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4本章字数:1044字

    宋温馨心底很是纳闷,可是,总不能因为这事儿,拿出来跟他理论吧?

    所以,她咬咬唇,平复了一下心情,努力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回道:“我没事。”

    “道歉!”北野挚目光冷冷地又扫向了小家伙。

    小家伙撇撇嘴,眨眨眼,看看自己的爸爸,又看看站在门口的女人。

    以前他捉弄老师,也没见他那么严厉,今天感觉自己不道歉的话,肯定要被他揍到屁-股开花了。

    父子俩在一起几年了,这点觉悟,这点了解,北靳熠还是有点。

    “老师,对不起,我不应该捉弄你。”

    哼,他这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没关系的……总统阁下,我觉得北靳熠同学也只是调皮了一点儿。”

    这话不假。

    虽然这个恶劣的小家伙趁着她好心的时候,恶意地捉弄了她。

    可是,这毕竟是孩子的天性吧。

    北野挚撇开了目光,落在了画板上。

    宋温馨见状,暗叫糟糕……

    “爸爸,那是女人的屁-股,老师画的。”北靳熠笑嘻嘻地说道。

    小凤眸里掠过一抹恶作剧的光芒!

    宋温馨闻言,脸儿一红……

    这个小混蛋!

    果然,北野挚闻言,转过头目光再度看向了门口的女人。

    宋温馨心底悲叹,走了过去,尽量很是冷静地说道:“这是我画的,北靳熠同学的要求,还真有些奇怪。但是,艺术里,只有境界,所以,总统阁下,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北野挚看着她,缓缓地眯起了眸子,薄唇微挑,弧度性感得近乎致命!

    然而,从他那张薄情的唇里吐出的话,语调是冰冷的。

    “艺术,只有境界的高低,没有其他的。这句话,你到底对多少个人说过?”

    啊??

    那句话……

    不是刚刚北靳熠的原话吗?

    而且,什么叫她说的……

    宋温馨闻言,整个人都有些懵圈了。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这个总统,有点儿奇怪!

    就在她纠结着怎么回答的时候,北野挚已经移开了目光,似乎也并不期待她的答案。他转而看向了小家伙,语气有些严厉,有些深沉地问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求老师画这个?”

    北靳熠扁扁小嘴,还带着严重婴儿肥的胖小手纠结地十指相扣,好几秒,几乎是躲不掉的,只好缓缓地开口,“我问齐风,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他说,孩子是从女人的屁-股里生出来的……”

    宋温馨:“……”

    北野挚眸子依然冷冷地盯着小家伙。

    “爸爸,我没有见过妈妈……我只是想要知道,孩子怎么生出来的……”

    宋温馨闻言,再次无语。

    所以,这小家伙就让她画女人的屁-股?

    “北靳熠,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提起你妈妈。”北野挚的眸子森冷森冷地……

    然后,瞥了宋温馨一眼。

    宋温馨好纳闷啊,关她什么事儿啊?

    她不就听他儿子的,画了个女人屁-股吗?

    哎,贵族恩怨,真是太乱了。

    北靳熠咬咬唇,眼中泪花闪烁,却努力地忍住不掉眼泪,“爸爸,为什么总纳闷说,为什么就不能提起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