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人蛇鏖战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1本章字数:3112字

    上官在半小时后感觉自己能动了,就立马朝着我和巨蛇消失的方向跑去,途中也不知跌倒了多少次,但她却似浑然不知般,只知道向前、向前,一心只想一定要找到我;奔跑了半过多小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巨响,上官的脸色顿时出现欣喜的表情;心想道:“或许,夏杰还没事,夏杰,这次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你再也别想抛开我。”可又跑了十几分钟后就感觉到声音小了,上官担心我心情更甚了,立马加快速度;很快就看到了与巨蛇对峙着的我;接着就见到了毕生难忘的而又神奇玄幻的一幕。

    “吼!”此时三头巨蛇昂起中间的头颅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团褐色的气体伴随着一声巨吼对我冲来;我正好也将大量元气通过帝脉疏导出来。我的已经运转功法到了极致,想起了第四层的攻击技法,我口里大喊道:“阴阳齐、两仪现、五行生、万物出——两仪无极斩。”只见一团团白色元气夹杂着少许的黄色元气在我周围上空快速集聚,形成太极两仪图,同时图里快速出现一把巨大的白色巨剑,冲着巨蛇发出的气体而去。接下来只见一人一蛇极力的维持着攻击,双方体内不断将元气输入攻击之中;谁也不肯、不敢放松一毫。

    周围的树木开始以我们为核心,连根掘起向四周飞去,周围顿时出现了一块平地,甚至就连一根草都没剩下。

    上官感觉自从自己进入这里,和夏杰等人遇到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的过程中,好像自己的世界观在进入这里后正在渐渐奔溃;可现在眼前的一幕则是让自己产生了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想法荒诞想法;但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上官感觉世界观在这一幕面前简直就是吹弹可破。

    ~~~~~~~~~~~~~~~~~~~~~~

    和巨蛇对峙了大概几分钟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对于“冰凤精晶”的承受能力已经快到极致了,这样再下去恐怕是必死的结局。

    在我抬头的时候,我看见了令我发狂的一幕,这头畜生,竟然知道“四灵大阵”的阵心,此时的它正在调动这里面的元气维持攻击。

    这时候,一旁的荷幽蓝也是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一是夏杰体内不知名的强大而又精纯的元气;二是八岐大蛇竟能调动“四灵大阵”的元气以维持攻击。不过现在已经容不得自己多想,荷幽蓝知道再这样下去夏杰也支持不了多久;所以立马出手攻击,手中发出一团幽蓝色的气体,对着巨蛇而去。

    此时,我的心里只有听天由命了,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我死定了;这货最低实力也在轩辕诀第四层中期;那种强大的元气不是现在我能驾驭的。突然我眼角的余光,瞧见一团幽蓝色气体飞速奔向巨蛇;我循着蓝色元气的来处看去,看到发出蓝色元气的竟然是荷幽蓝,怎么会、她怎会……不过我知道现在不是想那么多得时候了。

    兀地,只听“碰!”的一声巨响,中间发出攻击的庞大的蛇头直接被蓝光贯穿,血花、血雾顿时布满天空。

    我暗想道:“趁他病要他命,哼!你的死期到了。”一念至此口里叫到:“两仪无极斩。”我继续发动着攻击;只见元气形成的巨剑破空飞向巨蛇。随着“碰、碰!”两声巨响巨蛇的其余两头被巨剑一下爆破;巨蛇庞大的身躯也随之倒下。

    碰!地下激起了厚厚尘土;巨大的蛇尾还在空中、地面上来回摆动,蛇头不断地冒着血;我知道这是它最后的挣扎了,它的结局已经决定。

    我刚放松心神,一阵眩晕之感顿时袭来,头一沉就载到道地下;不过在倒下时看见上官安全站在那边的身影,脸上露出了一丝松了口气的感觉。

    一边的上官突然看见一道蓝色的东西袭击蛇头而去,不知道是什么,有点像光芒又有点像气团;就下意识的望去,只见那束气光的来源处站着一个天仙一般美丽的女子。

    此时又突然听到我的呐喊声,循声望去,只见在蓝光穿过巨蛇中间的头颅之后,我头顶的巨大白色光剑又将蛇头爆破。随着三声巨响,只留下漫天血雾,层层飞扬尘土以及还在暴动着的巨大漆黑蛇尾和不断冒涌着鲜血的头颅。

    上官像突然惊醒一样地看望我的方向而来;就正好看见我刚站立的身子直直倒下;立马哭腔叫唤着我的名字,直接向我奔来,全然不顾那还在煽动着的巨蛇身躯。

    不远处的荷幽蓝见到这一幕,无语道:“人难道都这么傻。”说完一个闪身去来到上官的面前,一把抱住上官就是一闪就来到了我的身边。

    上官此时也没心思去关注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女孩突然就过来;全身心都扑在了我身上,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拼命地叫唤着、摇晃着我。

    一旁的荷幽蓝已经无语了,说道:“别摇了,他现在受了很重的内伤,你在这样要下去,就是不死也会被你摇死的。”

    上官闻声抬起头问荷幽蓝道:“你能救他的是不是?”问完不待荷幽蓝回答就接着央求道:“你一定能救他的,你快救救他吧!”

