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大师成为师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8本章字数:3701字

    “他们的出身并不怎么高贵的,但也拥有了先天满玄力。而这种意外,就是变异玄魂的存在。而根据我这么多年对变异玄魂的研究,只有一种玄魂能与蓝银草玄魂会产生变异。而你的蓝银草玄魂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蓝银草玄魂,所以,我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变异玄魂,那是什么东西?”轩辕炎问道。

    大师耐心的解释道:“这就要先说玄魂是如何进行传承的问题。一个人拥有的玄魂,与父母的玄魂有着直接的关系,最为正常的情况,就是传承了父亲或者母亲任何一方的玄魂。这就是家族模式的玄魂传承。而其中也会有些例外点,就是所谓的变异玄魂。来源同样是父母的玄魂,只不过因为父亲与母亲之间的玄魂拥有一定的变异性能,所以被传承者的玄魂才会出现变异,产生出一种新的玄魂。变异玄魂可以变异的十分强大,甚至可以出现先天满玄力。但绝大部分变异玄魂,却只会变得十分的弱小。变异玄魂就像是两个白痴结婚的产物,白痴的几率是很大的,但也有可能会出现远超常人的智者。”

    轩辕炎点了点头,忽然,他向后退开一步,拉开自己与大师之间的距离,紧接着,双膝跪倒在地,向大师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这一次,轮到大师愣住了,“你干什么?”

    “老师。”轩辕炎恭敬的叫道,“请您收我为徒吧。”

    大师笑了,很满意的笑了,弯腰将轩辕炎拉了起来,“傻小子,拜师为什么要磕头,你不知道这是只拜君王和父母的礼节么?只需要鞠躬就可以了。”

    玄魂大陆的习惯显然与轩辕炎第一世的情况不同,但轩辕炎并不怎么觉得自己的礼节多了,郑重的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您应该受到我的这样跪拜。”

    轩辕家族对于礼节的教导是十分的严苛的,当初受到那种教育成长起来,早已深深的烙印在轩辕炎内心的深处。

    大师动容的看着轩辕炎,“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好,好,看来,我果然没有选错。”所谓见微知著,细节决定成败,尽管这师徒二人接触时间并不长,但大师对眼前这个孩子已经有了不小的认识。

    “走吧,我带你去教务处报道。”大师再次拉起轩辕炎的手,他那原本干爽的大手因为激动有些微微出汗。

    翔龙初级玄师学院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大,主要分为几个区域,主教学楼,操场以及操场东侧的宿舍楼。

    尽管只是初级的玄师学院,这里对学员的要求却也非常严格,哪怕是家在学院旁边,学员也必须在学院中入住,接受统一的学校管理。

    教务处在主教学楼一层,专门负责接待新生的是一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师,还有两名年纪在三十以内的青年老师给他打下手。

    大师把证明放在桌子上,向那位年长的老师道:“苏主任,这是今年玄魂村送来的工读生,麻烦你帮他注册一下子。”

    苏主任满面堆笑的道:“大师,您怎么来了,稀客啊!坐会儿吧。”

    大师摇了摇头,向轩辕炎道:“你自己在这里注册,这几位老师会告诉你怎么做的。我先走了,回头我自会去找你。”

    轩辕炎点了点头,恭敬的道:“老师再见。”

    大师面露着微笑,摸了摸他的头,转身而去。

    听到轩辕炎对大师的称呼,苏主任似乎很感兴趣,“小伙子,你叫大师叫老师?他可不是我们学院的老师啊。”

    轩辕炎道:“但他是我的老师。”

    苏主任一愣,“你拜大师为师?”他的神色有些古怪,那是一种想笑又强忍住的表情。

    轩辕炎道:“有什么不妥么?老师。”

    苏主任连连摇头,笑道:“没有,没有。没想到大师也会收徒弟了。不过,你还是本学院的学员,今后同样要遵守学院的规章制度,你明白么?”

    轩辕炎点了点头。

    苏主任旁边的两名青年老师可没他涵养那么好,其中一人拿过玄魂殿的证明看了看,笑道,“轩辕炎是吧。作为学院的老师,我可要提醒你一下。师傅可不是随便认的。任何一名玄师,不论是否从学院毕业,也只能认一名师傅,否则,会被世人所不容。你真的认为大师很合适么?哦,你还是先天满玄力。可惜,玄魂是蓝银草。”

    看到证明上的先天满玄力几字,在场的老师脸上都流露出惊讶之色,但蓝银草却令他们的惊讶变成了惋惜。

    轩辕炎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三名学院老师,“有什么不合适的吗?”

