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恶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4本章字数:3216字

    场中两人依旧打斗不止,围观众人一个个凝神观望,所有人的神色几乎都是如出一辙,因为他们已经完全被场中打斗的两人给吸引进去了,就好似看着一幅幅翻页的画卷,容不得他们去思考,去感叹。

    妖破是越战心中越是快意,也不知多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打斗了,显然炎辰并没有让这个疯子失望,似乎还隐隐超出了自己的预想。

    炎辰同样也是越打越兴奋,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疯狂,却又好像在发泄什么东西一般。

    是的,炎辰现在确实是在发泄,他经历了太多,比同龄人要多的多,老天似乎总是在拿他开玩笑,给了他一次次美好的憧憬,却又一次次的粉碎了他的梦,现在的炎辰似乎把妖破当成了那片天,那片他曾经无法触及的苍穹,现在的他,似乎就是在与天争高,与地相斗,他要冲破这天地的束缚,掌控自己的命运!

    渐渐的,炎辰越战越勇,隐隐有把妖破压制下去的趋势,毕竟炎辰的神力确实比妖破高了一个级别,关于这点,妖破也早已察觉,不过却也不在乎,只要能战斗的爽快,输赢对于这个疯子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砰!”

    纠缠许久的两人终于各自退后两步,散退开来,这才让围观的众人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一个个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

    “痛快!”妖破大叫一声,旋即继续攻来,这一次似乎比之前蕴含了更多的力量,拳头所到之处隐隐空间颤鸣。

    看着急速攻来的妖破,炎辰内心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连忙双手交叉挡于身前。

    “啪!”不偏不倚,妖破那势大力沉的一拳正好轰在了炎辰的双腕交叉之处,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闷哼一声,炎辰噔噔噔的连退数步,这才稳住了身形,双手隐隐发麻,眼中猛是震撼,妖破似乎比刚刚要强了不少,岂料妖破却是丝毫不脱离带水,紧跟着继续攻来,仓忙间炎辰只好疲于防守,一瞬间局势逆转,即使炎辰的神力要略高一筹,也是毫无办法。

    当然也不能说是炎辰大意了,可以说炎辰除了没有使用臼道,一直都是在尽力而战,丝毫没有留手,不然也不可能之前隐隐的压制住妖破,虽然妖破神力比起炎辰是低了一转,不过妖破的战斗经验却是要高于炎辰的,无数次的与院内天才战斗的经验这是炎辰所没有的,正如百晓生所说,实力的排名不一定同等于神力。

    而妖破自是知晓这一点,所以在发现炎辰的神力隐隐高于自己,便把炎辰放在了与自己同等的地位上,每一拳,每一次攻击无一不是蕴含了全身的力量,现在的妖破可以说正处于巅峰状态,轰向炎辰的每一拳,拳拳致命,稍有不慎,炎辰定会落得重伤的下场,虽然有违院规,不过高手过招,谁不倾尽全力那么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似乎这种院规只是在变相的保护弱者。

    众人是越看越兴奋,当然也有些人隐隐为炎辰感到担心,似乎场中那个清瘦的少年随时都会重伤倒下,尤其是韩菲,美眸中满是担心与期待,看着炎辰节节败退,小手不由得紧握的了几分,同样也期待着炎辰能上演奇迹,逆转局势。

    炎辰则越打越憋屈,开始自己还是隐隐占据上风,如今却被妖破完全压制住了,心中总是不由的想到使用一记臼道来挽回劣势,不过每次都被硬生生的被压了下来,内心的倔强告诉自己,如果面前的这人你都打不倒,或者说还要依靠臼道,那么自己以后的练神道路注定不会长远,那时候的自己还拿什么去追逐自己的梦,去抓住心中的人儿。

    “可恶!”炎辰心中暗暗骂道,这妖破果然有蛮横的资本,拳拳到身,虽然自己每次都可以承受下来,不过那钻心的疼却让自己着实难受。

    而妖破显然不给炎辰丝毫喘息的机会,似乎在憋着一股劲,一股直接拿下这次比试的气势,炎辰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专注防守的同时也在不时的寻找着丝丝破绽。

    场中两人胶着而战,围观的众多学员似乎也被这打斗的氛围渲染起来,不时的为打斗的两人阵阵叫好,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叫好声似乎穿透了整个学院,更多的学员都被吸引了过来,从起初的疑惑到后来完全沉浸在观战的氛围中,也就仅仅几息的时间,可见两人打斗是多么的激烈。

    似乎给妖破鼓劲的人略多,毕竟妖破在学院也是一号风云人物,当然也有一些人渐渐的开始给场中那个看起来有点清瘦的白袍少年鼓起劲来,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少年是谁,不过既然能跟妖破斗到如此境地已经着实不易了。

    虽然看起来,炎辰一直处于劣势,一直是在疲于防守,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依旧没有败下阵来,围观众人似乎都恍惚间觉得这个白袍少年或许能够战胜妖破也说不定,于是,在内心的好奇与期待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给炎辰鼓起气来,渐渐的盖过了支持的妖破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到最后,几乎所有的学员都在给炎辰加油。

    作为练神者,每个人都有一种逆战而上,踏入王者的豪情,而现在的炎辰给众人带来的感觉正是如此,场中的这个白袍少年已经完全触动了他们的内心深处,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

    整片天地间的氛围渐渐的变得微妙起来,似乎众人看的不是一场比试,而是一个与他们一般大的少年正在迎难而行,逆流而上!

