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迷阵分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1本章字数:2770字

    我听了上官的话,看了看李建们看着我的眼光;我从他们的眼光也看出了同样的意思。我只好道:“好吧。”说着我放下罐头拿出笔来,在草图上标下九个树木一样的标记,然后拿出我最后一次话的图纸,道:“这回你们可看出来了?”

    这下,上官红道:“这下好像更像八卦了,不过这些树木的排序好奇怪啊!”

    此时杨明迫不及待地道:“大哥,亲哥,您直说吧,别让人猜谜了。”

    张光亮也是道:“大哥,你就说说吧,别让人伤脑筋了。”

    我连忙道:“行了、行了,啊!我说还不行吗!”

    我问道:“你们军事课上应该学习介绍过诸葛亮的‘八阵图’吧!”

    杨明听了我的话后立马道:“哎!别说,你这一提醒我看还挺像的;不过就是像罢了,好像跟军事理论课上介绍的不太一样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说着看着我问道。

    我这次也没叫他们猜,直接拿出一张纸就在地上画起来;上官他们都是好奇的望着我,伸过头来想看看我再画什么;不过,上官等人越看是越迷糊。

    大概十几分钟后。

    “呼!”我舒了舒口气道:“终于画好了。”

    田雅好奇伸过头问道:“你这画的是什么?”

    我看着大家疑惑地表情道:“这就是《奇门遁甲》里面基本图解,现在我再画诸葛亮的八阵图。”说着我立马提笔画了起来,上官他们只是不解地看着我;不过这次他们看到图纸不再那么是那么疑惑了;看来这诸葛亮的“八阵图”他们在军事课上没少研究过,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吧了。

    画好了“八阵图”后,我把它和《奇门遁甲》的基础图解放在一起;又把最后从树林里出来时画的草图放在一边。说道:“这下你们再看看又没有什么发现?”

    听了我的问话后,上官等人看来看图,不过当他们看到三幅图之间的关联时,都惊呼道:“不可能,这不符合历史记载,夏杰你能不能说说这事怎么一回事吗?”

    我道:“我第一次想到的时候也不敢相信,所以我才会要求再走一遍,可是在走完后我也不得不相信自己的想法了。”顿了顿我又说道:“你们看到的没错,我们被困的地方就是《奇门遁甲》基础图和诸葛亮的‘八阵图’相结合而成的。”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震惊,而是继续道:“《奇门遁甲》基础图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象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汇合的大成之作;‘八阵图’乃是以伏羲、文王等上古八卦图阵为基础,集诸葛亮一身对军法、布阵、风水等知识的毕生之杰作,而且‘八阵图’还可以用死物布阵,可以使人身陷其中而不知方位;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够把‘八阵图’和《奇门遁甲》图相结合;这最低也要有不亚于‘多智而近妖’之称的诸葛亮的智慧啊!这古人的思想还真是伟大,善用兵者果然是‘草木皆兵’。”

    此时上官问道:“可是这里是张良墓,怎么会有诸葛亮的‘八阵图’?”

    李建猜测道:“或许是有人不想此处被人发现吧!”

    听了李建的话,我们也知道,此时的一切无论如何解释都是说不通的;或许答案就在……,一念至此我们都望向了北处。

    “哎!对了,夏杰这么复杂的阵势你是怎么带着我们走出来的?”杨明回过头来说道。

    听了杨明的话,我回答道:“再高明的阵法,还是有破解之法的,不过幸好此次遇到的阵法不是用人组建的,否则随着活物的活动阵法也会变化不断,再加上士兵的攻击,定会死无全尸;难怪当年诸葛亮说:‘今成八卦,北伐不败矣。’使得司马懿宁做‘女人’也不敢与诸葛亮对战。”

    说着我拍了拍头道:“哎!说远了,这我说道那里了?”