    苏主任瞪了身边的青年老师一眼,道:“大师虽然性格古怪了一点,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在玄魂方面却是“无敌”的存在。反正你的玄魂也是蓝银草,拜他为师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好了,就这样吧。这是你的东西,学院免费发放给你的。你住在宿舍楼七室。那里的负责老师会安排你作为工读生的工作。去吧。”

    “谢谢您。”接过苏主任递过来的东西,轩辕炎行礼后转身走出了教务处。

    苏主任给他的是一身标准的翔龙初级玄师学院校服,白色的质地看上去十分的干净。刚刚走出教务处,轩辕炎隐约听到教务处内之前说话的青年老师声音传了出来。

    “大师确实是‘无敌’的啊,不过,只是理论上无敌。当然,还要他那些理论能够成为现实才行。主任,我还记得大师有什么一个什么玄魂十大核心竞争力的说法吧。那简直太可笑了。”

    “够了,大师是院长的朋友。不得妄自评价。虽然没有什么人证明他的理论是正确的,但也没人证明过他的理论错误。在玄魂界,大师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不对吧,主任,应该是赫赫有名的小丑才对。谁都只当他是一个笑话而已。”

    听到里面的交谈声,轩辕炎的脚步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向外走去。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不屑,当然不是针对于自己刚认下的师傅,而是针对教务处里那三位老师的。

    仅仅从一份简单的证明之中就能看出自己是双生玄魂,并且断定自己另一个玄魂非常强大的人和我是玄魂变异的人,会只是一个笑话么?

    理论无敌?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理论。师傅的力量是无法传授给徒弟的,传授的是知识。这些人连这一点都搞不清楚,也亏他们是初级学院的老师了。

    宿舍楼只有一栋,很好找,学院的学员和老师都住在这里。正像老杰克所说的那样,能够成为玄师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在翔龙这种偏僻的城市之中更是如此。整个学院的学员和老师数量并不多,一座小宿舍楼已经完全可以负担了。

    学生的宿舍一共只有七间,因为初级玄师学院的学员年纪都比较小的,为了更好的统一管理他们,所以每个年级的学员统一住在一座大的宿舍里。而翔龙初级玄师学院每个年级的学员也不过在四十人左右。

    宿舍楼的下面三层,就承载了七间学员住的大大的宿舍,每一间宿舍都有一名老师负责。

    七舍是这七间学员宿舍中比较特殊的存在,条件也是最差的,是专门给工读生住的地方。毕竟,学院不是善堂,工读生的学费虽然减免了,但待遇也不可能像普通学员那么好。

    七舍也是唯一一个年龄混杂的宿舍,不论年级,所有工读生都在这里居住。

    轩辕炎刚刚走到七舍门前,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喧闹声,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处向内看去。

    这是一个宽阔的房间,足有近三百平方米,里面摆放着一共五十张床铺,但也只有床铺,有被褥的只有十一床,此时,里面正有七八个年纪在八岁到十一岁之间的孩子喧闹着。

    轩辕炎在门上敲了敲,说话的孩子们目光顿时朝着他的方向转了过来,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看了看满身补丁装束的轩辕炎,朝着他走了过来。

    这个孩子比轩辕炎高了接近两个头,身材在他这个年纪已经算是比较魁梧了,走到轩辕炎面前,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新来的工读生?”

    轩辕炎脸上流露出一丝善意的微笑,“你好,我是从玄魂村来的工读生。”

    “我叫王吉,玄魂是吉他,未来的器玄师。也是这里七舍的头儿,小子,你叫什么名字?玄魂是什么?”

    “我叫轩辕炎,玄魂是蓝银草,为了低调轩辕炎只想让最亲近的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蓝银草?什么时候蓝银草玄魂也能修炼了?”王吉摆出一个极度吃惊的样子,宿舍里的孩子们大都全部跟着爆笑起来,看轩辕炎的眼神就像是看白痴一样。

    轩辕炎依旧面带笑容,“请让让好么?”

    王吉没有理会轩辕炎的话,“小炎子,我是这里的老大,以后你要听我的,知道没有?”

    轩辕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我叫轩辕炎,不叫小炎子。”长辈们亲切的叫他一声小炎他不会在意,或者是善意的称呼也没什么,但眼前这个所谓的老大显然是要给他一个十分大的下马威。

    王吉抬手在轩辕炎肩头上推了一下,推的他后退几步,“我就叫你小炎子,怎么了?不服气?”

    轩辕炎笑了,轻轻的摇了摇头,把手中的校服放在旁边的一张床上,正在王吉有些纳闷他在干什么的时候,突然,他发现面前的轩辕炎消失了。

    其他的学员清晰的看到轩辕炎速度极快的踏出一步,竟然已经来到王吉背后,也不回头,右臂曲起,一肘打在王吉的腰间,同时,他的右脚也正好留在王吉的右脚前。

    王吉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跌了出去,踉跄着摔出了宿舍门口,幸好他的下盘力量不错,竟然没有扑倒,否则就是个狗吃屎的结局。

    “臭小子,你敢打我?”王吉大怒,一转身,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朝着轩辕炎扑了过来。

    轩辕炎只是希望在未来的学院生活中不要遇到太多的麻烦,至少不要被干扰正常的生活,所以,他肯定的认为,应该给眼前这个‘老大’一点教训。这就是所谓的杀鸡儆猴。

    眼看着王吉扑来,一拳打向自己胸口,轩辕炎不退反进,迎着王吉踏前一步。他这一步正好踏在王吉的身前,同时左手一引,右手一带。完成了一个简单而有效的动作。

    王吉只觉得自己挥出的右拳好像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牵引着一般,竟然改变了方向,同时一股大力从轩辕炎右手传来,脚下又正好被绊到,身体顿时再次飞了出去。这次的平衡可没那么好掌握了。轩辕炎双手中简单的动作已经用上了轩辕家族绝学控虎擒龙之法,借助王吉本身的力量,再加上他自己的力量,王吉噗通一声,顿时扑倒在一张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