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救治同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3666字

    “就这样被你征服,截断了所有退路……”。“唉!起得太早了,真受不了,军训快点结束吧,哥的大学生活应该是轻松上课,泡泡美眉,玩玩电脑的生活。”一大早,三哥就抱怨道。

    “快别牢骚了。”收起功法后我说道:“二哥快起吧,三哥、老大快,马上回早操了。”

    花了十分洗漱完毕后,我们快速小跑来到南苑操场集合。

    刚集合好,上官红就来了。中队负责人连忙大叫道:“报告教官,应到66人,实到66人。”

    上官红道:“很好,归队吧!”

    是!教官。

    上官红又道:“你们的表现我很满意。立正、稍息、立正!军姿三十分钟,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上官红的心情比以前好多了,我想或许是走了我一顿吧!

    此时,上官红的声音又响起:“嗯!很好,注意抬头、挺胸、收复、前脚掌着地,好、不错!”

    ~~~~~~~~~~~~~~~~~~~~~~~~~~~~~~~~~~~~~~~~~~~~~~~~~~~~~~~~~~~~~

    “好时间到,自由活动三十秒。”

    突然有人道:“诶,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好像是有人中暑了吧。”

    另一人道:“我看不像。哎,你们看,那同学好像换在地上打滚,不会是什么病发了吧。”

    那边的教官道:“赶快,打你们校医院的电话。”

    我也闻声看去,见一女同学倒在地上,还不停的在翻滚。她旁边的一女同学是满脸的焦急,看来这不是一般的病。我不忍看她在痛苦下去,快步跑了过去。经过上官红面前时,快速说道:“我能治病。”似乎她听了我的话有点转不过来,呆了呆。也没等她回答,我就来到 生病同学的旁边。我手指搭在她的手上就要为其把脉。

    室友见我跑了过去后,教官也跟着过去,于是也跑过去。过来见了我的举动后,都是不由得一惊。老大道:“这小四啥时候会治病了。”

    吴宇道:“不知道啊,希望小四别乱来。”

    罗毅这时道:“应该不会吧!小四好像不是那种人。”

    所有同学是一脸的惊讶!有人道:“这人不会当自己是神医吧!一过来就要一副为人治病的样子。屁!你以为他是小说《天才医生》里面的主角吗,我看他是想装逼想疯了。”

    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去骂这些二逼,不过内心还是有点不平;人家都生病了,你们看热闹也就算了,有好心人为她治病,你们却指责这人不是。唉!国人的一大悲哀。

    这时,我输入她体内的真气返回来了。我对一旁的男教官道:“她这是,突发性心肌梗塞,我能治疗。”说着,我拿出了金针就要插入她的心脏血脉。

    这位教官道:“不行,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治,但我不能冒险,我是她的教官,我必须为她的安全负责。再说,你有医师资格证和行医资格证吗?”

    “是啊!”旁边的众多同学也疑惑道:“究竟是不心肌梗塞,你不会乱说的吧。就是就是,真的假的。”

    其中一人道:“还有就算我会医术也不蠢得在这种情况下为人治病,毕竟谁会信你啊。”

    我强压下内心要揍人的冲动,使自己平静下来。我对上官红道:“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

    说完我又对,生病的女孩说道:“你相信我吗?”

    这是一个身高大概一米六六,身体有些瘦弱,面色有些苍白的女孩。她给我一种让人令爱、痛惜的感觉;她就像是红楼梦里林黛玉的现实版。或许是我真挚的眼神让她产生了信任感,又或许是众人之中只有和旁边女孩帮助她的缘故吧!她不禁的点了点头。

    这时他的教官道:“不行。”刚要伸手拦住我,就被上官红打断道:“让他治,一切后果我负责。”

    我感激的对她点了点头就行起针来,我一针针隔着衣物通过特定的手法就直插她的心脏的内关穴、心前区、郄门穴这心脏三大穴位,然后暗自运转帝脉,通过金针输入她的体内为她疏理心脉。

    此时,老大不放心地问道:“哎,老 二,你们说这小四能信吗?”

    吴宇道:“我看行,我感觉小四的手法好像是一位老手。”

    罗毅也道:“我看小四应该没问题的,再说了,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此时众人之中有人道:“嘿!还别说,好像有点门道,好像不是装的。”

    有一些人说道:“没到最后,谁知道呢,慢慢看吧!”

    上官红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心里想道:“这人虽然有时不着调,但我感觉他就是一个谜一样的人,或许能治也说不一定。”

    随着真气的慢慢疏理,女孩渐渐稳定下来,紧皱的眉头也慢慢舒缓下来。

    有一人道:“哎!你们看,这才一会,就见效了,还真神了;果然是啊!还真有点本事。”

    呼!上官红等教官和室友们都松了一口气。又过了一分钟,我收了针后说道:“好了。”又说:“你的身体弱,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所以过劳、脱水,造成了突发性心肌梗塞。我看你请假吧,不要再军训了,这病可是会要人命的。哦!对了,以后吃饭多加一份萝卜排骨汤。”说完又对旁边的女孩道:“好了扶她到那边做一下,校医的人就快来了。”说完,我又看了看那生病的女孩。就站起来。看了看那些同学一脸郑重的道:“同学们,我对你们很失望;在同学生病的时候,你们看热闹我不会说什么,因为这是国人的”。“标志”哈哈!哈哈!许多同学听了我的话忍不住大笑。世界都知道,中国人爱看热闹。

