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消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5本章字数:3232字

    那一刻听到他的声音,宋温馨突然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就算是恐高,只要有他在身边,她也无所畏惧。

    所以她点了点头,心里面放心了很多,管他什么恐高恐高的,她到要看看,还有什么才是最可怕的。

    紧接着,过山车快速的出发了,以几秒的速度跑完全程,当从过山车上下来以后,宋温馨觉得浑身难受,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那一瞬间经历了生死离别一般,虽然说有些夸张,不过,这样说才是有些贴切的。

    “没事吧?”北野挚非常关心地问道,因为此时此刻她的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早知道她这么害怕就不应该让她来的。看到她不舒服,他心里面自然也是过意不去的。

    “还好……我休息一会,我们继续吧!”宋温馨淡淡一笑,毕竟是那小家伙强烈要求的,总得让他好好的把一面才行吧!不然到时候,他又会觉得非常失望。

    “好吧,这一次不准玩这么刺激的了!”听到她都这么说了,北野挚也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要由着她去了,不过他还是警告了一下旁边的小家伙。

    这让北靳熠非常无辜地嘟起小嘴,说道:“明明你也玩的很开心,干嘛最后都怪我头上!你这是赤裸裸的以大欺小!”

    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北野挚直接给了他一个暴栗,“你从哪里学会这些词的?”明明那么一小孩,居然很多词汇都会了他就怀疑到底是谁教的他。

    “这些东西需要别人教我吗?我难道不知道自己看吗?你太小看人了!”北靳熠抗议的说道,毕竟在他眼里面,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自学的。最主要的是他认为眼前这个所谓大人,一点也不正经。

    “才夸你一句啊,你来真的了是吧!”北野挚举起拳头恐吓的,这小子,最近几天都是越来越狂妄了,是不是因为宋温馨宠着的缘故?

    “老师!”没想到一下子他就跑到了宋温馨的怀里面,用头蹭着她非常无辜的说道:“他欺负我!”

    汗……瀑布汗……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似乎都成了一种习惯,还是他只有想揍他的时候,或者想骂他的时候,他总能找借口往宋温馨那里跑。而宋温馨又确实非常的护着他,所以北野挚就只能吃哑巴亏了,没办法,谁让是你们的孩子呢?

    “北野挚!”宋温馨扯着嗓子喊道,这个时候北野挚慌忙的堵上捂住她的嘴说道:“你要是想让别人知道我一个总统因为一个女人不务正业的话,你尽管喊好了!”

    宋温馨一听,不由得挑了一下眉头,居然这么威胁自己,于是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起来竟然多了几分魅惑,不过这个时候,某总统非常清楚,她越是笑成这样,越危险。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哪敢……啊……”

    看到他那样投鼠忌器的样子,宋温馨你就不想再继续和他计较下去了,不然又会是没完没了的,这是他们一家子的通病,怎么改就是改不掉的。

    宋温馨在那里休息的时候,北野挚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干嘛?不过宋温馨也没有问他。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他现在手里面居然拿着冰淇淋。

    说实话,这堂堂的总统去买冰淇淋,给自己的女朋友,恐怕是第一次吧很多人估计都没有听说过。

    他拿过来小心翼翼地递给宋温馨,说道:“吃一点吧!听说这家冰淇淋不错,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排队买到的!”

    他刚一说完,某小孩一把叼了过去,开心的吃了起来,看他那样子吃得津津有味的,宋温馨淡淡一笑,北野挚忍住自己跳动的神经,又递给了宋温馨一个。

    没办法,在这个家里面他就是那个地位最低的那个,所以这样的情况也只好忍受了。想他一个堂堂的总统,全为了自己的女朋友,居然专门去排队买冰淇淋,要是传出去的话,估计都是新闻头条。

    不过他这个时候突然想起,那个老板看自己的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于是他坐到宋温馨的身边疑惑的说道:“我刚刚去买冰淇淋的时候,你说那个老板,看我怎么那么奇怪呢?难不成我脸上有什么吗?”

    宋温馨一边吃冰淇淋,一边一本正经的看他一眼,然后摇着头说道:“没有啊,看起来很正常啊,又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除了这一张脸,看起来忒丑以外……”

    听完这句话之后,某总统一口冰淇淋也吃不下去了,果然是因为,太丑的原因吗?话说她为什么会把自己画这么丑?就算不想让外人看到,画成一般不就行了?

