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一探寒冰洞与偶遇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2828字

    军训的生活在一天天过去,当同学爱上军训时;军训大会操已经到来。当天下午,教官们坐上警车走了;整个学校没有因为军训结束而轻松,反而略显沉重。许多比较感性的女生都哭了,流出的是真挚的思念;不知道多年后,她们回想起来会不会觉得自己变了,被社会改变了,不再那么的感性或真正的再流一次泪;男生们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军车,一言不发。这种情况好像两三天才恢复过来。不过我唯一知道的是——军训结束后,学校的心理咨询室老师挂了三天的黑眼圈;听说那几天心理老师白天要上班,半夜时还要通过电话开导学生。

    上官红也走了,我们要了彼此的号码,说有时间在联系。我想:“或许她只是我人生的过客罢了。”

    当晚我们四人来到了第一次见面是聚餐的地方。我们喝了很多酒。

    三哥说:“林薇薇已经答应做他女朋友。”所以很高兴,当晚就是他请客。

    老大说:“前几天和一个东北女老乡偶遇,这几天感情有升温趋向,打算开学后正式追求她。”

    二哥说:“唉!马上就开学了,再没时间打游戏了,他要好好学习。”

    我的心情一般般吧,或许不太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晚我们回到了宿舍,就睡了,我那晚也没有再练功。

    ~~~~~~~~~~~~~~~~~~~~~~~~~~~~~~~~~~~~~~~~~~~~~~~~~~~~~~~~~~~~~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晚,到了九点才下的床。

    刚下床罗毅就道:“没有军训的日子真是舒服啊!”

    吴宇道:“可不是吗!哥听你的《征服》都快听起茧子了!哦对了,今天和明天时报社团的日子,你们有什么打算。”

    老大率先道:“我报武术社团;咱学校武术社团可是什么武术类型都有,而且教官可是重量级的专业选手,和我过招正好;说着,又转过头对我说,对了,小四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咱哥两去当教官。”

    我道:“我什么社团也不参加。”

    “为什么?”三人不解问道。我乱说道:“王老叫我多多看书,中医太多太杂,必须多花时间;对了明天可是十一长假啊!你们有什么打算,我想回家一趟。”

    罗毅道:“我和薇薇说好了一起去报棋社;然后明天去ZY市玩。”

    吴宇道:“今天我报溜冰团,然后回家,我回家有点事,估计十一也不回来了。”

    老大道:“我和老乡要去南方旅游,票都买好了。”

    我说道:“那好,我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第二天,我们各自背上挎包,踏上自己的行程。

    其实,我并不是要回家,而是去寻找晋级的机缘。我以前看过一部纪录片,名叫《千年寒冰洞之谜》我想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机缘。

    在中国共有两个千年寒冰洞——一个在太行山深处;河南省林州市石板岩村。另一个在陕西省宁武县,那里的洞又叫——万年寒冰洞。现今,这两处都已经开发成了旅游景点,游客众多,看来我得半夜行事了。

    我决定从河南开始,再到山西。

    白天,我来到了林州市,开了一家旅馆后就开始运转功法修炼。上次从图书室偶然进入天人合一之境,功法到了第二层后期以后,功力的增长速度就和以前一样,难进尺寸。

    渐渐的,天突然黑了,我下楼退了房。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我运转功法,身影如风,朝着石板岩村而去。当我来到石板岩村时,已经没有多少游客。我小心翼翼的来到寒冰洞前,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呼!走进寒冰洞五百米时,突然一阵冷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片子上记载寒冰洞周围五百米左右温度就开始下降。洞里洞外温差达三十摄氏度。果然,越走近寒冰洞就越冷。我暗自运转功法,以抵御寒冷;也就是我,要换常人一定受不了。慢慢的我走进了洞里,只见洞里的冰越来越厚,我的面前出现了厚厚的冰柱;这完全就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里面布满了,冰溜子、冰花、冰锥子、冰幔。对于这个洞的来历,石板岩村里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白海龙王的太子犯了天条,被玉帝罚关禁闭,后来禁闭期慢,龙王太子被释放,在离开之前,龙王太子为了感谢村里人在他受困时期的帮助,就留下一件宝物在密洞里,使得密洞可以数千年保持气温低下,为村里人保存打猎留下来的肉。

