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5本章字数:3212字

    “事情如何?”

    北野挚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件。放出去的这一条线,应该是时候收回来了。

    “钟小姐已经成功潜入,叶天凌应该已经开始追求……”齐风非常严肃的说的,因为这一刻谈的是正事,所以他整个人都收敛了起来。

    “那就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赶快进行吧!”他已经要等不住了,在听到宋温馨分手以后,他是真的非常的高兴,凭什么那个男人?可以在她心里面,占据如此严重的地位。

    宋温馨一直都只是他北野挚的,谁都没有资格从他身边将她夺走,凡是妄想进行这一步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齐风是非常了解他的人,这一次,他也算是用尽了办法才能够让宋温馨再一次回到自己的身边,所以他根本就不会,轻易的放弃。

    “我要个大头条,各个媒体都报道这个事情,而且,必须让她看到!”所以眼见为实,只有她亲眼看到才会真正的死心,不然以宋温馨这性子,这件事情只会白费。

    “我知道了……”

    齐风说道,他虽然很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总统都在这个事情,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可以说的出来他真的是很在乎,如果不把她拿到手,估计接下来的事情,他都没有多大兴趣。

    “对了,南国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一直以来,南北两国都是相当对立的,可是都是想尽办法想要铲除掉对方,只不过这些事情都只能暗中进行,表面上还得维持相当好的关系。

    “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这个南国的总统,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像对很多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齐风这些时间,把第一心思都放在调查难过的事情上面,很多事情都会在暗中进行,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才可以。

    “南祁夜这个人可是小看不得的,比起以往几届总统来说,他应该是最有才能的,所以我防的那个人就是他!”他也可能表面上看起来是风轻云淡,但实际上,背后早就做好了一定的准备。

    这样的人才是最不好对付的,因为你完全摸不清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一会儿就是什么时候会出手?不过如此说来,也不是为一个对手!

    “您的意思是?南国那边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吗?”齐风有些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们早就开始行动了,所以你必须要盯紧才可以!”北野挚放下手中的咖啡,抬头看着他,非常肯定的说道。

    “是!”

    翌日,刚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显得非常的干净,闻起来也很舒服,宋温馨特别喜欢这样的空气,所以大早上起来,她都会到院子里面透透气,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偶然看到院子里面,一些女佣正在看着一些杂志,其实对于这些杂志她真的没有一点兴趣?只不过她抬眼一看,似乎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

    于是便走了过去,对着那个女佣说道:“这本杂志可以借我看看吗?”他们都非常清楚,这个新来的小少爷的美术老师,和总统的关系匪浅。早就有谣传,说她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总统夫人。

    虽然此刻,她提出的要求,他们自然不会不答应,更何况还只是一本杂志而已,于是便开心地递了上去。

    宋温馨简单的道了一下谢接了过来,光看到封面几个字,她一下子就愣住了。叶氏集团总统和市长千金,正处于热恋之中,并且扬言,将在年底举行一场豪华的盛大婚礼。

    这无疑对她来说是当头一棒,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们才分手不久,他居然就已经和别的女人好了?最关键的是居然快要结婚了。

    果然她什么都算不上,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自己……

    那几个女佣发现宋温馨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急忙关心的问道:“宋老师……你怎么了?不舒服?”明明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儿是怎么了?

    难道这个杂志上有什么不成?可是她记得刚刚自己翻看过,并没有什么事情,应该不至于把她影响成这个样子吧?