    “你是故意的吧?”北野挚揪了揪宋温馨的耳朵,他的动作非常温柔,哪里舍得用多大的力气,不过还是惹得宋温馨一阵脸红。她不由得转过头去,说道:“为什么要故意啊?就算是故意的,也是经过你同意的,怪不得我!”

    看吧!这最后肯定又会推到自己的头上来,这就是所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一刻,他真的是非常的,能够领会这句话的含义了。

    终于休息好了以后他们3个人又在一起出发,不过这一次,选择权利再也不在北靳熠的身上。毕竟他看上的都是非常刺激的,那些东西宋温馨应该是玩不了的,为了考虑到她的情况,所以北野挚毫不犹豫地剥夺他的选择权利。

    因为这个事情,悄悄话非常不满意直接闹了一路,宋温馨由于宠他的原因,所以又答应了他,去一次鬼屋。毕竟对于她来说,鬼屋什么的还真的是没有任何好害怕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对她来说没有一丝恐惧。

    虽然说很多事情,北野挚这是非常不同意的,不过呢听说这一次去鬼屋,他先是双手赞成。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对于这一点宋温馨倒是一点也不害怕。

    如果他真的想在鬼屋里面吓自己的话,那估计就是白忙活一场了,这么做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她一点也不害怕这些东西。

    倒是小家伙看起来非常紧张,明明是他自己选择的,虽然看起来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回到门口,就有些担心,想要回去了。

    “这可是你选择的啊,我告诉你,没得后悔!”北野挚二话不说直接拽他的衣领子,便将他提了进去,一路上就听见小家伙不停的反抗。

    北野挚倒是一点也不心疼,以他的话来说,就是男子汉大丈夫应该从小要锻炼胆量,不然就这么一点胆子,那怎么行?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人家才那么小,确定要从这么小就开始锻炼了,对于这一点宋温馨真的是深表怀疑。

    三个人一起走进去之后,北靳熠就一直缠着宋温馨,希望他可以抱着自己,也太实在太害怕了。北野挚那一张冰块脸他看到之后都有些担心,哪里还敢去找他?所以就只能无辜的看着宋温馨了。

    “想都不别想!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她惯着你的!”北野挚斩钉截铁的说道,虽然说平时很多事情他都是非常听宋温馨的,可是有些事情他一旦作出了决定,宋温馨也是不会反驳的,特别是在教育这方面。

    小家伙觉得很无辜,这明明就是赤果果的报复!果然是人在强权下不得不低头,本来以为找了个好靠山,可是谁知道,就算是好靠山,有的时候也未必能真的用得上呀!

    于是他只好默默的跟着两个人,走着路了。其实这个鬼屋一点也不可怕,无非就是制造出来一些声音而已,给人一种错觉。所以两个大人到觉得没什么,但是对于北靳熠那样的小孩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所以不知道怎么嘴里面可以听到各种惊叫,好几次啥也没有,就是跟他突然的惊叫给吓到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宋温馨只好伸出手,把那吓的一脸惨白的孩子抱到了怀里。而就在这个时候,宋温馨突然发现身边的那个大人不见了。虽说听起来异常的安静,这虽说是鬼屋可是游客也不少,每一次都会进来五六个人,怎么可能一个人也没有?

    不过她觉得很有可能是北野挚在做恶作剧,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她便喊了一声,“北野挚?”可是并没有听到回音。

    难不成他已经躲在哪里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周围漆黑一片,请看清楚一个人的身影并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到处还潜藏着一些奇形怪状的怪物。

    “老师,爸爸不见了?”北靳熠在宋温馨的怀里面非常紧张的问道,同时又往她怀里钻进去了几分。

    看他那么担心,这个时候肯定不能够再吓他了,于是宋温馨便说道:“放心吧,他肯定躲在哪里准备吓我们呢?可别被他给吓倒!”

    “是这样吗?爸爸还真坏!”小家伙有些不满意的嘟起了嘴巴,毕竟这个时候他都被吓成了这样,身为父亲的某总统这个时候还玩吓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宋温馨抱着他缓缓地朝前走去,她知道一般游乐场里面的鬼屋,都不会有太长的,往前走准没错。到时候他们两个出去了,她就不信北野挚不出来。

    可是走了几步之后,她发现实在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一点点声音都没有了,刚开始还可以听到各种鬼叫声。那些声音一点也不吓人但是可以足够证明游乐场还是有人开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