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钓鱼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0本章字数:3335字

    下午放了学后

    老大道:“走!赶快吃饭去吧,不然……”

    我道:“老大,我就不和你们一块吃了”

    二哥道:“为什么?”

    于是我把昨天我和黛玉的相遇和今天的相约简单的说了一下。

    谁知三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道:“我说小四,你没病吧,这么好的机会你都给放弃了,人家美女主动约你吃饭,你竟然说你没时间,还有什么事情比泡妞更重要啊!难道你不知道,为了祖国的未来,再丑也得谈恋爱吗。”

    我无语道:“三哥,以你的智商我恐怕很难和你说清楚这件事;我是的确感觉人家很不错,但这不是还没心动吗,再说,我周末真有点事,家里有个打工的亲戚嫁到ZY市,我明天要去看看。”

    三哥接着道:“难道你不想早点谈恋爱,脱离单身?”

    我只好说道:“我也想早恋,可是已经晚了。”

    吴二哥这时道:“好了,快去吃饭吧,晚上第一节可是李若兰的课程,再晚可就站着上课了。”

    听了二哥的话我们都叹了一口气,然后快速朝着食堂去。

    话说,随着李若兰和荷幽蓝之事传开后,不尽下午上英语课睡不了午觉,现在就连吃中、晚饭也得加快速度;就上次哥几个吃饭时比平时多了十分钟,然后上课就悲剧的站了两小时。

    老大三人来到二楼就停了下来,我刚来到三楼,举目望去就见到黛玉对我挥着手。我朝着她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桌上放着四个菜,一份萝卜排骨汤,两份炒肉,一份素菜。

    黛玉道:“昨天忘记要你电话了,只能在这等你了。”

    我微笑道:“不好意思,赶快吃吧,我都饿了,而且今晚,我们第一节课是英语课,晚了就只能站着上课了。”

    此时的黛玉也笑着说道:“也不知道,是你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李若兰学姐教上了你们的英语课,不说午觉睡不了,现在就连吃饭也要赶时间;哎!话说,李学姐和你们班的荷幽蓝谁更漂亮?”

    我边吃便说道:“海,谁说不是呢,不过大二就好了,到那时,专业课也就多了,英语课就少了。”说着我又道:“他们两都是美女,我也分不清谁最漂亮;不过观众不是说了吗,两人并列校花榜第一吗。”

    此时对面的黛玉向往道:“也不知道谁会有福气娶到那么漂亮的女孩?”

    我嘴里嚼着饭说道:“想那么多干嘛,以后不就知道了吗?”

    黛玉问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追求她们吗?”

    我笑了笑,心想道:“我这一身或许注定是要孤独的,除非另一半也是修真者。”心里想着口里却说道:“得之吾幸,不得之吾命;想那么多干嘛,吃饭吧”。

    黛玉如有所思地道:“也对!”

    接下来我们一边谈一边吃着,聊了各自班上的趣事和这段时间的学习生活。

    晚上 宿舍

    三哥暧昧道:“怎么样,小四约会还行吧。”

    我无语道:“行了,三哥,人家只是感谢我罢了,啊!别说那些。”

    此时,二哥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对我说道:“小四你的鱼竿已经道学校了,明早去取就行了。”

    ~~~~~~~~~~~~~~~~~~~~~~~~~~~~~~~~~~~~~~~~~~~~~~~~~~~~~~~~~~~~~~~~~~~~~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带着鱼竿来到了宿舍;我道:“哥几个,周五下午我就去钓鱼去了,你们各自去约会不用管我。”我知道,这三已经都和女朋友约好周末的活动了。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三天,这三天我已经渐渐习惯李若兰学姐的课了,不习惯也没办法

    今天就是周五了,我现在就等下午放学就可以去钓鱼了。

    师傅对我说过:“钓鱼可以炼身心,有利于感悟自然之力,追求天人合一,你一段时间最好试一次,看能不能有所感悟。”

    慢慢下午到了,我带着鱼竿和鱼饵来到学校的莲花池边。我坐在池边把鱼竿取出来,鱼钩上挂上鱼饵,然后将鱼竿抛入水中,慢慢地放下心神。

    此时夕阳铺撒着大地,池边的柳条从此处望去呈现着金黄色,艳丽极了;同时荷塘里洁白的荷花与田田的荷叶和着微风在夕阳中起舞;这使我想起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两句诗——“……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我双眼轻闭,运转功法,悉心感受着这一切。

    老子说过:“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呼?”而老子对自然的解释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又指出:“事物本身的内部不是单一的、静止的’而是相对复杂和变化的。事物本身即是阴阳的统一体。相互对立的事物会相互转化,即是阴阳转化。”

