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做了一天的舍长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8本章字数:3580字

    如果说第一次还是凑巧的话,那么,接连两次将王吉摔出显然不是那么简单,其他孩子们看着轩辕炎的眼神顿时出现了一些变化。

    一声明显不应该出现在孩子口中的低沉嘶吼从王吉喉间响起,老子我拍死你,王吉召唤出他的玄魂吉他

    玄魂。他动用了玄魂的力量。这个念头从轩辕炎脑海中电光石火间闪过。

    可是,玄魂又如何呢?

    眼看着王吉的玄魂拍向自己的肩膀,轩辕炎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成爪形,迎上了王吉的玄魂。双脚脚尖同时向内,膝盖微曲,做出一个钳羊马的标准马步。

    四手相接,如果说刚才是技巧上的使用,那么眼前就是完全变成了力量上的较量。两双大小不同的物品已经抓在了一起。

    王吉显然已经被轩辕炎激怒了,脸上流露出一丝丝狰狞,此时,他已经使用了自己的玄魂吉他之力,虽然他也知道不能真的伤害轩辕炎,但至少要凭借力量让这个使自己大丢脸面的小鬼按倒在地。

    吉他发力,王吉完全有理由相信,凭借自己在学员中排在前五的超级力量,压倒眼前这个傻小子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真的是这样么?

    轩辕炎虽然瘦小,可他连大铸造锤都可以每天挥动近千次,力量又怎会平常呢?

    就在王吉发力的同时,他清晰的感觉到那双明显比自己小了几号的手竟然坚硬的如同钢铁差不多,几乎在一瞬间,力量上就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轩辕炎双手大拇指同时用力,王吉只觉得虎口一阵发麻,自己的玄力完全被对方压制。紧接着轩辕炎就那么带着他的手向后跃起。

    王吉本身就是从空中下扑的,轩辕炎这一后跃,顿时把他带的失去了平衡。他眼看着轩辕炎的膝盖在自己面前放大,心中顿时大叫不好。

    轩辕炎这一膝是朝着他鼻子去的,王吉知道,哪怕不计算轩辕炎本身的力量,单是自己的身体重量这样砸下去,恐怕自己的鼻梁的小骨也将不保了。就在这一瞬间,他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而就在眼看就能重创对手的时候,轩辕炎的双手却突然松开了,在力量上他占据着主动,自然能够说退就退,同时,弯曲的右膝深湛开来,改成了右脚脚面踢在王吉的胸口上。

    这是一记超级弹腿,用力行程不长,但瞬间爆发的力量却绝对不弱,哪怕轩辕炎把踢的力量更多的转化为送,也依旧是如此。

    宿舍里的学员们眼看着王吉的身体在空中不受控制的做出了一个后空翻的高难动作,砰的一声,整个人已经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

    轩辕家族虽然以武器著名,但实际上,轩辕家族的擒拿手也极为厉害,只是因为武器的光环过于耀眼才被掩盖了而已。控虎擒龙不只是运力的法门,同时也是一种非常霸道的擒拿的手法,其中分筋错骨的手段极为毒辣。当然,轩辕炎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用出就是了。

    这一次,王吉摔的不轻,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轩辕炎的眼神已经变得惊怒交加。不论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面对比自己更强的人,惧怕还是要多于冲动的。

    轩辕炎拿起自己的校服,“现在你可以让开了么?”

    眼看着轩辕炎朝自己走来,王吉下意识的闪开前进的道路,轩辕炎就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张床,把自己的校服放在上面。

    “小,哦,不,轩辕炎,你刚才用的是玄技?”王圣试探着问道。

    “玄技?”这个称呼轩辕炎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玄技是什么?”

    王吉挠了挠头,道:“就是凭借玄魂使用的技巧。不过,你的玄魂真的是蓝银草吗?”

    抬起右手,淡淡的蓝色带血色的光芒从掌心中涌出,轩辕炎在用行动告诉宿舍里的学员们,他的玄魂是什么,要看他们的理解。

    听到玄技二字,其他学员虽然慑于轩辕炎的厉害,但还是围了上来,“那真的是玄技吗?好厉害,连王吉大哥都不是对手。”

    轩辕炎摇了摇头,“那不是玄技,只是一种搏击的小技巧而已吧了。我们这里没有被褥么?”

    一个年纪比轩辕炎大不了多少的学员眼神一黯,“我们只是工读生,本来学费就是被免除的,哪里来的被褥啊!我们这些也都是从家里带过来的。要不,你先用我的吧。”

    轩辕炎摆手道:“不用了,谢谢。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王吉走到轩辕炎面前,“你刚才为什么手下留情?”他在翔龙初级玄师学院也学了有四年的时间,要是连轩辕炎的收膝改踢是为了避免重伤他他都看不出来,那就是白学了。

    轩辕炎淡然道:“我们是同学,又不是仇人。”

    王吉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刚才对不起了。每一个到这里的工读生,都要面对这些。我们工读生本来就被其他学员看不起,所以,我们必须要团结。我只是希望你这个新来的能和我们团结在一起……”

    轩辕炎莞尔一笑,道:“所以,就要给我个下马威么?”