    “我……没事……”宋温馨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愿意去说,心里面觉得非常的难过,有些痛苦真的是难以表达出来。

    “要不……我带您去看看医生?”她的脸色真的极为不好,仿佛突然受到什么刺激一般。虽然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刻,还是去医院比较好。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走走就好了……”说完以后,她转身离开,此刻她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每走一步都觉得特别痛苦。她还抱着那么一点希望,并没有立刻放弃。而且是给她这样的一个打击,让她真的是非常的无措。

    身后的女佣听到她这么说,也不敢陪她一起。只好任由她离开了,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心。不过想来怎么也是大人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才对。

    这一路上不时的有风朝她吹过来,她觉得心里面一片荒凉,自己居然跟傻子一样希望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

    不过到头来,只是她一个人,在执念着。

    北野挚来到花园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那个女佣,看到北野挚,她急忙说道:“宋老师看起来心情似乎不太好,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一听这话,北野挚二话没说直接离开了,他既然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但是他还是不希望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哪怕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不过他相信,这一次的事情应该会让她彻底的放弃,从此以后,她就完完全全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这一路上,他一直东张西望的,但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还能跑去哪呢?最多是在这里散散心而已。

    终于在喷泉旁边看到了她的身影,她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看起来非常的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北野挚非常了解宋温馨,他知道她越是这个样子,其实心里面越痛苦,只是什么都不愿意说出来而已。说到底,还是没有一个可以随意诉说的人而已。

    “你在这里干什么?”北野挚走到她身边坐下去,非常关心的问道。

    半天宋温馨都没有回答他,直到她突然抬起头看着他,才淡淡一笑道:“没事,我就是想在这里坐一坐……”

    一开始知道那些事情,她确实是很难过,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却有些看开了,因为不看开又能如何?她一个人在这里守着,什么结果也不会给她。

    北野挚听到她那么说,并没有生气,坐的离她更近了一分,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拿起她手中的杂志看了一眼。封面的那几个大红字看起来真的非常的刺眼。

    “这是什么?”他这是明知故问,只不过宋温馨并不知道这一点。她一把拿过那本杂志,说道:“一本杂志而已?总统还喜欢看这个?”

    “什么都应该了解一下,而且你不是感兴趣吗?”

    “我感兴趣和总统您有什么关系?”她看着北野挚好奇的问道,似乎他们之间并没有亲密到那样的地步吧?

    “为什么没关系,难道我们之间还不够亲密?”某人继续死皮赖脸的说道,仿佛要将脸皮厚进行到底。

    “亲密……”听他说完,宋温馨突然想到了非常不好的事情,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脸突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看到她这个样子,北野挚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不怀好意的笑道:“你居然脸红了?你到底在想什么?我那句话有问题吗?”

    “……”这一下弄的宋温馨更加的不好意思,其实她确实也没有多想什么,大概应该或许没有吧!

    忽然北野挚伸出手一把将宋温馨搂在了怀里,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却是把她给吓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宋温馨此刻脑中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起来将他推开。

    或者是说这一刻,她自己已经默认了,因为宋温馨这个人,一般不喜欢别人接近她,特别是如此亲密的动作,除非她心里面接受了这个人。

    其实这个时候,连她都还在诧异,这种感觉为何那么熟悉?以至于连推开他都做不到。

    “爸爸?老师!”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们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宋温馨如遭雷劈一般,立刻站了起来,看着走过来的北靳熠面露尴尬之色。

    北野挚此刻内心是崩溃的,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丝机会,没想到居然被自家儿子给破坏了,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找谁哭去,你说他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要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是,这一次宋温馨并没有拒绝他。

    “你怎么来了?”北野挚问道。

    北靳熠一听这声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刚准备跨出的步子现在就停了下来,心想自家老爸是怎么了?因为他并没有招惹他呀,为何非要用这样的眼光来看自己?

    “我当时在花园散步了,这很奇怪吗?我每天都在这散步呀!”北靳熠一脸诧异的问道,完全不明白这个自己老爸到底在生什么气?难不成和老师吵架了,所以在这里闹别扭?

    “那你功课写了没?功课没写功课去,不要在这边玩了!”北野挚没好气的说道,平时自家这儿砸,其实都挺聪明的,察言观色什么的根本就不用他教,怎么今天什么都不明白了?

    难道是因为齐风没有告诉他这些简单的常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