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新生考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3465字

    “走吧,别傻愣了,新生考核就快要开始了。”韩菲收住心神,拉着炎辰的袖口便院内而去,都说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就犹如飞蛾扑火般,即使是再聪明的女人,在爱情面前,依旧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炎辰茫然应了一声,任由韩菲拉着自己的衣袖往着院内走去,却没有发现,周遭那数之不尽的敌意。

    追求韩菲的人自然不少,然而君子有意,窈窕无情,韩菲就如同那妖娆的玫瑰,对于周遭的青林视若无睹,虽然韩菲性格比较外向,不过却也与异性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今却毫不避讳的就这么拉着炎辰的衣袖,虽然仅仅只是衣袖,却也让无数的追求者顿时心灰意冷,暗叹时事造人,当然也有些人则是觉得那个略显瘦弱,穿着一声旧袍的少年根本就配不上美如娇花的韩菲。

    林雷便是其中之一,站在高楼上,一身白袍的林雷一眼便看见韩菲拉着炎辰往院内操场而去,俊秀的脸上升起一抹狰狞,眼中满是怒火,紧握的拳头霹雳作响。

    林雷可是追求韩菲许久,虽然未曾抱得美人归,却也没见谁成功拿下韩菲,故而一直不懈的努力着,期间也曾暗地里“除掉”一些情敌,亦是学院公认的韩菲的三大追求者之一。

    “林大少爷,怎么了?”林雷身后,站着一位蓝袍少年,微卷的长发,深蓝色的眼眸,犹如西方混血儿,甚是妖异,林雷却是视若罔闻,依旧冷冷的望向炎辰,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炎辰恐怕已经死好几次了,算上周遭学院的眼光,那炎辰即使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噢?这可是大新闻了。”蓝袍少年见林雷直接把他无视了,也不生气,便顺着林雷的目光看去,旋即看见场边站着的两人,自然便是炎辰与韩菲,不由戏谑的说道。

    “妖破,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那块玉佩吗?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林雷也不理会妖破的戏虐,淡淡的说道,只是语气中满是恨意。

    “噢?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却没想到为了一个小娘们,你倒也舍得。”妖破显然有些吃惊,不过林雷既然话已出口,自然不会再收回,否则他这个林家大少面子可就挂不住了。

    再一次望向场中的两人,妖破不由舔了舔嘴唇,配上那蓝色的眼眸,微卷的长发,让人不由想起西方的吸血鬼。

    场外,围满了学员,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场中。

    场中,站着大约四十多位学员,仔细看去,似乎呈现对足之势,一边大约三十多位,一边却仅仅只有不足十位,不远处则站着一位花甲老者,不用想便是学院的导师或者长老了。

    炎辰仔细的打量着场中,凝眉思索,旋即问向旁边的韩菲,“那边站着的九位学院应该不是新生吧。”

    “恩,他们都是老生,负责给新生考核的,没看出来你还满聪明的嘛。”韩菲现在心情也好了许多,不由逗起炎辰来,毕竟她本来性格就属于外向的,感性的,那一阵过去就好了,只是这个少年自从闯入了她的心扉,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炎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之前听拱竹导师说一个月后按我们的潜力把我们分到不同的班级是什么意思?潜力值又是什么?”

    “潜力值也就是这一个月拱竹导师对于你们的各项指标的初步判定,比如修炼天赋,神力强弱,实战水平等等,潜力值由高到底共分六个等级,分别为传说级,妖孽级,天才级,潜力级,普通级,当然随着你的神力提高,便会逐渐提升到相对应的班级。”韩菲详细的解释道。

    “那你现在属于什么级别?”在炎辰心中,觉得韩菲至少也应该是天才级的吧。

    “我啊,目前在潜力级,估计在过个一年半载就会被升到天才级吧。”韩菲却是笑着说道,美眸中隐隐流露着一丝自豪,这自然逃不过炎辰的眼睛,只是炎辰却很诧异,韩菲这样的也不过才是潜力级,那传说级,妖孽级的人将会是什么修练天赋。

    似乎知晓炎辰的疑惑,韩菲接着说道:“普通级自然不用解释,潜力级就是指像我这样的,天赋还算不错的,一般都在潜力级,至于潜力级以上,则不是只看天赋,而是要看你的实际神力,比如天才级的门槛是凝神中期,妖孽级则是凝神后期,传说级便是空神期了,当然也要看你的年龄,如果年龄超出相对应的范围自然也只能属于潜力级或者普通级。”

    “原来如初,你来这边应该有段时间吧?不知炎沐,炎轩属于什么级别?”炎辰这才恍然大悟,旋即想起昔日炎家的天才,炎沐、炎轩。

    “炎沐,炎轩都属于天才级的,不过在天才级中却是属于实力靠前的。”韩菲笑着说道,心中却是莫名的感觉到炎辰将来在学院的成就绝对会比这两个炎家的天才还要高,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炎辰还欲在问些什么,场中已经开始打斗起来,便没有再问,转而凝神望去,不多时第一位出场的新人便已经败下阵来。