    荀子认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又认为,天人相分:“天能生物,不能辨物,地能载人,不能治人。”“天有其时,地有其才,人有其治。”荀子认为,人虽不能改变天道,却可以“制天命而用之”。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居善地,心善渊……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甚精甚真,其中有信。”

    渐渐地,我感觉自己运转功法的速度或者是循环频率逐渐向着某频率靠近,我似乎听到空中蚊虫拍打翅膀的嗡嗡声、草丛里细虫爬动的声音、水里鱼儿扇动尾巴游动的水声;我感觉自己正在和这一片自然和为一体,可似乎还差点什么,就是到不了给人一种“可望而又不可及”之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停下了功法自语道:“算了欲速则不达,此次的收获已经很不错了,离天人合一又进了一步。”

    说完我又专心钓起了鱼。

    晚饭过后,宿舍的同学都要回去了。梦璃面带忧色地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在学校走走。”说着,朝着荷花池方向而去。

    其中一人道:“我们先回去吧,梦璃为了参加这次省里的选拔赛,这几天都没开心过”

    另一人道:“这能开心吗,这次大赛高手云集,就不说和我们学校艺术系同水平的ZY区大,咱本系的校花榜第三——大三学姐夏月、大四的班花XX都胜过梦璃啊!或许,明年参加的话还行,不过女人最等不起的就是时间了。”

    梦璃来到了莲花池,看见一人在钓鱼,就不然的走了过去,而且那人给自己一种飘渺与自然一体的玄妙感。

    此时的我刚收起功法,认真钓鱼,就听见了背后有人走路的声音;我没有回头,也不想回头,因为我不想自己此时的心境有所波动。

    梦璃来到这人的身后,就停了下来,背靠着一个柳树看着这人钓鱼;其实梦璃自己本身也很喜欢钓鱼,因为自己觉得钓鱼可以平静心神。

    ~~~~~~~~

    突然鱼漂没入了水中,我不快不慢的往上拉杆,渐渐的,鱼儿浮出了水面。这是一条快一斤的鲤鱼,也算是大鱼了;它在鱼竿上并命摆尾,想要挣脱出去。我双手捉过鱼道:“鱼儿啊、鱼儿你在河里自由自在不好吗?为什么偏偏受不了吃的诱惑;还是因为所有的鱼都是这样了,所以你也如此。”

    此时的梦璃有种很无语的感觉,人跟鱼说话,这不是对牛弹琴嘛。

    我又道:“好了,回去吧。”说完我把它给仍会了荷塘里。

    此时的梦璃忍不住道:“同学,这么大的鱼,你怎么扔了,你不是来钓鱼吗?”

    我此时才回过头来;这是一位不施粉黛,但又气质脱俗的女孩;身着黑色高腰衣和牛仔裤,看着她我想到一句“有点俗”的赞美词——“腰好、腿好、身体好”。我想,这女孩的身形和气质简直就是为舞蹈而生的。

    我定了定神道:“我的确不是来钓鱼的。”

    梦璃听了后疑惑道:“你这不是来钓鱼,那是在干嘛?”

    我认真地忽悠道:“我老师要我写一份有关自由的论文,我写不出来;于是就来钓鱼,寻找灵感来了,我本无意钓鱼,放了就放了,无所谓。”

    梦璃有兴趣的问道:“那你有了什么感悟、”

    我看了看她答道:“世界上只有相对自由;一个人只有把世界跟自己结合了,才能找到自由。”

    梦璃迷糊道:“什么叫把自己与世界结合。”

    我答道:“不同的人虽有不同的角色、工作;但他们都向往自由,同是自由,也就有了共通之处;比如一个学习舞蹈的人,当他把观众的要求和自己的思想融为一体时,就算达到了。不过首先他必须爱舞蹈,还必须明白舞蹈的诞生来自与人类的自由情感的表达;其次要有自己的情感,勇敢的用舞蹈将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最后同时又要考虑观众的需求。”

    我说完后,见这妞在发呆,无语啊,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反正又不认识,于是收起鱼竿走人了。

    梦璃自己知道,虽说自己舞蹈天赋好,可自己却是喜欢模仿大家,虽然模仿地惟妙惟肖,都有几分形似和神似;可这恰恰这位了自己不敢突破,不知从何处突破的的方法。

    想要作为一个舞蹈家,你就必须要有自创的,经典的舞蹈。同时这次舞蹈大赛要求自编舞蹈,所以梦璃的心情低落;不过此时的梦璃听了这些话后,有种突然而至的灵感;立马现场舞了起来;脸上挂起了迷人的笑容;腰肢玲珑摆动。

    尽兴一舞之后,梦璃还是满脸的欣喜;突然想起了什么,举目向四周望去,只见空无一人;天也快黑了,梦璃心想:“以后时常来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好好谢谢他,再跟他请教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