    上官无语道:“说道‘再高明的阵法也有破绽’。”

    我接着道:“对,这再高明的阵法也有破绽。”

    我指着地上的草图道:“你们看,这《奇门遁甲》和‘八阵图’皆是以八卦图为基础;只要是以八卦图为基础就离不开方位的辨认和运用;都包含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方位;同时《奇门遁甲》和‘八阵图’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设有中心指挥所,这也是两者可以很好结合的基础;同时‘八阵图’的‘八图——天、地、风、云、龙、虎、鸡、蛇’又与《奇门遁甲》之中的‘八门——生、死、开、杜、惊、休、景、伤’八门相对应。;两者所不同的是‘天盘九星’了,由于两个阵法的结合所以‘八阵图’中八图的多变灵活性与迷惑性,所以致使《奇门遁甲》之中的‘九星——贪狼、左辅、禄存、文曲、廉贞、右弼、巨门、破军、武曲’隐遁在阵型之中;幸好此阵用死物不成不然短时间是破不了的,到那时只能以力破之,方能寻得一丝生机。”

    “咳咳!”我感觉自己又要道题了,于是手握成拳头放在嘴前,不好意思地咳了咳;不过当我看到上官等人一脸认真地听着我说话时,我就接着说道:“因为是死物布阵,所以只要找到布阵之人布阵之时将‘九星’隐藏的地点就可以循迹而出了。”

    见我停下来后,田雅问道:“那这‘九星’是不是就与图上的九棵槐树有关?”

    我打了一个响指道:“聪明!赞一个。”

    上官无语道:“行了,别耍宝了,快说吧!”

    我讪笑地接着道:“从一进入这里,我就发现这里面的槐树很奇怪,就好像这些槐树根本不属于这里一样,我想应该是被人种下的。”

    李建举目望了望四周道:“听你这么一说,现在看到这些槐树还真是给人这样感觉。”

    上官等人也看了看四周;上官点点头道:“的确有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这些槐树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这种感觉好像有点诡异,再说这些槐树估计七八百年也有了吧,是不是不知阵法的人种下的?”

    我点头道:“应该是那人种下的;还有你们看。”

    说着,我又拿起笔,把途中所有的槐树画下了,这次我就只画了槐树,就在我快画完的时候;上官等人惊呼道:“‘八阵图’,这、这……”上官等人惊讶地长大嘴巴,再也说不出话来;如果第一次知道此阵是用《奇门遁甲》和‘八阵图’联合而生时的心情是震惊的话;那么现在的心情只能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了。

    杨明大惊问道:“这‘八阵图’还能反着来用,既然用‘八阵图’来作为那什么‘九星’来用;夏杰这怎么回事,我已经完全看不懂了?”

    此时我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在知道这点时我内心的激动一点也不亚于他们。

    我又接这道:“还有所有槐树茂枝的朝向是一个方面;另外所有的凡是同一种树种的茂枝都朝着同一方向,用物理学来说,就是风向的问题;此地四面环山,当外面的风吹进来时,经过两山之间时风速加快所以对树枝的走向就产生了影响;还有当风经过大阵时,被分成几个走向,再加上四处峡谷的风,昼夜温差的影响,所以林中树木的走向多姿多样,同时又似有意与无意之间,延伸出来的树枝之间会相互遮挡。”

    此时,张光亮道:“这,夏杰,我现在跟迷糊了,一会是《奇门遁甲》,一会又是‘八阵图’,现在又是地势、地形,风向还有什么阵法的作用,什么什么的啥意思?,要不就说最终是怎么出来的吧!”

    上官等人也是一副我也是这样的表情看着我。

    我微笑道:“这不正要说了吗!”

    杨明也道:“那你快说啊!”

    我点头接着说道:“虽然树木的走向多而有互相勾连,但其中这些槐树就藏有即是八卦又是九星的树木。”说着我用笔指着图纸道:“你们看,这里、这里……这就九处就是九星,其中必有一位是‘八阵图’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