    我不管他们的笑声,继续道:“可有人站出来帮别人的时候,你们还嘲笑,你就不对了。”尤其是听到有人说:“就算我会医术也不会在没有人相信我的情况下去救人”。“你难道就因为别人不认可你,你就忍心看到一个美丽的生命就此消逝吗?如果,我说如果。如果,躺在地上哀嚎的是你的亲人,而我就是见死不救的人,你们会怎么想。”听到这里,笑声渐渐小了下来。

    我继续道:“国人们都说“生命是无价的”对!没错,生命是无价的,但那说的是自己的生命或者是自己亲人的。因为别人的痛,你虽然能看见,但你却感受不到,所以你可以当它不存在。自从人一生下来,我就是我,他就是他;我的就是我的;他的就是他的;只要与我无关,所有事情高高挂起也是视而不见。我建议你们都去看看《地藏经》我不求人人成佛,只求你们不要再将“你、我、他”分得那么远,毕竟大家都是人,有区别吗?当然!今天我说这些不是表明我有多伟大,我也是人,我也有亲人;我希望在我帮助别人的时候,也会有人在我亲人无助的时候伸一把手;我只希望这世间多一点爱。”说完,操场上鸦片无声,所有同学一脸沉思。

    啪啪!“说的好啊!年轻人。”我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响起。我闻声望去,只见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啪着手掌走过来,老者大概七十岁吧。有人道:是校医院长、中医学院院长、本校副校长王长春王老先生。王老走到了我的身边道:“这位同学说得不错,正如我们的校训所说:‘不耻下问和乐于助人是立人之本。’”说着转身对我问道:“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

    我认真答道:“夏杰,夏天的夏,豪杰的杰。”

    “好名字,不错!”老头笑着说道。接着又问我道:“你是我们医学系的吗?”

    我答道:“是的,我是医学系中医学院的学生。”其实学习中医是我在师傅教我灵枢九针后下的决定;所以填志愿的时候我选择填了中医,也是为了对我会中医的一个解释和掩饰吧!

    老头高兴道:“不错啊,喝喝!今年我们中医系收了一个好苗子嘛。”

    其实这老头过来的时候,我正好在施针,其针法之妙,闻所未闻。那时,他旁边的一位中年人说道:“胡闹,说着就要上前打断我,还是这老头拦住了他。”

    王老又道:“我听说有位同学得了急诊,没事就过来了,哦!病人呢?”

    在这里,她无力的说道。王老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把起了脉,只见他的表情愈来愈不可思议,有转头看了看我,弄得大家莫名其妙。不一会儿放开了手道:“这位同学的确是突发性心肌梗塞。”说完就盯着我道:“夏杰同学,刚才,我见了你的针法很是玄妙,老头子自问在中医上倾注了几十年,尤其是在针灸上,可说是阅尽天下针法。可你的玄妙针法,却是从未见过。”

    “什么?”听了王老的话,王老旁边的人大惊道:“王老不会吧!这世上还有你不知道的针法。”

    王老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 继续像我询问道:“你能告诉我吗?”

    我平静的道:“我使用的是灵枢九针。”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九根金针。

    王老听了我的话,又看了看我手里的金针。只见这九根金针——有四根一寸六分长;其中一根头大末锐;另一根,针如卵形;又一根,刃三隅;再一根,大如氂,且员且锐,中身微大;又……看到这里,王老不禁大呼!“灵,灵枢,灵枢九针!真的是灵枢九针。”王老大呼着来到我的面前;把我手里的金针反复看了个遍。说道:“黄帝的灵枢九针传说随着黄帝分升而消失人间;据说唐初的药王孙思邈为了使灵枢九针重现人间,寻得精金打造九针,这九针可以数千年不变型;你这应该是药王所造,我没说错吧。”操场上所有的人对王老的话感到不可思议;就像再听神话故事一般。

    我道:“没错。”

    王老突然道:“对了,你刚才用的是灵枢九针?”说完后急切的看着我,就好像急要证明答案一般。

    我实在受不了被王老这般看着。连忙道:“是的。”

    王老目光灼灼的盯着我,还要说什么。我忙道:“王院长,要不您留个电话,晚上我去拜访您;我们还要军训呢!再说,这位同学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康复呢,我指了指发病的女孩。”

    王老这才看了看周围,见所有同学都看着他;这才感到自己的失态。忙道:“那好,夏杰同学,这是我的名片,记得一定来我办公室,我先回去了;来个人,扶这位同学会校医院观察。”

    呼!终于走了。

    教官重新组织了军训,不过我感觉,怎么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那么怪怪的。就连上官红也对我一瞟一瞟的,如果是放电的话那得多好啊!总之我很尴尬。

    果然!带着尴尬军训,越训越尴尬。军训终于结束,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我的人影就一闪而逝,直奔图书室而去,还是先躲一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