    远方虚空,隐隐站立着两道身影,静静的观望着场中打斗的两人,倘若被众多学员看见,定然会惊呼道,弃神强者!当然也有可能比弃神期更高!

    “可恶!”炎辰心中愤愤骂道,就在刚刚,整个人被妖破结结实实的轰了一拳,后退数步才稳住身形,气血翻滚,险些一口鲜血喷出来。

    似乎觉得自己就要战胜这个看起来很是坚毅的少年,妖破心中的快意更加的浓烈,旋即长啸一声,继续冲来,即将到达炎辰身前之时,却是猛的一跃,双手握拳,迎头轰下。

    “轰!”虽然炎辰第一时间做出了躲闪,不过却还是被狠狠的击中了左肩,顿时单膝跪了下来,尘土飞扬。

    围观众人无一不发出阵阵叹息声,这一刻,他们内心似乎升起了一股苍茫天道,无法逾越的叹息,似乎面前这个少年的失败印证了他们的练神道路将会注定坎坷,或许他们自己也会如这少年一般,匍匐在这苍穹之下。

    就在炎辰单膝跪地的时候,远方虚空的两道身影缓缓消失,好像还有着一丝叹息声,似乎场中的这位白袍少年远远低于自己的期望值,只是离去前皆不约而同的瞟了一眼另一处虚空,似乎那里也有着一位强者正在观望。

    然而就在这两位至强者消失之后,炎辰却是咬着牙,顶着妖破的拳头,硬生生的站了起来,即使嘴角边鲜血不停的溢出,眼中依旧是一片战意。

    “混账!”妖破显然没有料到炎辰受了这么重的一击,居然还有力气站起来,不由心中大怒,旋即又是一拳轰向炎辰。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妖破那势大力沉的一拳径直的轰向炎辰的脸颊,不偏不倚,正好轰在了炎辰的面颊,旋即一口鲜血喷出,不过炎辰却是双脚未动半分。

    妖破大大小小战斗无数次,自然看出其中的端倪,内心猛然升起一股危险的感觉,果然仅仅一息,炎辰便挥起拳头径直的轰向妖破,如出一辙,狠狠的轰在了妖破的脸颊上。

    “噗嗤!”妖破一口鲜血喷出,连退三步,原本俊美的脸上,嘴角边满是鲜血。

    “混账!”妖破何时这么狼狈过,即使是与比他强大的学员战斗,也没有谁可以伤到他那俊美的面孔,这对于一向爱美的妖破来说,简直比重伤他还要来的可恨。

    炎辰却是丝毫不理会妖破的愤怒,提起神力便攻了过去,妖破也是怒啸一声,迎了上来,顿时两人又是打斗连连,身影交错,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炎辰一直掌控着先手,妖破虽然恼怒,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咆哮着与炎辰对轰着。

    然而就在炎辰刚刚一拳轰在妖破的脸上的时候,众人一个个都欢呼起来,却更似在咆哮一般,发泄心中刚刚那无奈的叹息。

    或许就在炎辰缓缓站起的时候,他们便期待着这个略显清瘦的白袍少年能够逆境重生,就如同之前那般迎难而上,当一个个看见那真真切切的一拳轰在了妖破的脸上之时,众人之前那股恨天之叹瞬间不见,有的是只无尽的期待。

    另一处虚空,空间隐隐波动,随之一道虚影渐渐消失,天还是蔚蓝的天,云还是洁白的云。

    韩菲,红衣伫足,凝神观望着场中的白袍少年,美丽的眼眸中隐隐有些泛红,担心依旧,不过更多的却是那渐渐升起的自豪之感。

    高楼处,林雷微微闭眼,俊秀的脸上升起一抹狰狞,他却没有想到,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白袍少年居然有着如此实力。

    那一处角落,几位俊美少年依旧如故,戏虐的戏虐,淡然的淡然,愤怒的愤怒,不过先前那一直倚靠在墙边仰头往天的少年却是微微偏过头来,凝神观望了炎辰一会,便再次仰望向那蔚蓝的天空,只是那清澈的眼眸中悄然闪过一丝异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