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警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6本章字数:3209字

    “我也不想自己这么了解你,可是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对于这一点,并不是我可以改变的!”宋温馨冷冷的说道,而这个时候南祁夜突然一下子走到她的面前。

    “说的还真是非常的无情呢!不过你放心,说到做到,我自然会放了那个孩子,不过我的前提是你跟我去吃一顿饭!”南祁夜懒得开口,仿佛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你是认真的吗?这可是在北国,不是在南国,你有稍稍的走动都可能被人发现,你就一点也不害怕吗?”宋温馨对于眼前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她是真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留在北国吃饭,这听起来多么像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到底是要做给别人看,还是要干什么?一个堂堂的南国总统,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北国的领土上,这两个国家一直都是敌对的,这一点别人都很清楚。

    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这个当事人还可以做到这一步,难道说他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吗?还是他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

    “为什么不认真?难不成,你认为我一直在跟你开玩笑吗?我只是觉得,你来北国这么久了,一定比我了解,所以我让你陪陪我,有什么问题吗?”南祁夜不以为然的说道,从他的口吻之中宋温馨知道其实他就是在试探自己而已。

    看看自己对北国到底有多了解,同时再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的留恋北国,要是真的已经达到了他无法释怀的地步,估计他随时都会出手。

    想到这里,宋温馨淡淡一笑,“你还是一样的冷漠无情,反正我也没有任何拒绝的可能,你想去哪都随意!”这个时候南祁夜一定不会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的,所以不敢说什么她也只能够答应了。

    更何况,这个时候北靳熠还在他的手里面,此时此刻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任由他说什么,就做什么了。

    “比起北野挚,我和他,谁更无情呢?”南祁夜突然挑起眉头,一脸严肃的问道。一开始他说话都是带着一丝调笑的味道,这是他一贯说话的作风,但是突然这么一改变,他要的就是一个真正的答案。

    “半斤八两,难道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对手,需要我这个局外人来跟你说吗?”宋温馨说完以后直接转身,“把你的车叫来,你总不能还让我叫吧!”

    “你还是一样的霸道!这么多年来,居然没有一点变化,我还真的是非常佩服!”南祁夜笑着打通了电话。

    说起来也确实是这样,这么多年来,真正没有变化的,大概只有自己了,身边很多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都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坐上车之后,宋温馨一直非常忐忑,因为她不清楚,到底南祁夜会对北靳熠做什么?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总不至于还是他严刑拷问吧!

    但是不得不说这南国总统的手段,一直都是非常有名的!更何况还是她呢,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不会管对方到底是谁的。

    “去哪里吃饭?吃多久?”宋温馨直接问道,对付南祁夜必须要这样,千万不要和他拐弯抹角,否则他会把你一起绕进去,然后直到你败下阵来为止。

    “随意,你喜欢就好,带我去你最喜欢吃的地方!一直以来我还是非常欣赏你的口味的!”这无疑是将整个事情全都推到她的身上,看来此时此刻他很清楚宋温馨担心北靳熠的心情。

    这个时候她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听他的。

    “我对北国一点也不了解,很少出来吃饭,你也清楚我的目的,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总统府的大门也没有那么好出?”虽然说是吃饭而已,但是实际上这只是他在试探自己。

    他在试探宋温馨在北国总统府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到能够自由出入总统府,如果真的是那样子的话,那就足够可以证明她在北野挚心里面由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那么一来的话,宋温馨无疑成了一个更好利用的棋子。一直以来宋温馨都不希望成为他的棋子被他利用。但是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想到办法可以挣脱这个束缚。

    “确定不了解?”南祁夜仿佛只是随口问了问,然后便了解进行这个话题。南祁夜是什么样的人,他可以轻易的看出一个人的心思来,所以根本就不用多问,从别人的言行举止,就可以知道自己想问的。

    不过好在,宋温馨一直待在总统府里面,很少出来吃饭,可以说对整个北国她完全就不了解。除了总统府以外,所有地方她基本上都没有去过,对于这一点,她是不是应该托某总统太过于忙的福。