    其实对于这洞的形成,科学家只是提供了猜测;总之,实到如今还是未解之谜,包括山西宁武县的万年寒冰洞也是如此。

    我想,村里流传的故事对别人来说是传说,但对我来说或许是真的。我知道,什么南北海龙王根本就是传说,但上古时期的确存在过真龙。

    对现在的我基本可以夜视,所以我也没打电筒。

    我一直走、一直走;果然,这洞里夏天的风能到三级左右,而且冰冷刺骨。我一边走,一边观察、探望;就这样到了洞底,有返了回来仔细搜索什么也没有发现。我不得不失望而回。

    唉!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估计到了山西也是,来不及了,算了,找个深山修炼一晚。

    当晚,我寻得一处秘林进行修炼。就在天快亮时,我听到百米之外似有打斗之音。我连忙收了功法想那边掠去。

    在一片秘林深处,只见五位身着黑衣、身形高大的男子分成园型包围着四名青年。

    “哼!你们黄帝卫也有今天,今天我们必杀你们,我弟弟墨盒不用说也是你们黄帝卫杀的。”为首的人道。

    其中一人道:“魔衣大哥,和他们费什么话,杀了这四位要了他们的魂魄,用来修炼魔神大法,黄帝卫的灵魂那可是大补之物啊!嘿嘿!”

    他们的对面是四位青年。两男两女。其中,一男的道:“小茵,你和小鸾突围出去,能跑多远跑多远;我很周民为你们殿后,记住一直走别回头。”

    “不行,周仓,要走一起走。”那位名叫小茵的说道。

    周仓道:“别傻了,我们两是轩辕诀第二层初期,而且周民和小鸾才是第一次巅峰。可对方皆是魔神诀二层初期。还有一位是第二层中期,就快突破后期的人物;更何况对方人多。”

    “别说了!”小茵还想说什么,就被周仓打断了。又道:“小茵,回去跟我师傅说一声,就说我和弟弟再也不能伺候他老人家了。”说罢道:“周民,你怕吗?”

    周民道:“这么可能,黄帝卫可是悍不畏死的。”

    周仓道:“那好,再让你我兄弟二人,并肩战斗一次;冲啊!”

    周民也道:“冲。”

    这边魔衣道:“小心些,他们要拼死突围了;咱们重点攻击弱势的的人,不要硬拼。”

    其他四人道:“放心吧,我们也不是傻子。”

    该死的黄帝卫来吧!

    双方人马,立刻拼杀在一起。周仓全力攻击魔衣,而魔衣却避闪而过,攻向周民,可就在周仓刚想攻击魔衣时,身后突有人攻来,只得转身当过攻击。周仓大骂道:“该死!”

    另一边,小茵带着小鸾,欲全力突围;突然对方出来两人全力阻止,使她的攻击慢了下来。之后又分出一人对付小鸾,使得小鸾腹背受敌。

    “啊!”突然,周民中了魔衣一掌,跌倒在地。又“啊”的一声,小鸾也是中了一拳,跌倒在地。另外三人此时又加快攻击,使得周仓、小茵也是自顾不暇。

    魔衣和另一人分别对周仓和小鸾发出了强有力的攻击。魔神掌!只见两团魔元各自对着周民和小鸾。

    “周民(小鸾)”周仓和小茵同时喊道。

    攻击瞬间而至。就在此时我正好赶到。立刻发动明黄四象斩,各分两路,截下了攻击。周仓和小茵只见两团真气截下了攻击,烟尘落下后,见周民和小鸾没事不由得舒了一口气。然后快步跑到他们面前,扶起了他们后背靠着背。

    魔衣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说道:“哼!黄帝卫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有种出来一见。”其他四人也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和周仓四人。

    周仓等人也是一脸好奇;尤其是周民和小鸾,还有不惊疑不定的脸色,好像对自己这次能活下来感到不可思议。

    我哼道:“来就来,谁怕谁。”我知道,要救他们这一战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