    王吉脸一红,流露出几分憨厚的笑意,“是你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才对。不过,你还真是厉害。你应该才刚到七岁吧。”

    轩辕炎点了点头。

    王吉拉开床前一名学员,也不客气,在轩辕炎旁边坐了下来,“轩辕炎,你打败了我,以后你就是咱们七舍的老大了。”

    轩辕炎赶忙摆手,道:“我是来学习的。”

    王吉正色道:“这是规矩,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你以为老大是好当的?我可不是跟你谦虚。你看。”一边说着,他拉开了自己两条校服的衣袖。

    轩辕炎吃惊的看到,在他这双手臂上,竟然足足有七、八处青紫色的伤痕。

    王吉苦笑道:“这是昨天刚到学院时弄的,我们这些工读生,都是出身于贫穷的家庭,其他宿舍的学员经常会欺负我们七舍的人,作为宿舍的老大,必须要替兄弟们出头。我巴不得把这个责任转给你呢。”

    其他学员都点了点头,看着轩辕炎,脸上流露出一丝希冀的光芒。

    正义感,是侠客的基本要素。保护弱小自然包含其中,轩辕炎当年在轩辕家族受到的这方面教育可谓是多不胜数,闻言也不再推辞,“那好吧。我不会看着宿舍里面的同学被欺负的。”

    正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里是七舍么?”

    众人同时朝门口处看去,眼睛顿时有些直了。

    只见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站在门口,看样子,和轩辕炎的年纪差不多,身高也几乎一样。俏丽的小脸白里透红,让人很有咬上一口的冲动。尽管她的衣着非常朴素,但看上去,却十分整洁。

    黑色的长发梳理成一个蝎子辫垂过臀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好奇。她的手里也捧着一套崭新的校服。

    宿舍内的学员都是男孩儿,突然看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儿出现,一个个都露出目瞪口呆的样子。

    轩辕炎忍不住低声向王吉问道:“我们这里可以男女混住?”

    王吉点了点头,同样压低声音,道:“大家还都是孩子吗,学校每个宿舍都不分性别的。据说到了中级玄师学院才会区分开。真是怪了,去年一个工读生都没有,今年却来了两个。老大,上,给她个下马威。”

    “呃……,不用了吧。”轩辕炎没想到自己刚刚成为了这所谓的七舍的老大,立刻就遇到了一个难题。让他去欺负一个女孩子,他实在做不出来。

    门口的女孩儿眨了眨大眼睛,看着里面没人理会自己,再抬头看看门上那七舍的标牌,脸上流露出甜丝丝的微笑,“你们好,我叫冷若冰,冰块的冰。”

    王吉他在轩辕炎的后背上连捅,示意他不能够破坏宿舍的规矩。

    轩辕炎无奈之下,只得站起身,朝着女孩儿走了过去,“你好,我叫轩辕炎。是,是这里的……”老大二字他实在有些说不出口,脑中灵机一动,“是这里的舍长,你叫我名字就行了。请问,你的玄魂是什么?”

    小舞眨了眨大眼睛,微笑着道:“我的武魂是媚兔。很可爱的那种小媚兔。你呢?”她一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会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说不出的可爱动人。

    轩辕炎道:“那你岂不是正好克我,我的玄魂是你玄魂的食物。蓝银草。”从来没有和女孩子交流过的经验,当初在轩辕家族他也只是天天沉迷于武器之中,此时竟然会有些紧张。

    冷若冰噗哧一笑,道:“你真有意思,你不让我进去么?”

    “这个……,是这样的,我们七舍有个规矩,新来的工读生,要展示一下自己玄魂的实力。所以,我想和你切磋切磋一下。”

    轩辕炎暗暗安慰着自己,切磋,不是欺负小女生。自己小心一点,别伤到她就是了。也算是保留了这个宿舍的传统。

    冷冰若有些怪异的看着轩辕炎,“你确定?”

    轩辕炎点了点头,道:“确定。”

    冷冰若把自己的校服放在一旁,脸上流露出几分兴奋,“好啊,那来吧。”

    还没等轩辕炎反应过来,她的右腿已经屈膝而起,脚尖瞬间弹出,直奔小炎的下巴踢去。看上去力量并不怎么大,但速度却非常快,吓了轩辕炎一跳。

    身体朝左侧一闪,让开踢来的脚,同时右手抓向 冷冰若的脚腕处,右脚习惯性踏出,肩膀靠向 冷冰若的胸膛。一式十分标准的铁山靠。在正常情况下,单脚支撑身体的 冷冰若要真的被唐三这样靠上,那么,她必然会摔的飞跌出去。

    当然,轩辕炎是很有分寸的,他心中已经想好了,只要 冷冰若一失去平衡,以自己的速度,绝对来得及拉住她,同时他那一靠也没用多少力。只要算是比试过了,也就算过关了。

    其他学员们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轩辕炎和冷冰若动手,王吉眼看着轩辕炎的动作,眼中异彩连连,努力的记忆着。他发现,轩辕炎的动作虽然很简洁,但却非常有效。

    但是,事情并不是按照轩辕炎设定的剧本进行下去的。

    轩辕炎的右手刚刚抓住冷冰若的脚腕时,突然觉得手中一滑,势在必得的超级一抓竟然失手了。紧接着,冷冰若踢空的腿顺势一横,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对轩辕炎撞过来的右肩,她的双手轻轻一挡,右脚在轩辕炎肩头借力,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顺势攀上了轩辕炎另一边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