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翔龙玄师学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7本章字数:1848字

    只有一米,那个树叶只飞出去一米的距离,就已经无法保持旋转的态势,因为它已不在坚硬了,离开轩辕炎的手指,天心录的内力效果也自然消失了。

    “内力还是太弱了。”无奈的摇摇头。轩辕炎站起身,该是回去的时候了,今天,自己就要离开这个村子了,下次再来这个山顶的时候,也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行了。

    脚尖点地,小腿发力,轩辕炎施展起凌波微步,朝着山下冲锋而去。

    熟悉的粥香扑鼻,这是离开前最后一次再给父亲做饭,轩辕炎当然是不会偷懒的。看了看炉子下的柴火,给粥里面再加些水,这样一来,父亲睡醒后,也能喝到热粥了。

    老杰克已经来了,或许是因为要去翔龙城的原因,今天的老杰克特意穿了一身新的衣服,看上去更添几分矍铄。

    “小炎,走吧。你那懒鬼的爸爸是不会起来了。”老杰克招呼轩辕炎。

    轩辕炎向老杰克比出一个小声一点的手势,“爷爷,您小点声,爸爸最不喜欢别人吵他睡觉。”一边说着,他从火炉中抽出一块燃尽的木炭,在地面上写了几行字,再回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父亲的房门,这才背起包袱和老杰克悄然离去。

    对这个世界的文字,轩辕炎认识的不多,都是村子里私塾教孩子们学字的时候,他偶尔看去的。毕竟有着前一世的功底,他也掌握了一些基础文字。

    门帘掀起,高大的身影从里间走了出来,轩辕战眼中并没有一丝睡意,当他走到门口时,依稀还能看到老杰克和轩辕炎瘦弱的身体。

    轩辕战站着没动,一直到轩辕炎和村长老杰克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了,他依旧站在那里呆立半晌。

    仿佛想起了什么,轩辕战突然转身走回铁匠铺,看向地面上轩辕炎留给他的字。

    很简单的两句话,“爸,我和老杰克爷爷走了。你自己要多多保重身体,不要喝酒了。稀饭就在锅里,别忘记了喝。”

    目光从地面的字转向一旁的铁锅,轩辕战猛的冲过去,一把扫开铁锅上的盖子,双手直接将铁锅端了起来。

    由于轩辕炎刚刚加了水,铁锅里的粥还没有重新沸腾,但轩辕战却不管不顾的就那么拿着铁锅向嘴里灌着,大口大口的吞咽,在他那的眼睛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层朦胧的晶莹水意。

    走在路上,轩辕炎默默的跟在老杰克身边,不时回头朝村子的方向看去。

    “小炎,舍不得村子还是舍不得你那酒鬼的老爸?”老杰克摸摸轩辕炎的头,微笑着问道。

    “都有一点吧。”轩辕炎低声回答道。

    老杰克微微一笑,道:“和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孙子相比,你这孩子要比他们懂事太多了。你要是我的孙子该有多好。轩辕战那酒鬼真是幸运。别想的太多了,外面的天地很广阔,到学院里,你会认识很多朋友。会学到很多知识。等你有了玄师的头衔后,国家会每个月发给你补助金,到时候,你家的生活也能好一些了。”

    轩辕炎毕竟是两世为人,听着老杰克的话,情绪已经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心中难耐的对外界的渴望,问道:“老杰克爷爷,您能给我说说学院么?那究竟是什么地方?”

    老杰克莞尔一笑,道:“学院当然就是学习的地方。虽然我也没上过,但大都是还清楚对。我们村子每年都有一个工读生的名额,但已经很多年没有工读生去学习了。工读生的优惠条件还是很多的,免除学费和住宿费,只需要自己出吃饭的钱就足够了。你可以通过在学院里做一些简单的工作来换取食物。比如打扫教室之类。总体来说,工读生在学院的学习也和免费相差不多。如果是交钱去学习的话,可不是我们这些穷人能够负担的。”

    轩辕炎道:“爸爸说,让我到了学院以后,找一个铁匠铺打工。”

    “你?到铁匠铺打工?开什么玩笑?我看轩辕战是真的是疯了。”老杰克没好气的说道,“你才多大,还没有铸造锤那么高吧。有哪个铁匠铺会收你这样的学徒工,更何况,铁匠本就是不受重视的职业,打工也不会有多少收入的。你只要在学院里好好学习就足够了。”

    “不过,说起来,如果你要是能在学院有所成就的话,到应该让你那酒鬼父亲给你攒点钱。以后的中级魂师学院可是没有工读生名额的,那可是需要花不少的钱才能够去学习的。仅仅是玄师的补助金远远不够。”

    由于轩辕炎是先天满玄力,老杰克已经将他当成玄师看待了。

    轩辕炎疑惑的看着老杰克,道:“还有中级玄师学院么?和初级玄师学院有什么区别?都是学院,教导的也应该都是玄师的知识吧。”

    老杰克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当然不一样。初级玄师学院教的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还有一些文化课程要学习。只接受玄魂刚刚觉醒的孩子作为学员,学制是五年,等到了十—岁,如果没有什么大前途的话,也就是做一个普通的玄师。但如果潜力如果不错的,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去中级玄师学院进修。一直学习到十七岁。中级玄师学院教的东西就要高深一些,但学习的难度也会大大的增加。如果不能达到学院的所有要求,就无法顺利的毕业。这一点和初级玄师学院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