    荷幽蓝头疼的道:“行了,我这不是刚要救他,他就被你给抱住了吗,我怎么救啊!”

    听了荷幽蓝的话,上官是立马将我平躺放下,然后退到一边,焦急地看着我;双眼似乎一刻也舍不得离开我的面容。

    此时的巨蛇随着“碰!”的一声响道,尾巴已经不动了,看来巨蛇算是彻底死绝了;不过此时谁也没当它算回事,看也没看它。

    ~~~~~~~~~~~~~~~~~~

    荷幽蓝在上官退开后,就立刻开始为我疗伤。只见她双手做着托举的姿态,然后我的身体渐渐升起。荷幽蓝的双手发出圈圈蓝光将我包裹住,元气不断恢复着我的伤势。十分钟、一个小时……

    上官看着眼前如此玄幻的一幕;即是惊奇,又是为我的伤势担心。他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这样过来的,只知道自己一直保持这这样的情绪,什么都忘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吧;荷幽蓝将我身体轻轻放下,举起手擦了擦额头上微微露出的汗迹,声音颇显无力地道:“好了,他这次主要是受伤太重,等一会他醒后,自己运功疗伤,就好得快多了。”

    听完荷幽蓝的话,上官快步走到我面前,将我抱入怀中,似乎只有这样才感觉到我的存在一般。接着上官抬起头对荷幽蓝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救了我们,但我还是要谢谢你。”

    荷幽蓝舒了口气道:“等一下夏杰醒了,我再说吧,免得到时再说一遍。”

    就这样两个大美女,一个抱着我;一个站在那里;两美眼神你瞟来我瞟去的;怪异极了。

    其实吧这两美女的心里此时都布满了疑惑。

    上官心想到:“她到底和夏杰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救了夏杰?我感觉她和夏杰好像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有她真的好美啊,给人就像仙女的感觉……。”

    荷幽蓝心里想到:“这女子和夏杰是什么关系,难道是情侣;不然怎么会一切不顾的冲向夏杰,连死都不怕。”

    “咳、咳、咳!”突然上官怀里的我发出了咳嗽声,随之我的眼睛也慢慢睁开。

    上官焦急地看着我,眼里关爱的泪水又从乌黑明亮的眼睛里涌了出来,口里还不停地道:“夏杰,你没事吧?……”

    我待在上官的怀,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感受着这关爱的怀抱,倍感无限温暖。在我的记忆中我基本已经不知道待在母亲的怀抱里是什么感觉,因为在我记事起,父母就离异了,母亲改嫁远方、从此基本很少见到她,即便有时能见到母亲也仅仅是匆匆一面。而父亲也是从那时起长年在外务工,虽然每一段时间都会寄钱回家,但也见不到几次;幸好还有爷爷奶奶,是爷爷奶奶将我们兄弟三人辛苦养大成人。

    我感觉在这温暖的怀抱中,我此时的心灵是多么的脆弱。以前无论再强大的敌人,即是他们能打倒我,打倒的也只能是我的身体,我感觉我的灵魂是不可屈服的;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自以为强大到无论如何都不会屈服的精神力,在亲情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我现在只想在上官的怀里沉睡;无限的沉睡,永远不愿醒来。

    上官还在继续的叫我,见我睁着的双眼又闭上,立马问荷幽蓝道:“夏杰刚才不是醒了吗?现在怎么又晕过去了?”

    荷幽蓝闻言,看了看我的情况,苦笑不得的道:“他这是太累了,睡着了;现在也天也快黑了,你就让他睡吧。”

    听了荷幽蓝的话,上官顿时放下心了,转而看着我。当她看到我眼角的泪珠和我脸上那种由心灵深处而表现出来疲惫时,顿感此时的我好像是那么的脆弱,那么需要有一个人来呵护我,感觉我现在就像在母亲里怀里熟睡的孩子……上官突然生出第一次想要无限去爱一个人的想法。

    渐渐地,黑夜降临了,上官抱着我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