,美眸遥望远方天际,窈窕清丽,心中却是在想着某一个人,“按他的天赋早就应该来到学院了,为何却迟迟没来,难道是因为那一次的比试?”

    “还是这么的冷傲,却是更加的迷人。”一些较熟的学员则是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渐渐离去,毕竟好戏已经结束,自己抓紧修炼才是王道。

    灵诀神界,蔚蓝的天空上繁星满坠,不停的闪耀着的炫丽的光芒,似乎整片天地都是被这些繁星所照亮。

    界中坐落着一座宏伟的宫殿,高耸入云,方圆万里,三丈红墙矗立于外,八方城门皆有白衣战甲持刀守卫,远方天际,似乎隐约间还有一些稀稀两两的小镇坐落其中。

    城墙内高殿四周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城镇,随处可见豪华府邸,当然,府邸有大有小,似乎与府邸的主人在灵诀神界的地位有些关系。

    高殿的正北方,一座府邸尤为显眼,高大的白色院墙,琉璃砖砌成的红色屋顶,府门整整比一般的门院大出三倍有余,六位白衣战甲相对握刀而站,甚是肃战,硕大的铜门上方,悬挂着一块黑色玉匾,“花家”两字尤为显眼。

    花家乃是灵诀神界的自古以来的四大贵族之一,其余三家分别是位于高殿东侧的皇家,南侧的万家以及西侧的战家。

    此刻,花怜霜正坐在屋内窗前,遥望着璀璨星空,似乎星空的那头,有着自己日夜思恋的人儿,柔桡轻曼的身姿,清纯的脸颊,玉手轻轻的托着下巴,白袖滑落,露出一片白净的肌肤,“晴天...”,花怜霜喃喃道,脸颊不禁有泪水划过。

    屋外,花无镜负手而立,眼中满是叹息,似乎还有着一丝自责,旋即轻步离去。

    时间一晃已然过去一个多月,沉睡中的炎辰似乎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我也该走了,我相信你会醒来的,因为我们有着一样的经历。”夜月对着沉睡中的炎辰轻声说道,又似是在自言自语,眼中满是坚定之色,似乎还多了一丝期盼,旋即整个身子渐渐的虚幻起来,转而消失不见,屋内一片寂静,古朴木桌上,烛火随风跳跃,炎辰依旧闭着双眼,只是清秀的脸颊上,眼角处一滴泪珠滑落。

    日子一天天过去,清清河水边,山堑小屋处,偶尔几只鸟儿伫足,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安静宁和。

    日落西山,晚风袭来,枝叶梭梭作响,点点雨滴坠落,不多时,细雨绵绵,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去,伴随着夜色的深入,原本的绵绵细雨已经变成了瓢泼大雨,电闪雷鸣,狂风骤起。

    山堑小屋,破旧的木门在夜风下急促的摆动着,吱吱作响,似乎随时都会承受不住狂风的洗礼,豆粒般的雨水已然溅入屋内,不多时,屋内已经湿了大片。

    炎辰依旧微闭着双眼,清秀的脸颊上,眉毛隐隐而皱,整个人流露出一丝倔强之色,仔细看去,纤细的手指似乎正在微微而动。

    其实炎辰如今已经恢复了意识,而且也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小时候的无忧无虑,与炎境、炎鸣等人玩耍,到后来臼道天赋泠然却无法练神,十五岁那年比试落败离家出走,再后来萌初恋,遇忘年,拜谷梵,习成归;族青赛,失意去,亲人亡;一路逃,跳天堑,名晴天,无奈别。

    只是炎辰却怎么也动不起来,又好似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他想动,动不了,他想叫,叫不出声音来,他想睁开双眼,却是怎么也睁不开。

    屋外依旧狂风骤雨,木门剧烈的拍打着,发出阵阵木击声,炎辰就这么静静的躺着,指尖渐渐的传来被雨水溅湿的感觉。

    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咆哮,炎辰尝试着努力睁开双眼,转过身子,可是却依旧无果,感受到身心的疲惫,炎辰索性不在挣扎,继续回忆着幕幕往事。

