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平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4本章字数:3339字

    犹豫了片刻,宋温馨便开始出手包扎,她将药粉先撒在了伤口处,这个时候是最疼的。她清楚地看到了北野挚皱着眉头,在忍耐着疼痛。

    “疼吗?”虽然是明知故问,但她还是问了出来,或许是想和他说话来转移疼痛的注意力。

    “还好,你继续吧,我没事!”虽然非常的疼,但是他还是要忍住的,否则到时候伤口感染了只会更加的麻烦。而且他抬头,看到了她那样温柔的脸,所有的疼痛也就随之消失了。

    宋温馨轻手轻脚地为他包扎着伤口,生怕有一点点重,会让他觉得疼。“还有一会儿就好了……”一边包扎着,她边跟他这样说着,让他放心。

    “好了!”终于包扎完了,3个人同时舒了一口气,而在一旁的当事人北野挚却觉得异常诧异,怎么弄得跟他们受了伤似的,各个看起来比他还痛苦。

    “太好了!”知道包扎完了,北靳熠高兴的挣脱了齐风的手,一下子扑到了北野挚的怀里,碰到了他的伤口,疼的北野挚吃牙咧嘴的。

    见到这情况,宋温馨赶快过去抱起了北靳熠,说道:“你爸爸现在还受着伤呢,抱不了你,很容易碰到他的伤口!”

    “我知道了……”知道是自己的问题后,北靳熠就不再继续纠缠下去,只是非常担心的看了一眼北野挚。

    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遇到这样的情况没有被吓哭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放心吧,他没事的,已经包扎好了!”宋温馨看着她那样担心的样子,于是便解释了一遍。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齐风突然说道,毕竟这个时候北野挚已经受了伤,虽然说此刻这里已经非常安全了,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但是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将要为他处理伤口才行,这样的简单包扎起不了多大作用。

    一听这话,虽然北靳熠此刻很不想回去,但是小小年纪的他也明白一个道理,此刻他爸爸需要回去,处理伤口,于是也就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

    只要他同意了,剩下的人基本就没有什么好问的了,可是哪里知道这个时候北野挚却突然说道:“现在这里已经没事了,既然来了我们就多玩一阵吧!”

    这话一出,另外3个人一下子愣住了,什么跟什么呀?都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了,他居然还愿意呆在这里。

    “不行!”这时候3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他,就这么被无情的拒绝了,北野挚却站了起来看了一下他们3个人,露出严肃的表情来,“我已经决定了!”

    这里就他最大,他说是就是,哪怕他们再怎么想反对此刻也没有理由,更何况北靳熠这个时候也确实不想离开,既然他爸爸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会反对。

    而且这种命令人的口吻,谁还能够在反对什么?

    齐风也清楚这个时候多说无益,所以也只能由着他去了,总统难得露出这样孩子的心情,确实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刚刚看到一只鸟,老师你看到了吗?”北靳熠又开始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毕竟这样的机会难得,他巴不得把这里看着干干净净的,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地方。

    不过此刻宋温馨非常关心北野挚这身体状况,所以听到他那么说也只是随口回应了一下。

    “老师,你是在关心我爸爸吗?眼神都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不得不说,小孩子观察人才是最清楚的简单的一句话,让宋温馨愣了片刻。

    “有吗?”

    “没有吗?我可是一直看到的哦!”北靳熠说得非常肯定,毕竟这一路他对她说的话,她似乎完全都没有听进去。

    “那就有吧……”

    跟小孩子你永远犟不过,所以最好也不要选择和他犟,不过她还是非常诧异的,怎么自己这个时候的心思回他的头上,是不是就因为他为自已当了那一枪,所以心里觉得愧疚?恩,一定是这样。

    “听说,你似乎非常的担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北野挚这声音幽幽的传到她的耳朵中,她侧目一看,其实北野挚站在她的身侧。脸上竟然露出了几分笑意,她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眼花。

    “咳咳……关心你也是应该的……毕竟您是总统啊……”更何况是为了我挡了一枪。

    总统,是国家元首,如果他出现什么事情,肯定会引起国家动荡啊,总有一些人喜欢趁虚而入。

    “前面有一条河,我们去玩吧!”北靳熠但声音再一次传来,宋温馨淡淡地笑了起来,偶尔回想一下作为一个小孩子,家长可以理解,包容,他的天性,还是很幸运的!

