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和王老的谈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2249字

    下午军训结束后,我像上午一样立马跑道图书室,反正哥现在半天不吃饭也行。从师傅家离开前,师傅说过:“你以后尽量多看看《周易》、《奇门遁甲》、《术藏》等玄学书籍,还有《藏经》等风水学说;这些对你的修炼和获取机缘有很大的帮助。”一般来说,师傅的话我都是很遵从的。

    来到图书室三层,我直奔文学类书籍架,很快就找到了《奇门遁甲》;我静静看了起来,很快我就被吸引住了。奇门遁甲,是中国古老的一种术数,是一门传统珍贵文化遗产。奇门遁甲,有理数奇门和法术奇门两种,有伪传说“奇门遁甲”是修真的功法。相传奇门遁甲源于军事上的排兵布阵。其典型代表人物,在古代有黄帝、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奇,指三奇日、月、星;门,指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古人曾说:学会奇门遁甲,来人不用问。《烟波钓叟歌》中说道——

    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

    轩辕黄帝战蚩尤。逐鹿经年战未休。偶梦天神授神符。登坛致祭谨虔修。

    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

    一千八十当时制。太公删为七十二。逮於汉代张子房。一十八局为精艺。

    ~~~~~~~~~~~~~~~~~~~~~~~~~~~~~~~~~~~~~~~~~~~~~~~~~~~~~~~~~~~~~

    学会《奇门遁甲》者能测未来、识天文、知地理、明风水、勘生死、布兵阵、设迷宫、造机关、转天力等等。看到里面的玄奇内容,我不禁大惊,难怪师傅要我看这书。不过,没有变态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的人几乎不可能学有所成;难怪这本堪称“天下第一奇书”的《奇门遁甲》还比不上《三字经》出名。我想,这本书基本就是为我所写的。渐渐的我越来越沉溺其中。

    “同学,同学。”突然,一个声音唤醒了我。我抬头一看,图书室几乎没有人了,才知道已经到了关门时间。我对这位男同学道:不好意思,我放回书本就走。

    呼!我出了图书室,看了看时间,刚好9:30半。我突然想起了和王老的约定,掏出了王老的名片,按了王老的号码。?此时的王老正在捧着《黄帝内经》看着《灵枢篇》一边看,还一边自语道:“果然是流失的灵枢九针啊!每根针的大小,形状都一模一样;我看到了中医复兴的希望啊!”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喂!王老您好!我是夏杰同学,真不好意思,刚才在图书室看书,突然忘了时间,您现在还在您的办公室吗?……嗯!好的,那我马上来。我挂了电话,就朝着王老的办公室走去。

    王老,放下了电话道:“真是个好孩子啊!心地善良、学习刻苦、天赋出众。要不要给丫头和他拉个红线。”

    无语啊!可怜的我还不知道正被人打着注意呢!

    此时,毫无一人的图书室第三层突然蓝光一闪,一个蓝色的身影闪现出来,并自语道:“夏杰,十八岁,中医系;对了,他看什么书呢,看得那么着密;说着拿出了《奇门遁甲》看了起来,渐渐的,一脸痴迷的模样;又自语道:难怪他看得那么入迷,原来这书,这么好看啊,以前我这么没想到来这里看书呢。”说完,又渐入其中。

    几分钟后,我来到了王老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突然门一下就打开了,露出了王老和善的面庞。

    王老见了我就欣喜道:“小夏进来坐吧;夏杰同学,你不会介意我这样叫你吧!”

    我道:“怎么回呢!这样叫着亲切嘛。”

    王老道:“那好,小夏啊,你若不嫌弃我老头子,你就叫我王爷爷吧。”

    我道:“好的!王爷爷。”

    “好、好。”说了两声好后,突然一脸严肃道:“小夏你真的会灵枢九针;这灵枢九针听说需要以气运针;是真的吗?”

    我认真道:“没错王爷爷,这些都是真的;其实我会灵枢九针都是一次偶然。在我小的时候,有次家人去地里干活了;那天门口路过一个老人,太阳很烈,我见老人挺可怜的就把老人叫道家里休息,给他泡了一杯茶;突然那老人说他饿了,我就把家里的饭菜给他热了吃。”粗茶淡饭后,老人对我说道:“我是少林寺远游的上代方丈,我观你心地善良,而且天生慧骨;我身上有我偶获的药王传承,我年纪大了,估计也会不去了,索性就给你吧。”掏出两本书籍后,他就走了,临走前对我说道:“这个秘密能保守多久就多久吧;虽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炼习这本功法,但知道的人多了不好,谁都会起贪念;这两本书,一本练气和练功;另一本书是用针的。在你练气成功和学会这套针法时,这两本书就毁了吧!怕被心机不正的人学了去,做危害社会的事情。这也算是你师傅孙思邈的想法,如果不是找不到心性合格的人,他也不会希望这套针法失传。”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到这里,王老不住问道:“哎!小夏,你不会真的毁了那两本书吧?”

    我答道:“没错,我的确是烧了那两本书;我觉得老师傅说的不错,如果此书籍公开,难保知道药王传承的人没有不会不择手段想得到它的;虽然,要练出气必须天赋不俗,根骨清奇,而且还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但这也不能否认它就是无价之宝。”

    “可是,如果有人知道了这些,那他们也会对你不利啊!”王老对我说道。

    我道:“没事的,我十几年的武术也不是白练的,我有信心保护自己。”

    王老见我满脸信心也不再讨论这个问题。转而问我道:“小夏,你除了这套针法,其他的医书你看过没?又懂多少医术。”

    我道:“医书基本全看完了;望闻问切四诊、(阴阳、表里、虚实、寒热)八纲的运用我只是略懂个大概;对于阴阳、五行、气血津液、脏象、经络、运气等学说,以及病因、病机、诊法、辨证、治则、治法、预防、养生等内容只是略有涉及罢了。”

    听了我的话,王老大感满意,毕竟一个还没有正式上课的中医学生,能懂得这么多已经是非常的优秀了。王老道:“嗯!不错,你一定要虚心求学,努力进取,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我来教你。”说着叹了口气道:“唉!中医的兴起,你们年轻人则不可待啊!”

    我认真道:“王老放心吧,我会努力学习,立志发扬中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