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决定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1本章字数:2715字

    此时田雅问道:“那你又是如何肯定那处是‘八阵图’中心的,这里面可还有八门什么的东西?”

    我神秘地笑了笑道:“散而成八,复而为一;中心零者,大将握之;再加上这‘八阵图’部署的原则——‘包容和对称;中外而离合;奇正、四为正,四为奇’;你们看,此处与另外八处的关系,整个大阵可以以此点为轴,相互转换,头尾、左右、对称之处皆可。”我边说边在图上画着;此时的图纸基本已经看不出它还是图纸了,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图案。

    不过当我抬头看见他们一个个犹如听无字天书时的表情时,我知道,得白说了。

    于是我问道:“要不我在仔细讲一下前面,这后面出来的路径马上就要讲到了?”

    此时杨明苦笑道:“大哥,不用再说了,你就是再说上三遍我也不会,太复杂了;现在我才知道你是多么的变态,几乎没有你不会的;同时也知道老军长的决策是多么的英明。”

    李建也道:“杨明说得不错,现在我总算明白先前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一人无意中走回去了。”

    李建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好像那儿不对劲一般;哦!对了只有一个人无意中走出去;想到“只有一人回去”这句话,我是顿时沉思起来,面露 点点寒意,眉头皱起。

    不过此时的上官等人还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已经发生变化。张光亮嘿嘿道:“李哥,你说这是不是智商的问题?”

    听了张光亮的话,他们是顿时嬉笑起来,就连上官也抿了抿嘴。可当看见我一人在那发愣时,他们都停止了笑声。

    上官问道:“你怎么?”

    张光亮有点不明所以而又好似有点怯怯地问道:“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张光亮此时是有点怕我了,从老军长的话中和我之前的表现他就知道我一定不是一般的人了。

    此时我抬起了头说道:“刚才李建大哥说了,之前的考古、特种人员中的人只有一个回去,难道你们还没有发觉不对劲吗?”

    张光亮知道我的表情反应与他无关后,似是松了一口气的问道:“这有什么奇怪的?”

    此时上官面露惧色地看着我说道:“你是想说,既然之前只有一人回去,那么其他人的踪影呢,就算是死了也会留下尸体吧!”

    听了上官的话后,所有人顿感无限的诡异和恐惧,面色渐渐变的煞白,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汗毛竖起;就连着温度也好像突然降至冰点。所有人中也就我的表情还算正常一点,我的表情则是不解大于恐惧。

    此时我开口道:“还有树林之中丝毫没有挣扎的痕迹,他们就好像人间蒸发一般。”

    我接着看着他们道:“张良墓是此地大阵的中心,那里存在着大杀阵,不过除了张良以外应该没有人知道如何启动,但我不敢保证我们会不会突然触及阵法,使其发动,但我敢保证,只要发动了张良墓学的杀阵,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我们都得死;当然我这么说只不过是以防万一的说法;只要你们还打算进去,我也会舍命陪君子的;你们商量一下吧!”

    说着,我打开另一个罐头接着吃了起来。

    此时上官道:“你们做选择吧!无论如何,党都会理解你们、尊重你们的。”

    听了上官的话我嘴里的肉差点喷出来;心想无语道:“难道当兵的,说什么都要把党和国家说在前面。”

    田雅道:“上官姐,我跟你,你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李建沉沉道:“无论怎么说,我做任务从未失败过,这次也一样,我决定留下了完成任务。”

    杨明呵呵地笑了笑道:“从进入国安局那天,老军长就问我道:‘当军人就要做好牺牲的觉悟,年轻人,你准备好了吗、’我记得当时我就说道:‘报告首长,时刻准备做’。”虽然我……杨明似是想起了什么,接着又摇了摇头坚定道:“不管说什么我先是一名战士。”

    张光亮想了想,咬咬牙道:“你们说的都没错,我也决定留下了,我们是一个团队,国安局没一个人是孬种。”

    我听了他们的话,我此时此刻算是深深理解什么是军人,不,是中国军人;这是真的为了任务、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可以不惧一切的精神。我想我现在能深刻体会到为什么我们能那么艰苦的环境中打败侵华日军;为什么能将美军赶回三八线;为什么能获得越南战争的胜利;又为什么能在逆境中崛起了。

    因为这一切都是用巨大的牺牲换来的,我们这些远离战争时代的人当学会珍惜和感恩;应当要有一种叫着“牺牲”的精神,我想着或许这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因素。

    我感觉气氛有点沉闷,于是我摆了摆手很认真的道:“行了,别说的那么煽情行不,我是说以防万一,再说了这不还有我这个神通上天下地、能知天文地理、学的十八般武艺,又长得玉树临风的有理想、有道德、有目标、有追求的‘四有青年’在吗?”

    听了我的话大家都微微笑了起来,气氛顿时轻松多了。

    此时,杨明也笑着道:“虽然你说的是实话,但我还是忍不住要笑;哈哈、哈哈……”说着又笑了起来,大家也都放松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上官道:“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我们收拾收拾就继续走吧!争取今天就能完成任务,早点安全回去。”

    “好!”我们齐声道。

    我走在上官旁边,上官拿出地图,边走边指着地图上说道:“现在这里离张良墓还有几公里,看来得加快速度了。”

    我也偏着头看着地图说道:“没错,是得加快速度,这里面晚上更不安全。”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大概三四个小时吧。

    突然,走在左旁边的张光亮道:“你们看,那里是怎么一回事,那儿的草丛好像被压过,草全都铺在地下了。”

    我们闻声都往那里看去,脚下同时也不慢地小跑过去。

    当我们来到这儿是,看清了这里的痕迹,这是一条被压成了小径的草丛;可以轻松容乃两个成人通过。

    杨明不解问道:“这是什么情况,这儿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夏杰你知道吗?”

    我没有回答杨明的问题,我看着这痕迹,眼睛一眨也不眨,眉头皱起;我也实在是想不清楚这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痕迹。想着,我蹲下身,抓起了地下的草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站起来说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闻出了很深的戾气和血腥气息,大家要更加小心了。”

    李建和上官也几乎同时是和我一起做的同一个动作。此时听了我的话后,上官道:“我也闻出了一丝血腥气。”

    李建道:“我也感觉出来了。”

    此时的田雅、张光亮、杨明也蹲下抓起了地下的草闻了闻,都说道:“我好像也闻到了一丝血腥气。”

    杨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我道:“我们只是嗅出了一丝血腥气,而且还很轻微,可为什么,你说你嗅出了很深的血腥气,还有那什么戾气。”

    我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摊了摊手道:“我鼻子灵啊,这是天生的没办法。”说着我还用右手食指摸了摸鼻子。心想:“难道我要跟你说——因为哥是神,不是普通人!”

    此时杨明面露怪色地道:“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一怪人!”

    我道:“行了快赶路吧,我感觉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上官听了我的话后也是说道:“夏杰说的没错,还是赶路要紧,还有大家路上要小心。”

    于是我们这一行热又上路了。

    大概才走了半过多小时吧,田雅突然说道:“你们看前面那是什么?”

    我们此时也看到右前方有一堆灰色的东西。

    我们立马跑道那里。

    只见那堆东西,呈灰色,还有像在蛇皮上一般有规律地分布着的鳞片,闪闪地反着太阳光;最奇怪的是最前端竟然有两个分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