    一对一,新人对老生,似乎有些不怎么公平,不过既然规矩如此,新人也没有办法,人家老生当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

    “新生王虎,学长请教了。”有一位新生紧跟着走向场中,对着面前老生拱手道,真是人如其名,虎头虎脑,眼中满是清明。

    老生并未换人,依旧是之前那看起来儒雅翩翩的少年。

    “张恒,承让了。”白袍随风微扬,儒雅气质显露无疑,让人恍惚间觉得此刻台上的站着的人不像是一位练神者,而是一位隐士文人。

    伴随着拳脚间的击打声,两人便斗了起来,有些学员看到忘我,不禁叫起好来。

    看着场中打斗的两人,炎辰不禁想起曾经自己也在台上一举帮助家族摘得头名,当时台下也是阵阵叫好,只不过一切都因为她的出现而变的没有意义起来,不禁苦笑一声,也不知道她如今如何了,是否还在学院之中。

    远方高楼,紫萱迎栏而伫,遥望着下方的两人,少年一声白袍,隔得远也能想象的出那清秀的脸颊,旁边一位妙龄少女伫足身边,红衣红裙,娇娆的身姿,动人的容颜,少女不时笑着跟少年说上几句,虽然不知道两人在聊些什么,不过却显得很是开心。

    “炎辰...”紫萱心中轻唤,眼眸隐隐泛红,这一刻,那尽数的傲雪消失殆尽,有的只是那无尽的柔美,依旧是那么的绝世无双,不过却让人心生一股把其拥入怀中的冲动,好好呵护,倾其一生。

    炎辰却是没有想到,当年他对那个紫衣少女一见钟情,难以忘怀,然而那个少女又何尝不是对这个少年一见倾心,心挂思念,一个小小的石子,本该来带的是美好的际遇,然而那看似无情的一掌,却深深的伤了少年的心,同样也伤了少女自己的心。

    只是当年,紫萱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受她一掌总好过被长老废其手臂,然而那看似无情的,实则有意的一掌却生生的撕碎了少年那倔强的心,不知道还能否愈合。

    清风微佛,青丝微扬,精致的容颜上一滴泪珠滑落,紫萱旋即不再看去,转而步入屋内,谁也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是无奈?是彷徨?还是那藏于心底的祝福?

    场中比试依旧,名为王虎的新生却是出乎意料的坚持了许久,最后也是惜败下来,博得众人一阵叫好。

    “崇威,请指教。”就在第三位学员上场的时候,老生却换人了,虽然实力要强于新生,不过连战两轮,自然也是消耗了不少神力。

    “凛铁。”名为凛铁的老生说完便当先攻了过来,仅仅几个回合,便取得胜势,丝毫不拖泥带水。

    接下来,凛铁毫无悬念的连败三人,这才换了另外一位老生迎战,就这么车轮战打着,打着,已然过去一个多时辰,新生中只剩下最后一人。

    “王林。”最后一名新生说道,一身白袍,俊逸的脸颊,秀发随风而动,眼中一片清明,丝毫不如之前的新生们那般忐忑。

    “张恒,请指教。”没想到,最后一轮却又是首轮出战的名为张恒的儒雅少年。

    “请!”王林说道,旋即便抬手攻来,速度之快,远超张恒的意料。

    张恒毕竟也是修练多年的老生,第一时间便作出了最为合理的选择,那就是以退为进,现在既然你掌握了先手,那我就先避其锋芒,伺机而动。

    场中两人打斗不止,似乎是因为难得看见新生会一直处于攻势,围观的众多学员不禁一个个叫起好来,场边不远处,花甲老者也是面露一丝赞赏,枯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的笑意。

    炎辰凝神而望,心中不禁佩服,作为一个新生能如此淡然,且攻守皆备,是在难能可贵,只是却不知道自己对上他结果又会如何。

    韩菲则是面露震惊,因为她知道张恒的实力,凝神五转,目前属于天才级的学员,就是比上炎沐,炎轩还要强上一丝,如今却被一个新生逼的节节败退,简直不可思议。

    观看之人都如此震撼,然而张恒本人却是越打心中越惊,本来想着以退为进,却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真正打起来却是毫不含糊,渐渐的把自己完全给压制住了。

    “砰!”张恒拼劲全力,才把王林给震了回去,这才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虽然这个新生看起来很强,不过张恒也不会就这么认输,毕竟场边还有这么多学员看着呢,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修炼多年的老生。

    “不逊的狂唔,吠嚎的黑犬,锈迹斑斑,铸造的纺车,臼道之十五,破境!”作为老生,张恒已然知道仅仅凭借神力,战斗技巧是无法轻松打败面前的这个新生,故而选择了最为简单,也是最为有效的方法,那就是臼道。

    “铁砂的壁垒,灼烈的金塔,其鸣坚决,终至无声,臼道之十六,砂轮!”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王林却也在释放臼道,只是不知两道臼道碰撞,又将会是如何一番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