    因为没有太多时间陪她,所以他们也就很少出来,因此这一点怎么样都是装不出来的,所以她也不用担心在南祁夜面前露馅。

    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很高档的饭店,他们两个坐进去便随意点了一点菜便吃了起来,因为他们两个,吃饭并不是目的。特别是对于南祁夜来说,他不过只是为了了解一下宋温馨的现状。

    “你过得还不错嘛!”南祁夜淡淡的笑道,夹起一块肉便吃了起来。虽然那味道似乎很不对他的胃口,他皱着眉头居然没有将其吐出来。

    不得不说,他真的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任性了,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此时此刻他早就把那些东西给吐了出来。果然人都是会变的,两个人的距离也随着人的变化,变得越来越远。

    “托你的福,过得不好,怎么还敢到这里来?你也总算是闹够了,我们应该可以进入正题了!”宋温馨知道他一定还有什么话要说,否则也不会专门把她叫到这里来。

    “还是你了解我呀?说真的,你离开南国以后,我还有些不不习惯了呢!”南祁夜拿起手中的红酒与宋温馨碰了一下,“至于说目的嘛,一开始我也说的很清楚了,不过呢,还需要一些东西,一直以来,我让你找的机密文件,但是久久你都没给我寄过来,所以这一次,我要加倍才可以!”

    “南祁夜!”宋温馨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直接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光一个机密文件,就已经够了,倘若他还有其他的话,她真的不知道会给北野挚造成怎样的损失?这一点她又如何做得到?

    “怎么这么快就激动了?不是说好了吗?再说了,让你给我拿一个文件,就这么难?”南祁夜饶有趣味的盯着她,嘴角依旧露出淡淡的微笑来。

    听到这句话,宋温馨非常无力的坐了回去,她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他,否则完全不知道最后会变成怎样的情况?毕竟北靳熠还在他的手里面,所以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答应才行。

    “好,我全都答应你,这样可以了吧!你放了那个孩子!”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答应放人,那么他就一定不会在背后玩阴的。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改变过的一点,也幸好还有那么一点是没有变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在南国等你的好消息的!”说完以后,南祁夜轻轻的擦了一下嘴角,然后打了一个响指。这时候有一个人从他身后走了出来,他的手中正抱着北靳熠。

    看到那一幕,宋温馨真的是非常的火大,她不由得怒道:“你做了什么?那仅仅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你犯得着对一个小孩子出手吗?”如果北靳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估计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眼前的这个人。

    “这又不是你的孩子,你那么关心他做什么?而且我也没对他做什么,这个时候只是跟他下了一点安眠药而已,倘若他也是醒着的话,你要如何跟他说清楚?”南祁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继续的喝着红酒。宋温馨此时此刻真的很想给眼前这个人一巴掌。

    为什么可以对一个小孩子出手,明明还那么小,不管是安眠药还是什么的,总是会有一点伤害的。看到那个小家伙就那么躺在那个人的怀里面睡的非常的沉,她就觉得自己的心里面一抽一抽的疼痛着。

    于是快步向前,将那个孩子夺了过来,看到他安然无恙之后才放心了。这一次确是南祁夜做的太过分了,一个小孩子永远都没有任何错误的。

    “你去哪?就这么离开了吗?居然也不和我道个别!”南祁夜淡淡一笑,看他那温柔的样子,每一次宋温馨都非常想上去将他的脸皮给撕碎,看他这张温柔的脸皮之下,到底隐藏着怎样一张阴险的脸。

    “还要如何的道别,你还想要怎样的道别?如果这个孩子有什么事情的话。南祁夜,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宋温馨冷冷的说完以后,转身便离开了。

    她最不能容许的,就是他对一个孩子出手。特别是北靳熠,他总是那么的黏着自己,宋温馨是真的打从心底里面疼爱他的,所以绝对不允许他受到一丝的伤害,不管对方是谁。

    “还真是无情,为了一个孩子啊,居然准备一辈子不原谅我,看来她确实是变心了!叶天凌到底在做什么,居然讲她的心都已经丢了!”南祁夜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不得不说,过了这么久,他也是有一点点想念他们以前的,但终究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对于他来说,这一切起不了任何的变化。