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少女的心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2515字

    “都给我安静下来,信不信我不让你们进学院了。”待方茹走后,拱竹这才怒气冲冲的说道。

    众人闻言,连忙安静了下来,笑声戛然而止,只是一个个身体都隐隐有些颤抖,显然还在憋着笑意,看来这些小天才们的定力还是有待提高。

    “这小子定力却是不错。”拱竹这才注意到站在最边上的炎辰,个子最高,清秀的脸颊,触及耳垂的黑发,就是偏瘦了些,不过却也仅仅如此,毕竟炎辰看上去也比别的新生年龄也要大些,定力好些也是理所应当的。

    “都跟我进来吧。”见众人终于平静了下来,拱竹这才正声说道,旋即带着众人步入院内。

    跟着拱竹步入院内,炎辰发现这院内跟院外除了那蔚蓝的天空,截然不同,院外一片广袤,渺无生机,院内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坐巨大的高台,台上无数少年少女,盘膝而坐,闭目凝神,不时有人稀稀两两,徒步走过,整个院内充满了蓬勃朝气,生机盎然。

    “这也太那个了吧,有必要都在一个台子上练神吗?随便哪里不都可以练么。”望向高台,炎辰心里满是疑惑,旋即好像发现了什么,凝神望去,这才发现这高台上空的灵气颇为充裕,尤其是台子的正中间,最为充盈,这才恍然大悟,倘若没有充裕的灵力,学院又拿什么去培养这些天才们?

    炎辰再一次凝神望向高台,发现台中央坐着一位黑袍少年,看起来与自己一般多大,凝神闭目,眉毛微蹙,一脸的肃战之气,就在炎辰打量黑袍少年的时候,黑袍少年却是猛然的睁开双眼,正好迎上了炎辰的目光。

    “好浓烈的战意,此人很强。”炎辰收回目光,把黑袍男子暂时划入危险人物中,虽然如今他对于自己的神力颇具信心,不过神炼学院也不是一般的学院,招收的都是各地的天才,例如炎沐、炎轩,两人皆是炎家小辈中的绝世天才,不知多少年才会出现一个,更何况那黑袍少年独自位于高台正中,周边众人隐隐与其保持的一定的距离,这就足以说明了黑袍少年的霸道。

    “你们几个先随便转转吧,两个时辰后,还在这里集合。”拱竹说完,便独自离去,显然被明凯这么一闹,心情已然降到了冰点,留下炎辰等人傻傻发呆,四处张望。

    就在拱竹走后没多久,高台上的众多学员却是不约而同的都从高台相继跃下,往着学院深处而去。

    “我们也跟过去看看吧,反正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不知谁这么说了一句,众人皆是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一行人便跟着这些学员后面往着学院深处而去。

    “炎辰!”,就在炎辰跟在众人身后四处打量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徐徐传来。

    不多时,一位妙龄少女伫足在炎辰面前,红衣红裙,娇柔的身材,柳芽般的眉毛,精致的容颜,俏脸微抬,美眸含笑的看着炎辰。

    “韩菲,好久不见了。”待看清眼前之人,炎辰笑着说道,心中却感叹,当年自己所言未假,现在的韩菲却是越发的美丽动人,妖娆多姿,不禁干咳了两下。

    韩菲见状,继而往前轻迈一步,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贝齿轻动,打趣道:“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手下败将给忘了呢。”

    “哪有,倘若你不弃权,我们之间谁胜谁负还真难说。”再一次干咳两声,炎辰却是连忙解释到,毕竟当年韩菲的实力也仅仅比他若上一些,真斗起来还真难说。

    看着身前女子离自己如此之近,精致的容颜,含水的眼眸,青丝微扬,耳鼻间芳香四溢,炎辰不禁感觉到气血上涌,头脑发胀,不留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

    韩菲自小聪颖,炎辰的这些小九九自然逃不过她的火眼,看着炎辰那如履薄冰的样子,不禁轻声娇笑,那一瞬间娇娆身姿,却是风情万千。

    “你什么时候来学院的?”见炎辰被自己逗的不行了,韩菲这才收回打趣的目光,柔声问道。

    这一下炎辰才突然感觉到周遭空气瞬间变的清晰起来,阻塞的大脑渐渐的疏通,旋即轻吸一口清晰空气,便把之前的事大致讲了一遍,韩菲闻言又是一阵娇笑,不过这次却没有让炎辰有先前那般快要窒息的感觉,心中不由感慨自己定力太差,旋即想起花怜霜来,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感情,是悲伤?是无奈?是思恋?还是期盼?

    韩菲见状,以为炎辰心中还念着紫萱,不由升起一抹失落感,也不知是为炎辰感到不值,还是为自己感到不值。

    族青赛时,韩菲便知道炎辰对于紫萱的感情,只是因为那不躲不闪的一掌,还有那呆滞的眼神,只不过却一直好奇为何炎辰会对一个初次谋面的女子心深爱意,而且还是如此的之深,因为在她的感知中,炎辰并不是一个贪图女色的人,然而她自己却也没有想到,因为族青赛,她的那颗少女心扉,早已对着某人尽数敞开,而这个人便那个清秀脸颊,倔强眼神,穿着一身褶皱白袍的炎辰。

    学院内,韩菲虽不如紫萱那般绝世容颜,不染凡尘,却也是容颜精致,美丽动人,学院之中追求者也是数之不尽,而且韩菲的人缘也是极好,毕竟她本身性格就有点偏外向,只是韩菲跟紫萱却不怎么对头,处处都喜欢针对紫萱,紫萱也是一头雾水,也不知何时得罪过这一号人物,不过对于那些明里暗里的追求者,韩菲却如紫萱一般皆是直接无视掉,这也让有些人甚至怀疑韩菲是不是喜欢紫萱,故而才处处针对她。

    “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做,不如跟我去看这一届的新生考核吧。”似乎不愿意看到炎辰这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韩菲故作笑容的说道,声音也是略微提高了一些,似乎是在极力的掩饰内心的失落。

    炎辰这才收回心神,跟着韩菲往着院中走去,只是这一路上却显得魂不守舍,思绪不时便会飘向那绕柔曼绕的身姿,淡雅脱俗的容颜。

    炎辰目前的状态则是被韩菲尽收眼底,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愤怒,猛然停下脚步,看向炎辰的双眼,质问道,“她有什么好?你就这么念念不忘吗?”

    炎辰猛然驻足,茫然的看着韩菲,疑惑道,“你知道她?”

    “你这般念着她,她的心中有你吗?”韩菲本就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既然已经说破,索性反问到。

    炎辰闻言,却是没有回答,只是喃喃望天,脑海中浮现出往事幕幕,河边烤鱼,林中练神,屋前习臼...不由痴了。

    韩菲看着炎辰那患得患失的样子,心中满是苦涩,这一刻,她的心似乎被生生撕裂了,鲜血直流,多年来深爱的人就在眼前,可是他的心中满满的都是那个女人,还是那个自己最为讨厌的女人。

    可自己又是为何讨厌她的呢?还不是因为他,因为面前的这个少年,当年少女的那一掌又何尝不是伤了她的心坎。

    上一刻,韩菲忽然觉得自己一直牵挂的人是那么的可笑,那么的可悲,同样也是那么的可怜,然而在这一刻,她才发现她自己何尝不是那么的可笑,可悲,又可怜。

    两道人影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有甘甜,有苦涩,有无奈,有茫然,然而更多的却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