    “也不知父亲现在是否安好,族内是否安好,还有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雀跃欲跳的紫衣小女孩,然而仅仅一瞬间可爱的小女爱已变成一位容颜精致的少女,眼神冷漠的看着自己,紧接着,脑海中又有一道人影浮现,柔桡轻曼的身子,淡雅脱俗的容颜,犹如清潭中的一朵白莲,久久未能散去。

    “怜霜!”炎辰的内心,无力的呐喊着,清秀的脸颊,双眼依旧微闭着,只是两行清顺着眼角徐徐而流,渐渐的溢湿了发丝,溢湿了绣枕。

    “如今我这样,我还拿什么去追逐,我还凭什么去追求,不!我不甘心!”炎辰内心不甘的呐喊着,清秀的脸颊满是倔强之色,眉毛紧锁,指尖微微而动,旋即整个手掌,渐渐的似乎手臂也在隐隐而颤,木门依旧剧烈的拍打着,暴雨如故,狂风依旧,夜色下的一切似乎开始显得不安起来。

    “轰!”惊雷起,闪电过,狂风啸,暴雨泻,挣扎许久的木门终于应声而断,“砰”的一声,在狂风骤雨下直接撞向古朴木桌,桌上早已熄灭的半根红烛微微摇晃两下,便倒了下去,旋即滚落至地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山堑小屋外,白袍少年遥望远方天际,任由雨水拍打,清秀的脸颊,触及耳垂的黑发,眼中满是坚定之色,旋即对着远方天际大声喊道:“怜霜!总有一天,我也会步入那道空门,十年不行就百年,百年不行就万年!”

    夜幕下,暴雨中,炎辰伫足许久,秀发飞扬,白袍舞动,就在炎辰一直沉睡的日子里,他却依然可以感受得到周身的一切,犹如一幅幅画卷呈现在脑海中,他有着很清醒的意识,只是不过却是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夜月似乎知晓一般,时不时便会跟炎辰说上几句,也把自己多年来的猜测说了出来。

    那就是你要想要再一次与花怜霜相见,首先你得步入那道空门,从而进入到那个位面,因为他们不是来自于神炼大陆,当然步入那道空门的前提就是你必须是帝神期的强者!

    “夜月...,谢谢你。”炎辰低声自语道,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俊秀的面孔,妖异的双目,触及腰间的长发,一身黑袍的男子。

    旋即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坚定的说道:“怜霜,等我们再一次相遇之时,我一定会用我的双手把你牢牢的抓住,不管这条路有多长,有多难,我都会一步一步的踏上去,如果说帝神期依旧不行,那我就超越帝神期!总之,在见到你之前,我是不会倒下去的。”

    夜雨中,炎辰嘴角微扬,露出了那洁白的牙齿,清秀的脸颊上满是期待之色,似乎透过天际,已然看到了心中的人儿。

    “也不知师傅现在如何了,还是先去师傅那里吧,或许他可以告诉我那道空门代表了什么。”炎辰旋即想起了他那个贪吃的师傅,毕竟谷梵给他的印象一直是深不可测的,虽然平时邋遢了点。

    再一次看了看这山堑小屋,炎辰便转身离去,漆黑夜空下,瓢泼大雨中,白袍少年渐渐往西而去...

    灵诀神界,花家小院,后花园中,花怜霜伫足而立,遥望天际,院中有傲雪,有舒梅,有青灵,百花齐绽,春意盎然。

    “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从那么高摔下来都活下来了,希望这一次也能熬过去吧。”花怜霜不忍再想象下去,清纯的脸颊上,泪水不禁涌出。

    “怜霜...你要等我...”隐约间耳边徐徐传来那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花怜霜猛然转过头来,可身后除了那悠长的走廊,别的什么都没有。

    “晴天,刚刚是你的声音吗?我相信你不会就这么死去的,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双手握于心口,花怜霜虔诚的祈祷着,淡雅脱俗的脸颊上两行清泪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