    4个人来到河边,北野挚找到一块非常舒服的大石头,便坐在了上面,说不疼那是假的,因为伤口牵动谁,他又觉得浑身酸痛。

    但是难得几个人出来一次他并不想扫兴,而且看到了她的笑容,那么温柔,仿佛当年一样。

    齐风则被北靳熠那到河里和他一起捉鱼,河水看起来非常的清凉,在不强的太阳光下,变得异常的舒服。

    “给!”北野挚开始还是坐着的后来他直接躺了上去,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以防止被阳光刺到。耳旁突然传出声音,他诧异地睁开眼睛,发现宋温馨站在他面前,竟给他递来一个水壶。

    “这是我在附近找的泉水,非常的清凉,喝起来还带着一丝甘甜,与家里面的自来水可不一样!”透过稀薄的太阳光,看到她的碎发,心里面,仿佛被太阳光照射进来。

    他准备起身,因为用力过大牵动了伤口,疼得他直接流出了汗水,看到这一幕,宋温馨直接蹲下去将他扶了起来,把手中的水壶递给了他。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在一旁,看着河里面两个抓鱼的家伙。

    北野挚打开水壶喝了一口,确实如他说的一样,非常的清凉,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了。

    他侧目就看到了宋温馨坐在那里,露出温柔的笑容来,竟然不觉有片刻失神,直到河里面的小孩捧着一条鱼高兴地说道:“我抓到了一条鱼!”

    然后迫不及待的,跑到他们两个面前,给他们两个看自己的收获品。那条小鱼安静的躺在他的手中,一看就是刚出生不久的那种,但是他却爱不释手。

    “这是一条很小很小的鱼,估计才出生不久!”宋温馨不由得说道,那里想到她一说完,北靳熠突然带着这条鱼走到河里面然后小手一撑开,将鱼放了回去。

    齐风不解的看着北靳熠问道:“好不容易抓到的,你放回去做什么?”他可以肯定,北靳熠非常的喜欢这条小鱼,而且真的是达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愿意将它放了。

    “我把它抓了之后它不就是要离开它的爸爸妈妈吗?那样岂不是很可怜!”他非常认真的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听得一旁的3个大人,都同时愣住了,各有所思,各有所想。

    宋温馨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挺可怜的,从小出生就没有母亲在身边,所以才会对这些事物充满了同情。

    而北野挚去年那个时候看了一眼宋温馨,目光非常的柔和,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至于齐风则是笑了出来,果然啊,北靳熠虽然古灵惊怪了一点,但到底还只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渐渐地便已经是夕阳西下,4个人差不多也都玩累了,便准备回家,不过这一次宋温馨发现北靳熠越来越喜欢黏着她了,大概就是因为那个事情,到底对他心里面也是造成了一定伤害的。

    不过她对这个孩子也是蛮喜欢的,所以自然不会感到难受,一想到那一天,北靳熠说的那句话,她就觉得非常的难受,但是到底为什么难受她也弄不清楚。

    回到总统府以后,宋温馨迫不及待的想去睡一觉,因为她觉得这几天真的是累了还遇到那样的情况,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不过回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一个事情,好歹是北野挚救了自己,她怎么也应该去道谢才对,这一路回来,她似乎都没有想这个问题。

    她就住在他的隔壁,其实想要道谢也是很容易的,所以想了想她便决定了还是要去道谢,想到这里,她便转身朝旁边走去,没想到还没走几步,她便看到了北野挚。

    “你有事找我吗?”北野挚诧异的问道,宋温馨不解,难道这就是他没有进去的原因,可他怎么知道自己要来?难道自己所有的情绪全部都写在脸上的?

    这不可能啊,从小经过特训,她怎么可能轻易的把情绪表现在脸上,不然那样别人岂不是轻易发现她?

    不过她也懒得去管那么多,现在,她的目的就是来道谢的,于是她想也没有想便说道:“我是过来道谢的,感谢你今天出手救我!”虽然说他有可能是为了救自己儿子,可是好歹她也在呀,而且那个时候北靳熠被她自己保护的好好的,根本就不用他相救。

    “就是为了这个?”显然他觉得自己来的目的不是这么单纯,但问题是她就是来道谢的,哪里还有别的目的?

    “不然呢?”宋温馨也茫然了,有些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反问了一句。

    “没什么……”这时候北野挚居然笑了,问题是他居然笑了!高冷男神就这么笑了,而且那么温柔,确定旁边没有别的以后,她可以肯定他是对自己笑的。

    一说完,他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然后丢下一句话,“早点休息吧,今天应该累了吧?”

    确实是累了,惊心动魄的事情她也经历过,但是这样的事情,无论你经历多少遍,你都难以遗忘掉。毕竟每个人都只是凡人而已,不会说忘记就忘记,如果这样,人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求死的人?不就是走不过心里的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